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剩下的话也像是卡带了似的,室内瞬间陷入寂静。

    桑延的眼睫动了动。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温以凡略微凌乱的发丝,以及低垂着的睫毛。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哑着嗓子道:“你这是干什么?”

    温以凡没回答。

    桑延的头发还湿漉漉的。

    发梢处的水珠从脸侧滑落,顺着下颚往下滴,砸了几颗到她的发间。他盯着看,而后慢条斯理地抬手,动作很轻地用指尖蹭掉。

    像没察觉到,她没任何反应。

    温以凡生得不矮,身高大约到他下巴的位置,骨架却瘦小,身上也没几两肉。此时侧脸靠着他的胸膛,双手抱着他的腰,力道不轻不重。

    存在感却强得像是,落到身上的,一滴滚烫的熔岩。

    持续了十几秒的时间。

    “能给我个准话?”桑延又出了声,不太正经地说,“你还打算抱多久?”

    话音刚落,温以凡立刻松了手。

    她迟钝地往后退了一步,没看桑延,嘴里咕哝了句几个字。字眼像在舌头里滚过一圈,听起来很含糊。

    桑延没听清:“说什么呢。”

    但温以凡却没再说话。

    像自己什么事情都没做一样,她转了身,慢吞吞地往主卧的方向走。看着镇定又自若,仿若她半夜突然跑出来抱他,是一件极为正常又理所当然的事情。

    没想过她能给出这样的反应,桑延眉心一跳,话里带了荒唐的意味。

    “温以凡?”

    与此同时,温以凡刚好走到次卧门前。她的脚步顿住,似是听到他的声音,可目光却放在桑延房间的方向,就这么定格了几秒。

    她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

    “……”

    随着一阵关门的声响,两人被隔绝开来。

    桑延还站在原地:“?”

    场面似是静滞住。

    几秒后,毛巾从肩膀滑下,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桑延收回思绪,弯腰捡了起来。

    客厅内白灯大亮,刺目又让人晃神。周围悄然无息,静到能听到空气在缓缓流动,温以凡那短暂出现的气息,似乎也因此散去。

    宛若一场梦境。

    -

    隔天醒来。

    温以凡的那些坏心情和不适感彻底消失,觉得自己像是充了一晚上的电,醒来就恢复如初。她坐起来,在床上坐了会儿醒神,胡乱地想着睡觉真是个终极武器。

    只要睡一觉,所有的坏心情都能消化掉。

    温以凡拿起手机,边起身进了厕所。她习惯性先刷了会儿新闻,之后才打开微信看了眼。顺着下滑,注意到昨晚九点出头时,桑延给她发了条微信。

    桑延:【你怎么回事儿?】

    温以凡眨了下眼,也不太清楚那会儿自己睡着了没有。从厕所里出来之后,她就直接躺床开始酝酿睡意了,之后也没再看手机。

    她把牙刷含进嘴里,腾出手回:【什么?】

    下一刻

    桑延回了个问号:【?】

    “……”他这动不动就甩人一脸问号的毛病到底哪里来的。

    温以凡边刷牙边思考着。

    昨晚桑延发微信的这个时间,她不在客厅,也没有发出动静影响他。再加上,她回家的时候,跟他说话的态度也挺正常。

    想了想,温以凡又回:【你发错人了吗?】

    桑延:【?】

    过了几秒,他又发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

    温以凡一脸莫名,完全搞不明白他的想法。但也能通过他那两个问号明白,这个大拇指不会是什么好意思。她吐掉嘴里的泡沫,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总觉得这个人的情绪起起伏伏的。

    每天都有点儿奇怪。

    温以凡也没想太多,干脆把这个大拇指理解成它最初的含义,只当是一大早桑延就给她发来了鼓励。

    想着这事儿总得你来我往一下。

    她考虑了下,也回敬了他一个大拇指。

    ……

    此时才八点出头。

    温以凡拿上外套,搭在臂弯里,踩着拖鞋走出了房间。虽然桑延已经醒了,但因为时间尚早,她的动作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些。

    本以为桑延还没出房间。

    哪知温以凡一进厨房,就看到他正靠在流理台旁喝冰水。

    桑延似乎格外偏好深色的衣服,就连在家里穿的休闲服也不例外。纯黑色的T恤,同色的长裤。他的模样漫不经心,看着有些困,像是没睡好。

    此时他低着眼,单手拿着手机把玩着。

    注意到她的存在,也只是闲闲地掀了下眼皮。

    温以凡从冰箱里拿了盒酸奶,以及一包吐司。她关上冰箱门,犹豫须臾,还是提了下他刚发的微信:“你昨晚微信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桑延抬睫,直勾勾地盯着她,忽地笑了。

    “想当没发生过?”

    “……”

    如果温以凡不是确定自己昨天没喝酒,她都要以为自己是喝断片做出了什么事情。

    电光火石间,温以凡想到九点出头这个时间。昨晚她一回家,就跟他提起自己今天想早点睡,让他九点前把电视关小声点。但两人合租前,她提的要求是十点后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

    提前了一个小时。

    温以凡本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

    但桑延这人向来小题大做。

    可能是他越想,越觉得提前了一个小时的这个事情,让他心情很不痛快。

    “昨晚是特殊情况,”温以凡解释道,“抱歉影响到你了,以后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也谢谢你愿意迁就我。”

    “……”桑延不冷不热地收回眼,“行。”

    温以凡松了口气。

    “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小事情。”桑延偏头,一字一顿道,“希望你以后做出这种事情之后,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

    这回温以凡是真觉得他这人小气又莫名。

    这也算大事。

    不就让你把电视调小声点。

    温以凡忍了忍,还是没吐槽:“好的,我会的。”

    -

    温以凡到办公室时,里头还没有人来。她先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等她回去之后,就见苏恬也已经到了。此时困极了似的,趴在桌子上补眠。

    跟她打了声招呼,温以凡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没回家呢。熬了一个通宵,刚从机房回来,”苏恬迷迷糊糊道,“我先睡一会儿。”

    “行。”温以凡说,“你多睡会儿吧,有事我再喊你。而且趴着睡是不是不太舒服,你要不要去沙发那边睡?我这里有个毯子。”

    “不用,”苏恬说,“我就睡半小时,然后得起来写稿了。”

    温以凡没再多说,依然把毯子给苏恬,她打开文档,翻阅着资料,写了会儿采访提纲。

    不知过了多久,隔壁的苏恬突然坐直了起来,一副睡懵了的样子。她转头看向温以凡,呼吸有些急促:“以凡。”

    闻声,温以凡转头:“怎么了?”

    “我刚做了个噩梦,光怪陆离的。”苏恬的额间还冒了汗,看起来睡得并不太好,“梦到我就趴在这睡觉,然后能听到你敲键盘的声音,周围还有个小孩在哭,背上好像也有东西在压着我。”

    温以凡愣住:“这听着怎么这么吓人。”

    “对啊,我刚刚都快窒息了。”苏恬叹了口气,“我感觉我是有意识的,但就像是被一层保鲜膜裹着,怎么都动弹不了。”

    “那应该是鬼压床了,你刚刚趴着睡,血液可能不太流通。”温以凡安慰道,“你去沙发那边睡吧,应该就不会了。”

    “算了,我还心有余悸。”苏恬说,“第一次做这么奇怪的梦。”

    听她这么一说,温以凡也想起个事儿:“我昨晚也做了一个挺奇怪的梦。”

    苏恬拿起水杯:“什么?”

    “不过算不上是噩梦,”温以凡认真说,“我梦到自己一个人进了一片深山老林,在里面一个人走了半天,一直找不到出口。后来天都黑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开始觉得很冷。”

    “然后呢?”

    “我就突然想起,我来的路上好像看到了太阳。”温以凡说,“然后我就想回去找那个太阳取取暖,又走了一段路,还真找到了。”

    苏恬指出她的逻辑问题:“天不都黑了,哪来的太阳。”

    温以凡笑:“所以是梦。”

    “这就结束啦?你没从深山老林里出来吗?”

    “出来了,见到太阳的时候就出来了。”温以凡勉强回忆了下,但梦境的记忆淡,她也记不太清了,觉得这场景似乎有点离谱,“而且,我见到太阳的时候,好像还――”

    “什么?”

    “忍不住抱了抱它。”

    ……

    温以凡今天去得早,加上台里最近事儿不多,所以准时下了班。

    她回了小区,很巧地在电梯里碰见了桑延。他似乎也刚回来,应该是直接从地下停车场坐电梯上来的,正打着电话。

    温以凡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桑延只看了她一眼。

    过了一阵。

    桑延懒洋洋地说了句:“不用怀疑了,就是对你没意思。”

    “……”

    恰好到十六楼。

    温以凡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走出电梯。

    桑延跟在她身后:“你倒是跟我说说,她对你做了什么暧昧行为。”

    温以凡打开房门,正准备拖鞋。

    后头的桑延又冒出了句:“抱了你一下?”

    “……”

    这话伴随着关门的声音。

    同时,桑延拍了下她的脑袋:“喂。”

    温以凡回头。

    “都是女生,你来回答回答。”桑延抬了抬下巴,意有所指道,“这人抱了我朋友一下,第二天当没事情发生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温以凡没反应过来:“啊?”

    桑延:“这行为可以报警不?”

    “……”温以凡惊了下,迟疑地说,“抱一下…好像也不至于……”

    注意到桑延的神情,她又温吞地补充:“主要看你朋友跟这个女生关系怎么样吧,可能她就是心情不好,需要点安慰什么的。”

    桑延没说话。

    他这姿态,莫名让温以凡有种自己才是做出这种行为的恶人,说话都艰难了几分:“这拥抱可能也没别的含义,就只是朋友间……”

    被桑延这么盯着,温以凡也说不下去了:“但我具体也不知道你朋友跟这个女生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说的话也没什么参考价值。”

    闻言,桑延面无表情地收回眼,又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问你呢,跟那人关系怎么样。”

    “你有病吧!什么报警!”那头的钱飞被他忽略半天,这会儿音量都大了几分,“关系还能怎样!老子女神!暗恋了一年了!”

    “……”

    钱飞:“而且你这说的什么啊!我跟你说的不清楚吗!我女神是情人节送了我巧克力!不是抱好吗?!”

    “噢,他说是个,”桑延放下电话,上下扫视着温以凡,像是由她身上得出了结论,“发了疯地爱慕着他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