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第250章 姚小露

第250章 姚小露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张先生怎么了?”

    见张余转过身子,看着前面的坟冢,紧跟在他身后的文若娴开口问道。

    她的声音很小,还有点颤抖,似乎是有点害怕。

    这种坟茔地,一般人是真不敢来。仗着是他们四个人,加上来之前喝了点酒,否则的话,文若娴早就下山了。

    她现在都有点后悔过来,同样也满心好奇。

    “我找到了一个好位置,可惜这里已经被人给抢先了。”张余如实说道。

    这话一出口,三个女人全都打量起这座坟冢来。还是舒情说道:“看来还真是有高人的,竟然还能抢先一步……叶总,你怎么看……”

    “这个……”叶瑶轻轻皱眉,说道:“这里已经有了坟冢,咱们总不能给挖了……张先生,要不然换一个位置……”

    张余点头,“没有问题,咱们再选一个好地方……”

    福禄寿喜财,一共是五个地方,“寿”位被选走了,另外还剩四个。

    福禄两个方位,张余觉得不太适合下葬,倒是“喜”位,张余觉得特别合适。因为有一句话说得好——喜葬。

    他跟着按了“喜”字按钮,指针转动一番,很快停下,正好指在前方。

    张余当先跨步,从坟头绕过,等他走过去,罗盘上的指针又转动起来,指向了他这边。

    张余愣了一下,回过身子,再看指针,正正好好地指向坟头。

    这是强势的迎娶之喜。

    一连能够找到两个强势的五福位,还是张余第一次遇到。尤其是寿位和喜位在一个位置,更是第一次。

    “又怎么了?”文若娴好奇地问道。

    “这个……另外的好的位置……竟然也在这……”张余皱眉说道。

    说话的功夫,他下意识地打量起坟冢。

    坟冢的年头应该不久,是用青石板砌成的,看起来虽然无人打扫,可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些老坟,坟头草几米高,甚至长了许多青苔。他旋即看到坟头上墓碑,碑上刻着两个名字,看来是一个合葬的坟墓。

    萧循、姚小露之墓。

    萧循这个名字,张余没听说过,但是姚小露这个名字,对于张余来说是那么的熟悉!

    姚成刚死掉的女人,不就是叫姚小露吗?

    怎么这么巧?

    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张余念头不住地转动,可这个年头,重名重姓的人也不少见。万一弄错了,不是呢……

    “另外好的位置……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里是山上风水最好的地方……”文若娴猜测道。

    “大体上是很好,不过……我还能再找到别的好位置……”张余说着,随即按了五福盘上“财”位的按钮。

    罗盘的指针转动起来,指向右上方。

    张余暂时不去理会姚小露的坟,只管顺着指针的方向行动。

    这次走出去老远,起码有了能有半个小时,才来到具体的位置。这里距离山顶已经不算很远,树木挺多,倒是没有坟冢。

    张余在这里转了一圈,说道:“叶小姐,这个位置很好,能够给子孙带来财运。正好这里还没有坟,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叶瑶点头,说道:“那就选这里吧,张先生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说完,她竟然直接从包里掏出支票簿,开了一张500万的支票递给张余。

    张余接过支票,看了眼上面的数字,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特别是看到叶瑶给钱如此的痛快,难免感慨,有钱人真的是有钱人。

    他跟叶瑶客气了两句,叶瑶便四下打量起来,似乎打算记住这里的位置。

    随后,她从包里掏出口红,在树上涂抹了几下,算是一个几号。接着提出来,干脆径直下山,以免下次带来人开工的时候找不到,还要麻烦张余。

    其他人当然没有问题,张余甚至表示,随时都可以联系他,并将电话号码告诉了叶瑶。

    三个人就此下山,到了山脚,叶瑶又用口红做了记号,他们这才走向停车的位置。四人上了车,一路回到市内,舒情的车还停在香格里拉酒店,她提出和文若娴找个地方下车,然后搭车过去就行,让叶瑶送张余回家。

    张余提出不用,自己也就地下车,等文若娴和舒情搭车离去,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这是贾大师的电话。

    自己在山上看到了姚小露的坟冢,还是一个双坟,之前贾大师说过,姚小露很有可能是被人给配**了。所以,他需要跟贾大师探讨一下。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了贾大师的声音,“喂,你好。”

    “贾大师,是我。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问道斋……不是,我在家里……”贾大师说道。

    “行了,你就别装了。”张余直接说道。

    “呵呵……我家跟问道斋在一块,说哪都一样……找我有什么事吗?”贾大师说道。

    “是这样的,我今天帮人看阴宅风水,结果在山上看到了一个双坟,看名字是一男一女。但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写的是姚小露。”张余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贾大师反问。

    “你的记性这么差么……姚成刚的女儿就叫姚小露……”张余说道。

    “卧槽!我想起来了……你、你竟然看到了他女儿的坟……还是双坟……看来跟我预料的一样,十有八九是被人给配**了……”贾大师说道。

    “是不是被人给配了**,我这也没法确定,所以想找你商量商量,这事该怎么办?另外,也没法确定,这个姚小露是不是姚成刚的女儿。”张余说道。

    “这个还不简单,碑上一般都刻着名字和出生年月日。你看看碑上的出生年月日不就能确定了。”贾大师说道。

    “我记得……碑上只有名字,没有出生年月日……”张余说道。

    “谁立碑不刻出生年月日,不刻的话,肯定有问题。这又是双坟,九成九是被配**了!”贾大师笃定地说道。

    “那你说,咱们要不要去给挖了看了看……顺便确定一下……”张余说道。

    “你不会是打算喊我去挖吧,那不是扯犊子么……要找也得着姚成刚不是……你在哪个山上看到的,把地方告诉我,我这就去通知姚成刚……”贾大师说道。

    “你去通知……”张余马上猜出贾大师的心思,“咱之前就没要钱,这次开口……好么……”

    “我跟你说,钱不钱不说,苦主可是人家姚成刚。挖坟是损阴德的,这种事姚成刚不亲自出面,咱们没有理由去管。你说是不是……”贾大师十分认真地说道。

    “也是……那咱俩一起去找姚成刚……”张余说道。

    “你……你就别跟着去了吧,你要是去的话,我就不去了……我这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哪有功夫和你耽误……我自己去找他,有什么事你等我电话……”贾大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