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记得当时桑延没说任何话,安静到就连半点儿呼吸声都听不见。两人在沉默中过了大约半分钟,她伸手抹掉眼泪,挂断了电话。

    从那天起。

    他们两个在学校里再无交集。

    后来,温以凡跟着大伯一家搬到北榆,也因此转了学。在她以为会跟桑延彻底断了联系时,她开始收到他发来的成绩短信。

    持续不断地。

    每隔一段时间就发来一条。

    再然后。

    在节假日或者双休,桑延偶尔会来北榆找她。次数不算频繁,最多也只是一个月来找她一次。还都会提前问过她的意见。

    两人每次去的都是同一家面馆。

    那家面馆的店面很小,装修也老旧。面的味道普通而无特色,因此生意不算好。每次去的时候,店内都冷冷清清地,只有老板一人坐在收银台看电视。

    次数多了,老板也就认得他们两个了。也不用点单,见到他俩就直接起身进厨房。

    仅剩下两人的小空间。

    因为她的那句话,桑延在她面前的话变得少了起来。他的神态如从前那般不可一世,但又似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像从前那般肆无忌惮。

    像是心照不宣。

    两人没再提起过那通电话。

    ……

    基本上,钟思乔就没见过温以凡发火的时候,所以这会儿也有些好奇了:“你做什么了?你这性子确定你那行为能伤害到他?”

    这次温以凡没回答,低头吃面。

    “说不定只是你想的比较严重,可能对方根本不觉得是什么大事情,这事儿连给他挠痒痒都算不上。”钟思乔像个知心姐姐一样,开导她,“或者是他真很在意这个事情,但你道个歉,解释一下,他也就不在意了。”

    温以凡嘴角翘起:“都多久了。”

    “这咋了,道歉什么时候都不晚呀。”钟思乔说,“嘴巴长在你身上,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权利在你这儿。只是接不接受的权利在对方那而已。”

    也不知听没听进去,温以凡只笑了下。

    这话题就终止于此。

    吃完面后,两人起身出了面馆。钟思乔背上包,跟她提起别的事情。说到一半,她忽然“诶”了声,抬手捏了捏她的手臂:“点点,你是不是胖了点?”

    “……”温以凡抬头,“啊?”

    “你之前瘦得像只剩下骨头,我跟你靠一块都觉得硌得慌。”钟思乔盯着她的脸,认真道,“但我现在感觉你好像稍微有点肉了。”

    温以凡倒是没感觉:“是吗?”

    钟思乔打趣道:“你是不是跟桑延合租过得还挺好?”

    “……”

    闻言,温以凡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从桑延住进来之后,她吃的东西似乎是多了起来。

    原本她没有吃晚饭的习惯,却也因为他煮东西大手大脚不知适当加分量的行为,而充当了一个替他一块解决剩菜的垃圾桶。

    -

    两人聚会的地点挑的是两人住所靠中间的位置,都离了一段距离,所以也不能在外呆到太晚。吃完晚饭后,两人便各自回了家。

    拿钥匙进门,温以凡脱鞋的时候,一如既往地瞥见桑延躺沙发上打游戏。电视照例放着叫不上名字的剧,音量开得不大不小,倒也显得吵闹。

    时间久了,温以凡莫名还有种自己在家里养了个宠物的感觉。不论她何时出的门,何时回的家,都能看到这“宠物”在家慵懒潇洒的模样。

    温以凡收回思绪,坐到沙发旁喝水,看了他几眼。想到钟思乔的话,她的嘴唇张了又合,好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喊了声:“桑延。”

    桑延眼也没抬:“说。”

    “……”温以凡莫名又说不出口了。

    时隔那么多年,说不定对方都不记得当时的事情了。

    现在突然提起来,似乎还挺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喊了人不说话也挺奇怪。看到他这副闲散的模样,温以凡想了想,随口扯了个话题:“你的主业是酒吧老板吗?”

    桑延:“副业。”

    温以凡想了想:“我记得上回说你大学是计算机系的?”

    “嗯。”桑延这才抬头,似笑非笑道,“怎么?”

    “没,只是有点好奇。”温以凡说,“看你每天都不用上班,就随便问问。”

    “换份工作。太多家公司挖我了,这不是还在抢么。”桑延打了个哈欠,语气又拽又不要脸,“等他们抢完再说。”

    “……”

    温以凡也分不太清他是在吹牛逼,还是说他现在就真的身处这种被人争抢的状态。她没对这话发表评价,想到换室友的事情,又道:“对了,你房子的装修情况,你去看了吗?”

    桑延收回视线:“嗯。”

    温以凡:“怎么样了?”

    “还没装修好,新年工人不上班。”桑延语气平淡,直截了当道,“装修好也没法立刻住进去,可能得延一段时间。”

    温以凡稍愣:“那你一个月之后不搬吗?还要住一段时间?”

    “是这个意思。”说着,桑延看向她,“行了,你倒也不用高兴成这样。”

    “……”

    温以凡点头,没再吭声,心里琢磨着只能让苏恬那个朋友找别的房子了。毕竟她也不能自己这么把桑延撵走。她边喝着水,边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两人在一块住了一段时间后,温以凡才发现,桑延每次打开电视似乎都不是为了看,只是给房子找点儿声音。

    先前有一次,她在桑延开电视的时候跟着看了一会儿。

    当时电视里的女人边哭边吃着东西,哭得极为惨烈。温以凡不知道前面的剧情,看着觉得有点心酸,便问了句:“这是怎么了?”

    闻言,桑延掀起眼皮扫了眼,懒懒道:“太饿了吧。”

    “……”

    所以这会儿,温以凡虽然依然看不懂剧情,但也没打算去问他。

    自顾自地看了一会儿。

    这回桑延倒像是对这剧来了兴趣,没多久就收起了手机,跟着看了起来。几分钟后,还跟她聊起了剧里人物的行为举止:“这人是什么情况?”

    这是个悬疑剧。

    此时,剧里的时间是在深更半夜,光线都显得昏暗。男人似是从睡梦中醒来,动作缓慢地换了身衣服,把自己裹得严实后便出了门。

    温以凡猜测:“双重人格吧。”

    “我怎么感觉――”桑延转头看她,一字一句地说,“更像梦游?”

    “是吗?”这个词让温以凡愣了一下,她又看向电视,“我也区分不来,双重人格的主人格是不知道副人格做的事情的吗?我只知道梦游是不记得的。”

    桑延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温以凡老实道,“我以前也会梦游。”

    “……”

    毕竟住一块,温以凡没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瞒着的。注意到他的表情,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毛病是有点吓人,补充:“我就只有小时候,还有大学住宿的时候梦游过,但已经很久没犯这毛病了。”

    桑延指出其中的逻辑问题:“你怎么知道你很久没犯过了?”

    “啊,”温以凡顿住,给出了个合理的解释,“没人跟我说过我梦游。”

    “所以你毕业之后,”桑延笑,“跟别人一起住过?”

    温以凡思考了下:“就只有王琳琳,但只一起住了一周。我也是来南芜之后,才开始跟人合租的,之前都没有这样的经历。”

    沉默下来。

    总觉得他话里有话,温以凡隐隐有个猜测,犹疑地问:“我在你面前梦游过吗?”

    “……”

    想到自己可能还会梦游,温以凡有些恐慌。

    因为这是在她不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可控,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有种对未知的恐惧和无力感。

    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刚上大学时,梦游这毛病又开始犯了。

    头一回在宿舍里梦游,她把半夜起来上厕所的舍友吓到了。以至于后来几天温以凡都不太敢睡觉,怕又会梦游吓到人。

    这事情被三个舍友知道后,四个人找机会谈了一番。

    几个小姑娘人都很好,都说能接受,再加上温以凡梦游不会做出什么事情,久而久之她们也就习惯了。

    见他不答,温以凡又问了一遍:“有吗?”

    桑延反问:“我昨晚回来的时候你知道不?”

    这是他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温以凡觉得纳闷:“我昨天睡得还挺早的,没有听到你回来的动静。”

    桑延直勾勾地盯着她,像是在观察她说的是真是假。

    “……”温以凡突然明白了过来,也沉默了,而后略带肯定地提出来,“你昨天回来的时候看到我出房间了是吗?”

    桑延靠在椅背上,歪头,轻描淡写地嗯了声。

    这对温以凡来说就如同晴天霹雳,她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只能讷讷地询问:“那我做了什么事情吗?”

    桑延倒也诚实,用视线指示了下:“就在这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回去了。”

    温以凡有些窘迫:“没吓到你吧。”

    “吓到我?”桑延笑了,“温以凡,你搞清楚一点。我这人呢,就没有害怕的东西。你就梦个游能吓到我什么?”

    “没吓到你就好。”他语气照旧讨嫌,温以凡反倒松了口气,“我大学舍友跟我说过,我梦游的时候不会做出什么事情,你之后如果再看到我,直接当成空气就好了。”

    桑延意味深长地“噢”了声。

    温以凡:“只要睡眠质量好,我应该就不会梦游了。应该也不会太影响你。”

    桑延:“行。”

    “对了,”温以凡突然想起还有个最关键的事情遗漏没问,谨慎地问,“昨晚那次,应该是你第一次看到我梦游吧?”

    桑延:“当然。”

    温以凡的精神放松:“那就――”

    话还没说完,又听到桑延慢条斯理地吐出两字:“不是。”

    “……”温以凡懵了,“嗯?还有吗?”

    桑延唇角轻轻一扯,坐直起来,气定神闲地给自己倒了杯水。随后,他稍稍抬眸,非常有耐心地告诉她:“还有一次。”

    “那,”温以凡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犹豫地问,“那次我做了什么吗?”

    “做了什么呢,”桑延拖着尾音,像是想不起来了似的,“我想想――”

    温以凡心平气和地等着。

    觉得需要想这么久的话,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过了好半晌,桑延才道:“啊,我想起来了。”

    温以凡接话:“什么。”

    桑延若有所思地盯着她:“你突然跑出来抱住我。”

    “……”

    温以凡表情僵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嗯?什么?”

    本以为这已经是个惊雷。

    哪知还有更难以接受的事情在后边等着她。

    桑延挑眉,闲闲地补充了句:“还亲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