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虽然按照郑可佳那个什么都瞒不住的性子,温以凡也没想过她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她倒也没想过,这还没过半小时,郑可佳已经将这事儿上报了。

    刚出医院,温以凡就接到了赵媛冬的电话。

    赵媛冬的声音顺着电流声传来,语气有些犹疑:“阿降,我刚听佳佳说,她在市医院见到你了?你回南芜了吗?”温以凡往对面的公交站走,边嗯了声。

    这声一落,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赵媛冬叹了口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回来多久了?”

    温以凡:“没多久。”

    赵媛冬:“以后就打算在南芜安定下来了吗?”

    温以凡顿了几秒,老实说:“不知道。”

    “那以后再决定吧,南芜挺好的。你一个人在外边,妈妈也不放心。”赵媛冬说,“还有,你过年有假的话,就回家跟妈妈一块过年,别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过了。”

    “嗯。”

    赵媛冬絮絮叨叨:“最近南芜又降温了,记得多穿点,别因为工作忙忘了吃饭,对自己好点儿,知道吗?”

    温以凡坐到公交站的椅子上,心不在焉地听着:“好。”

    又是良久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温以凡隐隐听到那头传来了抽噎声。

    她的眼睫动了动。

    “阿降,”说这话的时候,赵媛冬的声音渐渐带了点哽意,“妈妈知道你怪我,这些年我确实,没怎么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这两天一直梦到你爸,他也在怪――”

    “说什么都行,”温以凡打断她的话,“但你能不能别提我爸。”

    “……”

    察觉自己的情绪似乎上来了,温以凡又垂下眼,立刻收敛了些:“别哭了,我过得挺好的。有时间的话,我会去你那儿的。”

    赵媛冬没出声。

    温以凡笑笑:“而且你这母亲的责任做的挺好的。”

    ――只不过不是对我而已。

    恰好公交车来了,温以凡站起身,跟那头说了句道别语便挂断了电话。她上了车,找个位置坐,盯着因为车的行驶窗外糊成一团的光影。

    思绪渐渐放空。

    慢慢地,一点点地,将所有负面情绪消化掉。

    像是有只无形的手,能将其掏空。

    又像是,只能将之堆积,压在看不见的地方。

    下车的同时。

    温以凡也调整好了情绪。

    -

    可能是今天睡得够久,温以凡一整天都精神十足。

    从派出所出来后,她回到电视台,整个下午都呆在编辑机房里听同期音写稿,写完之后继续剪起了片子。之后回到办公室,还将之前积攒的不少稿子写完。

    四周的人来了又走,渐渐只剩下她一个人。

    再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温以凡神色一愣,立刻起身收拾东西,迅速出了单位。因为时间已晚,街道上已经没几个路人,一路上静谧而又沉。

    她小跑着到地铁站,喘着气,在广播声中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

    温以凡松了口气。

    这个点的地铁站人不算多,温以凡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翻了翻手机。

    忽地注意到两小时前,赵媛冬给她银行卡转了三千块钱。

    温以凡抿了抿唇,直接给她转了回去。

    ……

    到家也差不多十一点半了。

    她进了门,垂头把鞋子脱掉,抬头时,恰好与躺在沙发上的桑延对上视线。

    “……”

    温以凡突然有点儿羡慕他的生活。

    她出门的时候,他在沙发上躺着。

    她在外面忙活了一天回来之后,他依然在这沙发上躺着。

    像个无所事事却又有钱的无业游民。

    此时客厅的电视开着,放着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家庭伦理剧。

    桑延没往上边看,估计只是当背景音乐听着。他手上拿着手机,听声音似乎是在打游戏。手机的音量也放得很大,跟电视声混杂在一块。

    温以凡没提醒他。

    打算先去洗个澡,如果出来之后他的“存在感”依然这么高的话,再发个微信让他消停一点儿。隔着道屏幕,应该也算是给他点面子。

    温以凡正想往房间走。

    桑延又抬眸,喊她:“喂。”

    不知道这大少爷又要作什么妖,温以凡犹疑地站定:“怎么了?”

    桑延的话来的突然:“我这人呢。”

    温以凡:“嗯?”

    桑延继续打游戏,边漫不经心地跟她说话:“有个毛病。”

    “……”

    温以凡很想吐槽。

    你只有一个吗?

    “我的安全意识非常强,睡之前,房子的门必须得锁,”桑延停了几秒,又直直地看向她,“不然我睡不着。”

    他这个表情和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谴责她。

    因为她的缘故,影响到了他正常的休息

    “我回家之后也有锁门的习惯,”温以凡跟他商量,“你如果困了先睡了就行,我如果比你晚到家,会把门锁上的。你不用担心不安全。”

    “我说的是,”桑延半躺着,看她得抬起头,却仍显得傲慢,“睡、前。”

    “……”温以凡提醒,“我们合租之前,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工作会经常加班,很不规律,你也接受了的。”

    “对。”桑延不紧不慢地说,“所以以后你十点前回不来,麻烦提前跟我说一声。”

    沉默。温以凡问:“说一声就有用?”

    “当然不是,这算是我们对彼此的尊重。”桑延吊儿郎当道,“不然你哪天要是彻夜不归,我岂不是一整晚不能锁门,要在恐惧和不安中度过一夜。”

    “……”

    温以凡是真觉得他一天到晚事儿真的多。

    想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温以凡没跟他争:“好,以后晚归我会提前跟你说一声。”

    说完,她正想回房间。

    桑延又道:“还有。”

    温以凡好脾气道:“还有什么事儿吗?”

    “生意,”桑延言简意赅,“帮忙吗?”

    “……”

    这事儿温以凡还没跟钟思乔他们商量,她本想直接拒绝,但又鬼使神差地想到桑延的那二十块钱。她咽回嘴里的话,改了口:“真只能九九?”

    “……”

    -

    最后桑延还是松了口。

    给她打了个最最最友情价。

    ――八.九折。

    温以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神经,居然给答应下来了。

    回到房间,温以凡打开手机。

    恰好看到钟思乔和向朗在他们三人的小群里聊天,正在提后天聚会的事情。温以凡的指尖在屏幕上停了半天,极其后悔自己因一时闪过的感激之情而应承下这件事。

    温以凡硬着头皮:【要不去‘加班’吧?】

    钟思乔:【啊?那不是咱上回去的那个吗?】

    钟思乔:【桑延那酒吧?】

    温以凡:【对。】

    钟思乔:【为啥去那个,咱都去过一回了。】

    钟思乔:【我这次想换一个!】

    向朗:【桑延?】

    向朗:【他都开酒吧了啊。】

    温以凡:【因为。】

    温以凡:【……】

    温以凡:【我跟你们说个事儿。】

    向朗:【什么?】

    钟思乔:【说。】

    温以凡:【我之前跟你们说找到的那个合租室友。】

    温以凡:【是桑延。】

    “……”

    群内在顷刻间像是静止住。

    向朗:【?】

    钟思乔:【???】

    钟思乔:【我靠???你俩住一块了?】

    钟思乔:【我对他的印象还停滞在他叫你把他的外套拿回去当个纪念。】

    钟思乔:【怎!么!回!事!】

    钟思乔:【如!实!招!来!】

    温以凡:【等见面了我再跟你们说吧。】

    温以凡:【去吗?他说会给我们打个友情折。】

    钟思乔:【打折啊,那我同意。】

    钟思乔:【打多少啊。】

    温以凡:【……】

    温以凡:【八.九。】

    钟思乔:【……】

    向朗:【……】

    钟思乔:【你叫他滚吧。】

    钟思乔:【把谁当冤大头!傻逼才相信他的友情折!!!】

    温以凡:【……】

    温以凡:【我同意了。】

    向朗:【……】

    钟思乔:【……】

    -

    虽然他们都对桑延提出的这个优惠毫无兴趣,但也不好让温以凡出尔反尔,最后只能把聚会地点定在了加班酒吧。

    周四晚上。

    温以凡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桑延也刚巧从房间里出来。他换了身衣服,穿着深色的挡风外套,此时正把拉链拉上脖颈处。

    “我们应该吃完晚饭才会过去,”温以凡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帮忙留台了,主动提了下,“到时候我跟服务员报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是吗?”

    桑延瞥她:“报我的。”

    温以凡哦了声:“那谢谢了。”

    向朗的电话刚好在这时候打进来。

    温以凡接了起来,边走到玄关处穿鞋:“你们到了吗?”

    “到你小区门口了,”向朗的声音清亮,含着笑意,“不让开进去,你自己走出来行吗?你一出来就能看到我们。”

    “行。”温以凡说,“那你们等等,我现在出来。很快的。”

    “没事儿,不急。”向朗说,“你慢慢来。”

    “什么不急!”电话那头传来钟思乔的声音,吵吵闹闹的,“温以凡!你给我快点儿!我可要饿死了!”

    “那你再忍一下,”温以凡拿上钥匙,笑道,“我现在去救你的命。”

    走出家门,温以凡正想把门关上的时候,发现桑延也要出门,这会儿正站在她身后。她顿了下,朝他点点头,而后走到电梯间等电梯,边将电话挂断。

    后头传来桑延关门的声音。

    两人进了电梯。

    电梯合上。

    温以凡按了“1”楼,动作停住,问他:“帮你按负一?”

    桑延插兜站在原地,闲散道:“不用。”

    又恢复寂静。

    直至到一楼,温以凡走了出去。

    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不开车出门,温以凡也没在意。怕他们等久了,她看了眼时间,走路的速度渐渐加快。

    刚出小区。

    温以凡就如向朗电话里所说的那般,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两人。她已经好些年没见过向朗了,但他的变化并不大。

    向朗的长相偏秀气,穿着棕色的长大衣,架着副细边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钟思乔站在他的旁边。

    两人这会儿都在车外。

    除此之外,他们附近还站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

    温以凡定眼一看。

    是苏浩安。

    三人此时正聊着天,气氛看上去很热络。

    温以凡刚疑惑着苏浩安怎么会在这的时候,忽地想到了今天不开车出门的桑延。她下意识回头看,两人之间隔了一段距离。

    他刚从小门那块出来。

    先发现温以凡的是向朗。

    他笑得开朗,朝温以凡招了招手:“以凡,快过来。”

    瞅见后边的桑延,苏浩安也开了口:“你俩一块出门的吗?”

    面前三人的视线全数落到温以凡身上。

    “……”

    反正他们都知道他俩合租的事情了,温以凡坦然道:“对。”

    “诶,”苏浩安主动邀请,“既然刚好碰上了,那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向朗,你还记得不,咱俩以前可是同桌!”

    向朗笑:“记得。”

    钟思乔爽快地应下:“那就一块去呗,反正都吃吃饭。”

    “那行,先上车吧。外面怪冷的。”苏浩安正想回自己的车,想了想,又改口,“那这样我就不开车了啊,我还打算喝点酒呢。车我直接停这了。向朗,我上你的车了啊。”

    向朗:“行。”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桑延往这边走来。路过温以凡旁边时,他脚步一顿,侧头慢腾腾地开了口:“虽然知道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

    温以凡:“?”

    “但咱俩一块合租的事情,”桑延啧了声,似是有些困扰,“你倒也不必逢人就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