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

    再这么下去,温以凡感觉自己都要被桑延洗脑了。

    ——她久闻这镇店桑头牌之绝色,千里赶来一睹其风华绝貌,就算发现这头牌是自己曾经的追求者,仍然因此心动,之后千方百计地在他面前找存在感。

    在他面前做的所有行为都带了目的性。

    温以凡忍着吐槽的冲动,平静地回复:【原来掉你那了。】

    温以凡:【抱歉,又给你添麻烦了。要不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过去找你拿。】

    想了想,她又觉得他俩完全可以杜绝见面的机会:【或者是你把钥匙放在你的酒吧,我去吧台拿。你看可以吗?】

    等了一会儿。

    他没立刻回复。

    温以凡也不着急,没特地花时间等他。她继续忙于工作,认真把初稿修改完,发给编辑。听到手机响了,她才随手拿起来瞥了眼。

    桑延:【这几天都没空。】

    温以凡耐着性子回:【那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

    下一刻。

    桑延发了个语音过来,语气懒懒地:“周六晚上吧。”

    周六晚上……

    温以凡思考了下。

    她周日轮休。

    周六晚上跟他拿了钥匙,周日拿去还给前房东,这么算起来好像刚刚好。就是得跟房东说要晚几天,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温以凡:【好的。】

    温以凡:【那要不就定在加班酒吧或者你家附近?】

    温以凡:【我也不想麻烦你跑太远。】

    过了半分钟左右,桑延又发来两条语音。

    温以凡点开。

    桑延意味不明地哂笑了声,慢悠悠地吐了两字:“我家?”

    “……”

    温以凡的眼皮一跳。

    这条播放结束,自动跳到下一条。

    从桑延的话里行间,温以凡能清晰听出,他的话里行间都在透露着“你的意图不要太过明显”的讯息,只是没有明确说出来:“嗯?别吧。”

    桑延:“你直接来‘加班’门口吧。”

    “……”

    本以为既然双方的面具都撕了下来了,相处方式大概也会正常些,但桑延可能是这几年受到了太多的追捧,优越感太过强烈。

    导致不管发生的事情再平常,他都觉得别人对他别有企图。

    在这瞬间,温以凡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桑延面前说话必须时时刻刻打起十万分精神。

    稍微说点跟他自身有关的话都不行。

    温以凡吐了口气,回了个:【好的。】

    之后温以凡便把手机放到一旁。

    编辑恰好给她邮了修改意见,温以凡打开来看,顺带注意到电脑右下方的时间。

    思绪有顷刻的飘忽。

    突然想起,她上回跟桑延见面,似乎是元旦过后两天的事情,钥匙肯定是在那个时候掉的,那距离现在也过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了。

    怎么这会儿才来告诉她钥匙的事。

    不想联系她,所以等着她主动联系吗?

    好像是有这种可能性。

    温以凡也没太在意这个事情。

    -

    加班结束后,温以凡回到家。

    一进门就看到了王琳琳真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此时正边看电视边敷面膜,旁边还放了一碗水果沙拉。她的心情似乎不错,还哼着歌。

    温以凡主动喊她:“琳姐。”

    王琳琳含糊不清地说:“回来啦?今天好像还挺早。”

    “嗯,今天事情不多。”

    “这工作可累人了吧。”王琳琳碎碎念,“我在《传达》呆这几年,都走了多少人了。只加班不加价,谁受得了。你看咱组多少人熬出病来了,工资光用来上医院了。”

    温以凡只是笑:“还好。”

    “对了小凡,”说着,王琳琳坐了起来,提起一茬,“你昨晚半夜是不是起来了?”

    温以凡愣了:“没有呀。”

    王琳琳似乎也只是随口一提:“那应该是我做梦吧,我咋感觉半睡半醒间客厅有动静声。我当时看了下时间都凌晨三点多了。”

    “……”听到这话,温以凡忽地想起自己以前的一个毛病。但已经很久没犯了,而且王琳琳这说着也不太肯定,她考虑了下还是没提。

    “嗯。”温以凡看了眼时间,主动道,“琳姐,我先去洗个澡。”

    “等一下,你等会儿再去洗吧。”王琳琳叫住她,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小凡,咱俩说说话。你坐过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温以凡顺从地走了过去:“怎么了吗?”

    “你得先答应我,”王琳琳把面膜摘下来扔到垃圾桶里,表情带了点讨好,“你听我说完绝对不会生气。”

    温以凡点头:“好。”

    “我刚刚也跟你说了,这工作真的太累人了,一个月工资还买不起我男朋友给我买的一个包。我能干这么久真的是是我的极限了。”王琳琳说,“我前几天跟主任递了辞呈,不打算干了。我表哥那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在皋子口那边——”

    说到这,她一停,声音小了些:“这不是还离得挺远的吗?”

    温以凡瞬间明白她的意思:“你是不打算住这了吗?”

    王琳琳解释:“你可千万别生气啊,我事先也不知道我新工作离这里这么远,本来是想着还跟你一块合租的。”

    “……”

    大概是确实觉得理亏,王琳琳的态度比平时好了不少:“我应该还要过几天才搬。搬之前我一定给你找个新的合租室友,你看这样行不行?”

    对这事情,温以凡的心情其实没多大起伏。

    今天听到苏恬说王琳琳辞职了的时候,她就有想过这个可能性,所以这会儿也没太惊讶。更说不上会生气。

    温以凡神色温和:“没事儿,我能理解的。你能找到适合的工作,我也替你高兴。新室友这个你也不用太操心,我自己再想办法就好了。”

    “唉小凡你人可太好了!”王琳琳松了口气,抱着她的手臂撒娇,“我可担心你会骂我了呢。我最开始找的合租室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跟我大吵了一顿。”

    “……”

    事情解决了,王琳琳开始抱怨:“我是真的很无语,我反正没觉得我哪儿做错了,我搬个家还不行啊?那我找她一起合租的时候哪想过我这么快会搬啊……”

    温以凡弯着唇角,没说话。

    “不过小凡你还是很讲道理的,”王琳琳笑得甜甜的,“我一定会给你找个很靠谱的室友。”

    “不用,没关系的。”

    “哎呀没事,你别担心。”王琳琳说,“我找之前一定会问你意见的好吧,你不喜欢的话我也不强求你跟我介绍的室友一块住。”

    听到这话,温以凡才应了下来。

    “那麻烦你了。”

    -

    王琳琳的意思是,等工作上的事情交接完,她正式辞职之后,就差不多要搬了。因为她已经在皋子口找好了房子,最晚在下周末之前就会搬走。

    不过温以凡也不太着急。

    毕竟王琳琳这边已经付了一个月的房租了。

    她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找新的室友。

    但温以凡在南芜市认识的人并不多,当初同个班的同学已经不联系了。虽然当时通过QQ好友列表添加,她微信通讯录有不少当时南芜的高中同学,但基本没联系过。

    所以都不熟悉。

    跟陌生人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温以凡还是打算找钟思乔帮忙。

    毕竟钟思乔从小在这儿长大,就连大学都是在南芜上的,认识的人肯定比她多。而且钟思乔介绍的人,她也会觉得靠谱和放心。

    不知不觉就到了周六晚上。

    知道桑延不可能主动找他,临近下班的时候,温以凡先给他发了条微信。

    接近八点,桑延才有了回复:【过来吧。】

    温以凡的提纲还没写完,但她也没法让桑延等她。她收拾了下东西,打算回家之后再继续写。跟其余的同事道了声别便离开了公司。

    快到堕落街的时候。

    温以凡掏出手机,又给桑延发了条微信:【我差不多到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温以凡走到了进堕落街必穿过的那个垭口。没等她往里走,她就注意到桑延此刻正站在垭口外边。

    他靠在黑色的路灯杆旁,肤色被灯光照得冷白,脸上还是照例地没带任何表情。依然穿着深色系的衣服,气息冷然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温以凡倒是没想过桑延会亲自拿过来给她。

    本以为他会放在吧台,亦或者是找个服务员转交给她。

    她不想浪费他太多时间,加快了脚步,正想喊他的时候,桑延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他的下巴稍扬,姿态懒懒散散地,一声不吭把钥匙往她怀里扔。

    温以凡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谢谢。”

    桑延轻点了下头。

    温以凡把钥匙揣回兜里,还赶着回家写提纲。她从不指望桑延能说场面话,只能自己来:“那我不打扰你了,就先回去了?”

    他没应话。

    “这段时间麻烦你太多次了,”反正对方也不会答应,温以凡又开始做表面上的礼数,“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请你吃顿饭。我随时都有空。”

    桑延笑:“你这话还要提几次?”

    没等她接话,桑延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看清了她此刻的想法。他的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不咸不淡地说:“得不到我同意,你不罢休了?”

    “……”

    “行。”桑延似是被缠得有些不耐,勉强道,“那就今天吧。”

    “……”

    没想过会得到这样的答复,温以凡的表情有点僵。

    注意到她的表情,桑延歪头,话里带了几分玩味:“怎么?”

    温以凡无奈:“没什么,你想吃什么?”

    桑延抬脚往前走:“随便。”

    温以凡忙跟上:“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很多。”

    “……”

    温以凡提:“那要不去吃火锅?”

    桑延:“不。”

    温以凡:“烤肉呢?”

    桑延:“一股味儿。”

    温以凡:“川菜?”

    桑延:“太辣。”

    温以凡:“那砂锅粥呢?”

    桑延:“不吃。”

    “……”

    温以凡就没见过比他更龟毛更难伺候的人。

    她向来是叫外卖或者自己煮,很少出去外边吃,现在实在是想不到别的了。温以凡叹了口气,好脾气地说:“那你选一个你想吃的吧。我都可以,我没有忌口的。”

    桑延正想说话,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接了起来。

    两人离得近,加上那头的声音实在太大,所以温以凡能清晰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桑延!你家炸了!”

    “……”桑延皱眉,“说点儿人话。”

    “操,不对。是你家楼下炸了!”电话里的人语气越发激动,甚至开始咆哮,“烧你家去了!都他妈快烧没了!赶紧回来!!!”

    周边在一瞬都变得安静了。

    温以凡立刻抬头,看向他的手机。

    “……”

    似乎是嫌吵,桑延把手机拿远了些,等那头吼完了才重新贴回耳边。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说:“哦,那你帮我打个119。”

    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看向温以凡,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走吧。”

    温以凡:“你家着火了,你不回家吗?”

    桑延反问:“我是消防员?”

    “……”

    过了几秒。

    温以凡突然问:“我能冒昧问一下,你家在哪儿吗?”

    桑延瞥她:“干什么。”

    温以凡从口袋里翻出手机,诚实道:“我想赶过去做个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