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这个事情对温以凡来说,跟祸从天降没有任何区别。

    并且还是毫无征兆的。

    别说找她问意见了,温以凡压根没听王琳琳提起过已经找到室友的事情。这明明是跟她关系最大的事情,但这会儿她反倒成了个局外人。

    在温以凡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已经就成了定局。

    她觉得荒谬。

    饶是温以凡再心如止水,反应过来之后,也觉得有些火大。她盯着面前的桑延,忍着直接把他赶出去的冲动。

    毕竟从桑延刚刚的反应来看,也能看出他毫不知情。

    温以凡没有迁怒别人的习惯,平复了下心情,垂眼把鞋子脱掉。而后,她指了指沙发的位置,像招待客人一样:“你先坐会儿吧。我不太清楚这件事情,先打个电话问问。”

    桑延站在原地未动。

    也没等他应话,温以凡抬脚走进房间里。

    此时时间已经逼近十一点了。

    温以凡本来的打算是回来之后迅速洗个澡就睡觉,没想过还得处理这些糟心事。她也没考虑王琳琳会不会已经睡着了,直接拨了过去。

    响了十来声,那头才接了起来。

    王琳琳还是雷打不动地已经进入了梦乡,开始了她的美容觉。因为被人吵醒,这会儿语气带了不耐:“谁呀!有病吧!人家睡觉呢!”

    温以凡:“琳姐,我是温以凡。”

    王琳琳:“有事明天说,我困死了。”

    “我也不想打扰你,就问你个事儿。”温以凡的语气很平,听起来没多大起伏,“你是把钥匙给别人了?房子里现在有其他人在。”

    “啊?”听到这话,王琳琳的声音清醒了些,“是谁去了?不会是我男朋友吧!你可别偷偷勾搭我男朋友!”

    “不是。”温以凡说,“是桑延。”

    “这样啊。”王琳琳明显松了口气,跟她解释,“噢,我想起来了。我这不是一直没找到人接替我吗?就挺愁的,所以没忍住跟我男朋友提过几次。”

    温以凡耐心听着。

    “他可能是不想看我这么不开心,就私下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情吧。”王琳琳嗲声嗲气地开始炫耀:“我自己也不知道呢,他应该是想给我个惊喜。”

    “……”

    温以凡本以为她会觉得抱歉,哪怕只有一点。

    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她是真的,极其,非常地讨厌去管这些事情。

    说好听点是脾气好性格大气,不会去跟别人计较这些小事。但实际上,她自己清楚,她只是觉得别人做什么事情都跟她没有关系。

    其他人今天是好是坏,是死是活,都跟她毫不相干。

    她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有人误解她,对她态度不好,对她说话阴阳怪气,只要对她没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又有什么关系。

    这影响不到她的情绪。

    毕竟这世上的烦心事多了去了,如果事事都计较,人还怎么活。

    这些年,温以凡对待任何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只要不做出对她生活有影响的事情,她不会去跟人争执,不会去得罪人,不会去选择跟其他人站在对立线。

    王琳琳还在那头说:“那个桑延是现在住的房子着火了,所以得临时找个地方住。哎呀,你就跟他住呗,这也——”

    温以凡打断她的话:“您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

    可能是没听过温以凡用这么不客气的语气跟她说话,王琳琳愣了几秒,才道:“你这么凶干嘛啦,吓我一跳。这又不是什么猥琐男,桑延长得又高又帅的,家里还有钱。这么一想,你不是还赚到了吗?”

    温以凡重复一遍:“您就告诉我,您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那我又不知道!你怪我干嘛呀!真是的!”王琳琳刚被吵醒,又被她这质问般的语气气到,态度也不好了,“噢,我知道了。你倒也不用想那么多,怕他还喜欢你。”

    王琳琳:“我听我男朋友说了,桑延大学四年都没交过女朋友,也没见他跟哪个女生靠得近。就天天跟他同宿舍的另一个校草混在一起,他们学校的人都默认他俩是一对了。”

    温以凡气极反笑,想听听她还能扯出什么花来。

    “他到现在都没谈恋爱!这问题肯定很大呀,可能是这几年逐渐认清自己的性向了。”王琳琳说,“这么一想,我男朋友还有点危险呢。”

    温以凡知道王琳琳这个人确实不靠谱。

    但没想过,她能这么不靠谱。

    温以凡闭了闭眼,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她多说。

    王琳琳没耐心跟她说了:“放心吧,他肯定是基佬。而且就算不提这个,跟异性合租也没什么啊,我之前有个对象就是合租时找的呢。”

    她这话说完,温以凡终于开了口:“听您这么说,您跟苏浩安感情这么好。”温以凡的语速缓慢,像在温柔上裹上了绵密的针:“那这段时间一直开法拉利来接您的那位,一定是他朋友了。”

    王琳琳瞬间消停:“你什么意思。”

    “啊,对了,既然您觉得跟桑延合租这么好,那您回来跟他住?”

    “……”

    “反正多一个也不嫌多,同时踩两三条船,”温以凡笑,“对您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

    同一时间,客厅。

    桑延打通了苏浩安的电话,按捺着火:“你脑子有病?”

    “我操。”苏浩安那头有些吵,听起来是在酒吧里,“大哥,平和点,peace点ok?你干嘛啊怎么一上来就骂人?”

    桑延冷笑:“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房子里有别人住。”

    知道是这事,苏浩安瞬间轻松,理所应当地说:“那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找人合租还能省点房租给你的房子装修呢。”

    桑延:“我犯得着跟人合租?”

    “你是犯不着,那这人不是我们温女神吗?”苏浩安笑嘻嘻道,“行了行了,我明白的,你不用谢我,都多少年兄弟了。”

    “懒得跟你说,”桑延跟他说不通了,“我现在上你家。”

    “滚,老子今晚要干事,别他妈来烦我。”

    “我一大老爷们儿,”桑延说,“跟一姑娘住一块,你觉得合适?”

    “我靠这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跟我说‘尚都花城’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这话呢?”苏浩安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被打成狗的脸是怎么回事儿。行了,别在我面前装了,这事儿咱心知肚明就行……”

    “……”

    “而且咱温女神长得多好看,这种事情你觉得不会发生第二次吗?”苏浩安说,“桑爷们儿,去当个贴身骑士,人家说不定哪天眼一抽,就看上你了呢——”

    那头还没说完,桑延听到了里头房间门打开的动静。

    他气得胃疼,直接掐断了电话。

    下一刻。

    温以凡出现在他眼前。她看向他,温和又平静地说:“咱俩谈谈?”

    ……

    两人坐在沙发的两端,静默无言。

    温以凡先开了口:“这事情应该算是个乌龙。现在时间也很晚了,要不这样,我帮你在附近订个酒店。”

    桑延靠着椅背,懒洋洋地看着她。

    温以凡思考了下,又道:“你之后再找合适的房子,你看这样可以吗?”

    听着她把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桑延似笑非笑道:“你倒是安排的妥当。”

    “你现在还没住进来,现在也不用浪费时间来收拾,既然咱俩事先都不知情,也不用把这个错误扩大。”温以凡解释,“而且你应该也不习惯跟人一块合租。”

    错误。

    桑延抓住其中的俩字。

    说这些话的同时,她的眉头皱着,唇线也抿得很直。跟平时那个遇到什么事情都毫无波动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仿若遇到了让她很苦恼、并极为难以接受的事情。

    却又不好意思直白说出来。

    怕惹恼了他,又怕被他缠上。

    所以小心翼翼地说着让他能接受的场面话。

    桑延抬眼,意味不明地重复:“你又知道我习不习惯?”

    温以凡耐着性子说:“合租需要时间来磨合,而且一般是因为经济问题才会选择合租。你的经济条件也并不需要委屈自己跟其他人合租。”

    “我这不是房子烧了,”桑延一停,“钱都花在装修上了。”

    温以凡提醒:“你开了家酒吧。”

    桑延语气很欠揍:“不怎么赚钱呢。”

    “……”温以凡暗叹了口气,委婉道,“而且,记者不是什么朝九晚五的工作。我的作息很不规律,会经常加班,也经常早出晚归,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休息。”

    “噢。”桑延存心给她找不痛快,“那你平时回来的时候动静小点儿。”

    “……”

    怎么说他都像是听不懂,温以凡干脆直接点:“咱俩是异性,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你也不想在家的时候做事情还要考虑再三吧。”

    “我为什么要考虑再三?”桑延直勾勾地看着她,忽地笑了,“温以凡,你这态度还挺有意思。”

    温以凡:“怎么了?”

    桑延的声音没什么温度,说话速度很慢:“你是觉得我还对你念念不忘,会像以前那样再缠上你?”

    “……”温以凡差点呛到,“我没这个意思。”

    “倒是没想到,我在你心里是这么长情的人。”

    “我是在合理解释我们现在的情况,你不用太曲解我说话的意思。”

    “行李都搬上来了,我懒得再折腾。我最多就住三个月,房子装修完我就搬走。”桑延扯了下唇角,“希望我住在这的时候,你不要跟我套任何近乎。”

    温以凡忍不住说:“你这就一个行李箱。”

    “我倒也想问问,你这么介意是什么原因?”桑延的脑袋稍稍一偏,吊儿郎当地看向她,“怎么,还是我说反了?”

    “什么?”

    桑延上下扫视她,而后,云淡风轻地冒出了句。

    “忘不掉的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