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桑延这话刚落,上课铃声便响了起来。

    这声音简直等同于解脱,眼镜男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又飞速地道了声歉。桑延也没再计较,只扫了他一眼,而后便回了座位。

    周遭的人渐渐散去。

    此时教室里非常难得地,在老师到来前就保持着安静的状态。

    温以凡从抽屉里拿出课本,翻到这节课会讲的内容,思绪却放在刚刚的事情上。联想到昨天在饭堂遇见桑延一行人的事情,她慢吞吞地捋顺。

    所以就是,其他人以为她劈腿了桑延,跟向朗在一起了。

    温以凡笔尖一顿。

    怪不得有人说她恶心。

    她抬头,往桑延的方向看去。

    因为长得高,他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一组最后一排,跟她中间隔了好一段距离。这会儿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书。

    坐他隔壁的男生跟他说着话,他眼未抬,脸上情绪没多多大变化。

    温以凡收回视线,心想着晚点找个机会道个谢好了。

    ……

    这只是温以凡的想法。

    她根本没想到,她根本找不着机会。

    因为桑延的周围几乎不存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像是无法独立行走,就连上个厕所打个水,都是成群结队的。

    温以凡没着急,想着总能找到机会。

    这一等,就直接到了隔周周五放学的时候。

    班里的值日表是按单双周排的,桑延被排到双周周五。因为要值日,他比其他同学晚走了些。平时跟他称兄道弟的人,也在关键时刻选择抛下他去打球。

    桑延站在讲台,拿着湿抹布擦黑板。

    温以凡收拾好的东西,背上书包走到他旁边喊他。

    “桑延。”

    桑延侧头瞥了她一眼,继续擦黑板:“说。”

    温以凡诚恳道:“之前的事情谢谢你了。”

    他的动作一停,又看她。

    “什么。”

    “班里人说的那些话,”温以凡解释,又道了声谢,“谢谢你帮我说话和澄清。”

    桑延噢了声:“你这谢道得还挺及时。”

    温以凡:“嗯?”

    “在我即将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桑延懒懒道,“你又帮我回忆起来了。”

    “……”

    知道自己这拖得确实有点久。

    温以凡有些尴尬,面上却不显:“没找着机会。”

    “不用了。”桑延压根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把黑板剩下的最后一块擦完,“这要跟我没关系,我也不会管这破事儿。”

    温以凡点了下头:“还是谢谢了。”

    桑延没再应声。

    温以凡也没多说,抬脚往外走。

    走到门口,不知为何,她又回头看了桑延一眼。

    他恰好把黑板擦完,这会儿似乎是想去厕所把抹布洗干净。

    抬眼的瞬间,与她的目光撞上。

    桑延的神色没太惊讶,眉梢一扬:“怎么?”

    “啊?”

    桑延吊儿郎当道:“还真要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了?”

    “……”

    在他之前,温以凡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与生俱来的狂妄自信,骨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刻满了心高气傲,却又不惹人生厌。只会让人有种,他生来就该是这样的感觉。

    像个众星捧月的存在。

    所在之处,总有光芒随同。

    -

    从二楼卡座区下来。

    桑延进了楼下的员工休息室。

    他坐到沙发上,翻出手机看了看,没多久又放下。他的酒量不小,今晚喝得也不算多,但脑袋倒是莫名一阵一阵发疼。

    桑延从口袋里翻了包烟,抽了一根,用刚刚从楼上拿下来的打火机点燃。他自顾自地抽了会儿烟,没多久,苏浩安也进来了。

    “你没走啊?不是困吗?”见到他,苏浩安诧异道,“还是要等着温女神一块回啊?”

    桑延双腿交叠搁在桌上,没搭理他。

    苏浩安坐到他旁边,也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唉,我他妈本来都快调整好了,结果今天提到这个女的,我整个人又不好了。”

    “……”

    “老子当了这么多年的情场浪子,”苏浩安把烟点燃,但也没时间去抽,一张嘴不停地在说话,“这他妈还是我第一次被绿,你敢信,我长这样――”

    苏浩安停了下,指了指自己的脸,强调:“我长这样!还有钱!”

    “……”

    “但我被绿了!”

    “你这智商,”桑延轻哂了声,“还情场浪子。”

    “滚吧,你还是不是人。”苏浩安谴责道,“我就没听你安慰过我一句!”

    “安慰什么?”桑延似是有些困了,眼皮耷拉着,说话也显得低沉,“大老爷们儿说这些话矫不矫情。”

    “主要是,这王琳琳一直跟我说,那是她表哥。”苏浩安疯狂吐槽,“我他妈还信了,还见过几回,每回都好声好气地喊着表哥。结果我上回去找她,两人在那亲得难舍难分。”“……”

    “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草他妈个了比!”

    “行了,”桑延不耐道,“不他妈都分了。”

    “那我还不能发泄一下!”苏浩安也开始不爽了,“你今晚咋回事儿?你兄弟我被绿了!分手了!失恋了!你居然还对我不耐烦!”

    桑延听烦了,忽地直起身把烟掐灭:“我走了。”

    苏浩安一愣,这会儿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他的情绪。

    “你这是咋了?”

    “……”

    “你没开车来,又喝了酒,你咋回去?”苏浩安立刻拦他,“钱飞一会儿要过来,让他送一程得了,你回去也没事情干。”

    可能是觉得他说的有理,桑延没起身,又靠回椅背。

    苏浩安盯着他:“你这是喝多了?”

    “……”

    苏浩安:“还是因为向朗心情不爽?”

    桑延依然沉默。

    “你有这必要?他俩都认识多久了,要能在一起,早他妈在一起了――”说到这,他突然觉得这话放在桑延身上也合适,立刻改口,“话说,你还喜欢温以凡不?我本来是以为你还对她有那个意思,才想着给你找个机会,让你俩合租的。但我这看着,你对人这态度,又让我觉得猜错了。”

    “……”

    苏浩安拍了拍他的手臂:“来,跟我谈谈心。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像你那么嘴贱,人说什么伤心事就你就往哪里扎刀。”

    “我有病吗跟你谈心,”桑延笑,“你说你跟个喇叭有什么区别?”

    “……”苏浩安噎住,正想跟他争。

    “老子就是困,”桑延耷拉下眼皮,说话欠欠地,“你还挺能脑补。”

    “滚吧,”苏浩安起了身,“算我浪费感情。”

    苏浩安本就不是静得下来的人,坐了这几分钟又打算出去外面浪。听了桑延的话,他也觉得自己今晚有点儿矫情,居然还觉得这什么都看不入眼的大少爷会被影响了心情。

    出休息室之前,苏浩安抬眼,看着这会儿躺在沙发上的桑延。

    倏忽间,觉得他此时的状态有些熟悉。

    让苏浩安想起了,他们高考录取结果出来的那一天。

    苏浩安成绩烂得一塌糊涂,高三时能进理科重点班,还是因为有个在一中当校长的舅舅。当时的制度是高考结束后先估分,等志愿报完了成绩才会出来。

    从考场出来的那一刻。

    苏浩安就知道自己这回完蛋了。

    但因为苏父先前跟他说过。

    如果他高考能考上随便一个一本大学,就给他买台新电脑。

    苏浩安极为心动,考完当天就信誓旦旦地跟父亲说,自己一定过一本线了,甚至连考上南芜大学都轻而易举。

    苏父听信了他的牛逼。

    第二天就给苏浩安买了台新电脑。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高考第一批次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苏浩安一整天都不敢回家,在外头的网吧呆了一整天。

    后来干脆去桑延家了。

    当时已经晚上八点了,桑延和桑父桑荣都不在家。

    桑延的妈妈黎萍正在教桑稚写作业,表情温温和和的,让他先去桑延的房间等着。苏浩安来桑延家算是家常便饭了,也不觉得尴尬,直接进了桑延的房间。

    苏浩安打开桑延房间的游戏机,自顾自地玩起了游戏。一整天都对着这种电子设备,没玩多久他就觉得困,躺桑延床上睡去了。

    再有意识时,是听见了一阵关门的声音。

    苏浩安被这动静声吵醒,睁眼见到了桑延。

    少年刚把房门关上,穿了件深黑色的短袖,灰色长裤。

    上身看不出来,但裤子颜色有几块明显深了些,加上他头发有些湿润,苏浩安立刻问:“外头下雨了?我来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啊。”

    桑延瞥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录取结果出来了,”苏浩安叹息,“我不敢回去,怕被我爸打断腿。”

    “活该,”桑延嗤了声,“吹牛逼的时候怎么不怕断腿。”

    今晚他是收留自己的恩人,苏浩安没跟他计较:“你上哪去了?我等你打游戏等了半天。”说着,他看了眼时间:“我靠,这他妈都十一点了。”

    “没去哪,这不回来了。”桑延也没去洗澡,坐到了游戏机前的地毯上,往他的方向扔了个游戏手柄,“还打不打?”

    苏浩安立刻起身:“打。”

    两人边打游戏边聊着天。

    苏浩安:“你这么晚回来,叔叔阿姨没骂你啊?”

    桑延:“可能吗?”

    “……”苏浩安无言,“所以你这不是自己欠的吗?”

    他又问了一遍:“你上哪去了?你不是都被南大录取了,这多爽啊。要是我有这成绩,我在家能当天王老子了。”

    桑延:“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唉,”苏浩安习惯了桑延的态度,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我能上什么学校。我刚看到陈浅发了个说说,她考上A大了。但我没报A市的学校。”

    桑延没吭声。

    苏浩安继续碎碎念。

    过了不知多久。

    苏浩安发现,游戏界面上,桑延所操控的人物忽地定在那一动不动,任由他打。他打游戏从没赢过桑延,只当是他卡了,趁机疯狂开大。

    把他打死之后,苏浩安才看向他,假惺惺地冒出了句:“你是卡了还是怎么,怎么这么菜――”

    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处。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苏浩安有些说不出话来。

    桑延正低着眼,非常安静地看着手上的游戏手柄,却又不像是在看这个东西。他似乎走了神,身子微微下弯,看上去又显得紧绷。

    像个静止的画面。

    又像是条快崩到极限的弓弦。

    苏浩安从初中开始认识他。

    从认识的第一面起,桑延就一直是一副轻世傲物的模样。他眼高于顶,过得旁若无人,不在意任何人,也看不上任何东西。像是生来就该活在顶端的人。

    可在那一瞬。

    苏浩安莫名有了种错觉。

    他的一身傲骨。

    好像被人打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