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把手机放回兜里。她没回答这个问题,低下眼,瞅见桑延空空如也的手:“你不是要买东西吗?”

    桑延站直起来,淡淡地啊了声:“走吧。”

    “……”温以凡问,“你还没买吗?”

    “嗯?”桑延侧过头,语气没丝毫不妥,“这不准备去买呢么。”

    温以凡提醒:“你不是说提不动吗?”

    桑延:“是啊。”

    “……”

    温以凡被他这副理所当然又拽上天的模样弄得有些无言以对。

    行。

    她就当自己理解有误。

    他的意思估计是一会儿提不动,而不是现在就提不动。

    两人进了超市。

    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不知从哪天起,温以凡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有些怪异。跟之前的互不搭理,互当成是陌生人有些相似,但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同。

    但她也说不上来。

    温以凡先上了扶梯。想到苏恬的话,她提起:“你的房子装修得怎么样了?”

    桑延站的位置比她矮了一个台阶,这会儿看着只比她稍高些。他靠着扶手,单手拿着手机,随口答:“怎么?”

    温以凡:“今天我算了下时间,当初我们说好的期限是三个月。”

    闻言,桑延抬了眼。

    “你是从一月二十号开始入住的,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温以凡说,“所以我想先跟你沟通一下这个事儿。”

    “沟通什么?”

    温以凡温和说:“你大概什么时候搬?”

    桑延懒得管似的:“到时候再说。”

    “我不是催你搬的意思。主要是,我可能得提前找新室友。”温以凡跟他商量,“就是想确认一下,如果你那边不打算再续租,就按照我们之前说的那样三月二十号前会搬走的话,我这边就可以开始跟下一任室友交接了。”

    扶梯恰好到二楼。

    两人的对话因此而中断。

    温以凡正想再提一次的时候,就听到桑延出了声:“行吧。”

    她回头。

    桑延扯唇,闲闲道:“我问问情况再给你答复。”

    ……

    这一块是当初尚都花城开盘时,配套建起的一个小型商圈。

    小区外头有一圈商铺,再往外,有个大型的商城。里头总共有三层,一楼是各种大品牌入住的店铺,往上两层是超市。

    二楼是食品区,三楼是生活用品区。

    桑延推了辆购物车,两人直接上了三楼。

    温以凡有好一段时间没来超市了。

    在等着当苦力的期间,看着桑延一样东西一样东西地往购物车里丢,她也想起家里的生活消耗品似乎确实用得差不多了。

    桑延买东西格外随意,缺什么东西拿了就走,看到熟悉的牌子就往车里扔。不会花多一分的时间去对比价格和牌子。

    但温以凡跟他买东西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除开工作之外的时间里,她做什么事情都温温吞吞的。

    加上温以凡从大学时期就过得节俭,经济条件不算好。所以光是比对价格,她都能在原地算个好几分钟。

    两人也因此渐渐拉开距离。

    路过纸巾区域的时候,桑延瞥了眼,伸手拿了条卷纸和抽纸往车里扔,而后继续往前走。走了十来步,他忽地觉得不太对劲儿,停下脚步回头看。

    就见温以凡还在原来的位置。她认真看着价格标签,又看向包装上的卷纸数量,看起来是在对比两者之间哪个更物廉价美。

    桑延走了回去:“你干嘛呢。”

    “算一下价格,”温以凡没抬头,心不在焉道,“都是四层的。这个20块10卷,一卷140克,这个23块12卷,一卷120克……哪个划算点。”

    “……”

    温以凡看到数字就头疼:“有点难算。”

    桑延明白过来,看着她的模样,眼里带了几分玩味。

    “所以这个一卷2块,”她自顾自地算着,很快就停住,“23除以12是多少……”

    温以凡正想翻出手机计算器,桑延就给出了答案。

    “1块9左右。”

    “哦。”温以凡的手停在12卷的卷纸上,迟疑道,“那拿这个?”

    桑延倒也没催,低着眼看她。闻言,他似是觉得好笑,微不可察地弯了下唇:“拿,不是划算点么。”

    温以凡抬头:“但这个只有120克。”

    桑延:“那拿十卷的。”

    温以凡没算出答案,也不确定:“我再算算。”

    桑延盯着她看,忽地笑了声:“温以凡,你是来超市参加高考的?”

    “……”温以凡一噎。

    “这点数你能在这算半年,”桑延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吊儿郎当道,“快九点了,我怕你交白卷。这回我替你考了行不?”

    温以凡还没说话。

    桑延稍扬眉,指节在旁边的卷纸上轻扣两下,贴心似的给出了答案。

    “十卷的划算。”

    “……”

    -

    接下来的时间里。

    温以凡再对比商品价格时,情况还是跟刚才差不多。到后来,她干脆也不挣扎了,直接全部交给桑延来“代考”。

    两人买完东西,到收银台结账。

    工作人员替他们把东西装进袋子里。东西不算太多,有两袋,一袋大的一袋小的。剩余两个体积太大装不进袋子里的东西。

    是刚买的卷纸和抽纸。

    桑延全数提起,顺带指挥了她一句:“把车推回去。”

    “好。”温以凡把购物车归位,拿起里头的两把伞,随后走回桑延面前。看着他大袋小袋的样子,她主动说:“这些我来拿吧。”

    “你撑伞吧。”桑延没把东西给她,慢腾腾地补充,“替我。”

    “……”

    “别让我被淋到了。”

    “……”

    两人出了商城。

    外边雨势比先前大了些,气温似乎又随着夜的加深降了几度。周围人也少,远处车灯将雨点染了色,像是一条条带了颜色的光线。

    两人用的都是单人伞,但相较之下,桑延的那把伞会稍大一些。

    温以凡把伞打开,抬手举高,大半边挡在桑延身上。两人靠得近,但伞的空间不大,雨点还是顺着伞尖往下落,冰水砸到她的肩膀上,顺着衣服往里渗。

    没多久。

    桑延忽地出声:“喂。”

    温以凡看他:“嗯?”

    “伞往你那边挪点。”桑延傲慢道,“挡着我视线了。”

    “哦。”

    温以凡没挪,只把手举高了些。

    桑延:“快点儿。”

    “好。”她只好往自己这边挪了下。

    “再挪,”桑延啧了一声,“自己多高没点儿数吗?”

    “……”温以凡感觉再这么挪,他都相当于没撑伞了。看着他稍稍被打湿了的右肩,她提议道,“那要不你来撑伞?”

    桑延瞥她:“想什么呢。”

    “?”

    “想什么活都不干?”

    “……”

    反正到回家的路途也不远。

    温以凡没再纠结这点事。

    回到家,温以凡把伞撑开,放到阳台晾干。回客厅时,她用余光看到桑延此刻的模样。他的大半个肩膀都被打湿,发尾也染了水,外套上还沾着水珠。

    桑延把外套脱掉,搭在餐椅上。

    温以凡提了句:“你先去洗个澡吧。”

    她也没立刻回房间,慢腾腾地收拾着刚买回来的东西。温以凡没怎么淋到雨,瞅见两人鲜明的对比,还有点担心桑延会出声讽刺――

    “让你打个伞都打不好。”

    但等了半天,桑延倒是什么话都没说。

    他只嗯了一声,拿上衣服便去浴室洗澡了。

    把东西收拾好,温以凡翻出小票和手机,正准备开始算账。一点亮屏幕,就看到刚刚还未退出的网页。

    是她搜索完“穆承允”后,还没来得及看的界面。

    词条下边带了张照片。

    少年抿着唇笑,穿着简单的白体恤,看上去精神而开朗。

    介绍的内容也很少。

    穆承允,男,演员。

    2013年1月,主演电影《梦醒时见鬼》。

    “……”

    看到这个电影名时,温以凡还懵了下。很快就回想起来,她似乎是看过这个电影的。但她没认真看,这会儿什么剧情和人物都想不起来。

    只记得里头那张,时不时出现几次的,煞白的鬼脸。

    百科里也没具体说,穆承允饰演的是哪个角色。

    温以凡懒得再翻,想着钟思乔好像是看过这个电影的,干脆晚些去问问她认不认识这个明星。要是她喜欢这个人的话,就把这个签名送给她。

    她收回思绪,打开计算器。

    还没开始算账,桑延就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桑延没有用风筒吹头发的习惯,每回都是用毛巾搓几下就出来,头发蓬松而湿。穿着深色休闲服,模样看着比平时柔和些。

    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沐浴露,味道很特别,夹杂着浅浅的檀木香。

    桑延没说话,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温以凡对着小票,垂头开始计算。

    过了一阵,温以凡听到桑延给人发了条语音,语调闲散:“推荐个鬼片,催催眠。”

    “……”

    温以凡对这种惊悚灵异片很感兴趣。她动了动唇,本想推荐几部她的心头好,但又担心对方会直接来一句:“看过了。”

    对此,温以凡干脆保持沉默,打算等着一块看。

    温以凡算了两遍,确定数字没错之后,才用支付宝跟桑延转了钱。与此同时,电视也响起了声音。她立刻来了兴致,看向屏幕。

    家里用的是网络电视,除了电视频道,还能点播一些影剧和节目。

    桑延应该是选好了电影,直接从片头开始播放。

    此时,电视屏幕上。

    女人似是刚从梦中惊醒,满脸惊恐,重重地喘着气。周围的光线很暗,背景音乐也显得诡异,幽幽地,一下又一下地咚咚声。

    像是鬼到来时的脚步声。

    温以凡觉得有些熟悉。

    继续看着。

    女人像是被控制住,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全身僵住。而后,她生硬地转头看向左侧,就对上了一张煞白七窍流血的脸。

    音乐在此刻加重,伴随着女人不可自抑的尖叫声。

    “啊――!!!”

    桑延那头突然有了动静声。

    他的手机掉落到了地上。

    温以凡下意识看过去,就见桑延背对着她弯腰,捡起了手机。

    她看不见他的表情,收回视线。

    下一刻。

    屏幕现出“梦醒时见鬼”五字,染着淋漓的鲜血,蜿蜒往下滑落。

    哦。

    温以凡想起来了。

    虽然印象里,这部鬼片格外无聊,但温以凡的兴致依然半点未减。因为上回没认真看,这会儿也完全不影响被她当成一部全新的打发时间的电影来看。

    客厅内安安静静。

    温以凡看电影不怎么说话,注意力向来格外集中。但不知为何,可能是这部电影有浅薄的印象,也可能是拍得实在太烂了。

    在一声重音,伴随着鬼脸出现时,温以凡忍不住笑出声。

    “……”

    这场景有点儿恐怖。

    夜晚,封闭的空间,两人默不作声地看着鬼片。到最凝重令人紧张的画面时,隔壁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桑延眉心一跳:“你笑什么?”

    温以凡看得认真,几乎都要忽略了他的存在了。听到他的声音还有些愣神,过了好半天,她才说:“挺好笑的呀。”

    “……”桑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是鬼片。”

    “但刚刚那里确实挺好笑的,”温以凡又看向屏幕,跟他指出,“那个鬼脸上涂得应该是面粉,而且涂太厚了,出来的时候还往下掉――”“……”

    并且,在刚刚的十来分钟中。

    温以凡还渐渐发现,电影里这个鬼,就是今天见到的穆承允。

    怪不得她会觉得眼熟。

    整部电影里,她只记得这张脸了。

    温以凡正想继续看,但注意到桑延的表情,突然察觉似乎是影响到他看电影的情绪了。

    她自我反省了下,在看鬼片这种严肃惊悚的场合笑,好像确实不太妥当。担心自己还会没忍住笑,她没继续留下,打算回房间用电脑来看。

    温以凡刚起身。

    桑延问道:“你干什么去。”

    温以凡诚实说:“回房间。”

    “不就个鬼片,”桑延停顿几秒,往后一靠,“怕成这――”

    他的话还没说完。

    猛然间,穆承允那张流着血泪的眼近距离出现在屏幕前。

    伴随着那熟悉的震慑人的音乐。

    桑延的表情僵住,剩下的话也卡在喉咙里,没继续说出来。

    温以凡顺着他的视线往屏幕看,盯着看了一会儿,莫名又有点想笑。她抿了抿唇,又提道:“你继续看吧,我回房间了。”

    她刚走两步。

    桑延又喊:“喂。”

    总觉得他有些奇怪。

    温以凡看他,联想起他先前的反应,反应了过来:“你怕吗?”

    “……”

    见他不说话,温以凡也没再问,抬脚往里走。

    桑延再度出声:“行了,温以凡。”

    她第三次回头。见到桑延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懒洋洋地偏头:“坐吧。”

    “?”

    “我知道你也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