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吃货 > 310.总有猫猫打我脸

310.总有猫猫打我脸

作者:无火的余灰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东京吃货 !

    “真的可以吗?”

    徐伦问道。

    “没关系,如果是哥哥的话......”

    夜夜双眼湿润,动容地看着徐伦。

    她双颊泛红,就像熟透的水果一般,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浴巾已经散开,露出了懂的都懂的马赛克画面,其中,尤其吸引人目光的是马赛克,那马赛克就像马赛克一样马赛克,令人不禁产生了马赛克的马赛克。

    徐伦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子,外表看上去就像月光一样清冷,但实际上却蕴含着不亚于太阳的炽烈热量,仿佛要将人烫伤一样。

    但徐伦却更加灼热。

    两者相遇,就像是遥远的双星终于相遇,在引力的作用下,星体表面的流质喷薄而出,交汇,纠缠,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绚烂的宇宙奇观。

    夜夜闭上了双眼。

    极致的按摩带给她极致的享受。

    难以抑制的,少女身下也扩散开了触手,那些触手与地狱荆棘完全不一样,纤细,柔软,灵活,就像海中摇曳的海葵,虽然艳丽,却隐藏着危险。

    她的触手与徐伦的地狱荆棘缠绕在了一起。

    纤细的触须与粗壮的触须轻轻触碰,磨蹭,交缠,滑腻的【神之水滴】在两者之间流淌,渐渐的,地狱荆棘深入到那数量繁多的触手的核心,轻柔而缓慢地揉搓着花蕊,带来一阵颤栗的耸动。

    也说不清到底是温泉的水,还是别的东西,清澈的液体从温泉中满溢出来,热气升腾,遮蔽了一切。

    在继续描述下去就会被马赛克的画面之中,四名少女都抵达了终点。

    四根地狱荆棘的存在,令徐伦不会顾此失彼,怠慢了谁。

    对谁,他都是一视同仁,给予相同的贴心照顾。

    温泉里,水雾氤氲,圣光连绵,雾气遮挡住了四位少女的身体,却无法遮挡住声音。

    不远处的野猫,听到了声音,也跟着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

    如泣如诉,哀婉低回,余音袅袅,缠绵悱恻。

    就像是在人心口用羽毛轻挠般的声音回荡在温泉之中,就连月亮,都含羞地躲入了云层之中。

    凌晨。

    徐伦坐在野外的帆布椅子上,看着苍茫的大地。

    进入到后半夜,夏风不再闷热,反而带上了些许凉意,徐伦感受到微风,十分惬意。

    而在旁边的屋子里,床上,三名少女正睡在一起。

    铃谷浅葱把鸣神时雨当做了抱枕,正亲昵地蹭着对方的胸口,浴衣底下白皙的大腿也靠了过去,牢牢捆住了鸣神时雨。

    鸣神时雨表情有些苦闷,似乎不太能喘得过气。

    九重恋似乎做了梦,她翻过身子,正好面对铃谷浅葱,随后,无意识地抬起了手,猫猫拳就这样打在了铃谷浅葱的脸上。

    嘟嘟嘟——

    一连好几下,都快把铃谷浅葱纤瘦的脸打肿了。

    铃谷浅葱似乎因此做梦梦到了不太好的东西,变得表情苦涩,又抱紧了鸣神时雨。

    鸣神时雨脸色铁青,似乎在梦中坠入了深渊。

    打了几拳之后,九重恋又没事人一样翻了个身子,呼呼大睡。

    不过,她忽然又好像有什么地方发痒一般,抬起了纤细的腿,然后朝着自己的脑袋,猛地踹了一脚。

    踹踹踹——

    九重恋就像是吃错了药一般,一连踹了自己的脸好几下,才又趴回去,美滋滋地打起了呼噜。

    床上只有三个人。

    剩下的一个人,自然也在外面。

    “哥哥。”

    夜夜见到徐伦,随意变化出了一张椅子,小鸟依人般靠了上去,她纤细的双手抱住了徐伦的手臂,脸颊亲昵地蹭着徐伦的肩膀。

    “刚才就像做梦一样,夜夜还以为要经过至少十万字的波折与纠葛才能走到这一步呢。”

    “?”

    徐伦头上冒出了问号。

    说的是按摩的事情吧!

    将身体的重量靠过来,夜夜抬起一只脚,轻轻地蹭着徐伦的衣服下摆。

    她只穿了一双拖鞋,在人造物之间,是神明制造的绝美双脚,珠圆玉润这样的词在这双脚上也显得庸俗,只有巧夺天工才能企及这双脚之美的寸许,这只脚从拖鞋从抽出来,脚拇指微微蜷起,白璧无瑕的脚掌轻轻拂过徐伦的身体,如同在那细微的汗毛上吹过一口热气。

    正常人类的脚,哪怕是铃谷浅葱的,也会因为穿鞋,行走,运动而有所磨损,哪怕足弓和脚背白皙柔嫩,脚掌也会变得有些粗糙,当然,铃谷浅葱这样的已经足够柔软,是人类的巅峰。

    但人类是有极限的。

    神明却没有。

    夜夜从未用自己的双腿行走过。

    各位是否看过婴儿的脚,那是刚刚降生于这个世界上的崭新生命,是从未接触过大地的新生。

    夜夜的足便是如此。

    就像一块松软的芝士蛋糕,轻轻一口就能留下印记,不,就算不用牙齿,哪怕只是嘴唇的触碰,都能留下属于徐伦的痕迹。

    这样的脚掌,正轻轻挠着徐伦,换做是其他人,恐怕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做出一些抖M才会做的事情了吧。

    但徐伦并不是那样的人。

    虽然他很喜欢艺术品,经常进行艺术鉴赏,就连现在,也以学术的眼光感受着夜夜的脚部。

    但徐伦不是那种会沉沦于此的人。

    “你这次来有什么事?”

    徐伦问道,任凭夜夜从浴衣下摆伸出的修长的腿在自己的身上移动,灵活的足部已经越过膝盖,朝着更上方进军。

    为了年纪小的同学的身心健康,此时山间的雾气适时地弥漫起来,遮蔽了大半的景象,直到片刻之后,才悄然褪去。

    “真是无情,明明刚才夜夜和哥哥都很开心不是吗?”

    夜夜的吐息打在徐伦的耳畔,似乎带着淡淡的清香。

    触手蔓延,缠绕住了徐伦的手臂,双腿,脖颈,她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徐伦榨干一般。

    “说正事。”

    徐伦不为所动。

    “真遗憾。”

    所有的触手都收了回去,夜夜稍稍抬起头,舔了舔嘴唇,随即看了一眼清冷的月亮,说道。

    “是有关父亲的事情。”

    她沉声,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妩媚,只剩下如同神明般的漠然。

    “父亲的封印已经松动,重新降临大地的日子,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