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四目对视。

    在此刻,电视背景音乐仿若听懂了人话,极其配合得消了音。周围静谧到像是连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陷入尴尬至极的局面。

    温以凡从容不迫地收回视线。

    内里的情绪却如同惊涛骇浪般地翻涌。

    抱、住、我。

    亲、了、我、一、下。

    抱。

    亲。

    “……”

    这两个字,几乎要将温以凡烧炸了。

    温以凡想能很清晰得感受到脸颊烧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她想平复一下心情,想努力静下心来,镇定分析这事情的可能性。

    而后迅速给他一个合适的回答。

    但桑延压根就不给她这个时间。他的目光还放在她身上,吊儿郎当道:“不是,你怎么还脸红了?”

    温以凡淡定道:“哦,红了吗?”

    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桑延打量着她:“是啊。”

    “可能是我今晚吃的东西太辣了吧,”温以凡面不改色地扯理由,说话也不慌不忙地,“刚刚我朋友也说我脸很红。”桑延扯了下唇,看上去明显不信:“原来如此。”

    温以凡也不管他信不信,这会儿能应付下来就足够了。冲击一过,她再一细想,又觉得桑延说的这话不太对劲。

    如果他单说抱了一下,温以凡还觉得可能是真的。

    毕竟这行为的难度系数不大。

    但加上亲……

    温以凡觉得自己梦游起来把他打了一顿,都比他说的这句话靠谱。

    “这个事情,你是不是说的,”温以凡声线细细地,斟酌了下用词,“稍微夸张了些?我可能只是梦游不小心撞到你身上了,然后有了一些肢体上的触碰。”

    “噢。你的意思就是,”桑延语气悠悠地,直接戳破,“我故意往你身上泼脏水。”

    “……”温以凡立刻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也不是要指责你。”桑延碎发散落额前,神色松散,“但我现在是被占了便宜的那一方,你总不能这么反咬我一口吧?”

    温以凡完全没有记忆,此时有种极其浓郁的哑巴吃黄连的感觉。她觉得这话实在不合理,没忍住说:“既然有这种事情,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怎么没有?”桑延说,“但你不都说了是特殊情况么。”

    “……”

    “我呢,也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这话让温以凡稍微愣了下,回想起从赵媛冬那回来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收到桑延那个莫名其妙的竖大拇指表情。

    温以凡沉默下来,也开始怀疑自我了。

    桑延很欠地补刀:“不过这算什么。”

    温以凡抬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桑延拖腔带调,又吐了个字,“游?”

    “……”

    温以凡忍了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桑延:“说。”

    他刚说这个情况的时候,温以凡就想问这个问题,但又觉得这个问题很尴尬,会把现在的局面推到一个更尴尬的境界。

    所以温以凡忍着不提。

    但这会儿还是被他这态度逼得憋不住:“我亲你哪了……”

    “……”桑延神色一顿。

    暧昧似乎顺着这话融于空气中,抽丝剥茧地发酵,扩散开来。

    话一出来,温以凡也有些后悔了。但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的水,也无法收回。她的大脑绷成条线,视线却平和地放在他的身上,装作在耐心等待的模样。

    桑延抬睫,随意地指了指自己右唇角的位置。

    “怎么?”

    “你指得这个位置,以咱俩的身高差,我应该是――”温以凡停了两秒,没法在说出那个词,改口道,“碰不到的。”

    桑延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后宽宏大量般地说:“行吧,不承认也没事儿。”

    “……”

    温以凡突然站起来:“不然。”

    桑延抬头。

    下一刻,温以凡又冒出了句:“咱俩案件重演一下?”

    “……”

    桑延笑了:“你想借此占我第二次便宜?”

    “我不会碰到你的。”温以凡好脾气地说,“我只是觉得你说的这个可能性有点低,想证实一下,之后你住在这里的时候,依然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

    “……”

    温以凡看他:“你能稍微站起来一会儿吗?”

    桑延靠在沙发背上,稍稍仰头,自顾自地瞧了她半晌。他倒也没多说什么,把手机搁到一边,似是妥协般地站了起来。

    两人的处境在一瞬间颠倒。

    桑延比她高了差不多一个头,她的脑袋恰好能到他下颚的位置。顺着他的举动,温以凡的目光从下往上,看他从低头变成了仰头。

    这角度,看着根本触碰不到他所说的位置。

    “对吧。”温以凡盯着他的唇角,立刻松了口气,“我根本没法碰到,所以是不是哪儿有误会……这除非是我踮脚,或者是你低头――”

    温以凡边说边抬眼,撞入了他的目光。

    她表情微怔,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拉近。

    ――场面静滞。

    仿佛下一秒,眼前的男人就要顺着她所说的那般低下头。

    温以凡别开视线,心跳莫名快了些。她抿了抿唇,往后退了一步,没再纠结于此:“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桑延眸色乌黑,像是外头漫长无垠的夜。

    “你确实也没有骗我的理由。虽然这行为是我不可控的,但我还是要跟你道声歉。”温以凡想了想,认真道,“以后如果还有这种事情,你直接给我来一拳就行了。”

    “……”

    温以凡憋了半天,提醒道:“保护好自己。”

    ……

    扔下那一连串话之后,温以凡便回了房间。她关上门,靠在门板站着,思考了一会儿自己刚刚都胡乱说了些什么。

    一一捋顺,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温以凡才回过神往里走。

    她躺到床上,盯着天花板,想着桑延刚刚指的位置。

    似乎是他那梨涡的位置。

    “……”

    唉。

    不会是真的吧。

    可她大学四年梦游了那么多次,也没听哪个舍友说过,她梦游会主动做出抱人亲人的举动啊……

    但她以前。

    确实也。

    非常喜欢。

    桑延的那个梨涡。

    温以凡这会儿也不怎么肯定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是浆糊一样,糊成一团又一团,什么都思考不清。良久后,温以凡猛地坐了起来,搬起梳妆台前的椅子,放到房门前。

    -

    接下来几天,温以凡每天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看看椅子还在不在原来的位置。就这么紧张了一段时间,确定没什么异常,她的精神才放松下来。

    虽不能证实桑延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温以凡总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见到他的时候,心里总有几丝不知名的心虚和尴尬在徘徊。

    导致温以凡觉得,比起从前,跟他相处起来好像多了点怪异。

    但桑延仿若压根不在意,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情绪没有丝毫异样。也因此,温以凡不好表现得太过在意。

    她只希望自己不会再梦游,也不会再做出相同,甚至更夸张的行为。

    时间一晃,整个三月就过去了。

    温以凡提前跟主任调了休。清明节那天,她怎么都睡不太着,找了好几部恐怖片,连着看了一整晚。直到天快亮了,她才迷迷糊糊睡去。

    但睡了不到两小时,又自然醒来。

    温以凡爬起来洗漱,翻出衣柜里的黑卫衣,出了房间。她起得比往常早得多,桑延应该是还在睡觉。此时客厅空无一人。

    外头是阴天,房子的光线显得暗沉。

    温以凡没什么胃口,只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很快就出了门。

    查了查路线,温以凡坐上附近的公交车,去往南芜郊区的墓园。

    前几次,温以凡都是跟着赵媛冬,亦或者是大伯和奶奶一块来的。那时候都是直接被他们开车送过去,这还是她头一回自己坐车过来。

    位置离市区还挺远,坐公交往返要四五个小时。

    下了车之后,还得走大约一公里的路程。这片区域周围在施工,路道坑坑洼洼的。没有专门的停车位,所以车也停得乱七八糟。

    温以凡顺着手机地图指示的方向走。

    到墓园后。

    温以凡做了简单的登记,而后进了骨灰堂,顺着往里走。

    走廊漫长到像是没有尽头,两侧看过去,是高而长排的柜子,装着数不清的逝者的灵魂。温以凡沉默地走着,直至到其中一排停下。

    她走了进去,仔细地找到温良哲三个字。

    距离上一次来见他,也忘了过了多少岁月。

    温以凡盯着名字,看了好半天,才轻声喊道:“爸爸。”

    “……”

    “霜降回来了。”

    是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呼唤。

    那时候,温以凡总觉得不敢相信。

    明明前些时候还活生生的人,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那个高高壮壮的父亲,不知是被施了什么魔法,被缩小化,装进了这个小小的盒子里。

    从此再不会说话。

    她总感觉是一场梦。

    醒来就没事了。

    可这噩梦却一直持续着,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法醒来。

    温以凡站在原地,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什么话都没说。某一个瞬间,她的眼皮动了动,突然察觉到灵牌上的灰尘,跟隔壁的灵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起来是很久没有人来探望了。

    赵媛冬有了新家庭,时间长了也许就几年才来一次。奶奶跟大伯一家都在北榆住着,大概也不会特地因这个事情赶过来。

    温良哲的笑容被刻在牌位上,永远定格在那一刻。

    不会再有任何情绪。

    温以凡眼眶渐渐发红。她用力眨了下眼,伸手把灰尘一点点擦干净。

    -

    到家的时间比平时下班稍微早些。

    温以凡习惯性往客厅和次卧看了圈,桑延看起来还没回来。她收回视线,抬脚进了厨房。一整天下来,她都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胃里饿得有点难受。

    温以凡先煮了点粥。她翻了翻冰箱,拿了点食材出来,打算随便弄个汤来配粥喝。

    打开水龙头,温以凡把水瓜去了皮,清洗干净。她垂眸,拿起菜刀,动作利落干脆地切成整齐的小块,而后又从冰箱里拿了盒鱼皮饺,拆了两排扔下去。

    煮得差不多时,桑延恰好从外头回来。他边脱着外套,边往厨房的方向瞥了眼,随口道:“你今天翘班?”

    “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温以凡说,“你晚饭吃了吗?”

    “没呢。”

    “那一块吃吧,我煮得不少。”温以凡关掉火,把汤端了出去,“不过晚上喝粥,不知道你能不能吃饱。不然的话你再煮点别的?”

    桑延也进了厨房,卷起衣袖把粥端了出来:“懒得。”

    温以凡点头。

    两人沉默着吃起了晚饭。

    先吃完的依然是桑延,但他也没起身回客厅,只坐在原位看手机。温以凡龟速地把粥喝完,起了身:“那桌子你来收拾了?”

    以往都是桑延煮晚饭,煮多了让她来吃。

    虽然这听起来是他有求于她,但出于吃人嘴短的心理,温以凡每回都会帮着收拾桌子。实际上也挺轻松,家里有洗碗机,把桌子收拾干净之后也没什么可干的。

    桑延这人很公平:“行。”

    温以凡回了房间,洗漱完后趴回床上。

    昨晚只睡了不到两小时,但不知为何,温以凡也不怎么困。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阵,她放弃挣扎,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写新闻稿。

    直至凌晨两点,温以凡才打了个哈欠,揉着快睁不开的眼睛。

    正准备回床睡觉,她又想起个事儿,转身把椅子挪到门口。

    堵住自己往外的唯一道路。

    ……

    半夜三点。

    桑延打完最后一局游戏,走到厨房翻了瓶冰水出来。他拧开瓶盖,连着灌了几口,打算回房间时,突然听到外头有动静声。

    他的眼睫动了动,抬脚往外走。

    恰好看到温以凡从过道走出来,像没察觉到他的身影一样,脚步半分未停。她的动作迟缓,表情也呆滞异常,看上去快要撞上旁边的书柜。

    桑延眉心一跳,快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抵在她的脑袋前。

    同时,温以凡的额头磕到他的手心上。

    动作定住。

    过了几秒,温以凡转换了方向,往沙发的方向走着。

    桑延收回手,继续喝水,边注意着她的举动。

    跟上次一样。

    温以凡走到沙发旁坐下,眼神放空地盯着虚空发呆。

    桑延走到她附近,没坐回平时的位置,随意把旁边的板凳拖过来,坐到她面前。

    客厅的灯依然暗着,桑延没特地去开灯。外头的月光照射进来,再加上过道格外明亮的灯,这会儿室内也不显黯淡。

    氛围安静得过分。

    只偶尔传来桑延喝水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温以凡眼眸垂下,像是才注意到旁边的桑延。看着似乎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又死板地定住。

    在这光线和夜里还显得有些}人。

    但桑延倒是觉得好笑:“终于看到我了?”

    温以凡没吭声,眼珠子动了动,停在他右唇角的位置。

    桑延玩味道:“看什么呢。”

    见她的视线一直未移,桑延突然想起自己那个位置有个娘里娘气的梨涡,正想敛起笑意。但与此同时,原本乖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温以凡突然弯下腰。

    对着他的方向。

    动作依然缓慢,看着却像是带了目的性。

    她的目光依然放在他右唇角上。

    距离渐渐拉近。

    像是预料到了什么,桑延直直地盯着她,喉结缓慢地滑动了下。他没主动做别的举动,但也没半点躲闪,只定在原地。

    宛若潜伏在暗处的侵略者。

    却耐心到了极致,等着她主动地,一点点地,将自己送过来。

    温以凡抬手,虚撑在他的肩膀上。

    那一刻,时间仿佛放缓下来。

    一秒像是比一年还要漫长。

    桑延低眼。

    看到她那双让他魂牵梦萦的眉眼。睫毛浓密如同刷子,像是在他心上挠痒。面容素面朝天,肤色白到几近透明。

    如同虚化过的场景。

    下一瞬间,如他料想地那般。

    桑延清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触碰了下,自己右唇角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