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印象里,应该是高一上学期的哪个周末。

    温以凡忘了那天她是为了什么事情出门了,只记得当时她在买东西,突然就有个小朋友跑她面前,说要请她吃冰淇淋。

    过了会儿。

    这小朋友又像是想起自己的目的似的,没多久就补了句。

    “姐姐,我找不到我哥哥了。”

    温以凡一愣:“你跟你哥哥走散了吗?”

    桑稚歪头,勉强地嗯了声。

    温以凡:“在哪儿走散的?”

    听到这话,桑稚回头,指了指后头的那棵树:“在那里。”

    温以凡往那边看了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没事儿,你记得你哥哥的电话吗?”

    桑稚摇摇头:“不记得。”

    “……”

    “但是应该就在那边,”桑稚主动拉住她的手,圆眼眨了眨,“姐姐,你能带我过去找吗?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温以凡弯唇,温和道:“可以的。”

    那天阳光很烈,拂过脸侧的风都是滚烫的。

    温以凡打开遮阳伞,被小小的桑稚拉着往前走。她个子矮小,步子也小,但走路的速度却很快,一蹦一跳地,看起来情绪很高涨。

    桑稚扯着她直奔刚刚指的那棵树的位置。

    直到快走到那棵树附近,温以凡才渐渐地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总觉得这小孩的目的性非常强。

    似乎非常明确,她所说的哥哥就在那。

    温以凡正思考着,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以小孩为诱饵的人贩子团伙。

    下一刻,桑延瘦瘦高高的身影就映入她的眼中。

    一瞬间,脑海里冒起某个猜测。但本该心虚的桑延神色却坦然。

    他站在树荫下,偏着头看她,眉眼带着少年生来就有的得天独厚。

    “这么巧啊?”

    ……

    如同此时此刻,桑延听到桑稚话时的模样。

    桑延似是完全不介意被揭底,自顾自地提着东西往厨房的方向走。路过温以凡旁边的时候,他轻瞥她一眼,唇角勾了下,模样极为嚣张。

    仿佛就是在说。

    ――是又怎样。

    “……”

    温以凡也默默进了厨房。

    毕竟这事情也过了七八年了。

    他的性子也向来如此,做过的事情从不遮遮掩掩,明目张胆到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才是做了亏心事的那一个。

    她打开冰箱,拿了瓶酸奶。

    余光瞥见桑延买回来的东西,看这架势,似乎是要在家里打火锅。

    温以凡收回视线,出了厨房。

    注意到桑稚只穿着袜子,温以凡想了想,往玄关处走。她从鞋柜里拿出双拖鞋,笑着说:“我这还有双拖鞋,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穿。”

    桑稚立刻道:“谢谢姐姐。”

    “坐吧,想吃什么都可以拿。”怕自己的存在会让她不太自在,温以凡又说了句,“基本都是你哥的东西。”

    -

    等温以凡回了房间。

    桑稚打开电视柜,看了眼里边的零食。

    桑延恰好从厨房里出来。

    “哥哥,”桑稚有点饿了,伸手拿了包薯片,“你怎么跟人合租了?而且还跟女生合租。你跟爸妈说了吗?他们知不知道。”

    察觉到她的举动,桑延把薯片扯回,顺带扔回电视柜里。

    “守点儿规矩。”

    桑稚莫名其妙:“这不是你买的吗?”

    “知道还碰?”桑延悠悠道,“我难道还能是给你买的?”

    “……”桑稚觉得他小气,但对这包薯片的兴趣也不是特别大,干脆选择忍气吞声,“那你快点吧,我吃完要回去刷题了。”

    “还得半小时,先去写,自己争分夺秒点。”桑延朝餐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就坐那吧,不然去我房间里写也行。”

    桑稚提起书包往餐桌的方向走,又问:“所以你为什么合租?”

    桑延:“我现在做事还得跟你个小屁孩报备了?”

    “哦。”桑稚往主卧的方向看了眼,明白过来,“你喜欢那个姐姐啊?”

    “……”

    “算了吧哥哥,我也不是不想站你这边。”想到温以凡的长相,桑稚叹了口气,“但咱总得有点儿自知之明。”

    “……”桑延气笑了,“自知之明?”

    “是啊。”

    “小鬼,你认清一点。”桑延把上回随手塞进柜子里的火锅底料拿出,闲闲道,“其他人看上我的时候,才要去琢磨琢磨这个词,懂?”

    “……”

    桑稚觉得他实在是不要脸,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他多说。

    她坐到餐桌旁,从书包里翻出几张试卷,专注地开始写起了题。

    半小时后。

    桑延准时把锅底搬出来,懒洋洋道:“去厨房把配菜拿出来。”

    桑稚哦了声。

    刚在超市买的肉和菜,该洗该切的,这会儿都被桑延整理好装了盘。桑稚一次能拿几盘,来来回回移动了几次后,自己弄了碗调料。

    回到餐桌,桑稚刚坐下,忽地想起:“哥哥,不喊那个姐姐一起吃吗?”

    桑延没说话,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

    “你真没打算喊啊?这大过年的。”桑稚不敢相信,觉得他这人可太没人情味了,“你俩既然是室友,就应该好好相处呀。”

    桑延瞥她:“有你什么事儿?”

    桑稚很不爽:“那人家还特地给我拿了拖鞋,还让我想吃什么自己拿,不是对我挺好的吗?那你不是也得客套一下,让她出来一起吃饭。”

    “对你挺好,”桑延笑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桑稚:“……”

    桑延懒得理她:“要叫自己去叫。”

    桑稚盯了他一会儿,也不打算多管闲事了,反正不是她的室友。她重新拿起筷子,往锅里放了点蔬菜烫了烫。

    没过多久,桑延忽然说:“你这人还挺有良心。”

    桑稚:“?”

    但他没再继续说话。

    桑稚立刻就听出他是在说反话,讽刺她只会说人家对她好,只会让其他人帮她礼尚往来,除了张嘴其余什么都不会。

    “……”

    随后,桑延优哉游哉地拿起了筷子,明显是什么都不想管的样子,看着格外欠揍。

    桑稚忍了忍,起身往主卧的方向走。

    ……

    另一边。

    温以凡把最新一集剧看完,扫了眼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正打算回床躺会儿再去洗澡时,房门恰在这个时候被敲响。

    她起了身,过去开门。

    外头站着桑稚。

    小姑娘个头比她稍矮些,笑起来唇边有两个小梨涡,主动邀请道:“姐姐,你出来跟我们一块吃吧。我看你好像没吃晚饭。”

    “不用,”温以凡笑了下,“你们吃得开心点。”

    桑稚当她是不好意思,直截了当道:“姐姐,你可能不太清楚。”

    “嗯?”

    “我跟我哥两个人单独吃饭,是不可能吃得开心的。”

    “……”

    最后温以凡还是被热情至极的桑稚扯了出去。

    长方形的白色餐桌,温以凡跟桑稚坐在一边,桑延独自一人坐在他俩的对面。见到她俩出来,也只是抬了下眼,什么话也没说。

    温以凡的头发长得快,一段时间没去修剪,这会儿已经长到胸前了。她用皮筋把头发全数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素面朝天的,却仍漂亮像是带了妆。

    狐狸眼璀璨,肤色白如瓷,唇色不点而红。

    桑稚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也不知桑稚这邀请她同台吃饭的行为有没有经过桑延的同意,温以凡尽量放低自己的存在感,温吞地吃了几颗丸子。

    倒是桑稚一直在招呼,时不时问她吃不吃这个,又问她吃不吃那个。

    过了几分钟,桑稚才想起个事儿:“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温以凡,”温以凡补充,“以前的以,平凡的凡。”

    “哦,那我喊你‘以凡姐’?”桑稚格外颜控,对温以凡的印象也很好,所以对她也热情了不少,“我叫桑稚,稚气的稚。你喊我只只就好了,这是我的小名。”

    “好,”温以凡笑了笑,“你这小名还挺可爱的。”

    听到这话,桑延忽地轻笑了声。

    桑稚立刻看过去,不满道:“人家夸我小名可爱怎么了?”

    桑延眼角稍扬,仍扯着唇角,没搭理她。

    “……”

    温以凡抿了抿唇,莫名觉得他这声笑是在嘲笑她。

    因为桑延头一回知道她的小名的时候,就笑得像现在一样恶劣。后来还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这小名怎么像个丫鬟一样?”

    温以凡觉得他有些幼稚,只当没听见,接过桑稚的话。

    “是可爱的。”

    桑稚眨眼,在这种差别待遇之下,决定彻彻底底把桑延当成空气来看待。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儿。

    “对了,只只。你今天怎么会过来这里,”温以凡觉得奇怪,随口问了句,“这不是大年初三吗?怎么不在家里呆着。”

    “我爸妈去走亲戚了,我不太想去。而且我快高考了。”说到这,桑稚的声音轻了些,“想多花点时间来学习,怕开学考考不好。”

    “高三了吗?”温以凡说,“有没有想考的大学?”

    桑稚沉默下来。

    本来也只是闲聊,温以凡没追问。

    但没多久,桑稚夹了块肉,边咬着边含糊不清地说:“没想好,在纠结南芜大学还是宜荷大学。”

    温以凡愣了下:“都能考上吗?”

    桑稚:“没意外的话。”

    温以凡当初的成绩不是很稳定,高考前对能不能考上这两所学校都很没底,这会儿还有种遇到了学霸的感觉:“那你成绩很好呀。”桑稚:“就是怕没发挥好。”

    “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好。”

    这两所学校都挺好的,就看你比较喜欢哪所,或者是看你想选的专业在哪个学校排名高一些,看着选就好了。”温以凡说,“而且宜荷离南芜有点远,气候什么的跟这边也不一样,我当时呆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这些点你也要考虑考虑。”

    桑稚小鸡啄米般地点头,反应过来:“以凡姐,你是宜荷大学毕业的吗?”

    温以凡:“对的。”

    桑稚:“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呀?”

    温以凡:“网络与新媒体专业。”

    “啊,”桑稚愣了下,迟疑道,“我有个同学也想报这个专业,所以我听她说过一点。南大的网媒专业好像是比宜大出名的。”

    温以凡顿住。

    桑稚问:“以凡姐,你怎么选了宜荷大学?”

    没等温以凡出声,桑延忽地把手里的啤酒搁在桌上。

    发出“磕哒”一声。

    顺着这动静,两人同时看了过去。

    “看我干什么,”瞧见他俩的视线,桑延往后一靠,轻描淡写道,“继续说。”

    “……”

    桑延眼眸漆黑,笑容也显得浅:“我也想听听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