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还隐约记得。

    当时自己若无其事地把名字报出后,桑延只是拖着腔调“啊”了声,之后也没再说什么。

    现在想起,她莫名还能脑补出他当时的心路历程,大概先是——“我倒要听听你的名字有多爷们儿”,再到——“温以凡?”,最后到——“噢,也不过如此”。

    那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模样,跟现在几乎相差无二。

    但也许是因为年纪增长,他不像少年时那般喜形于色;也或许仅仅是因为多年未见,两人间变得陌生。比起从前,他身上的冷漠近乎要涵盖所有情绪。

    恰好到了地铁站。

    温以凡边从包里翻着地铁卡,边拿出手机。看到钟思乔的微信,她随手回复了几句。而后,她突然记起自己的微信里,好像是有桑延这一号人物的。

    前两年用微信的人多起来后,温以凡也注册了个账号。当时她直接选了通讯录导入,手机里还有桑延的号码,所以也向他发了好友申请。

    那边大概也是顺手点了同意。

    从添加到现在,两人一句话都没说过。

    不过温以凡觉得,他通过的时候,应该不知道这个人是她。

    因为她那时候早已换成宜荷的号码了。

    想到这,温以凡点开通讯录,拉到“S”那一栏,找到桑延。点进桑延的头像,扫了眼他空荡荡的朋友圈,很快就退出。

    一条朋友圈都没有。

    估计是把她屏蔽,又或者是早把她删了?

    还是说她加的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桑延。

    人家可能也早就把手机号换了。

    温以凡在删除键那犹豫了几秒,还是选择了退出。

    毕竟不太肯定,她也没有删人的习惯。

    让他在这无声无息地躺列,好像也碍不了什么事。

    -

    回到家。

    温以凡先给房东打了个电话,商量退租的事情。

    这个房东人很好,因为多次听她说了这个情况,也同情她一个姑娘在外头住,很快就同意了。说是她如果想现在搬的话,押金和提前交的房租都可以退还给她。

    温以凡感激地道了声谢。

    解决完这一茬,她打开电脑,开始逛租房网站。

    逛一圈下来,都没找到合适的。

    因为南芜的房子实在是不好找。

    一线城市,一房一厅家具齐全,近上安,治安好。按温以凡目前看到的,房租一个月最便宜也得三四千。

    这对于她目前的经济情况来说,确实是困难。

    温以凡有些头疼。

    干脆跟钟思乔说了一声:【乔乔,我打算搬家。】

    温以凡:【你有空的时候,帮我问问你朋友那还有没有合适的出租房。】

    很快,钟思乔就打了通电话过来。

    温以凡接起。

    钟思乔觉得奇怪,单刀直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要搬家,你当时不是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吗?”

    “邻居骚扰。”温以凡言简意赅,平静地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叙述一遍,“我今天凌晨报警,跟他闹到派出所去了。现在他被拘留五天,我怕他之后会报复,还是早点搬比较好。”

    “……”钟思乔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没事吧?这事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没什么事儿,他之前也没做什么太过激的行为,就敲敲门。去派出所的时候都三四点了,而且有警察在,很安全,没必要让你跑一趟。”温以凡说,“你过来多远啊,还三更半夜的。”

    “对不起啊。”钟思乔很内疚,“我之前还觉得这房子挺好的,便宜又离你单位近……”

    “你道什么歉,没你帮我找地方住我说不定就得露宿街头了。”温以凡失笑,“而且我也觉得这房子很好呀,要是没这邻居我都打算长租了。”

    “唉,那你打算怎么办?这段时间要不要先来我家住啊?”

    “不用了,你嫂子不是刚生了二胎吗?”温以凡说,“我这去了,怕会让他们不自在,也怕给他们添麻烦。真没事,我找到房子就搬了。”

    钟思乔家里人多。除了一个结了婚的哥哥,还有个在读高中的妹妹,都还跟父母住在一块。平时她下班之后,还要帮着照顾妹妹和侄子。

    知道自己家的情况,钟思乔也没再提,又叹了口气。

    “那你要不去你妈那?”

    “我没跟她说我回南芜了。”

    “啊?为什么?”

    “太忙了,过段时间再说吧。”温以凡扯开话题,半开玩笑,“想想还有点后悔这一时的冲动,我今天看到我这邻居的腿有水桶那么粗,看着拿刀砍都得砍半小时。”

    “……”钟思乔忍不住吐槽,“你这说的也太吓人了。”

    “所以我这不是怕吗?”温以凡慢腾腾地说,“要是他怀恨在心,之后想报复我,说不定还会出现这样一种可能——”

    “什么?”

    “我拿着把电锯都不一定能打过他。”

    “……”

    -

    挂了电话。

    温以凡打开另一个租房网站,又扫了一遍。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合适的,她干脆关掉电脑,起身去洗澡。

    搬家这事儿,说急也急不来。要是病急乱投医找了个新住处,却还不如现在这个,那也没有丝毫意义。反倒又耗费精力又耗费物力的。

    温以凡想着要是五天后还没找到新住处,就等到时候再想办法。

    隔天就是13年的最后一天。

    南芜市政府联合南芜广电举办了个跨年烟火秀,分了两个观赏区,分别是淮竹湾度假区和东九广场。门票是免费的,但需要通过线上平台提前预约抽签。

    只有预约了,并且中签了的市民才能参与。

    先前钟思乔预约时,选的是淮竹湾观赏区,中签之后还邀请了她一块去。

    温以凡没浪费她的名额。

    这活动前两周台里就批下来了,温以凡照例要加班,去现场做直播。但跟钟思乔去的地方不同,她去的是东九广场。

    温以凡跟台里申请了采访车。

    一行人提前过去做准备,开车的是带她的老师钱卫华。除了他俩,付壮也一块跟了过去,外加一个老记者甄玉充当出镜记者。

    到那的时候,距离烟火秀开始还有好一段时间。

    广场有ABC三个出入口,划分成三个不互通的观赏区域。现场来的人已经不少了,此时正在门口查验入场券和身份证,陆陆续续进场。

    他们只是台里分配下来的其中一组,被分到了A区域。

    除了他们,还有不少其他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到来。

    找到个合适的拍摄点,钱卫华开始调试设备。这算是比较大型的活动,现场人多且杂,没有固定座位,什么职业、哪个年龄段的都有。

    可能是看到摄像头觉得新奇,周围渐渐围了一圈人,窸窸窣窣地对着这边说话。

    广场被海水和夜色笼罩,远处高楼鳞次栉比,射出五彩斑斓的光带。海风染上低温,湿而潮,发了狠地扑面袭来,顺着缝隙钻入骨子里。

    温以凡还没重新彻底适应南芜这湿冷天气,再加上今天刚来了例假,这会儿又开始难受。

    她从包里翻出口罩戴上。

    又站了一会儿。

    温以凡看了眼时间,打算趁空闲的时候去趟洗手间。钱卫华和甄玉还在跟导播室沟通,她也没打扰他们,直接跟付壮说了一声。

    顺着路标走了一百来米,总算看到了公共厕所。隔壁还有个破旧的小凉亭,里头满满当当地坐着人,或休息或等待。

    厕所空间并不大,女生队伍已经排出门外五米了。

    但男厕门口倒是一个人都没有。

    两边对比鲜明。

    温以凡认命地过去排队。

    她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刷了会儿微博,没多久,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浅浅的对话声。其中一个声音还有些熟悉。

    温以凡顺着望去。

    凉亭靠外的小空地,灯光白亮,有些刺目。

    她稍稍眯起眼,视野清晰的同时,在那块区域再次看到昨天刚见过的桑延。

    还有种出了幻觉的感觉。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男人表情漠然,虚靠着凉亭,穿着件军绿色的挡风外套,显得肩宽腿长。他用纸巾擦着手,看着像是刚从厕所里出来。

    身子稍稍弓着,跟坐在旁边长凳上的中年女人说话。

    女人抬头瞥他:“好了?”

    桑延:“嗯。”

    女人站起来:“那你在这等只只吧,她还在那排队。我要先去找你爸了。”

    “……”桑延动作一停,缓缓抬起眼皮,“上个厕所也要人等?”

    “这不是人多吗?”女人说,“而且我跟你爸过二人世界,你跟着干什么?”

    “所以你叫我来干什么?”桑延气笑了,“给你带孩子?”

    女人拍了拍他的手臂,似是有些欣慰:“你要早有这觉悟,你妈我也不用总像现在这样绞尽脑汁掰扯理由了。”

    桑延:“……”

    临走之前,女人又说了一句:“对了,你顺便跟你妹谈谈心,我看她最近压力好像很大,这段时间都瘦一圈了。”

    桑延扯了下唇角,要笑不笑道:“我跟她谈心?”

    女人:“嗯,怎么了?”

    “我跟她不光年龄有代沟,”桑延从口袋拿出手机,语气闲闲地,“——性别也有。所以这事儿还是交给您吧。”

    沉默三秒。

    女人只说了十个字:“我现在喊不动你了是吧?”

    “……”

    等女人走后,温以凡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听他们说话。队伍在此刻前挪,她收回注意力,顺势往前走了几步。

    这个位置也看不到后头的桑延了。

    过了大约一分钟。

    钟思乔给她发了三条消息。

    钟思乔:【[/图片]】

    钟思乔:【我惊了。】

    钟思乔:【我之前客套给他群发的祝福消息,他从来没回过,我还以为他不用这微信了。】

    温以凡点开图片来看。

    是钟思乔跟桑延的聊天记录。

    桑延发来一条消息。

    看上去像是群发的,只有四个字:【新年快乐。】

    见状,温以凡下意识退出聊天窗,扫了眼未读消息。

    没有看到桑延。

    但她通讯里桑延的头像跟截图里是一样的。

    所以应该没加错。

    那她怎么没收到群发消息……

    他总不会那么小心眼,故意不发给她吧。

    还是说不是群发的?

    但没多久前,他还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他母亲教训,也没见他有这么多闲工夫一条一条给人发祝福短信。

    想了好片刻。

    温以凡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如之前所想的那般。

    他已经把她删了。

    这么一想,她顺势联想到自己通讯录里那些杂七杂八的人,干脆也编辑了一条群发消息,借此把那些已经把她拉黑的人清掉。

    发出去没多久,立刻有十几条回应。

    温以凡从下至上,一一点开,偶尔回复几句。

    点到最上边一条的时候,温以凡愣了下。

    因为她惊悚地发现。

    回消息的人是她心血来潮想群发的导.火.索,是她刚刚误以为早已把她删除的人,此时还站在她几米远处的位置。

    他只发了一个符号。

    桑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