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254.别回来了

254.别回来了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吃饱了。”

    中野文乃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心满意足地说道。

    她的腹部现在鼓胀起来,就连睡衣都没办法遮挡住,露出了小小的肚脐眼,还有圆滚滚的肚皮。

    乍看之下,中野文乃就像怀孕了一般。

    另一边,鸣神时雨也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她和中野文乃一样,肚子鼓起,如同怀胎数月的孕妇,宽松的巫女服都难以遮掩,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脸凑上去聆听其中婴儿的心跳。

    都是因为徐伦的太好吃了,进入身体里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两位小肥婆坐在椅子上,已经完全不想动了。

    “好撑,就要溢出来了......”

    中野文乃忍不住说道。

    这孩子,很有当邪神眷者的天赋啊。

    徐伦不禁想到。

    “主人的味道,好吃,在肚子里满满的,很温暖......”

    鸣神时雨似乎吃得神志模糊了,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像那里真的有一个婴儿一样,一边低声呢喃道。

    “主人?”

    中野文乃闻言,好奇地打量着鸣神时雨和徐伦。

    “是这样的......”

    徐伦正准备解释清楚,可中野文乃却已经自顾自地理解了一切。

    “我懂的,我懂的,我在一些BBS上的确看到过,是有喜欢这种玩法的年轻情侣,就算在纯爱的漫画里,也有类似的描写,当然,如果是戴着眼镜的腹黑O和身材高大强壮的傲娇O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不不不,我很可以!”

    聊到了擅长的领域,中野文乃忽然变得健谈起来。

    现代人,或许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寄托自己的心灵,就连邪神看见了,可能也会自愧不如呢。

    徐伦并未强行纠正中野文乃的认知,而是拿起了手机。

    他收到了一条Line消息。

    是九重恋发来的。

    【别回来了。】

    言简意赅。

    ...

    ...

    东京竞马场,万里无云。

    七月上旬,天气已经变得炎热,竞马场人来人往,部分是一看就很闲散的大叔,一部分则是过来观光的游客,还有结伴的年轻人。

    有人是过来赌马的,有人是过来看赛马的。

    徐伦穿着黑色长风衣,丝毫没有感受到炎热的模样,站在一处墓碑前。

    和国并不忌讳死亡,甚至家中如果有逝者的话,还会将其遗像和灵牌摆在客厅里供奉,每次出门还会敲钟祷告。

    所以,在城市里出现墓碑,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而在东京竞马场旁边的墓碑,却并非人类的。

    真正的埋葬之地或许不在这里,但至少这墓碑记载着过去。

    徐伦也是在仔细调查了一下相关的情报之后,才决定过来看一眼。

    普普通通的墓碑上面以片假名写着在不知情的人听起来有些奇怪的名字。

    在墓碑前面,摆放着绽放的鲜花,照片,祈愿纸鹤等,还有人放了一根胡萝卜。

    周末的竞马场,有许多场比赛。

    伴随着出闸的声音,一匹又一匹赛马在跑道上驰骋。

    这些赛马,到底是因为人类的支配,受到胁迫才奔跑,还是单纯只是想要竞速呢?

    徐伦并不是马,并不懂这些。

    只不过,确实有一些执念,萦绕于赛场之中,是人类的,还是马儿的?徐伦也没有想法去追究。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胡萝卜,放在了墓碑前,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

    “......老师怎么在这里,快快快,下一场要开始了,来都来了,不买一张马票怎么行喵!”

    身后,九重恋叫了一声,她穿着清凉的短袖T恤和牛仔热裤,凉拖鞋,戴着钓鱼帽遮住了耳朵,正呼唤徐伦。

    “你懂这个?”

    徐伦返身,看到九重恋手里拿着竞马场的刊物,上面就和徐伦以前见过的研究彩票的报纸一样,密密麻麻全是字,写着什么预测,赔率,赛程之类的文字,令人看着头大,很难想象,脑容量和一只猫差不多的九重恋是怎么样看进去的。

    “那当然,身为和国人,怎么能看不懂赛马,老师,恋和你说,这一次比赛可是有三个大热门,其中还有无败三冠的强力赛马喵!”

    九重恋说得头头是道,乍看之下,就像隔壁那些以赌马为职业的大叔。

    “哦。”

    徐伦毫无波澜,他只是过来看看情况的,并不是专门过来赌马的。

    因为九重恋闹脾气,所以徐伦只能答应周末带着她一起。

    至于鸣神时雨,留在家里准备晚饭。

    本来,听到这个消息的铃谷浅葱也要过来。

    但很可惜,她是未成年人,不许进入这种赌博场所,所以不能成行。

    下次有机会再邀请她吧!

    徐伦这么想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赛马的名字和游戏里一个都不一样啊。”

    徐伦随便扫了一眼刚刚结束的比赛的结果,上面的赛马的名字和游戏里见过的完全不同,他一个也不认识。

    本来还想看看真正的春乌拉拉来着。

    “那当然了喵,游戏里都是上个世纪的名马了,正常活到现在的都没几匹了喵。”

    九重恋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又忽然激动道。

    “不过呢不过呢,这些赛马里有那些出场角色的后代喵!”

    “原来如此。”

    徐伦听着九重恋的科普,大概就是这些赛马退役之后就会去当种马培养下一代,或者去当向导马,娱乐用骑乘马之类,除非是自己在马栏里高抬腿撞到脑袋,或者在放牧的时候被雷劈中这种小概率事件,不然还是能正常安度晚年的。

    当然,赛马和人类运动员类似,毕竟是超越身体极限的体育运动,总会落下一些伤病,所以退役之后因为伤病去世也存在。

    两人来到了买马票的地方,现在都很自动化了,除了人工售票窗口,更多的是电子售票,还有网上卖票的,完全可以足不出户,能来现场观赛,大部分都算是重度爱好者了。

    “来都来了,买一张当纪念好了。”

    徐伦在九重恋的怂恿之下,随便选了三个号码,买了一张三连单的马票。

    两人来到看台,在赛马巡回展示结束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徐伦是完全不懂这些赛马,他买的号码都是看着顺眼就选的,因此也只是单纯地看着。

    九重恋倒是很激动。

    “冲啊,冲啊,九号,九号,冲过去喵!”

    像是大叔一样激动地挥舞着手里的报纸。

    2000m的中距离比赛很快结束。

    “好气哦,竟然被爆冷了喵!”

    九重恋愤愤不平,好像她看中的什么无败马爆了冷门,没能拿到第一。

    徐伦看了一眼最后的名次表,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再仔细看看自己手中的马票。

    “中了。”

    徐伦看到显示屏上公布了赔率。

    三连单的中奖赔率是,一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