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266.从中央到地方

266.从中央到地方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夜晚。

    徐伦坐在阳台,看着庭院里的郁郁葱葱。

    卧室里,三名少女都已经入睡。

    玩了一天,都累了。

    九重恋缩成一团,尾巴环绕着身子,就像一只猫咪。

    铃谷浅葱平躺着,睡姿不雅。

    鸣神时雨手按住了衣摆,趴着睡,姿势很诱人。

    徐伦在皎洁的月光下,拿起了一杯乌龙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夏风徐徐,他并没有困意,反而很清醒。

    这时候,徐伦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Line的信息。

    徐伦拿起手机,看到是坂本和马的消息。

    【我叫坂本我最强】:徐桑,睡了吗?

    徐伦回了一句,坂本和马又飞速打字过来。

    【我叫坂本我最强】:果然,一次三个女生,就算是徐桑也吃不消啊。

    “?”

    徐伦打了个问号。

    【深夜食堂@今晚休息】:说正事。

    坂本和马又不是那种睡前不和徐伦聊两句就睡不着的小女生,这么晚找过来,肯定不是肚子饿了没宵夜吃这种事情。

    【我叫坂本我最强】:徐桑真是无情,明明以前都每晚一起度过,现在竟然这么冷漠无情,是什么改变了你,女孩子吗?

    徐伦正准备把坂本和马拉黑,就看到对方又发了一句话。

    【我叫坂本我最强】:徐桑你知道岩手县吗?

    岩手县位于和国东北部,是著名的农业县,盛产肉牛,稻米等农作物,由于临近的海域是寒流与暖流的交汇处,所以渔业也很发达。

    之前和国有一部很著名的晨间剧《海女》,就是在岩手县拍的。

    说到岩手县,最出名的大概还有岩手县县立岩木中学,就是很有精神的平田一郎的母校。

    此外,从怪异的角度来说,岩手县似乎是河童妖怪的据点,有大量的河童生活在山间,相关的传说,络绎不绝。

    顺带一提,岩手县的古称是陆奥,就是那个和长门同级别的战列舰。

    徐伦当然知道岩手县,他不知道坂本和马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 看书领现金红包!

    【我叫坂本我最强】:岩手县的怪异研究协会,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正在请求东京这边的支援,因为想到了徐桑你,所以我就找过来了。

    “问题?”

    徐伦有些好奇。

    怪异研究协会虽然看起来松散,但本质是各大神社,寺庙,阴阳寮在背后撑腰的组织,能够让协会遇到麻烦,那可不简单。

    难道是【异常】?

    徐伦来了兴趣。

    坂本和马立刻把相关的信息发到了徐伦的手机上。

    “?”

    徐伦看到岩手县怪异研究协会的情况,头上冒出了问号。

    简单来说,岩手县的事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这里就要简单解释一下怪异研究协会的一部分构成。

    虽然是由神社,寺庙,阴阳寮出资和出人组成的组织,但怪异研究协会除了东京的中央之外,其他县的分部都是由地方承包的。

    这是什么概念呢。

    比如,徐伦所在的新宿分部,属于中央支部的分支,背后就是阴阳厅。

    但阴阳厅用的是中央的税收预算,这预算没办法普及到所有县的怪异研究协会。

    那总不能说,东京和千叶县关系好,所以中央的预算就分一部分给千叶县而不给栃木县。

    而有的县距离怪异的据点近,怪异事件频发,有的县地广人稀,平常就遇不到几个怨灵,它们的预算肯定也不一样。

    和国这么多个县,分给哪个县,每个县分多少,无法确定,无法平衡。

    这就是“大人的理由”。

    由于实在无法分配,所以阴阳厅后来就一拍脑袋,推动了一个提案。

    那就是东京的中央支部预算由国家税收提供,毕竟和国大部分的人口都在东京,出了东京都是乡下,将纳税人的钱大部分拿来投入东京的中央支部,合情合理。

    而剩下的,平均分给所有的县的怪异研究协会支部。

    这当然不够,连给像坂本和马这样的接待员开工资都不够。

    然后,阴阳厅的提案就是,放开各个县支部的财政权限,当地的各个神社,寺庙等,可以主动注资,投资当地的怪异研究协会。

    这样,每个县的怪异研究协会就各凭本事,拉投资和赞助。

    当然这么搞了之后,中央对于地方的控制会变弱,各地的怪异研究协会就会倾向于与投资了自己的阵营合作,而疏远其他的阵营,最极端的就是几乎由当地的除灵师大家族把持协会。

    不过对中央而言无所谓。

    只要定期提供研究资料就没问题。

    这样的政策执行了几十年之后,中央和地方的怪异研究协会,就变成了几乎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地方的除灵师基本都是地头蛇,也不会轻易去东京,东京的除灵师自然也不会干涉别人家的运营,井水不犯河水,除非遇到极大的怪异灾害。

    也正因此,听到岩手县的怪异研究协会发出求援之后,徐伦才会觉得是事情大条了。

    话说回来,岩手县的怪异研究协会就算出了大麻烦,也不会去找隔壁宫城县和秋田县,反而找中央求援,地方和地方之间的隔阂,说不定比地方和中央的更大。

    而之所以徐伦认为这是人祸的原因,就和之前所说的这种地方赞助投资的机制有很大的关系。

    岩手县的怪异研究协会背后的金主是中尊寺,也叫作平泉寺,供奉的是阿弥陀如来,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尊寺一直把持着这里的怪异事件处理工作,不过不失。

    不过,从五年前开始,有一家企业开始发展怪异相关的研究,这企业的联合创始人是来自神道与佛道,还有阴阳寮的三名好友。

    他们一直致力于将怪异的力量用在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方向,但由于怪异的相关事件一直被怪异研究协会掌控,所以难以获得资源。

    不过,这企业的一部分研究成果投入商用之后,反而取得了大成功,赚到了足够的钱。

    又正好遇到了岩手县的中尊寺由于上一任住持的丑闻和腐败而出现重大亏损,经济状况堪忧。

    两者一合计,既然地方的怪异研究协会可以接受投资和承包,那么直接企业注资当地的怪异研究协会不就好了。

    一番商讨之后,这间企业成功成为了岩手县怪异研究协会的股东之一,拥有了分享怪异研究成果的权利。

    本来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然而,资本是逐利的,当企业发现,中尊寺这样的传统除灵师已经影响到怪异研究协会的发展之后,他们就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利用一些商业策略,成功把中尊寺从股东里踢了出去。

    理论上,岩手县的怪异研究协会,成为了和国第一个私有化的除灵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