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此时此刻,主卧内。

    温以凡盯着手机上的数字,陷入了缄默。觉得如果顺序颠倒一下,换成“250”都比现在的情况好不少。但她也没心虚,镇定敲了句:【这是你多给的钱,我给你转回去。】

    ――发送失败。

    两人支付宝没加好友。

    界面立刻跳出“成为朋友才能聊天,发送验证加为好友”

    与此同时,桑延给她发了条微信消息。

    【?】

    “……”

    果然是问号。

    温以凡看到那个“520”就能猜到他的反应。

    丝毫不差。

    没等温以凡回话。

    桑延又来了一句:【你有什么事儿?】

    这个数字确实太引人遐想,但也不是温以凡凭空捏造出来的。她坐了起来,决定跟他好好解释:【那个是我给你退的差价。】

    温以凡把价格一一列出:【房租九千,押金两千五,水电费四百。】

    而后,她把买洗衣机的□□也发了过去:【洗衣机买了1190。】

    温以凡:【我不擅长记账,所以你不用先给我多的钱,等之后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咱再提。】

    过了一会儿。

    桑延回了条语音:“你自己再算算。”

    他说话的语调毫无起伏,顺着听筒传出更显冰冷。但说到最后的时候,尾音总不自觉勾着,向上扬,自带挑衅的意味。

    让人听着就很想顺着屏幕过去跟他干一架。

    “……”

    但这会儿,温以凡字觉得有点懵。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她算错了吗?

    看着自己发出去的那串数字,温以凡也有些不肯定了。

    应该。

    不至于。吧。

    她没立刻回复,打开计算器重新算了一遍。

    出来的数字是“505”。

    “……”

    这对温以凡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她不愿意面对事实,在这一刻,觉得只有正确的数字才能证明她的清白。她将计算器清零,不死心地重算了一遍。

    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温以凡僵在原地,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解释。

    很快,像是见怪不怪,桑延又发了条语音。

    他似有若无地笑了声,像是主动将给她台阶下,但语气却又像是在替她欲盖弥彰:“行。我明白,你算错了嘛。”

    “……”

    温以凡就没见过桑延这种人。

    她倒是想明白了,对付他这种人,只能当做听不懂他的意思,强行把局面掰会正常的轨道。

    温以凡:【对的,谢谢提醒。】

    那头没再回复。

    过了大约十分钟。

    温以凡又发了一句:【那我多给你的十五块……】

    温以凡:【你直接转我微信上就好。】

    “……”

    -

    把东西收拾好后,看着一地的灰,温以凡打开房门。注意到客厅的灯已经关了,只剩过道的灯亮着。她走了出去,到阳台拿上清扫工具。

    温以凡打扫完,把拖把洗干净,拎着又放回了阳台。

    正想回自己房间,路过桑延房门时。

    他忽地打开门。

    温以凡的脚步一顿,跟他的视线对上。

    桑延头发半湿,黑发随意散落额前,身上也只套着休闲的家居服,看着比平时要多了点人情味。他瞥了她一眼,没主动说话。

    温以凡也没吭声,收回视线,走回了房间里。

    顺带把门锁上。

    此时刚过十一点,温以凡这会儿也睡不太着。她把电脑搬到桌上,又写了会儿稿才开始酝酿睡意。但换了个房间,她不太不习惯,一时半会也没什么睡意。

    隔壁的桑延也静悄悄的。

    温以凡后知后觉地有种很神奇的感觉。

    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她就觉得他们两个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应该是那种毕业了就断了联系,见面的时候都不会点头的关系。

    因为两人的性格天差地别,再加上他们都不喜欢主动跟人搭话。因此从开学初的迟到和同桌后的一段时间,温以凡跟桑延没有过别的交谈。

    而且这个同桌的时间也没有持续太久。

    后来,还是因为同学私下的传言。

    让他们再度有了交集。

    传言的源头格外简单。

    就单单只是因为他俩开学第一天都迟到,并且都长得极为好看。

    所以他们被迫成了别人眼中的一对。

    这传言还分了好几个版本。

    有说他俩是初中同学,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是约好一起上一中的学霸情侣的;

    也有反驳他们在此之前其实互相不认识,但因为有了一起迟到的战友情,因此衍生出其他情感,现在已经开始了地下情;

    甚至还有说,两人其实是在来学校的途中对对方一见钟情,为了不错过这天赐良缘,特地找了个地方互相表达心意,等确认了关系之后,他俩才手牵手一起来报道。

    温以凡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言论。

    班级是按中考成绩排的,她没跟钟思乔和向朗分在一个班。而这些话,都只在他们十七班私下讨论。温以凡在班里没有关系特别好的人,所以压根没人跟她这个当事人提八卦。

    还是因为苏浩安,温以凡才开始知道这些传言。

    因为苏浩安天天锲而不舍地在桑延耳边提。

    记得好像是某次大课间,在操场做完广播体操回来的时候。

    温以凡到走廊上的校用饮水机打水,正排着队,突然听到前头传来苏浩安的声音。

    苏浩在班里的人缘很好,话多又自来熟,才开学这几天,就已经班里大半的人打好了关系。此时他笑得猖狂,边说话边锤后边人的胸口。

    “今天又有新的料了,名人,你要不要听听?”

    温以凡下意识抬头。

    就见自己前面站的人是桑延,他的背影高瘦,话里不耐烦的意味格外明显。

    “你差不多得了。”

    “什么啊,别搁我这装。”苏浩安说,“这舞蹈生长得多好看啊,能跟人这么传你就心里偷着乐吧。她头天来坐我后面的时候,我都没好意思跟她说话。”

    桑延:“你有什么毛病。”

    苏浩安:“你就跟我说!你难道没有偷着――”

    这话还没说完,苏浩安眼一瞥,突然注意到桑延身后的温以凡。他立刻消了音,过了好半晌才举起手,讷讷地跟温以凡打了声招呼:“嗨……”桑延顺势望过来。

    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温以凡只笑着点了下头,便又低下头看单词本。

    过了几秒。

    桑延倒是主动喊她:“学妹。”

    温以凡又抬头。

    “你这不是听见了么。”桑延唇角轻扯,“还是就想当做没听见?”

    温以凡诚实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桑延垂眼,语调欠欠的:“说我在跟你处对象呢。”

    “……”温以凡愣住,“我跟你吗?”

    “嗯。”

    “我不知道,我没听别人跟我说过。”温以凡不在意这些事情,“你不用太在意,他们应该也说不了多久。”

    毕竟他们很少有来往。

    总要有点蛛丝马迹,这谣言才能一直传下去。没有的话,自然会不攻而破。

    桑延挑眉,随口道:“这样最好。”

    那会儿两人就是非常普通的同学关系。

    互相不熟悉,话也说不了几句。

    所以现在,温以凡能肯定桑延一定不喜欢她了的原因,除了她没这么自作多情,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桑延所表现出来的情绪,跟刚认识的时候是差不多的。

    但实际上,他对待喜欢和不喜欢的人的态度。

    是天壤之别。

    桑延骄傲至极,骨子里也同样热烈。

    他喜欢一个人。

    尽管是单向的,也不介意让全世界知道。

    -

    隔天。

    温以凡睡到快十点才起床。

    把自己收拾好后,温以凡扯过衣帽架上的外套,出了房间。刚出到客厅,她就看到此时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桑延。

    听到动静,他闲闲地抬了下眼皮,没搭理她。

    温以凡本想礼貌打个招呼,又想到他先前说过的“不要套近乎”,还是选择作罢。

    她从电视柜里拿了包速溶咖啡,烧了壶水后也坐到沙发上。温以凡拆了包小饼干,把速溶咖啡撕开,倒进杯子里。

    在此空隙中,温以凡垂头点亮手机。

    发现钟思乔给她发了几条消息。

    钟思乔:【姐!妹!儿!】

    钟思乔:【我给你!找到!室友了!】

    温以凡眨了下眼,回道:【我忘了跟你说了。】

    温以凡:【我已经找到室友了。】

    正想说明白些,正好水烧开了。温以凡只好放下手机,拿起开水壶往杯子里倒水。刚把水壶放下,钟思乔那头恰好打了个电话过来。

    温以凡接起,拿勺子搅拌咖啡。

    钟思乔:“你找到室友啦?谁呀?”

    闻言,温以凡下意识往桑延的方向看了眼,决定直接略过后面的问题,等之后再跟她提:“对,刚找到的。不过也不住久,三个月就搬了。”

    温以凡:“我忘了跟你说一声了,你替我跟你那朋友道个歉吧?”

    “什么我那朋友!好了我憋不住了。”钟思乔猛地笑出声,而后像是在跟旁边人说话,“行了向朗,别光听不搭腔了,憋得不难受吗?”

    温以凡倒是诧异:“向朗在你旁边吗?”

    听到这话,桑延这才有了些反应,稍稍侧了头。

    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明朗的男声,话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对,是我。”

    “什么时候回来的?”温以凡笑了,“怎么毫无征兆的,我也没听乔乔提起来。”

    “我哪里没提,”钟思乔嚷嚷,立刻解释,“我之前不就跟你说这小子下个月回国了吗?是你自己给忘了。”

    说起来,温以凡跟向朗也很长时间没见了。

    她搬到北榆之后没再回过南芜。而向朗在高中毕业就出了国,至今也好些年了,中途只断断续续联系过,时间久了联系也少了。

    他的近况,温以凡多是听钟思乔提起的。

    “今天不是周一那?乔乔你不上班吗?”温以凡问,“你俩怎么在一块?”

    “我们公司已经开始放假了,”钟思乔解释,“我俩刚见面,这不是一大早就给你发消息了,想找你一块聚聚。结果你现在才回。”

    温以凡坦然道:“我刚睡醒。”

    向朗乐了:“我也猜到了。”

    “那行吧,你赶紧去吃点东西,一会儿还上班吧?”钟思乔说,“知道你今天没空,那咱再约个时间吧?你啥时候有假,咱仨聚一聚呗。”

    “过两天吧。”温以凡回想了下,“我周三不上班。”

    钟思乔又问:“你新年放几天啊?”

    温以凡:“三天。”

    “我靠,唉,呜呜呜我们以凡也太惨了,”钟思乔说,“好了我不打扰你了,那就过两天见吧。我那手链你记得给我带上。”

    向朗补了句:“可别放我们鸽子了。”

    温以凡失笑:“当然不会。”

    挂了电话,温以凡低头喝了口咖啡,再抬眼时,突然撞上了桑延的目光。本以为只是巧合,她收回视线,却又用余光看到他似乎还在看她。

    正当温以凡想问问他有什么事儿的时候,桑延忽地提起了她刚刚电话的内容。

    “你周三放假?”

    温以凡看他:“嗯。”

    桑延把手机放下:“打算出去玩?”

    温以凡点了下头,下意识说:“向朗回国了,就聚一聚。”

    答完之后,她看向桑延,随口道:“你俩应该认识吧,他好像跟我说过高三你俩一个班。”

    桑延:“噢,没印象。”

    “……”

    温以凡不知道他要干嘛,但也没继续回话。

    片刻后。

    桑延又问:“挑好地点了?”

    温以凡:“没。”

    “那不然就定在我的酒吧?”桑延双腿交叠搭在沙发上,慢悠悠地说,“室友一场,帮忙照顾下生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