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第114章 承担

第114章 承担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张余细心的挑选起来,很快便有几件不错的东西,被他一一选中。一个是碧玉青龙,一个是白虎下山图,一个是用红绳编织的朱雀结,一个是书法作品“玄武”两个字,另外还有一个麒麟镇纸。

    他认为这些东西,十分附和布阵的要求,而且还看不出来什么特别。

    这些东西全部明码标价,贵贱不一,不过最贵的也就几百块。

    选好了五件东西,张余就打算离开,可没走几步,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那便是总得有个东西用来定位吧。

    自己的包里虽然有五福盘和六级盘,可都不是用来定位的,正东在什么位置,别到时候找不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于是,张余说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指东针……”

    店主愣了一下,说道:“我这指南针、指北针都有,指东针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东西都是一样的,你用指南针找到了南,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不也就找到东了。”

    “好像也是……”可经店主这么一提醒,张余猛地想到一件事,说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罗盘之类的……”

    “有。”店主马上点头。

    他把张禹领到罗盘的专柜,各种功能的罗盘都有,比如说风水罗盘,就在其中。可惜的是,张余看不太明白。挑着挑着,一个样式古朴的罗盘就出现在他的眼中。这是一个五行盘,罗盘上分为五个区域,分别标着“金木水火土”五个字。

    张余将五行盘拿了起来,分量有点轻,不像自己的五福盘和六级盘沉重,由此可见,制作罗盘的木头实在是一般,远不如自己那两个罗盘的材质。

    当然,价格方面也很美丽,只需要100块。张余没有马上购买,而是拿起了一个指南针,进行参照,以便确定,五行盘的金位是东方,别就是一个摆设,方位找不准。

    还真别说,五行盘的材质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按照指南针的原理来的,而且对于找五行方位更为简单。张余在比对之下,很快就学会了使用。认为用这个确定方位,绝对没有问题。

    张余当即结账,这些东西装了两大包,他搭了辆车,前往门店。

    ……

    安安不动产。

    此刻的门店之内,众人时不时的看一眼表,似乎都有点紧张。

    不过也难怪,这两天来,张豹一伙都是这个时间如期而至。

    朱朵朵还专门朝门口看了眼,然后说道:“是不是该来了……”

    986:“好像是差不多了。”

    嘉宇关有点担心,“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老油条看向朱朵朵,说道:“朵朵,你师父怎么还没来?”

    朱朵朵:“苏总不是说,师父昨晚一宿没睡,白天在家补觉,下午过来么……”

    老油条:“这都几点了,人还没来……该不会人出什么事了吧……”

    朱朵朵:“应该不会吧……我一大早就给我师父去电话了,他说没事……”

    嘉宇关随即补充,“上午看到苏总的时候,看得出来她没有化妆,而且气色也挺好,跟平常一样,和我昨天的时候完全不同。苏总说没事,我觉得应该是真没事……”

    老油条:“难道真在家补觉……总觉得有点奇怪……”

    嘉宇关:“张余又不是铁打的,前天晚上他就一直守在楼下,昨天跟我一起来上班,也没捞到休息,晚上又直接去了。他也不是铁打的,总得好好睡一觉吧……”

    朱朵朵点头,“没错啊……”

    他们议论的功夫,聂芯一直没有开口,王子鸣则是坐在台前。突然间,王子鸣说道:“来了、来了……”

    伴随着他的声音,有脚步声进来,大家伙一起看去,正是张豹一行五个人。

    张豹进来之后,先行扫了一眼,见张余不在,说道:“昨天那小子呢?”

    朱朵朵等年纪小的不敢出声,还是老油条说道:“他昨晚一宿没睡,在家补觉呢,等会能过来。”

    “你特么当我是傻子呢?”张豹没好气地说道:“是不是人现在已经不行了!”

    这次老油条没敢接茬,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张余什么情况。

    “咔”地一声,经理室的门敞开,苏莺从里面走了出来。

    之前大伙的议论声不大,没有惊动到苏莺,可是张豹一进来就大声豪气的,任谁听不到。

    “什么人不行了,他就是两宿没怎么睡觉,回家睡一会!你别胡说八道!”苏莺正色地说道。

    “我信算啊……”张豹伸手一直嘉宇关,说道:“看到没,他现在的脸色还昨天那样呢……”

    “他那是身体不舒服,跟房子没啥关系。我昨天整宿都在房子里,你看我脸色那样吗?”苏莺毫不示弱地说道。

    别看她在昨晚在张余的面前小鸟依人,此刻遇到张豹打到门上,张余又不在,苏莺直接就不同了。

    张豹打量了苏莺两眼,说道:“你昨晚后来没走吗?”

    苏莺:“走没走,你不是有监控吗?”

    张豹被噎了一下,“也是……我不跟你争这个……今天是第三天,咱们就到房子里好好看看……你也不用嘴上,要是晚上有人哭得声音,你说怎么办……”

    苏莺也不知道张余能不能解决,即便张余说了,他有办法,可这种事情,真能有办法吗?

    苏莺咬了咬牙,说道:“你放心好了!如果这套房子真有什么问题,钱我会先退给你,然后由我去跟房主打官司!”

    “痛快!”张豹竖起了大拇指。

    而店里的众人听了这话,不由得一阵懵逼,实在没有想到,苏莺会这么说。

    房子有没有问题,聂芯和嘉宇关是当事人。嘉宇关的脸色和腿上的血柳子,已经能够充分证明房子有问题了。至于说聂芯,脸上擦了那么多粉,跟平常完全不同,这两天更是都穿上长裤了。

    更为重要的是,苏莺才接管门店多少天,就算张余赚了一些钱,可也不够这套房子的钱吧。找原先的房主打官司,房主现在联系不上,警方不可能管,需要去法庭起诉,等找到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者就是,这套房子按理说,属于遗留问题,跟苏莺没有半点关系。

    因此,店里的众人,也不禁在心中给苏莺竖起大拇指。就连聂芯,都不由得错愕地看向苏莺,“她、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承担下来呢……如果她不想承担,有一万种方法……即便是去找程玉梅,也能让自己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