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像是被这动静声吵到,桑延稍稍侧头,懒散地睁了眼。

    与她的视线对上。

    空气中仿佛有尴尬在交汇。

    桑延没吭声,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清明,没半点刚醒来的失焦感。

    他的眉眼生得极为好看。浅浅的内双,眼尾弧度上扬,再加上他总是一副对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顾的模样,看着总带了锋芒。

    这一瞬间。

    温以凡有了种,他下一秒就要对“白月光”这三字进行疯狂嘲讽的感觉。

    王琳琳主动出声:“你们认识呀?”

    苏浩安:“嗯,高中同学。”

    温以凡收回视线,正想顺势说句话把这个话题彻底带没时,王琳琳又极其没情商地来了句:“白月光是什么意思呀?就是你朋友以前小凡追过但没追到吗?”

    苏浩安还缺心眼似地哈哈笑起来:“对对对。”

    “……”

    这俩人怪不得是一对。

    这种状况,温以凡再怎么想装傻糊弄过去也不行了。

    她清晰地意识到,之前彼此心照不宣在脸上安的面具,就在这一刻,被前面两个人撕了大半,只剩点残余的遮挡。

    也不指望桑延能说出什么拉回场面的话。

    知道他向来面子大过天,温以凡平静地说:“是吗?我这当事人怎么不知道这回事儿。苏浩安,你是不是记茬了?”

    “怎么可能记茬?你俩——”说到这,苏浩安才后知后觉般地察觉到不对劲,“诶,你俩这是尴尬还是啥。不是吧,这都多少年了,还记着啊?我这就只是当个趣事随便提提而已。”

    王琳琳又问:“你们多久没见了呀?”

    “这我一时半会儿也算不出来,温以凡,你只在我们学校呆了一年吧?”苏浩安说,“我记得你好像高一还是高二就转学了。”

    温以凡认真道:“高二下学期转走的。”

    苏浩安:“这么算来,那得七八年了吧。桑延,你这咋一声不吭呢。都七八年了!你不会还因为这事情耿耿于怀吧?”

    桑延又垂下眼,没搭理他。

    “牛逼。”苏浩安服了,噼里啪啦地吐槽,“温以凡,你不用理他。你也知道他这人什么样,眼睛长他妈头顶的,估计是觉得你当初是眼瞎了才看不上他,但他不知道他这个模样多惹人嫌——”

    王琳琳打断他的话:“哎呀,你好好开车吧,别这样说你朋友。”

    “……”

    苏浩安把剩下的话憋回去,眉头皱起,抽空看了王琳琳一眼。

    察觉到他的情绪,王琳琳又立刻道:“开车得专心呀,不然多不安全。哎呀,你别不开心嘛,我就是提醒一下你,你想说话就继续说。”

    苏浩安这才笑了下:“没生气,谢谢亲爱的提醒。”

    不知不觉就到了吃饭的地方。

    都到这儿了,温以凡也不好再开口说自己要走。毕竟桑延什么话都没说,反倒显得她十分在意从前的事情,连同台吃一顿饭都做不到。

    想着吃顿饭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熬熬就过去了。

    但出乎温以凡的意料,王琳琳先前说的那句“我男朋友那边也会带朋友来”里的这个“朋友”,并不单指桑延一个人。

    而是一群人。

    他们预订了一个包厢,这会儿里头已经坐满了人。

    按道理,温以凡算是被王琳琳带来的,应该是要跟她坐在一起才对。但剩余的四个位置两两连着,她便果断抛下温以凡,跟苏浩安坐一块去了。

    温以凡就这么被迫跟桑延安排在了一块。

    这样看起来,温以凡就像是被桑延带来的。

    有个男人起哄道:“桑延你不厚道啊,怎么突然脱单了?”

    苏浩安啧了声:“别胡说。桑延这傻逼配的上吗?这我们老同学,我们高中当时大名鼎鼎的校花!——钱飞你记得不,你高中不也在南芜一中上的吗?”

    “记得记得,温以凡嘛,而且我之前跟你朋友一个班的,就钟思乔。”坐桑延隔壁一个胖胖的男人看向温以凡,笑得有点儿不好意思,“看过她在朋友圈发跟你的合照。”

    温以凡弯唇,点点头。

    下一刻,又一个男人说:“我去,胖子你咋脸红了啊?”

    桑延压根不参与他们的话题,就算这期间有多少人提到他名字,他也像完全听不见似的。听到这话,他才稍稍有了点动静,抬眸往钱飞的方向看。

    苏浩安:“他不是一直这样吗?看到长得漂亮的就不会说话了一样。”

    可能是觉得受到了忽视,王琳琳不乐意了,开始插进他们的话题:“什么呀,你怎么在我面前说别人长得漂亮。”

    沉默几秒,苏浩安哄道:“宝贝儿,你这是怎么理解的啊?别乱吃醋了。”

    ……

    这家店菜上得很慢菜,台面上一群大老爷们儿你一句我一句地吹着水,半天了一道菜都没上。但话题渐渐扯开,因她这个陌生人的到来而引发的一些关注也逐渐散去。

    温以凡松了口气,不经意间看了眼桑延。

    桑延没参与聊天,此时正低着头玩手机,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

    别人喊他也爱答不理的。

    温以凡低头喝水。

    觉得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

    过了一会儿。

    王琳琳忽地亲了亲苏浩安的脸,起身往温以凡的位置走来。她扯住温以凡的手腕,笑眯眯道:“小凡,走呀。我们去厕所。”

    温以凡站起来。瞥见被她放在椅子上的包,她默默拿了起来。

    顺着指示牌,两人进了厕所里。

    王琳琳拿出口红补妆,闲聊般地说:“你拒绝过那个桑延啊?就是穿黑衣服那个,高高帅帅的,你以前拒绝他了?”

    温以凡笑着没回答。

    王琳琳当她默认了,十分诧异地说:“你知道我们公司附近那个‘加班’酒吧不?那是他跟我男朋友,还有另一个男的合资开的。”

    “……”

    “他这条件多好啊,你为什么拒绝?”王琳琳摇了摇头,“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啊?你现在是不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我刚刚看他那个样子,确实对你也没什么意思了,而且都这么多年了。”

    “都过去了。”温以凡笑得温和,而后拿出手机看了眼,“对了,琳姐。真不好意思啊,我得回去了,钱老师让我今晚交个稿子给他,就麻烦你帮我跟你朋友说一声了。”

    王琳琳啊了声,有些不高兴:“就一顿饭,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老师赶着要。”温以凡说,“我也不敢拖,这不是还在试用期吗?”

    “喔,那行吧。”王琳琳撇了撇嘴,“那你自己路上注意点儿,我先回去了。”

    “好的,明天见。”

    等王琳琳走后,温以凡打开水龙头,洗了个手。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惹到到王琳琳不开心了,但她实在不想继续呆在那个没有任何熟人的聚会里。

    温以凡松了口气,抽了张纸巾把手擦干。

    刚走出去,温以凡就撞上了,与此同时从对面男厕走出来的桑延。这回,他不像温以凡所想的那把,直接把她当成空气般略过。

    桑延停下脚步,神色很淡,站在原地居高临下地看她。

    温以凡莫名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

    让她想起了第一回去加班酒吧时,跟他在走廊上的那次重逢。

    但这次的状况和那时候完全不一样。

    像是重来一次。

    回归正常的发展方式。

    从他今晚一直沉默的态度来看,温以凡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提起先前见的那几次面。她朝他点了下头,礼貌性地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

    但出乎意料的,桑延这回似乎并不打算跟她维持面上的和平。他依然是那副带了审视的姿态,闲闲地重复:“好久不见?”

    他的语调,让温以凡一时没分清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

    随后,桑延又道:“跨年到现在才过了几天,见不到我——”他顿了下,慢条斯理地,一字一顿地把剩余的遮挡彻底撕破。

    “也不至于这么度日如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