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与此同时,苏浩安已经拉开了车后座的门。

    瞥见站在原地不动的温以凡和桑延,他催促道:“你俩还站那干嘛呢,有什么事儿上车再说。”

    温以凡收回眼:“来了。”

    向朗的车只有五个座位,这会儿只剩后座的两个位置。

    温以凡走到靠近她这侧的门,伸手拉开。

    没等她坐进去,桑延已经抢先她一步,抬手抵在车窗上。他的动作停住,低下眼瞥她,挑眉说了句:“谢了。”

    “……”

    仿佛她是专门帮忙开车门的工具。

    温以凡看着他坐到后座中央的位置,再往里的另一侧是苏浩安。钟思乔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此时正往她这边看着:“凡凡快上车。”

    她应了声好,上了车。

    刚把车门关上,苏浩安立刻嬉皮笑脸地八卦:“你们两个在那说什么呢,能不能也让我听听?”

    温以凡往桑延脸上看了眼,诚实说:“他让我不要到处炫耀。”

    钟思乔接话:“不要炫耀什么?”

    温以凡:“跟他合租的事情。”

    “……”

    车内空间密闭,气氛也像是因此停滞。

    好几秒后,沉默被苏浩安的一句脏话打破。

    “我操。”

    “大哥,我知道你这人不要脸,但你也不能这么不要脸吧?”苏浩安说,“温以凡,你不用搭理他。他这人就是嘴贱,跟高中的时候一个德性。正常人年纪大了都会收敛点,但这事儿放在他身上不可能的,他只会越来越贱――”

    桑延侧头,忽地说:“你今天心情还挺好。”

    听到这话,苏浩安立刻消了音。

    钟思乔呵呵了声:“桑延还是这么幽默哈。”

    向朗转着方向盘,温声补充:“以凡只跟我们两个说了,你不用担心。”

    桑延轻抬眼皮,没搭腔。

    温以凡往桑延的方向看了眼。

    其实对桑延的这些话,她每次听着都没什么感觉。

    最多也只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

    哇。

    原来她这话还能被曲解成这种意思。

    又或者是。

    牛逼。

    这种话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口。

    所以温以凡刚刚复述的时候,没带什么情绪,也没有想太多。她懒得编话,又觉得他既然能说出口,那这些话他应该也不介意让别人知道。

    干脆直接如实说。

    但这会儿,她莫名有了种自己在打小报告的心虚感。

    “对了,温以凡。”苏浩安说,“提起这个事情,我还是得跟你道个歉啊。我之前以为这房子的合同是每个租客分开签的,我也弄没明白这合租的流程。以为跟原租客谈妥了,直接搬进去就行。”

    温以凡转头看他。

    桑延坐在他俩的中间,像把他们当成空气一样,完全没参与话题。

    苏浩安:“所以桑延让我找房子的时候,我就直接把钥匙给他了。我听那谁说了,吓到你了是真不好意思。今天这顿我请了,就当是给你赔个罪了。”

    温以凡下意识问:“那谁?”

    苏浩安默了会儿:“就王琳琳。”

    他这反应像是跟王琳琳闹别扭了。这事情在温以凡这边早就翻篇了,她没计较,也不打算干涉其他人的事情:“没事儿,这事情解决得挺好的。你以后这种事情多注意点就行了。”

    钟思乔回头:“诶,你之前跟我说了,你合租室友是你同事,叫王琳琳是吧?”

    温以凡:“对。”

    向朗:“那苏浩安,你怎么也认识王琳琳?”

    “……”苏浩安说,“我前女友。”

    钟思乔诧异:“这么巧吗?”

    温以凡也有些惊讶,因为那个“前”字。

    向朗笑:“那你把钥匙给桑延的时候,知道另一个室友是以凡吗?”

    苏浩安叹气,装模作样道:“这我哪能知道。”

    “这样啊。不过倒是没想到,桑延居然能愿意跟人合租。”向朗顺着后视镜往后看,意有所指道,“听说你现在开了个酒吧,挺赚钱吧。”

    身为老板之一的苏浩安正想低调又不失显摆地来一句“还可以吧”。

    但没等他开口,这回桑延倒是长了耳朵和嘴,语调依然欠欠地。“不呢。”

    “……”

    -

    一行人来的是最近一家人气爆棚的火锅店。

    向朗提前订了桌,但不知道会遇上苏浩安和桑延,所以店里给他们安排的是一张四人桌。桌子每侧摆了张长板凳,坐一人宽敞,两人就有些拥挤。

    不过店里也没别的位置了,只能将就着挤挤。

    两个女生个头小,便坐在一排。另三个男人各坐一排。

    温以凡的另一侧是向朗,对面是桑延。

    向朗将衣袖卷起,边跟苏浩安聊天,边周到地替其他人倒了茶水。

    温以凡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见状,钟思乔拍了下她的手臂,好笑道:“你放着,不是让你喝的,等我帮你烫一下碗筷。”

    恰好,向朗已经把自己的碗筷用茶水烫了一遍。他习惯性推到温以凡的面前,跟她换了一副碗筷,随口道:“咱俩都一样。我在国外呆久了,也没这习惯了。”

    极为自然的动作。

    桑延盯着看了两秒,很快就收回视线。

    注意到向朗的举动,苏浩安大大咧咧道:“你这咋跟照顾女朋友似的。”

    “差不多吧,我俩都有这习惯。”钟思乔很自然道,“温以凡以前老烫着自己,导致我俩看到她拿开水就心惊胆战。之后不是我帮她就是向朗帮她。”

    苏浩安恍然大悟:“哦,我差点都给忘了。你们三个从小一块长大的啊?”

    温以凡:“从幼儿园就是一个班。”

    “诶,我突然想起一个事,”还没开始说,钟思乔就开始笑,“温以凡小学的时候还有个外号叫温点点。”

    “啊?”苏浩安问,“为什么?”

    “因为,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让我们在本子上写自己的名字。”向朗也笑了,“但以凡学东西很慢,当时只会写自己的姓,每次只能想到自己名字里的那两个点。”

    “所以刚开学那段时间,她每次写自己的名字,”钟思乔比划了下,“都写的温丶丶。”

    “……”温以凡有点窘,低头喝水。

    苏浩安愣了下,而后笑了半天。他笑的时候,总有拍人的毛病,这会儿受伤的人依然是他隔壁的桑延:“妈的,笑死我了。”

    桑延的心情看着很不爽,冷冷道:“你有病?”

    “你脾气怎么这么大,”苏浩安讪讪地收手,叹了口气,“我还挺羡慕你们,我认识最久的就是桑延这狗。但他这性格,你们懂吧。我也怪痛苦的。”

    听到“痛苦”两字,温以凡觉得好笑,唇角浅浅地弯了下。

    这情况,让她莫名联想到两人的初次见面。

    温以凡抬了眼。

    恰好跟桑延凉凉的目光撞上。

    “……”

    温以凡眨了下眼,平静垂下头,稍稍收敛了些。

    ……

    接下来的一顿饭吃得格外和谐。

    有苏浩安在的场合基本不会冷场,全程大多是他在说话,东西也基本是他解决的。两件事情同时进行,他也完全不耽误什么。

    温以凡只象征性地吃了点。

    她很少吃晚饭。

    一开始是因为她胃口小,基本感受不到饿,所以忙起来根本不记得吃饭。休息日在家时,她也懒得弄,最后干脆直接不吃。

    但在外采访的时候,她的包里会放不少补充体力的能量棒。

    饭后,一行人开车到了堕落街,去到那个像发廊一样的加班酒吧。熟悉的黑色招牌,在这五光十色的地方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息。

    进了酒吧。

    店里放着重金属乐,一进门就像热浪一样扑面而来。

    桑延往吧台的方向走,似乎打算从这儿开始跟他们分道扬镳,只丢了句。

    “你带他们上去吧。”

    但没走几步就被苏浩安扯住:“不是,你干嘛去?老同学见面,咱多聊会儿啊。而且,你他妈顶着这臭脸在吧台,我们还能有生意的吗?”

    “……”

    苏浩安把他们带到二楼中间的卡座。

    沙发呈“U”字型摆放。位置安排得跟吃饭的时候差不多,两个女生坐在中间,桑延和苏浩安坐在靠左的位置,另一侧是向朗。

    但此时变成桑延坐她隔壁,钟思乔旁边是向朗。

    一坐下,桑延便靠到椅背上。像没骨头似的,没什么坐相。他穿着高领的挡风外套,微挡着下颚,看上去乏困至极。

    温以凡翻出手机,在心里盘算着回家的时间。

    在这个时候,钟思乔凑到她耳边小声嘀咕:“姐妹,你跟桑延合租,会不会过得很惨啊?”

    她顿了下:“怎么这么问?”

    “这整顿饭,我就没见他笑过一次。像有人欠了他八百万。”走进酒吧里,钟思乔继续道,“他这是咋了?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温以凡飞快看了眼桑延的表情:“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钟思乔:“……”

    苏浩安让服务员送了酒水上来,顺带还拿了五副骰盅和一副真心话大冒险的牌。他打开了一罐啤酒,喝了口:“咱来玩大话骰吧,谁输了就喝酒,或者惩罚真心话大冒险,如何?”

    “行啊。”说着,向朗看向她俩,“不过你们会吗?”

    “当然会。”钟思乔笑骂,“你这看不起谁呢。”

    温以凡老实道:“我不会。”

    苏浩安:“那就先试着玩几局,等玩顺了再开始有惩罚,行吧?”

    话毕,他注意到位置,立刻同情道:“温以凡,可得小心点儿。桑延这狗很会玩这个,他每次数字都卡得贼准,根本没人敢开他。所以他的下家都会被开得很惨。”

    这游戏的规则是,每个人摇完骰子后,看自己骰盅里的骰子。按顺时针的顺序喊数字,骰子个数或者点数选其一往上加,下家必须报的比上家高。

    由下家开上家,其他几家觉得对方报的数字实在离谱,也可以选择跳开。但跳开输了的话,得有双倍的惩罚。

    场上有五个人,所以苏浩安规定从七个骰子起叫。

    温以凡接连玩了几局才渐渐懂了玩法。但她玩得很烂,正式局开始的时候,因为苏浩安的话,她格外谨慎,每次都是在上家桑延说的数量上加个一。

    第一轮。

    苏浩安喊到14个6。

    桑延把面前的骰盅打开,朝他抬了抬下巴,懒洋洋道:“开。”

    “……”

    苏浩安喝了酒。

    第二轮。

    第三轮。

    第四轮。

    就这么过了七八轮。

    温以凡惊奇地发现,自己跟着桑延喊,一轮都没输过。反倒是坐在桑延上家的苏浩安被他开了好几回,连喝了好几杯酒。

    第九轮,温以凡被钟思乔开了。她犹豫了下,选了个大冒险。

    钟思乔帮她抽了个大冒险卡。

    ――说出在场每个异性的一个优点。

    “……”

    温以凡抬眼,先说向朗:“细心。”

    再说苏浩安:“热情。”

    最后说桑延。

    她盯着他的脸,必须说一个让他不会自我陶醉的优点,憋了好半天才憋了个:“……有钱。”

    “……”

    桑延盯着她,唇角轻扯了下,像是嗤笑了声。

    第十轮。

    向朗输了,选了个真心话。

    ――提一件让你觉得很遗憾的事情。

    “那应该是――”向朗沉吟了下,轻声叹息,“出国读大学了吧。不然原本应该是跟以凡一起报宜荷大学的,之前都定好了报那的临床医学的。”

    “……”

    温以凡正想说点什么。

    在这个时候。

    桑延已经摇了骰盅,淡淡道:“继续吧。”

    温以凡的话卡在喉咙里,顺势看过去。

    他的侧脸在暗光下显得有些冷,头微垂着,身子也有些向下弓。脸部半明半暗,黑色碎发散落额前,看不太清神情。

    温以凡垂眼抿了口酒。

    第十五轮。

    数字一直往上喊,轮到苏浩安的时候,已经到15个5了。

    桑延没开。

    温以凡有点儿紧张。

    毕竟他喊完就轮到自己了。

    桑延盯着骰盅,在位置上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抬眼看向温以凡。他的眼皮很薄,瞳色深如墨,看不出在想什么。

    “18个5。”

    苏浩安激动到站起来,用力拍了下桌子:“开!”

    “……”

    “你真的离谱!喝酒喝傻了?18个,傻逼都开你!”

    加上癞子,场上有17个5。

    恰好比桑延喊得少了一个。

    双倍惩罚。

    桑延选了个真心话,外加喝一杯酒。

    苏浩安热情地帮他抽了张卡。

    ――最近坐飞机去的城市。

    “……”

    苏浩安皱眉,气得想把这卡撕了:“我靠,你他妈难得输一回,这什么破问题啊!”

    桑延自顾自地倒了杯酒,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下,顿了好几秒,像是有些失神。而后,无波无澜地吐了两个字。

    “宜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