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248.带资本家徐伦

248.带资本家徐伦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我懂了,肯定是因为训练还不够严格的原因。”

    徐伦总算得到了答案。

    “在之前训练的时候,有几次乌拉拉的体力用完,我给了她休息的回合,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游戏的设定里,训练是需要体力的,而体力会不断消耗,只有通过休息等事件才能恢复,徐伦刚才就是听到游戏里的乌拉拉说自己想要休息,于是点了几次休息。

    而且,徐伦还听从中野文乃的意见,给乌拉拉出去玩了两个回合。

    虽然心情变成了“绝好调”,也就是非常好,但徐伦感觉不出什么差异。

    “真正的战士,怎么可能有休息和玩乐的时间!”

    在宽松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和国人可能不知道,真正的学习和训练,是充满泪水与鲜血的!

    训练几次就体力不够,心情不好而去玩乐和休息,这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摸鱼仔有什么区别!

    “春乌拉拉,你没有休息的时间,没有玩乐的时间,等待着你的,只有无尽的铁血训练,如果想要拿到第一,想要超过他人,这是唯一的途径!”

    徐伦对着手机屏幕里的粉色头发的少女说道。

    “就算你这么说也......”

    中野文乃本想吐槽,但看到徐伦已经飞速点下了几个训练。

    随着体力耗尽,春乌拉拉的心情从“绝好调”一路跌到了“普通”。

    徐伦再度尝试出道战。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系统怜悯春乌拉拉,心情普通,历经疲惫训练的春乌拉拉,竟然跑到了第一名,成功出道。

    “果然,我的方法是正确的。”

    徐伦看着因为拿到第一名而极为开心的春乌拉拉,心满意足地说道。

    “......不,这果然只是因为运气好吧,绝对是吧!”

    中野文乃在一旁吐槽道。

    “继续!”

    徐伦见到自己的训练方法取得了成功,便继续训练。

    同时,他注意到,除了训练之外,还可以让角色外出比赛。

    “果然,单纯的训练只是闭门造车,华夏有一位著名的训练家曾经说过一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春乌拉拉,你应该在战火的洗礼中成长,而不是躲在美好的温室里缓慢长大。”

    徐伦说道,果断给普通心情的春乌拉拉安排了比赛。

    这一次,春乌拉拉跑了第八名,画面中的她,虽然失落,但还是朝着观众们挥手致意,充满了干劲。

    “还不够!”

    徐伦继续让春乌拉拉出战。

    春乌拉拉的心情很快变成了蓝色的“绝不调”,说话之间也都是愁眉苦脸。

    徐伦还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不管春乌拉拉的心情怎么样,体力怎么样,她都可以外出参加比赛。

    虽然训练到现在的失败率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九了,但比赛却完全不受阻碍!

    “果然,训练费拉不堪,只有不断比赛才是真理!”

    徐伦不断派遣春乌拉拉去比赛,即使系统一直提示连续的三场比赛会导致赛马娘受伤和心情失落,但春乌拉拉身上已经满是伤,心情也跌到再也不能跌了。

    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你已经一无所有,可正是如此,你才是最强的赛马娘,春乌拉拉。”

    徐伦慷慨激昂的话语,引起了直播间里大量的评论。

    【卧槽,你还是人吗,乌拉拉好可怜啊。】

    【警察先生在吗,这里有人虐待赛马娘。】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比赛一把还能有几百块入账,好像是个刷钱的办法啊。】

    【你们都是魔鬼吗?】

    【真正的训练家,就要剥削赛马娘。】

    【这样的训练法能跑过生涯才有鬼咧!】

    大部分都是对徐伦的做法进行控诉的。

    毕竟玩家们本质还是对自己的赛马娘有喜爱之心的,看着赛马娘不断败北,没有体力,极度疲劳,心情低落的时候,也会感到不忍心,从而让她去休息,去外出玩耍。

    但徐伦没有这个束缚。

    他都不认识这些赛马娘,自然不会心生恻隐。

    更重要的是,徐伦发现,自己的春乌拉拉伴随着比赛的不断进行,属性也在逐渐成长。

    而且,在养成生涯的第二个目标的比赛上,春乌拉拉竟然还赢了。

    “???”

    中野文乃看着徐伦玩游戏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没玩懂这个游戏。

    徐伦的春乌拉拉依旧屡战屡败,偶尔运气好能拿个第一名,遇到养成生涯目标的时候,也不知道徐伦用了什么魔法,春乌拉拉都能拿到第一名,从而继续游戏。

    直播间的评论,伴随着游戏的进行,也逐渐改变了流向。

    从最开始谴责徐伦的养成方法,到后面春乌拉拉一步步往前,屡败屡战,渐渐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观众们似乎也为春乌拉拉的精神所感动了。

    【乌拉拉酱,加油!】

    【虽然是黑心训练师,但乌拉拉还是努力地完成着比赛啊!】

    【一匹从没有获胜过的赛马,在游戏里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真是不可思议。】

    【而且我刚才算了一下,这样比赛,拿到的钱好像比正常玩多得多哎】

    【我刚才点快进试了一下,真的可以用这种办法刷钱。】

    【乌拉拉,一定要赢啊!】

    【弱小的赛马娘在不断的训练之下竟然取得了优胜,这不比博人传燃吗?】

    看到这一幕,中野文乃一时竟然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吐槽。

    屏幕里,无胜的赛马娘继续自己不断比赛的训练,屏幕外,徐伦正像一个无情的资本压榨机器一般,强迫乌拉拉进行全年无休的比赛。

    中野文乃想到了工作时候的自己。

    虽然自己的工作相对轻松,但她听很多同学说过,他们所在的公司,就疯狂压榨员工,将原本应该给员工的补贴变成竞争的奖赏,鼓励员工进行内卷。

    这样的带资本家,和徐伦现在又有什么区别。

    而春乌拉拉,就像那些被压榨的员工一样,即使受到了非人的对待,依旧一生悬命地努力着,甚至还能拿到几次第一,仿佛对着压迫无声的反抗。

    “加油啊,春乌拉拉!”

    中野文乃内心也为这位虚拟的角色应援着。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春乌拉拉也来到了自己生涯的最后一战。

    【无声幽灵】是否会出现,就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