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接下来的三天,温以凡照常上班。

    桑延似乎有什么忙碌的事,从聚会结束后,他一直没回来过。但他非常遵守之前提的规则,每天晚上十点,温以凡都会准时收到他的微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说话的字数也渐渐减少。

    第一天。

    桑延:【今晚不回,锁门。】

    第二天。

    桑延:【不回,锁门。】

    第三天。

    桑延:【锁门。】

    “……”

    温以凡的态度倒是一直保持一致。

    每次都回复“好的”。

    隔天下午。

    温以凡跟付壮外出采访完,到编辑机房剪片子。

    前段时间因为学校的事情,付壮请了好几次假,所以这段时间接连上了一周的班都没轮到假期。他趴到桌上,唉声叹气:“唉,太难了。”

    温以凡随口接:“难什么?”

    “昨天老钱又把我臭骂了一顿,”付壮坐直起来,绘声绘色地模仿起钱卫华的语气,“说我剪得是什么狗都拉不出来的屎!给我提修改意见比他自己重新剪一个还难!”

    “嗯?”温以凡侧头,“那就让他剪。”

    “……”

    “这不让他轻松点儿。”

    默了两秒,付壮继续老老实实剪片子:“那我还是自己过得苦点吧。”

    “……”

    温以凡没多言,又看了遍刚写完的新闻稿,确认无误后便发给编辑。

    等待审稿的时间,付壮又跟她聊起了天,扯到之前中南世纪城那场火灾的事情:“对了姐,我跟你说个事儿,我们之前采访你同学的那段不是剪到新闻里去了吗?”

    “嗯?”

    “然后我昨天发现有人剪了个奇葩采访合集,把这段放进去了。”付壮觉得很搞笑,笑得浑身发抖,“还挺火,他都排到□□炸某站十大人物之最了。”

    “……”

    “还真应了我那句又惨又牛逼,现在都说他是美拽惨。”付壮说,“因为我们虽然糊了半张脸的马赛克,但颜值看着依然非常能打。”

    温以凡不关注这些,倒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影响很大吗?”

    “那倒没有,毕竟打了马赛克。就是还挺好玩的。”

    “那就行,”恰好稿子过审了,温以凡又转发给配音主持,起身说,“你一会儿自己下载主持的配音吧,有什么问题再找我。我得回去写提纲了。”

    “好。”付壮收了心,戏非常多,“孤独!是强者的必经之路!”

    “……”

    -

    温以凡今天没加班,把提纲写完后便回了家。

    拉开门,温以凡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开关,突然发现此时灯亮着。她顿了下,下意识朝沙发的位置看了眼。看到客厅依然是空荡荡的。

    玄关处多了几个鞋盒,此时搭成高高几层,整整齐齐的。旁边的鞋子倒显得乱,仿佛是进门之后随意脱掉,也没刻意放置。

    温以凡往次卧看。

    也不知道桑延此时是在房间里,亦或者是回来了又走。

    温以凡没在意,坐到沙发处倒了杯水。她慢吞吞地喝着,往周围扫了圈,总觉得房子里好像有了什么变化。

    东西似乎多了不少。

    茶几下方放了几罐不同牌子的奶粉,旁边还有水果麦片和可可片。电视柜柜门没关,里头各式各样的零食满到塞不下,有些直接搁到了电视前。

    餐桌上放了几个黑色的箱子,用保鲜膜裹着,看着像是装着水果。

    温以凡收回视线。

    暗暗想着,这少爷的生活水平确实挺高。

    百无聊赖之际,温以凡想到了付壮的话。

    温以凡翻出手机,下载了个某站。把水喝完,她起身走进厨房。

    恰好下载完毕,温以凡点开,看到近期点击排名第一的标题里就有个“美拽惨”。她边把杯子冲洗干净,边点开。

    手机瞬间传出桑延冷冰冰的声音。

    ――“我很快乐。希望你也能像我这么快乐。”

    手机音量开得有点大,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可以衬得上是震耳欲聋了。

    温以凡被吓了一跳。她立刻把水关上,腾出手把声音调小了些。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温以凡回头望去,就见桑延也进了厨房。

    “……”

    温以凡垂头将手机熄屏,有些尴尬。

    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刚刚的声音。

    但桑延像压根没看见她一样。

    没说话,也没朝这边看,只沉默着开了冰箱。

    温以凡也没主动说话。她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垂眼时,忽然注意到之前一直漏水的水龙头被修好了,此时没再滴水。

    见状,温以凡才认真看了眼厨房。

    旁边总打不着的燃气灶也换了个新的,旁边还多了个电磁炉和微波炉,甚至连榨汁机和烤箱都有。她的眉心一跳,头皮发麻。

    脑子里头一冒起的想法就是。

    ――这些平摊下来得多少钱。

    温以凡犹豫:“这些是你买的吗?”

    桑延看着是刚洗完澡,穿着休闲浅色长裤,上身随意套了件外套。他没理她,从冰箱顶上拿了包泡面,伸手扯开。

    看上去像是要自己动手做晚饭。

    温以凡觉得这个画面有些违和。毕竟在她看来,这人应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大公子。

    没人给做饭估计也只会叫外卖。

    哪知还会主动进厨房。

    温以凡继续说:“如果是的话,你列个清单给我,我把钱给你转过去?”

    桑延敷衍地嗯了声,打开水龙头往锅里装水。

    “……”感觉他不想搭理自己的态度很明显,温以凡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嘴唇又动了动,“那我回房间了,你整理好之后微信发给我就行。”

    还是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温以凡一时半会儿也分不清这是常态,还是他此时情绪不好。她没再找存在感,转头回了房间。她坐到椅子上,打开手机,看了眼银行卡里的余额。

    忽地叹了口气。

    要不找个机会跟他谈谈。

    如果之后还要买这些公共用品,得跟对方先商量一下的事情……

    想到这,温以凡又想起桑延刚刚的态度。

    唉。

    跟他沟通也是一件难事。

    过了一会儿。

    温以凡莫名又觉得这状态好像也挺正常。

    毕竟当时桑延都强调了那么一句,不要跟他套近乎。之前两人间有对话的原因,也只是因为他要给自己的酒吧招揽点生意。

    但最后。

    他一分钱没赚,反倒倒贴了小一千。

    温以凡思考着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心情不悦。

    她纠结了一会儿,又打开计算器算了算那天的账。想把钟思乔和向朗那份也付了,但这数目对她来说不算小。

    温以凡只能付自己的那份。

    不过这都过了好几天了。

    突然给他转这笔钱,好像有点尴尬。

    温以凡放下手机,干脆等他把清单发过来,再一起给他转过去。

    但一整个晚上。

    桑延那头都没有任何动静。

    -

    温以凡后知后觉地发现。

    桑延似乎是完完全全把她当成了空气来看待,仿若察觉不到她的存在。偶尔她不经意发出什么大的动静,他也像听不见似的,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两个人像是生活不同时空的同个地方。

    温以凡不是自讨没趣的人。

    提了几句后,也没再主动说话。

    只当是两人互不干扰的合租生活正式开始了。

    除夕前一天晚上。

    到阳台收衣服的时候,温以凡接到了钟思乔的电话。她抱着衣服,把晾衣杆放到一旁,听着那头钟思乔的话:“你明晚加班不?”

    “明晚吗?”温以凡,“没意外的话,应该不加。””

    “那你明天回家吗?”

    “不回吧。”

    钟思乔邀请她:“那你要不要来我家,咱一块过年。”

    温以凡很诚实:“我懒得跑那么远。”

    “……”钟思乔说,“那你休息那么多天,你不分一天给我!”

    “你还挺残忍的――”温以凡进了客厅,声音停住。

    也不知桑延是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的,此时正垂着眼,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他换了身衣服,表情照旧很淡,看着像是要外出。

    温以凡收回视线,往房间的方向走,边平静地继续跟钟思乔说话:“等我真的休息很多天,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好吗?”

    钟思乔笑出声:“那对比起平时,你这放得不确实挺多了吗?”

    温以凡:“我就只想睡足三天三夜。”

    回了房间。

    钟思乔突然问:“对了,那桑延过年回家吗?”

    “当然回。”似乎是觉得她这个问题有些奇怪,温以凡语气纳闷,“他家就在本地,跟家里关系又不是不好,过年怎么会不回。”

    “噢。”钟思乔说,“也对。”

    温以凡躺到床上。

    钟思乔又道:“你跟他相处的怎么样?”

    “也谈不上相处,我俩就是,”温以凡斟酌了下言语,“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没有任何交流。我现在看到他,都有种他是幽灵的感觉。”

    “哪有那么夸张!”钟思乔说,“那天去聚会不是好好的吗?”

    闻言,温以凡一愣。

    不知怎的,脑子里忽然闪过向朗那个真心话的答案。很快,她回过神,笑了笑:“就是跟聚会时的状态差不多。”

    又聊了一阵,温以凡听到玄关处传来关门的声音。

    挂断电话后。

    温以凡再看微信,发现五分钟前桑延给她发了微信。

    桑延:【年初八前都不回,直接锁门。】

    桑延:【冰箱里的东西帮忙解决掉。】

    桑延:【谢了。】

    温以凡眨了下眼,照例回了个“好的”。

    -

    除夕当晚,温以凡七点就回到家。

    温以凡把门反锁,先是洗了个澡,做好一切睡前准备后,拿了个小毯子到客厅。她躺到客厅的沙发上,春晚已经开播一段时间了。

    钟思乔一直催促着她,还在微信上同步给她发着消息。

    温以凡回了句:【我也打开电视了。】

    翻了翻消息列表,温以凡一一回复了祝福短信。看到赵媛冬的消息时,她迟疑了下,回复了句:【今晚要加班,新年快乐。】

    窗户紧闭,因为没有空调,仍然有些冷。

    除了电视里传来的闹腾声,室内没有多余的声音。温以凡裹上毯子,盯着电视上的欢声笑语,完全无法被这些情绪感染。如果不是放假,她也记不起来今天是除夕。

    她吐了口气,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没多久就想回房间。

    温以凡其实对春晚没什么兴趣。

    她一直觉得,这只是一家人在除夕夜聊天玩闹时,用来充当背景音乐的东西。自己一个人看,总觉得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但微信那头的钟思乔还在兴奋地跟她讨论节目。

    温以凡不想扫她的兴,思考着要不弄点东西来吃。

    在这个时候,房子的门铃声忽地响起。温以凡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接近九点了。

    也不知道会是谁。

    温以凡觉得奇怪,又有些不安。她走到玄关,顺着猫眼往外看。

    明亮的楼道,桑延插兜站在外头。

    她松了口气,把门打开:“你怎么回来了?”

    桑延瞥她一眼,难得地开了口:“家里来亲戚了,没地方睡。”

    “……”温以凡点头,没多问,又回到沙发的位置。

    桑延换上拖鞋,坐到另一张沙发上。

    两人都安安静静地,不发一言。

    在这种节日。

    室内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气息,温以凡总有些不习惯,不自觉往他的方向看。

    过了一会儿,桑延先有了动静。

    他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

    注意到他的动静,温以凡看了过去。

    就见桑延从冰箱里拿出一包挂面,一盒丸子,以及一盒蔬菜。随后,他还从冷藏室拿了一包速冻饺子。看起来是打算弄个宵夜吃。

    温以凡不太相信他会煮东西。

    暗自希望着他不要用燃气灶。

    煮这点东西,用电磁炉就足够了。

    温以凡很怕他会把厨房烧了。

    过了几分钟。

    温以凡听到厨房传来燃气灶打火的声音。

    “……”

    她开始忧惧。

    但想到两人现在的相处状态,又不好贸贸然地过去。

    坐立不安了一阵。

    厨房里响起水开了的声音。

    与此同时,桑延忽地喊了她一声。

    “温以凡。”

    凭两人先前的状态,这人能喊她名字,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这让温以凡更加确定是出什么事了,瞬间起身走过去。

    “怎么了?”

    刚进厨房。

    温以凡就见桑延手里还拿着挂面的包装,但里头已经空了。他的动作有些僵,盯着沸腾的锅,看着似乎是把整包面都下了下去。

    场面像是定格住。

    几秒后。

    桑延抬了头,面无表情地说:“煮多了。”

    “……”

    桑延低眼,把包装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似是随口丢了句。

    “帮忙吃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