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280.快进

280.快进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有同学可能会问,为什么【神之水滴】能够达到这种白骨生肉一般的效果呢?

    答案是这样的。

    【神之水滴】的本质作用是刺激生物组织的对信息的感知能力,将其放大,所以能够做到令九重恋因为承受过多的信息而晕厥过去,也能令海鲜瞬间变成干货,干货瞬间泡发,这些都是放大了信息感知能力的效果。

    从这里,徐伦可以做出一个假设。

    那就是假定生物单位时间t内接收到的信息量是V,【神之水滴】的放大增幅能力是n,信息总量是S。

    那么就能得到一个公式,S=nVt。

    由这个公式可以得知,生物接受到的信息总量是和时间,信息传输效率,以及【神之水滴】的放大倍率息息相关的。

    换句话来说,想要得到固定的信息总量,有三种方法,延长信息传输的时间,提高信息传输的销量,以及提高【神之水滴】的放大倍率。

    而【神之水滴】应用在这里,本质上就是达到了缩短接收信息总量所需要时间的作用。

    简而言之,徐伦的【神之水滴】,缩短了生物的时间。

    比如这些尚未死去的血肉,按照正常的自然规律,应该会在得到营养之后缓慢恢复,愈合。

    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很久很久。

    而徐伦,就是用【神之水滴】缩短了这个时间。

    在一瞬间,完成了治愈的过程。

    用通俗的表述,就是快进。

    只要给予了一个初始方向的信息,徐伦就能让这些断肢快进到愈合。

    这也是为什么徐伦认为自己暂时没办法做到死而复生的原因。

    【神之水滴】促进的愈合,本质上是生物组织自己的努力,徐伦只是在其中做了一点儿微小的工作。

    可若是生物已经死亡,那么快进之后是一团腐肉而已。

    有关死而复生的话题,徐伦还在研究之中,暂时没有其他的思路。

    扯远了。

    那些断肢之间,骨头,血管,肌肉,皮肤迅速生长,片刻的功夫之后,那三人就好好地躺在了瓦砾堆里。

    “完美解决。”

    徐伦拍拍手。

    很满意。

    哗啦——

    这时候,从另一侧的山体上,一只手伸了出来。

    那手周围的红色和服破破烂烂,手臂上的皮肤也已经破损。

    血液四处流下。

    哗啦——

    又是一只手伸了出来。

    座敷童子红叶,从地狱爬了回来。

    此刻的她,原本好看的脸已经不复存在,面目狰狞的座敷童子伤口处,无数黑色的污泥倾泻而出,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那些污泥仿佛此世全部之恶的聚合体,粘稠,腐臭,充满恶意,它吞噬着一切,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徐伦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就理解了一切。

    为什么座敷童子会拥有模因污染的能力。

    为什么源氏公司的这三人会和座敷童子产生交集,成为同伴。

    座敷童子红叶,到底是什么存在。

    嗖——

    黑泥构成了触手,朝着徐伦汹涌而来。

    徐伦挑了挑眉毛。

    “说到触手系的玩法,我还挺擅长的。”

    那黑泥在接近到徐伦咫尺之间的时候,被地狱荆棘牢牢捆住。

    本来应该化为液体逃逸,再度构成触手反击的黑泥,却仿佛被固定了形体,无法挣脱。

    座敷童子红叶双眼一片漆黑,更多的黑泥化为触手,朝着徐伦砸来。

    而徐伦,地狱荆棘飞舞,与对方对垒。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双方的触手以令人无法看清楚的速度进行交锋。

    可以看到,黑泥不断被徐伦的地狱荆棘击碎,又迅速重新聚合,再度攻击。

    眼看之间,黑泥似乎无穷无尽,无法被击破,徐伦只能一步步被削弱体力,最终败北。

    然而,下一刻。

    黑泥的上百根触手和徐伦的四根地狱荆棘纠缠在了一起,双方的动作骤然定格。

    风平浪静的世界,落针可闻。

    紧接着,黑泥以突破了极限的速度,发出一连串的爆鸣声,朝着徐伦袭来。

    徐伦的地狱荆棘为止一滞。

    随后,无数的光芒闪烁,就如同刀锋在虚空之中切割开了空间,黑泥构成的数百根触手,同时被切断。

    徐伦的四根地狱荆棘缠绕,朝着座敷童子而去。

    “嗯?”

    然而,当地狱荆棘触碰到那已经被黑泥覆盖的座敷童子时,却发现对方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了,而是原本就不存在于那里。

    从一开始,那遍体鳞伤的座敷童子,就是幻觉。

    准确的说,是座敷童子红叶篡改的认知。

    让徐伦以为那里有敌人,从而进行了战斗。

    从最开始,徐伦就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扑哧——

    徐伦的心口,黑泥构成的锥子鱼贯而出,沾染着鲜血,滴滴落下。

    铃谷浅葱惊讶地看着徐伦,在他的身后,穿着大红色的和服,黑色长发,步态优雅的座敷童子,正徐徐走来。

    “真可惜,作为一名人类的除灵师,你已经拥有了足够强的实力,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已经超越了怪异。”

    座敷童子红叶朱唇轻启,开口说道。

    “比如说你吗?”

    徐伦不紧不慢,虽然心脏被贯穿,大量的鲜血伴随着血管的涌动喷涌出来,但他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座敷童子本来只是岩手县常见的怪异,实力孱弱,不应该具有强大的模因污染能力,可你却不一样,不但能够篡改模因,还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信息操控,绝对不是普通的座敷童子那么简单。”

    徐伦沉声说道。

    “因此,我调查了座敷童子的资料,得知了一点,那就是座敷童子的产生,是被遗弃或者溺死的婴儿的怨念导致的,同时也是地缚灵的一种。”

    “那么,作为座敷童子基础的怨念越是强烈,那婴儿越是强大,产生的座敷童子是不是就会越强呢?”

    “从这里出发,我终于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

    徐伦轻轻地握住了那黑泥制造的锥子。

    “你是一位尚未出生的神祇死亡之后演化而成的座敷童子,束缚你的,正是这一片大地。”

    下一个瞬间,徐伦的身影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