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场面似是僵持了下来。

    静谧的空间,锅内浓汤向外冒泡,发着咕噜咕噜的声响。眼前烟雾缭绕,像是加了层滤镜,将桑延的眉眼染得模糊。

    “本来不是想选这个专业。”温以凡低下眼,很自然地扯了个理由,“当时分估得有点问题,想选的专业没考上,被调剂到网媒了。”

    闻言,桑延也收回视线,平静喝了口酒。

    桑稚看了看桑延,又看回温以凡,总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温以凡倒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继续道:“不过现在好像是出了成绩才填报志愿,你到时候可以参考往年的分数线,填报的时候心里也能多点底。”

    “好,”桑稚乖乖道,“谢谢以凡姐。”

    话题渐渐被带到其他方面。

    先前的那段小插曲似乎就这么被略过。

    晚饭结束后。

    桑延作为做饭的那一个,吃完饭就撒丫子走人,像个大少爷一样坐到沙发上玩手机。

    本来桑稚也习惯性地打算往客厅的方向走,但注意到温以凡起身开始收拾,她的脚步又停住,走了回去帮着一块收拾。

    温以凡看她,笑道:“你去学习吧,我来收拾就行了。”“没事,”桑稚弯唇,“也不差这点时间。”

    “那你帮我把那些菜放一块。”

    “好。”

    过了半分钟。

    “以凡姐,”出于好奇,桑稚压低声音跟她窃窃私语,“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如果不想回答的话,就当没听见我说的话就行。”桑稚问得不太好意思,但又想知道,毕竟这些话也不可能从桑延的口中打听来,“你以前跟我哥谈过恋爱吗?”

    “……”温以凡说,“没有。”

    得到否定的答案,桑稚也不惊讶:“因为我爸妈说过我哥高中的时候早恋了,然后刚刚想到我以前在你面前‘迷路’的那个事情,所以我还以为是你。”

    “……”

    “所以他是没追上你,”桑稚思考了下,猜测,“后来就换了个――”

    没等她说完,桑延忽地站起身:“小鬼。”

    桑稚回过头:“干嘛。”

    “走了,”桑延扯起沙发上的外套,淡淡道,“送你回去。”

    桑稚还没八卦完,表情讷讷:“我在这多呆一会儿不行吗?”

    “你不是赶着回去刷题?”桑延套上外套,因为喝了酒,他只拿了房子的钥匙,“敢情是吹牛逼的?”

    “……”桑稚只好对温以凡说,“以凡姐,那下回说。我先走了。”

    温以凡抬头:“行,路上小心点。”

    ……

    出了小区,桑延拦了辆出租车。

    桑稚先上去,绑上了安全带,提了句:“哥哥,我怎么感觉你对以凡姐的态度不太好。她人不是挺好的吗?说话也温温柔柔的。”

    桑稚见过桑延大部分的朋友,但基本全是男的。

    几乎全是话痨,聚在一起幼稚又闹腾。对待那些朋友,桑延的态度也称不上好,说话恶劣又拽上天,让人恨不得当场跟他打个你死我活。

    但他对待温以凡的方式却不太一样。

    近似冷漠忽视,就连说话也是冷冰冰的。

    不过桑稚没见他身边出现过别的女生。

    也不知道这种态度算不算正常。

    “这是你现在泡妞的手段吗?”桑稚盯着他脸,小声嘀咕,“但你俩光看颜值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诶。”

    桑延瞥了她一眼。

    桑稚很真诚地给他建议:“而且哥哥,你这种态度,女孩子是不会喜欢的。”

    “……”

    “一般都会喜欢温柔的,”桑稚思考了下,掰着手指一点一点地说,“脾气好,细心,不会总不搭理人。家庭环境不算好也没事儿――”

    想到桑延辞职那么长时间都还没去找工作的事情,桑稚想借此提醒他一下:“只需要上进努力就可以了,不要整天在家当个无业游民。”

    桑延终于出了声,不耐道:“你的理想型是段嘉许?”

    “……”

    桑稚瞬间闭了嘴。

    一路安静到小区门外。

    桑稚下了车,回头时见到桑延还在车上。她一愣,狐疑道:“你怎么还不下来?”

    桑延:“你自己上去。”

    桑稚反应过来,不可置信道:“你今晚还不回来睡?”

    桑延:“嗯。”

    “你不怕爸妈把你腿打断!”桑稚没想过他胆子这么大,“那你自己给他们打电话,不然他们一会儿回来得问我。”

    桑延啧了声,连敷衍都懒得多敷衍几句:“你随便帮我说几句怎么了?”

    “……”

    “走了。”

    -

    收拾完餐桌,温以凡便回了房间。

    温以凡没立刻去洗澡,坐到书桌前,翻看了下手机。发现赵媛冬又给她发了几条微信。内容跟先前的差不多,都是让温以凡春节加班要注意身体,放假了就回去看看她。

    她回了个“好”。

    发送成功后,温以凡又打开了新的一集剧看了起来。

    不知不觉便走了神。

    想起了桑稚刚刚的话。

    ――“因为我爸妈说过我哥高中的时候早恋了。”

    如果没错的话。

    这说的对象应该就是她。

    高中的时候,老师以为他俩早恋了,当时还找他们两个过去提了这事情,后来还叫了家长。她记得这事儿还发生了两次,分别在高一和高二。

    温以凡的思绪被电话声打断。

    她接起电话,听到那头传来钟思乔的声音:“你明天是不是要上班了?”

    温以凡嗯了声。

    钟思乔:“唉,咱俩这几天还没见过呢。”

    温以凡笑:“也不是没机会了。”

    “我们怎么就住得这么远……”钟思乔继续唉声叹气,“我走了几天的亲戚,又累又无聊。不是在问我有没有对象,就是在问要不要给我介绍对象,像约好了一样。”

    “你跟你男神怎么样了?”

    “本来感觉差不多了,但他又一直没提。”钟思乔有些苦恼,“他这是在把我当备胎吗?还是想找个比较有意义的节日再跟我告白。”

    “如果真喜欢的话,你主动点也没什么关系。不过你得先看清这个人怎――”还没说完,温以凡忽地听到玄关处传来门打开又关的声音,声音顿住。

    “怎么了?”

    “没事儿,听到客厅有动静声。”温以凡没想过他今晚还会回来,随口道,“应该是桑延回来了。”

    钟思乔诧异:“他年初三就不在家住了吗?”

    没等她没回答,钟思乔又接着说:“不过我现在听到你俩合租,还是觉得有点儿诡异的感觉。毕竟他以前不是喜欢你吗?你俩真没发生什么啊?”

    温以凡诚实道:“面都没见过几次。”

    “行吧。”钟思乔说,“好像也是,毕竟也过去那么多年了。”

    想到今晚提了大学的事情,温以凡提起一个事情:“乔乔,向朗他之前本来是打算考宜荷大学的吗?我怎么对这个没什么印象。”

    “有吧,不过就高一开学的时候说过几回。”钟思乔反应过来,“你想说的的是咱出去那回他真心话说的话吧?他当时说的时候我也很想吐槽,不过还是忍着了。”

    “……”

    “他就是欠,那话是故意说给桑延听的。他俩高三同班的时候就不太对付。”钟思乔笑了起来,“我还忘了跟你说了,把你送回去之后,这傻逼还不小心说漏嘴了。说他都习惯了,也忘了都过了多少年了。还说觉得桑延现在冷冰冰的,看着太没意思了,以前他说这种话能把桑延激得讽刺他几百回合。”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把电话挂断后,温以凡起身。

    想去洗个澡的时候,又拿起了手机。她抿了抿唇,打开跟桑延的微信聊天窗,慢吞吞地敲打:【之前向朗说的跟我一块上宜荷大学】

    敲到这,她盯着屏幕,动作停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

    温以凡吐了口气,把敲的字全部删掉。

    还是算了。

    这事情都过了多久了。

    再提起来好像也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她当时就是没处理好这件事情。

    现在就算想解释,也没任何道理。

    -

    短暂的三天假期结束。

    温以凡又开始过上每日睁眼就准备出门,回到家洗漱完就闭眼睡觉的日子。跟桑延那稍微和谐一点的相处,似乎也随着节日的过去而消失。

    之后又恢复了常态。

    基本上,两人每天都会见面。

    但对话的次数却少得可怜。

    不过温以凡觉得这相处也称不上是不愉快,顶多算是这段时间的相处没有让他们的关系拉近任何一分,履行了一开始的互不干涉的承诺,各过各的生活。

    不知不觉间,整个二月就过去了。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彻骨寒冷被到来的春天赶走,温度也渐渐上升。

    先前春节温以凡没去赵媛冬那。

    也许是因为这个事情,从那之后,赵媛冬找她的次数明显多了不少。每天都会找她说话,说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你什么时候有空来见妈妈一面”。

    时间久了,温以凡觉得这么拖着也有些麻烦,干脆见一面应付了事。想着见了面之后,赵媛冬找她的次数估计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频繁。

    温以凡的休息日在植树节后一天。

    那天下午,按照赵媛冬给的地址,温以凡坐地铁过去。

    刚到小区门口就见到了赵媛冬的身影。

    赵媛冬穿着件长裙,脸上妆容很淡,头发及腰,被烫成卷。

    时间似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跟几年前相较,她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漂亮到不像话,又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韵味。

    温以凡的长相多是随了她。

    见到温以凡,赵媛冬的目光顿住,立刻走了过来。她神色间的激动完全掩盖不住,但动作却显局促,只轻轻拉住了她的胳膊:“阿降来了啊。”

    “嗯。”

    “出来怎么才穿这么点。”

    温以凡提着刚在路上买的水果,笑道:“不冷。”

    ――沉默。

    赵媛冬的视线放在她的脸上。

    两人好些年没见了,对彼此都觉得生疏。

    看着她的脸,赵媛冬的眼眶渐渐发红,下意识别过头:“你瞧我也是……”

    “……”温以凡不喜欢应付这种事情,轻抿了下唇,“先进去吧,我晚点还有事儿,吃完晚饭就得走了,没法在你这呆这么久。”

    “好好好,跟妈妈回家。”赵媛冬抹了抹眼睛,“妈妈也怕打扰你工作和休息,你没空的话我过去你那坐坐也行。以后你想吃什么,就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过去给你做。”

    “我跟人合租,怕会影响到室友。”

    “那你有空的话多过来,”赵媛冬上下打量着她,眼里带了心疼,“瞧你这瘦得,一点肉都没有,是不是都没好好吃东西?”

    温以凡:“吃了的。”

    赵媛冬又看了她好几眼,感叹道:“我们阿降长大了,比以前漂亮多了。”

    温以凡只是笑笑。

    两人走到赵媛冬所住的那栋楼。

    赵媛冬现在住的房子,跟当初她再婚后,温以凡跟着一起搬过去住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她大概是前些年才搬的家。是个新的高档楼盘,小区绿化和物业都做的很好。

    空间也大了许多。

    印象里,这事情赵媛冬是跟她提过的。

    但温以凡没放在心上,所以也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坐上电梯,赵媛冬在她旁边说话:“对了,你还没见过鑫鑫呢。”说到这,她的笑容明显了些:“都快三岁了。”

    赵媛冬口里的鑫鑫全名叫郑可鑫。

    是温以凡同母异父的弟弟。

    “你郑叔叔还在上班。”电梯恰好到了,赵媛冬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佳佳也不在家,她上大学隔几个星期才会回家一趟。而且她之前还特地跟我说了一次,说以前是她年纪小,对你恶意太重了,但她现在都已经想开了,也觉得对不起你。”

    温以凡温吞地嗯了声。

    赵媛冬把门打开,先让温以凡进去:“先坐。”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件事儿:“对了,阿降。你大伯母也在这。前些天,她听我说你来南芜了,今儿个也特地从北榆过来,说要见你一面――”

    听到这话,温以凡抬了眼。

    同时,她就见赵媛冬口中的大伯母车雁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哟,霜降来啦。”车雁琴烫着大妈头,跟赵媛冬年纪差不多,却像是两个年龄层的人,声音也显得粗,“快来快来,让伯母看看。”

    “……”

    “都多少年没见了,”车雁琴边走过来边笑骂,“你这孩子也真是没良心,去外面读大学之后像不知道家在哪儿了一样,也不知道回来看伯母一眼。”

    温以凡表情僵住,转头安静地看向赵媛冬。

    赵媛冬没注意到,只是问:“鑫鑫呢?”

    “睡觉呢,闹腾了一下午,这会儿也累了。”说完,车雁琴又把话题扯回温以凡身上,“霜降可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赵媛冬笑道:“是啊,让人看着眼都挪不开。”

    车雁琴:“可比你年轻的时候好看多了。”

    “那是当然,”赵媛冬失笑,而后拉住温以凡的手,扯着她坐下,“咱先坐吧,阿降跟妈妈坐一块说说说话。”

    “……”

    车雁琴坐在另一张沙发上,随口问道:“霜降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

    温以凡没搭腔。

    倒是赵媛冬主动帮她回答了:“还跟宜荷的时候一样,新闻记者。”

    车雁琴皱眉:“那不是不怎么赚钱吗?又苦的。”

    “阿降喜欢就行,”赵媛冬说,“反正钱够生活了,也不需要太多。”

    “也是。”车雁琴忽地伸手拍了拍温以凡的手臂,状似要生气,“霜降,你怎么见到伯母也不喊人,怎么书读多了还没礼貌了。”

    温以凡抬眼看她,依然一句话不说。

    “阿降现在的性子比以前沉稳,话也不多了……”见场面僵持了下来,赵媛冬笑容带了些尴尬,“阿降,你也是的,咋不喊你伯母。她对我们有恩,以前还帮妈妈照顾了你几年。”

    车雁琴又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是啊,我对霜降可跟对亲女儿一样。”

    温以凡只觉得她俩的声音像是轰炸机一样,吵得她的头都快炸了。

    她垂头,忍着现在就起身走人的冲动。

    “媛冬。”瞥见桌上的水果,车雁琴说,“你看霜降这不是买了水果吗?你去洗洗,咱切来吃了,别浪费她的一番心意。”

    赵媛冬才想起这事情:“行,吃个水果我就来准备弄晚饭了。”

    等赵媛冬进了厨房,车雁琴盯着温以凡的脸,嘴里啧啧有声:“霜降,你说你,也不知道用用自己的优势。你长这么漂亮,随便找个好老公嫁了就行了,哪用过得这么辛苦。”

    温以凡只当没听见。

    “别嫌伯母烦,伯母也是为了你好,看你过得这么累我也不好受。”车雁琴说,“你把工作辞了,跟伯母回北榆,伯母也好继续照顾你。”

    “你大伯那边有个合作伙伴,特别有钱,就是年纪可能比你大一些,但对人很好。”车雁琴说,“伯母给你介绍介绍,你也别总过这样的日子了,也得找人多疼疼你。”

    温以凡抬起眼。

    车雁琴又道:“还有,你哥哥今年要结婚了,婚房也没着落。我们以前照顾你这么久,你也适当帮点。反正你一女孩子也不需要什么――”

    她口中的“哥哥”是车雁琴的儿子温铭。

    “我之前认识了一个公司老板,”温以凡打断她的话,面无表情道,“也很有钱,还很巧,他喜欢男的。需要我帮忙把温铭介绍给他吗?”

    “……”车雁琴愣了下,立刻火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听到这动静声,赵媛冬立刻从厨房出来:“怎么回事儿?”

    从进来开始,温以凡身上的包就没摘下来过,这会儿直接站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整理了下衣服:“我不会再来你这儿了。”

    赵媛冬没听清:“什么?”

    温以凡的目光与她对上,清晰重复:“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你这。”

    “……”

    “本来任何人我都不想再联系。但我爸跟我交代了,他走后,我得好好照顾你。”这次温以凡连笑容都露不出来了,慢慢地说,“他这遗言我也没法当没听见。”

    “……”

    “那你就当我跟他一起死了吧。”

    -

    温以凡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她换上拖鞋,一抬眼就看到桑延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他穿着休闲服,碎发散落额前,坐姿很懒,看上去舒适到了至极。

    跟年少时坐在她身后,动不动就用腿碰一下她椅子找存在感的那个少年重叠在了一起。

    客厅电视大开着,放着某部不知名的电影,此时正发出浮夸的笑声。

    温以凡停在原地,莫名喊了他一声:“桑延。”

    两人在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也许是意外,桑延抬眼,把手机放下:“怎么?”

    “……”温以凡回过神,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笑了笑,“我今天可能要早点休息,你九点前能把电视关小声点吗?”

    桑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回很好说话:“行。”

    温以凡点头:“谢谢。”

    她回到房间,飞快地洗了个澡。

    从厕所出来后,温以凡就觉得精疲力竭,倦怠到似乎一闭眼就能睡着。可大脑里却不受控地有无数画面划过,一点点地将她的精神撕裂。

    最后,又被梦境和睡意一点点地拼凑起来。

    ……

    另一边。

    见温以凡回了房间,桑延直接把电视关掉。总觉得她不太对劲儿,他继续玩了会儿游戏,很快就没了心情,直接退出。

    桑延打开跟温以凡的聊天窗:【你怎么回事儿?】

    盯着看了一会儿,桑延也没犹豫多久,很痛快地点了发送。随后,他又漫不经心地开了把游戏,结束了一局后那头都没回复。

    这么快就睡了?

    见时间不早了,桑延把手机搁到一旁,起身回了房间。他拿上换洗衣物往浴室的方向走,瞥见主卧方向时,他的目光停了下,又回客厅拿上手机。

    这才进了浴室。

    桑延把手机音量调大,脱衣服开始洗澡。

    等他洗完澡,再点亮手机时,那头依然没回复。

    桑延唇角轻扯,把衣服套上便出了浴室。他把手机揣回兜里,用毛巾擦着头发,往厨房的方向走,打算去拿瓶冰水喝。

    他刚走到餐厅的位置。

    身后的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桑延回头。

    就见温以凡走了出来,动作有些缓慢,表情也呆呆地。

    他挑了下眉,把毛巾搭在脖子上:“你干什么呢。”

    温以凡没说话,往他的方向走来。

    停在了他的面前。

    “我刚洗完澡你就出来?目的性倒也不用这么强,”桑延垂眼看她,语气欠欠地,“想看美男出――”

    话没说完,温以凡突然伸手抱住他。

    “……”桑延的身体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