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像是觉得荒唐,桑延气笑了:“什么?”

    在通讯里找到钱卫华,温以凡打了过去。在等待对方接听的时间里,她又问一遍:“小区名字和具体地址,能说一下吗?”

    桑延:“?”

    没等温以凡等到答案,那头已经接起电话。

    温以凡还没开口,钱卫华语速飞快地说了一串:“正好,我刚想打给你。你刚出单位吧?我刚接到热线,附近的中南世纪城发生火灾,你现在跟我跑一趟现场。”

    温以凡忙应下,跟他说了自己的具体位置后便挂断。

    她对上桑延的视线。

    总觉得这氛围有些安静。

    温以凡主动说:“你住的是中南世纪城吗?”

    桑延:“……”

    “我临时要加个班,这顿饭下次再请你吧?”说到这,温以凡停了几秒,迟疑地问,“我老师现在开车过来,要不要顺便捎上你?”

    ……

    三分钟后,两人坐上了台里的采访车。

    开车的是钱卫华,付壮也跟来了,正坐在后座的位置。桑延的车停在垭口里的停车场里,他懒得回去开,温以凡便让他也坐到后座,自己坐上副驾驶位。

    付壮立刻问:“以凡姐,这位是?”

    温以凡扣上安全带,随口说:“我高中同学,住中南世纪城,应该是发生火灾那房子的业主。他得回去看看情况。”

    钱卫华发动车子,诧异道:“这么巧啊?这14年才开了个头,咋就摊上这种事情了。”

    付壮脱口而出:“这会不会是什么不祥的征兆啊?”

    “……”温以凡说,“大壮,别胡说。”

    “不过哥你发生这种事情一定是好的寓意,”付壮反应快,看向桑延,很及时地改了口,“火烧财门开!哥你今年一定能暴富!”

    桑延用眼尾扫他,懒得搭理。

    “诶,哥。”付壮凑过去了些,总觉得桑延有些熟悉,“我怎么觉得觉得你这么眼熟,咱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

    温以凡坐在前头,低头检查设备。听到这话时,下意识觉得桑延会回一句“你这搭讪的手法也太过于低级”,但等了一会儿,他却一句话都没说。

    她没太在意。

    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此时实在没什么心情。

    中南世纪城离这儿很近,开车只需要几分钟。

    一行人到现场时,消防车和救护车都已经到了。底下疏散了不少住户,明显是仓皇跑出,好些人身上只穿着睡衣,连件外套都没有。

    可能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这会儿都聚在一块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此时临近晚上九点。

    不知从何时开始下起了雨,绵绵密密地,冷到像是夹杂着冰渣。

    发生火灾的是6号楼八层B户,火舌将玻璃窗烧炸,如恶魔般疯狂窜出,蔓延到楼上。细点似的雨没半点作用,落下便蒸发。

    桑延住的房子就在这户的正上方。

    他顺着往上看,舌尖抵了下唇角,眉心略微一跳。

    温以凡大概能猜到他当时为何是那个反应。估计给他打电话的人本身就不怎么靠谱,加上这事情来的突然,他估计根本没往心里去。

    片刻后,桑延走到一旁去接电话。

    钱卫华扛着摄像机,把周围的状况拍下来。

    车辆闪着红蓝光,消防人员来来往往,救火、救人以及控制现场秩序,没有空闲的时间。

    雨势渐大,浅色的水泥地被染深。黑夜和雨水将寒冷加剧。周遭吵而凌乱,人声与动静声混杂,像电影里的灾难片。

    温以凡往人群靠近,去采访逃出的住户:“阿姨,抱歉打扰您了。我是南芜电视台都市频道《传达》栏目组的记者,请问您是6栋的住户吗?”

    被她采访的阿姨抱着个小孩,说话的口音很重:“对呀。”

    “您住在第几层?是怎么发现火灾的?”

    “就五楼啊,突然听到爆炸声,把我给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哪儿在放烟花!”看到摄像机,阿姨格外热情,“外头动静声也大,我就跑出来看了。”

    旁边的大叔插话:“对呀!好几次呢!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被控制住——”

    “砰——!”

    话没说完,还烧着的八层传来一声巨响。橙红色的火焰用力向外伸手,伴随着浓烟滚滚,像是要将黑夜照亮,又像是要将之吞噬。

    一片哗然和抽气声。

    钱卫华迅速将镜头抬起,对准画面。

    温以凡顺着望去,目光停在九楼的位置。随后,她下意识往桑延的方向看。他站在原地,沉静地看着燃烧的大火,把电话从耳边放下。

    她收回眼,同情心后知后觉地冒上心头。

    ……

    所幸是,这场爆炸造成的损伤不算太大。

    只有一名消防员受了轻伤。

    楼里所有的住户全都已经疏散,还剩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被困在电梯里,已经被消防员救出。花了接近一个小时,火势才被彻底控制住。

    消防部门还在清理现场。

    起火原因还不明,屋内物品几乎毫无幸免,全数烧毁。同层以及上下层的房子也都有轻微损害,临近其上的九层B户影响最严重,厨房和客厅被烧得面目全非。

    对这事故的相关人士一一做了采访,而后在业主的同意以及消防员的带领下,温以凡和付壮跟着钱卫华到现场。

    钱卫华将屋内状况拍下,听消防员简单说了情况,时不时抛出几个问题。

    到九楼B户时,温以凡还跟桑延碰了面。

    他们找他做了个简单的采访,这回是付壮提的问题。因为是认识的人,他问得很随意:“哥,你现在心情如何?”

    桑延显然觉得他问的这个问题极其傻逼,话里带了嘲讽:“我很快乐。”

    “……”

    “希望你也能像我这么快乐。”

    “……”

    钱卫华主动问:“这场火灾对你损失严重吗?”

    桑延平淡答:“还好。”

    钱卫华:“我们刚刚看了房子的情况,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

    桑延:“那又如何。”

    “……”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猖狂,桑延接下来的话明显配合了些:“我没在这放什么贵重的东西,除了房子和家具就烧了个手机。不过也早就不能用了。”

    温以凡在旁边做着笔录,动作莫名一顿。但跟他也没有多余的交谈。

    之后,一行人动身回台里写稿剪片子。

    付壮忍不住说:“以凡姐,你这同学真是又惨又牛逼。房子给烧成这样,他还能这么淡定。”

    钱卫华:“你也安慰安慰他,让他跟物业和保险公司谈谈赔偿。这段时间找个新地方住就行了,不用因为这个事情太伤心。”

    温以凡随口嗯了声。

    尽管她并不觉得桑延那块需要她的安慰。

    付壮又开始逼逼:“不过姐你也很惨,明天休息今天还得回台里加班。我本来都跟老师说了,带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说到这,他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音量抱怨。

    “但他说我太废物了。”

    闻言,温以凡点点头:“确实。”

    “……”

    这晚虽然过得有些兵荒马乱。

    但这段小插曲在温以凡这儿,就算是过了。

    火灾只是意外的突发事件,恰好桑延是其中的受害者。她回台里写稿子,将新闻成片上交,审核通过了这个事情就算结束。

    之后受害者所需要处理的后续都与她无关。

    温以凡拿回钥匙,把钥匙还给前房东。跟前一个房子彻底道了别。跟桑延碰不上面,她也完全没必要通过通讯工具主动再跟他提起请吃饭的事情。

    近期内,她剩下的唯一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就是,找到一个靠谱的,合适的新舍友。

    王琳琳把工作交接完毕,在新的一周到来前,彻底搬了出去。

    像是为了让自己这个好室友的形象从头贯彻到尾,临走前王琳琳又强调了遍,一定会帮她找新室友,让她千万不要担心。

    毕竟合租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温以凡没想过要跟王琳琳介绍的人一块住。

    因为王琳琳介绍的人,有很大概率会是她不认识的人。到时候如果因为这方面的事情闹了矛盾,又得找个新住处,反倒更加麻烦。

    但她这么热情,温以凡只能客气地应下来。

    温以凡已经拜托了钟思乔,这段时间一直在等她的消息。想着如果她也找不到的话,自己就只能上网发个帖找了。

    -

    隔周周五。

    苏浩安正打算出门,就接到了桑延的电话。

    他的话里带了几分不耐烦,上来就直接说:“帮我租个房子。”

    苏浩安:“?”

    “离‘加班’近点儿,我就住几个月,房子装修好我就搬走。”

    “你有毛病吧,老子是中介?你直接回你家住不得了。”

    “行,我直接上你那住。”桑延说,“挂了。”

    “……等等等。”没想过他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苏浩安咬牙切齿道,“你挑个小区,我晚点帮你问问我朋友。”

    沉默。

    过了几秒,那头回:“尚都花城吧。”

    电话挂断,苏浩安莫名想起王琳琳这几天跟他说的话。语气似抱怨又似撒娇,要他帮忙给她室友找个新室友,说自己实在是找不到。

    苏浩安想骂脏话。

    他这高富帅是长得有多像房屋中介?

    苏浩安正思考着找谁帮忙,电光火石间想起了王琳琳原本住的地方。

    好像就是尚都花城。

    如果苏浩安没记岔的话。

    她室友……好像还是温以凡?

    苏浩安打电话的动作一顿,挑了下眉。

    -

    年前的这段时间,各种事件发生的频率都多了起来。

    温以凡过得比平时还忙,有时候连家都没时间回,直接把台里当成另一个家。她疲惫到了极致,累到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睡着。

    没日没夜的加班让她无心去想别的事情,之前频繁遇见的桑延,也因为再未碰过面,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很久没见并且毫无联系的老同学。

    闲暇时想起这人时,温以凡唯一的想法就是,他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周日晚上。

    温以凡终于忙完,总算找到个空隙回家喘口气休息。她用钥匙打开门,一走进玄关,便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男人高而瘦,似乎也是刚进来,鞋子还没脱。旁边放着个行李箱。

    温以凡脑海顿时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停住。

    联想起了前两天她跟的那个入室抢劫案,女事主因为反抗被歹徒捅了两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听到动静,男人回了头。

    两人四目对视。

    看到他的脸时,温以凡脑补的画面立刻消散。她松了口气,感觉自己脚还有些发软,一瞬间升起的所有惊恐渐渐被莫名其妙取代:“你怎么在这儿?”

    桑延皱了眉:“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

    “我住在这儿。”温以凡脑子有点乱,只想知道,“你怎么进来的?”

    话脱口的同时,温以凡注意到他手里的钥匙。

    ——是王琳琳的那把。

    “……”

    过了半晌。

    温以凡脑子产生的那个不可置信的想法,随着他的话应声而落。

    “我刚搬来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