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瞧见他的神情,温以凡才突然察觉到,局面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带了火.药味。

    但温以凡没有要跟他争执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惹了他不快。她对桑延本身并没什么情绪,火气仅针对王琳琳一人。

    “没有,你不用担心。”温以凡顿了下,平静地说,“我哪敢打你的主意。”

    “……”

    “我也不是介意,就真只是想跟你说明白这个情况。”温以凡说,“我不知道是说了哪句话惹你不开心了。但这事情确实来得突然,我现在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且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情绪都不太好,加上时间也不早了。”温以凡想了想,又提,“要不这样,你今晚先住下。咱俩都再考虑一下,明天等我下班之后再谈。”

    桑延依然看着她,没吭声。

    温以凡:“合租不是一件小事情,我们也不能现在立刻就决定下来。毕竟如果你今天觉得合适,明天又觉得接受不了要搬,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又是一阵的沉默。

    温以凡是真想去睡觉,这会儿什么都不想管。在这多坐一秒,都觉得在浪费自己睡觉的时间。她有点没耐心了:“那不然你自己再考虑会儿,我先去――”

    我先去睡了。

    “行。”桑延忽地出声打断她的话,声音不带情绪,“你明天几点下班。”

    “不一定。”温以凡顿了下,“我尽量八点前回来吧。”

    桑延抬了眼,轻嗯了声。

    话音一落,温以凡立刻有种被赦免了的感觉。她站起身,往里头指了指:“那你今晚睡主卧吧。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你得自己铺个床。”

    说着,她看向桑延的行李箱:“你应该带了床单被子那些吧?”

    桑延没应话。

    温以凡也没再问:“那我洗漱一下去睡了,你也早点。”

    随后,温以凡回房间,拿上换洗衣物进了浴室。她困得眼睛都开始发疼,蔓延到头都快炸裂。但她洗澡的速度还是快不起来。

    等温以凡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不见桑延的人影。

    他的行李箱还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主卧的门照常关着,听不到任何动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进去了。

    温以凡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喊他。

    临睡前,温以凡看了眼手机。

    王琳琳在不久前给她发了几条微信。

    王琳琳:【小凡,对不起嘛。我刚刚在睡觉,所以语气可能不太好。我知道这事情是我没处理好,我已经问了我男朋友那边了。他跟我说没想太多,但我们知道直接给钥匙是不太妥当,吓到你了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王琳琳:【他说会跟桑延说清楚的,让我也替他跟你道个歉。】

    王琳琳:【你别生气了……还有,那个法拉利是我表哥的车啦,你不要误会。[/亲亲]这事情你要帮我保密喔,不要告诉我男朋友,他不太喜欢我跟我表哥来往。】

    温以凡没有回复,又回想了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跟王琳琳发的火算不算太过,但她那会儿因为后怕,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如果今天来的人不是桑延。

    如果王琳琳把钥匙给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像她之前那样的邻居那样的人,她现在是不是还能这么安然无恙地躺在这床上睡觉。

    温以凡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温以凡都不再想跟王琳琳有交集。

    温以凡开始思考跟桑延合租的事情。

    冷静下来之后,再来考虑这件事情。

    她突然觉得,这事情好像也不是很难以接受。她对室友的要求并不高,合得来的同性当然是最佳选择,但人品没问题的异性也没什么关系。

    桑延这人虽然嘴贱欠揍了点,但温以凡还是非常相信他的为人。

    加上他也不是要长住,只是住三个月,也算是给了她一个缓冲期,能去找一个合适并能跟她长期合租的新室友。

    不过温以凡觉得。

    经过一夜的沉淀,按照先前桑延对她的态度来看,他应该不会愿意跟她朝夕相对。

    -

    翌日清晨,温以凡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没看来电显示,直接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意外听到那头传来母亲赵媛冬带笑的声音:“阿降。”

    温以凡眼皮动了动,嗯了声。

    赵媛冬喊的是她的小名。

    温以凡出生那天恰好是霜降,当时她的名字还没起好,父亲就临时先喊着她“小霜降”。后来起了名字但也叫习惯了,干脆把这当做小名。

    等她年纪稍大些,这小名渐渐就演变成了“阿降”两字。

    但这小名,除了家里那几个人,现在似乎也没其他人会这么叫她。

    赵媛冬:“你这是在睡觉吗?妈妈要不要晚点再给你打过来?”

    温以凡:“没事儿,我醒了。”

    “宜荷那边冷不冷?你记得多穿点衣服,我看天气预报,那边零下十来二十度的,看着可吓人。”赵媛冬关切道,“可别感冒了。”

    “好。”

    赵媛冬叹气:“你都好久没给妈妈打电话了。”

    “啊。”温以凡脱口而出,“最近太忙了。”

    “知道你忙,我也不敢打电话打扰你。不过这也快过年了,”赵媛冬说,“我就来问问你,今年回不回?”

    “……”温以凡没反应过来似的问,“回哪儿?”

    那头顿时沉默,隔了几秒,声音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什么回哪儿呀,回妈妈这儿啊。妈妈都好些年没见你了,你郑叔叔也想见见你。”

    温以凡睁眼,温顺道:“我还以为你让我去大伯那。”

    听到她这话,赵媛冬笑了笑:“我也不是一定要你来我这,你想去你大伯那也可以。”

    “我比较想去你那,”温以凡睁眼,语气温和,不带任何攻击性,“不过你跟郑可佳提过吗?她愿意让我春节的时候住你们那儿?”

    ――再次沉默。

    就像是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也只不过是随口的客套。并没有想过她会同意。

    温以凡唇角弯起,很快便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哪儿都不去。”

    没等赵媛冬再出声,两人间的对话就被一阵清脆活泼的女生打断:“妈妈,你快过来!这橘子怎么挑呀!”

    像是将尴尬打破,又像是将之加剧。

    光听语气,温以凡猜也能猜出那是郑可佳:“诶!你怎么在打电话,你这样我以后都不陪你出来买东西了!”

    “好好好!马上来!”赵媛冬应着,低声说,“阿降,妈一会儿给你打回去啊。”

    没等她再吭声,赵媛冬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急匆匆的。

    似是生怕惹恼了那个小祖宗。

    温以凡把手机扔到一旁,翻了个身,想挣扎着睡个回笼觉。

    她没被这通电话影响情绪,但也睡不太着了。

    温以凡是典型的被人吵醒之后就很难再睡着的人,尽管她现在依然困得不行。她又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干脆爬了起来。

    正想进卫生间里洗漱时,忽地瞅见客厅的行李箱。

    一晚上都没挪过位置。

    温以凡才想起昨晚的事情,有些纳闷。

    桑延不用拿衣服洗个澡的吗?

    温以凡没太在意,飞快洗漱完,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门。走到玄关处穿鞋的时候,她眼一扫,突然发现桑延的鞋子不见了。

    如果不是因为桑延的行李箱还在,温以凡都要默认他是不打算合租,直接走人了。

    温以凡迟疑了一阵,才下定决心过去敲主卧的门。等了一会儿,里头没任何反应。她又敲了三下,而后道:“我进去了?”

    又等了一会儿。

    温以凡拧动门把,小心翼翼地往里推。

    里头空荡荡的,床上只有床垫,没有人在上边睡过的痕迹。跟王琳琳离开的那天没任何区别,只是因为无人居住,桌上落了点灰。

    -

    温以凡出了门。

    在去往公司,坐地铁的路上。

    虽然温以凡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但桑延昨晚没选择住下,还是给了她一种自己非常不近人情的感觉。

    就如同自己提出让他今晚住下的事情只是个幻觉,亦或者是提的态度实在过于恶劣,让对方的自尊心根本无法接受。

    她像是变成了一个恶人。

    思来想去,温以凡还是给他发了条微信。

    【你昨天在哪儿睡的?】

    这消息出去后,直到温以凡到了单位,桑延都没回复。

    之后她也没时间去想这个事情,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吃午饭的时候,才有时间喘口气。等温以凡再看手机时,桑延依然没有回复半个字。

    他这个态度,温以凡也不知道今晚的谈话还能不能进行。

    温以凡只能又发一句:【我们今天在哪儿谈?】

    温以凡:【是在房子里,还是约个地方?】

    这回桑延回复得快了些。

    在温以凡午饭吃完之前,他回了句:【晚上八点,你家。】

    温以凡:“……”

    这他妈看着怎么这么暧昧?

    盯着这消息看,温以凡感觉回什么都不太对劲。但不回复好像也不太好,到最后,她干脆硬着头皮,强装心无旁骛地回了个“ok”的表情。

    ……

    临下班前,钱卫华突然给温以凡扔了个线索,让她尽快写个新闻稿出来。她在这上边花了点时间,出公司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了。

    怕桑延会等得不耐,温以凡提前告知了他一声。

    到家门口的时候八点刚过半。

    温以凡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头黑漆漆的,桑延还没回来。

    把钥匙放在鞋柜上,温以凡垂眼,突然注意到王琳琳的那把钥匙此时也放在上边。她顿了下,拿到手里盯着看。

    倒没想过桑延连钥匙都没拿。

    温以凡没多想,坐到茶几旁烧了壶开水。

    客厅有些静,温以凡干脆打开电视。水烧开的同时,门铃响了起来。她起身去开门。

    桑延插兜站在外头,身上换了件深色的冲锋衣,看上去像是新的。他的眼周一片青灰色,似乎是熬了夜,神色带了些困倦。

    温以凡跟他打了声招呼,而后给他腾位:“先坐吧。”

    桑延没搭腔,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两人坐回昨天的位置。

    温以凡给他倒了杯温开水,在切入主题之前,随口扯了几句:“你昨天睡哪儿了?我看你好像没在主卧睡。”

    桑延接过水,但没喝:“酒店。”

    温以凡有些意外:“你不是懒得去吗?”

    桑延冷淡道:“我没有在别人家睡觉的习惯。”

    “……”

    他这话的意思大概是。

    昨晚还没决定好他是不是要住进来,这房子就只能算是温以凡的家。他如果当时住下了,就等同于默认自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接受了她施舍的可怜虫。

    “你睡得好就行。”温以凡喝了口水,轻声说,“那我们开始谈吧?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点,你都听明白了吗?”

    “嗯。”

    温以凡问:“你考虑好了吗?”

    桑延瞥她,反问:“你考虑好了?”

    温以凡:“嗯,我对室友没有太高要求,人品没问题,互不干扰就行了。而且你不是只住三个月吗?也没多久。”

    桑延挑了下眉:“你对我这么放心?”

    温以凡一愣:“没什么不放心的。”

    桑延笑了,慢腾腾地说:“但我对你不太放心呢。”

    “……”

    那你就别住。

    对他这种三句不离自我陶醉的行为有些无言,温以凡忍了忍:“我在家基本不会跟室友沟通,之前跟王琳琳一块住的时候就是。你要还不放心,你在房间的时候锁好门就行了。”

    上八千把锁她都不管。

    桑延眉梢稍扬,没对这话发表言论。

    温以凡又问了一遍:“如果你都能接受的话,那我们就来谈谈合租的注意事项。”

    桑延:“谈什么?”

    “首先是房租和押金,”温以凡非常公事公办,“王琳琳搬走的时候,把房东的微信名片推给我了。合同是以王琳琳一个人的名义签的,还有半年到期。”

    温以凡:“房租是月交,一个月五千。押金是一个月的房租,现在是我在垫付,既然你现在搬过来了,那这个钱就咱俩平摊?”

    桑延懒洋洋道:“可以。”

    “那我跟你说得清楚些。”温以凡弯腰,从茶几底下拿出个本子,往上边写数字,“我现在住的是次卧,你接下来要住的是王琳琳先前住的主卧,会带个卫浴。所以你的房租要比我的高一些,一个月三千。”

    说到这,温以凡停了下,抬头:“这样你可以接受吗?”

    桑延单手支着侧脸,视线放在她身上,散漫地听着。

    “嗯。”

    单独的空间,因为说话,两人间距离也在贴近。

    “水电费是用存折交的,我前段时间去打了流水,”温以凡把头发挽到耳后,翻出存折看,“现在里边还有八百多。”

    算到这,温以凡说:“那这样的话,你先给我转五千九就好了。”

    说这话的同时,温以凡抬头看向他。

    桑延收回眼:“行。”

    “另外,毕竟住在一起,很多东西也不可能分得一清二楚。生活消耗品这些,费用我们也平摊?我明天再给你列个清单出来。但如果你不原意的话,我们各用各的也可以。”

    这点破事儿桑延压根懒得管:“算完直接报个数给我。”

    “钱这方面大概就是这样。”温以凡说,“我没有异性合租的经历,所以我也没什么经验。虽然你只住三个月,但我们还是提前说一下各自的要求,可以吧?”

    桑延倒是配合:“你说。”

    “我的睡眠质量很差。所以第一条是,希望在正常的休息时间,也就是晚上十点到翌日清晨九点,你不要弄出什么大的动静声。别的时间我都不会干涉。”

    他说话像是一次只能蹦一个字:“行。”

    想到男女有别,温以凡补充:“第二条,注意卫生,弄脏的地方得自己收拾干净,公共区域穿着不能过于暴露。”

    听到“暴露”两字,桑延轻嗤了声:“你想得美。”

    “……”

    “最后一条。”温以凡没花时间去跟他计较,“带朋友回来前,要先问过对方的意见。不论是异性还是同性。”

    提起这茬,温以凡突然想起个事儿:“你有女朋友吗?”

    桑延抬眼:“嗯?”

    “你有的话,”温以凡提醒,“你得提前跟你对象说一下这个事情。如果她介意――”

    “放心,没有。”桑延勾了下唇,语气不太正经,“但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

    温以凡:“?”

    桑延:“我暂时呢,还不想谈恋爱。”

    “……”

    “好的,那如果在我们合租的期间,你找到对象了的话,我们再沟通这个事情。”温以凡补了句,“我找到之后也会跟你提一下的。”

    桑延唇线僵直。

    温以凡想不到别的要求了:“我暂时就是这些,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要求。”

    “想不到。”桑延敷衍道,“想到再说。”

    温以凡点头:“那我――”

    桑延:“我睡哪个房间?”

    “你走到最里就是主卧,王琳琳走的时候把房间收拾干净了。”说半天,温以凡才意识到最关键的一点,“你先去看看符不符合你的要求,不行的话现在再订个酒店也来得及。”

    “……”

    桑延嗯了声,起身往里走。

    温以凡松了口气,有种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的感觉。她走回自己的房间,从衣柜里翻着换洗衣服。正想出去,犹豫着,又将贴身衣物用衣服掩盖。

    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

    温以凡只好把衣服放回去,走过去开门:“怎么了?不合适吗?”

    “嗯。”桑延靠着门沿,朝主卧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搬过去。”

    温以凡没太反应过来:“你是要住我这间?”

    桑延又嗯了声。

    温以凡房间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干脆直接身子一侧,给他足够的空间往里看:“是主卧没达到你的要求吗?但次卧的条件肯定是没有主卧好的。”

    桑延随意往里扫了圈,点点头。

    依然是那句话:“你搬过去。”

    “……”

    温以凡渐渐得出了个不大肯定的答案。

    他是嫌三千块贵吗?

    温以凡站在原地未动,隐晦表明:“两间房的房租不一样。”

    虽觉得这话很尴尬,但因为经济条件,她还是不得不提:“是这样的,我现在还在试用期,靠补贴吃饭。两千块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桑延唇角抽了下:“没让你多给。”

    “不是你要不要我多给的问题,”温以凡说,“谁付的钱多,谁住的房间条件更好。这是一件默认地,并且很公平的事情。”

    “哪个房间条件更好,是我自己定的。”桑延尾音懒散,打了个转,“不是房子定的,懂?”

    “……”

    “而且你能讲点儿道理?”桑延慢悠悠地说,“既然我交的比重更多,那住哪个房间也应该是我先挑吧?”

    “好吧。”温以凡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住那间?”

    “嗯?没什么原因。”桑延气定神闲道,“就想给你找点事儿干。”

    “……”

    过了几秒,桑延又说了一句:“那房间味道太难闻。”

    也不知是瞎扯的,还是实话实说。

    ……

    温以凡的东西不算多,加上两个房间相距也不过两米,来来回回搬了几次也就搬完了。期间桑延一直坐在椅子上,模样像个大爷,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拿上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温以凡提议:“那既然这样,房子里的两个厕所我们就分开用?我一会儿去把我的东西拿出来。”

    可能是觉得这事情基本沟通完了,桑延只抬了抬眼,没出声搭理她。

    温以凡当他是默认,走了出去。到公卫拿上自己的洗漱用品,她回了房间。

    刚刚忙着搬东西没太注意,这会儿温以凡才闻到,房间里确实是有味道。却并不难闻。是王琳琳用的无火香薰的味道。

    看来这少爷受不了这种香味?

    温以凡想去跟他说,主要通一下风,这味道过几天就散了。

    但看到一地凌乱的东西。

    想到还要再搬一次,她沉默片刻,还是选择作罢。

    洗完澡,温以凡出浴室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瞬间的念头――房间里有个浴室还挺好,她也不用遮遮掩掩地拿着贴身衣物去洗澡了。

    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温以凡有些头疼,把头发吹干后便开始铺床。

    刚把床单铺好,温以凡听到手机响了声。

    她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亮屏幕,发现是支付宝的转账提醒。

    ――桑延向你转账13000元。

    看到这个金额,温以凡怔住。

    很快就反应过来,桑延估计是嫌麻烦,直接给了她三个月的房租加押金和水电费。但这么算起来,要是想凑个整,给她一万二也够了。

    这多的一千是干什么的?

    想到这,温以凡联想到自己后来说的“生活消耗品”。

    她最近没买什么东西,只有之前房子里的洗衣机太老旧罢工了。当时温以凡跟王琳琳商量过后,跟她合资买了个新的洗衣机。

    王琳琳没用几次就走了,温以凡给她退押金的时候,干脆把这笔钱也还给她了。

    温以凡不想占桑延便宜,边截图清单,边用手机计算器算完账。

    算完后,顺着上边的数字把多的钱给他转了回去。

    发出去的同时,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又重新拿起手机。

    ……

    另一边。

    听到床上的手机响了,桑延把毛巾扔到一遍,弯腰拿起来看。

    ――温以凡向你转账5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