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静默片刻。

    这话落下的同时,温以凡的脑海里浮现起跨年夜发生的事情——她被路人撞到,不小心撞进他怀里,而后跟他道了声歉,他点头以示“没关系”。

    整个过程就跟陌生人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区别。

    就算温以凡猜到他大概是认出来了,彼此估计也都心知肚明。

    但她没想过他会这么直白地摊开来说。

    毕竟从一开始,温以凡所有的回应方式,都是在配合他做出的各种行为。

    所以现在是,在她还觉得这场戏可以继续演下去的时候,他那边觉得局面兜不住了,就抢先表现出一副“装不认识有意思吗”的模样。

    显得他这人待人待事都非常真诚,从不做拐弯抹角的虚伪事情。

    总结起来,就是“温农夫”与“桑蛇”的故事。

    温以凡默了两秒,也不想给他留面子了:“也不是,我还以为你没认出我来。”

    桑延扯了下唇角。

    “毕竟我当时戴着口罩,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她坦然地对上他的目光,慢吞吞地说,“没想到你眼神这么好。”

    桑延挑眉:“眼神好?”

    很快,他又欠欠地说:“啊,抱歉,让你误会了。”

    温以凡:“误会什么了?”

    “我没见着你人,是我妹认出你了,”桑延模样气定神闲,不带半点儿心虚,“跟我说你一直盯着我看呢。”

    “……”

    温以凡面色未改,接下话来:“确实是这样。”

    桑延看她。

    “因为,我看到你当时,”温以凡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开始胡扯,“裤链没有拉。”

    “……”

    怕这话又会造成他的误解,温以凡又补了句:“我周围还挺多人在讨论的。”

    桑延:“……”

    “你也不用太在意这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温以凡笑了笑,假意安慰,“先不聊了,我工作上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她脚步还未动,桑延突然喊:“喂。”

    温以凡:“?”

    桑延:“记得刚刚苏浩安把车停哪了么。”

    她下意识点头。

    “行。”桑延抬了抬下巴,“带路。”

    -

    温以凡还挺茫然。

    本以为自己带着他找到车了,再怎么样他也应该会礼尚往来地问一句“要不要送你一趟”。结果找到车之后,除了“再见”,桑延多一个字都没跟她说。

    没半点要跟她同行的意思。

    她原本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温以凡刚观察了下,才发现这个饭馆开在一条很偏僻的街道上。她用手机地图查了查距离这最近的地铁站,离了好几公里。

    周围也没见几辆来往的车,往外看都是乌漆嘛黑的一片。

    温以凡犹豫了下,盯着桑延一直没发动的车子,只能硬着头皮敲了敲副驾的窗。

    几秒后,桑延把窗户降下来,冷淡地瞥她。

    温以凡轻声说:“你能不能送我一趟?这里有点偏。”

    桑延淡淡道:“你住哪儿。”

    温以凡:“城市嘉苑。”

    “噢。”桑延收回视线,“不顺路。”

    “……”

    温以凡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人。她露出个抱歉的笑容,又提道:“我不是让你送我回家,把我送到附近的地铁站就可以了,真麻烦你了。”

    桑延直直地盯着她看,过了几秒才勉强地说了句。

    “上来吧。”

    温以凡暗暗松了口气,上了副驾驶座,垂头系安全带。

    桑延发动了车子。

    车内安静得过分,空间密闭又狭小。

    桑延没开音乐,也没有要跟她交谈的意思。

    觉得自己这样不说话白蹭车,有点像是把桑延当成了司机,温以凡主动扯了个话题:“你怎么突然要走了?不是朋友聚会吗?”

    桑延敷衍地回:“吵。”

    “……”

    温以凡也不知道他这是在说聚会吵,还是在说她吵。

    她嘴唇动了动,也没再说话。

    温以凡侧头看向窗外,看着外头飞快往后跑的景色,路灯被拉出一条条光亮的线,刺眼又晃神。她渐渐发起了呆。

    想到来时在这车上跟苏浩安的对话。

    温以凡和苏浩安确实是七八年没见了。

    但跟桑延并不是。

    温以凡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事情。

    从苏浩安的反应来看,桑延似乎也跟她一样没告诉其他人。

    好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

    高二下学期,温以凡因为大伯的工作变动,跟着他们一家搬到了北榆市。之后,除了发小钟思乔和向朗,她没有跟原来学校的任何一个人再联系。

    除了桑延。

    本来温以凡也觉得他们会就此断了联系。

    但忘了从哪一天开始,温以凡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桑延发来的短信。他不跟她闲聊任何事情,也不会主动问她什么,只把自己每次小考大考的成绩和排名都发给她。

    就这么一直维持到高二结束。

    高二期末考成绩出来后,温以凡恰好收到了桑延的短信。她当时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就着成绩单,缓缓地把自己这次的成绩输进短信框,而后按了发送键。

    那边大概是没想过她会回复。

    过了好片刻,才回了句。

    【咱俩成绩好像没差多少,要不考一个大学呗。】

    过了一会儿。

    他又发来两个字。

    【行不?】

    ……

    温以凡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注意到外头已经开过了几个地铁站,她愣了下,提醒道:“好像开过了,我记得再往前开一段还有一个地铁站,你在前面放我下来吧?”

    桑延凉凉道:“我是司机?”

    “……”

    这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吗?

    似是因为这话感到不爽,桑延没有停车,继续往前开。

    温以凡忍不住问:“你这是要开到哪儿?”

    “你家。”桑延的语气总带了几丝嘲意,“不然还能去哪儿?”

    “……”

    温以凡觉得他们之间完全不能好好说句话。他说话时,总有不太明显的刺存在,似有若无的,显得对话不太对劲。

    温以凡想跟他好好谈谈。

    但又觉得好像也没有谈的必要。

    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城市嘉苑。

    这个小区建了十来年了,建筑和小区内设施都很老旧,空间也不大。里头全是楼梯房,物业基本不管事儿,这会儿门口没保安在。

    连拦车杆都没降下。

    桑延没把车开进去,直接停在小区门口。

    温以凡解开安全带,客套地说:“今天真的谢谢你了,等你有空了请你吃饭。”

    “嗯?”桑延靠在驾驶座上,侧头,神色毫无正形,“这么快就想着下一次见面了?”

    “……”

    温以凡还挺好奇。

    这几年他当上的这个所谓的“堕落街头牌”,到底是有多吃香。

    能让他随便听一句话都觉得别人别有用心。

    还是说,是因为她先前在酒吧的话,让他对自己产生了误会。

    温以凡决定解释一下:“之前在酒吧的时候,我是不小心口误了——”

    没等她说完,桑延便打断她的话:“哪句。”

    桑延:“‘那还挺遗憾’这句?”

    “……”

    温以凡放弃了,直接略过这个话题,伸手打开车门。

    “你回去开车小心。”

    温以凡走进小区。

    她住在最靠近小区门口的那栋楼,进了小区往右走几步便是。

    掏出钥匙,温以凡打开了楼下的门,慢慢爬了上去。这栋楼一层六户,爬到自己所住的三楼,再走到走廊的最里,就是她家。

    温以凡正想走过去,突然注意到她家门口站了三个男人,带了浓郁难闻的酒气。此时他们正站在那儿抽烟,嘻嘻哈哈地说着各种荤段子和脏话。

    也不知是刚回来的,亦或者是在那等了一段时间。

    楼道里灯坏了,光线很暗,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但透过外头的光,温以凡大概能从其中一个人的身型认出,是住在她隔壁的男人。

    温以凡突然意识到。

    从她报警的那天算起,好像已经过了五天了。

    她的动作停住。

    手中的钥匙却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男人们瞬间看了过来。

    虎纹身男笑起来:“美女姐姐,你回来啦?”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莫名站在这里,温以凡觉得不安。

    “兄弟们,就这个美女,说我骚扰她。”虎纹身男叹了口气,声音浑浊嘶哑,“我可太无辜了,我就敲个门也算骚扰啊?”

    “美女,你是不是没见过啊?”另一个男人笑道,“你想不想知道怎样才算真的骚扰啊?”

    温以凡一声不吭,转头下了楼。

    “她咋跑了。”

    “我怎么知道她跑什么啊?美女!我们没要干嘛!聊聊天行不行?”

    “我不怪你啊美女姐姐!我就是想搞好咱俩的关系,邻居嘛,别弄得这么僵。”

    说这些话的同时,他们也跟着温以凡往楼下跑。

    男人们步子大,嘴里还带着兴奋地笑着,像是在玩闹,在这暗处又显得阴森。

    温以凡连从口袋里拿手机报警的时间都没有,跑到一楼,打开楼下大门便往小区门外跑。她想求助保安,却突然想起回来时就看到保安亭没有人。

    这小区地段不算偏,出去之后走一段路就是一条美食街。

    温以凡想着跑到人多的地方就好了。

    身后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

    在这个时候,温以凡看到小区门外,桑延的车还停在原来的地方。他斜倚着车的副驾门,站姿散漫,看着像在跟人打电话。

    注意到动静,桑延抬了眼,与她对视。

    温以凡稍微慢了半拍,脑子里闪过一瞬间想找他帮忙的念头。但在心里迅速衡量一番,还是选择往美食街的方向跑。

    温以凡正想从他身边穿过。

    桑延已经把电话掐断,出声喊她:“温以凡。”

    她抬眼,再度与他的视线交汇。

    瞥见她此时的神情,以及她身后跟着的三个看着就不善的男人。

    桑延神色寡淡,平静得过分。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