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的唇瓣温热而干燥,宛若烙印落下,在皮肤上在灼烧。

    呼吸轻轻浅浅,平缓而有规律,像羽毛一样略过。她的身上带着很淡的玫瑰气息,宛若在里头种了蛊,在四周蔓延,无孔不入地扰乱人的心智。

    距离近到,她眨眼的时候,睫毛还会扫过他的脸侧。触感似有若无,让不真切的感受加剧,一点又一点地,将他的理智撕裂。

    桑延的手不受控地抬起,很快,又停在虚空中。他闭了闭眼,用尽全力克制住欲念,掌心渐渐收紧,往回收。

    他还想当个人。

    这不避让的行为,已经够乘人之危的了。

    在这期间,温以凡身子慢慢坐直,与他拉开距离。

    她的脸上没带任何表情,神色平静到无波无澜,仿若刚刚垂头亲吻他唇角的人并不是她。眼前的场景又变回一分钟前那般。

    没发生任何事情。

    “喂,温霜降。”桑延抬眼看她,声音低哑,“你刚亲我了。”

    “……”

    像是时间到了。

    温以凡站了起来,开始往房间的方向走。

    怕她会像刚刚那样差点撞上柜子,桑延也站了起来。他的的声音很轻,像是怕会把她吵醒:“你这是亲了人就跑?”

    温以凡缓慢往前走,路过他房间的时候,又停了一会儿。

    “但我这人最吃不得亏,”桑延靠站在墙上,盯着她的举动,“所以你欠我一次。”

    “……”

    她又继续往主卧的方向走。

    确认她不会撞到任何东西,桑延才停下,没继续跟上去。他的眼神意味不明,慢条斯理地说完:“等你清醒的时候,再还给我。”

    -

    因为严重缺觉,温以凡睡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钟才勉强被闹钟吵醒。她迷迷糊糊地关掉闹钟,又躺在床上醒了会儿神,半晌后才艰难地坐了起来。

    她表情温吞,习惯性往门口的方向看,很快便若无其事地收回眼。

    过了几秒,温以凡又慢一拍地抬起眼,看向房门前的位置。

    才反应过来那片区域空荡荡的,完全没看到椅子的身影。她的眼皮动了动,瞬间清醒,往四周看了一圈。

    没多久就发现椅子正好好地靠在梳妆台旁。

    像是回到了它该呆的位置,看上去没丝毫不妥。

    “……”

    温以凡茫然了。

    难道是她昨天太困了,精神上觉得自己把椅子挪过去了,但实际上身体并没有做出这样的行为吗?

    还是说,就是梦游了?

    在这个瞬间,温以凡甚至想在房间里装个监控,记录下自己梦游时所做的事情,就不会有现在这种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茫然无措感。

    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温以凡还有时间能提前想些话来应付一下。她爬了起来,边努力回忆着昨晚自己睡前到底有没有挪椅子,边进厕所里洗漱。

    但这事情,越想反倒越不肯定。

    整理好自己,温以凡出了房间。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她进了厨房,打算拿个三明治就出门,但恰好撞上在厨房煮面的桑延。

    她的脚步停住。

    桑延抬眸,扫了她一眼。

    “……”

    总觉得氛围怪怪的。

    前些天放在她身上的那些怪异,此时好像转移到了桑延的身上。可他的表情不带任何情绪,也没主动说什么话,看着又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温以凡关上冰箱,犹疑地问:“我昨天……”

    桑延用筷子搅拌锅里的东西。

    她小声地把话说完:“梦游了吗?”

    桑延淡淡嗯了声。

    “那我应该没做什么吧?”没等他回答,温以凡抢先一步重复了遍先前的话,“你就按我之前说的那样,看到我梦游的时候,直接把我当成空气就好了。我如果靠近你,你就尽量躲开。”

    闻言,桑延关了火:“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开始撇清关系了?”

    温以凡解释:“不是撇清关系,就是提醒一下你。”

    桑延拿起锅,随口道:“吃不吃?”

    温以凡正想说句“不吃”,毕竟时间有些来不及了。但看了眼他锅里的面,犹豫了下,感觉也不差这点时间:“吃。”

    桑延:“自己拿碗。”

    温以凡从碗柜里拿了两个碗,跟在他屁股后头,继续套话:“那我昨晚具体做了什么行为,你当时还没睡吗?”

    她记得自己昨晚凌晨两点才睡觉的。

    他眼也不抬:“半夜起来上个厕所。”

    温以凡坐到餐桌旁,耐心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但见他只顾着装面,半天没再出声,便又主动道:“我昨天还有,就,做一些什么不太合适的行为吗?”

    把刚装好的面搁到她面前,桑延瞧她,似笑非笑道:“你昨晚?”

    温以凡:“嗯。”

    桑延停顿了几秒,似乎是在回忆,而后道:“没做之前那样的行为。”

    温以凡松了口气。

    他又补充:“不过呢。”

    温以凡立刻看向他。

    桑延笑:“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温以凡:“?”

    注意到她的神色,桑延挑眉:“你可别脑补那些不太纯情的画面。”

    “……”

    她压根没往那块想!!!

    温以凡平复了下心情,感觉自己快疯了,却还得表现得格外平静,完全不觉得这是大事情。她抿了抿唇,锲而不舍地问:“所以是?”

    “具体我就不说了,”桑延懒洋洋道,“怕你听完之后觉得世界崩塌,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

    他非常欠揍地说:“我呢,就是这么贴心又宽容的人。”

    “没事儿,你说吧。”温以凡忍气吞声道,“我都能接受。”

    桑延看着她,目光顺着她的眼睛下滑,落在某处。他眸色深了些,轻抿了下唇角。他收回视线,语气云淡风轻,又似是受了极大的欺辱:“算了,我说不出口。”

    温以凡:“……”

    你这性格。

    你,他妈,还有,说不出口,的话?

    “这么跟你说吧。”桑延的指尖在桌上轻敲,咬字清晰地说,“我最近呢,心情还不错。所以暂时不跟你计较这些事情。”

    “……”

    “但以后,我会一笔一笔地让你还回来。”

    温以凡实在不喜欢这种有债在身的感觉,诚恳道:“能不能现在就还?”

    桑延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现在还不到时候。”

    “……”

    “那要怎么还?”

    桑延没回答。

    现在的处境,让温以凡想到了她头一回去加班酒吧时,因为口误而叫出的那个称呼――“桑头牌”。当时还被桑延误以为是去嫖他。

    现在她做的行为好像跟“嫖”有点像,但也算不太上。

    她做了不好的事情,总得给他点精神损失费。

    大概是这个意思?

    温以凡也是在想不到自己做出的这行为能怎么还,只能想出这个最符合逻辑的解决方式,迟疑道:“是要,收钱吗?”

    桑延的表情僵住。

    “那个,我先给你打个欠条行吗?”温以凡这段时间还穷得有些窘迫,过段时间转正了估计就没这么卑微了,“然后你下回直接把我叫醒就好了。”

    桑延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没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过了好半晌才不耐地说:“赶紧吃吧。”

    ……

    之后的局势似乎颠倒了过来。

    温以凡先前已经听他说过,自己梦游时亲了他一下的事情。加之已经过了好些天了,她再怎么不敢相信也早已接受。

    虽说桑延说她这次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但他说话向来如此,温以凡也不太相信自己能做什么离谱的事情。

    上回亲他,还能用他毫无防备来解释,但现在桑延已经清楚了自己梦游的毛病。如果真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也不可能不拦着。

    温以凡也没太把这次的梦游放在心上。

    反倒是桑延那边变得怪异了起来,像是重复了她先前的反应。宛若只是反应迟钝,此时才后知后觉地认为她亲了他一下这个事情格外难以接受。

    -

    通过睡前被她放在房门前的椅子来辨认。

    温以凡大概判断出,自己梦游的频率并不算高,偶尔才会出现一次。加上桑延也没怎么提起她梦游的事情,她渐渐也就放下心来。

    不知不觉时间就逼近了四月底。

    先前付壮跟温以凡提的组内会招新人的话,一直迟迟没有后续,温以凡以为他的消息有误,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差不多快要忘掉的时候。

    周一下午。

    温以凡跟付壮外出采访回来,发现办公室里多了俩生面孔。

    分别是一男一女,两人看着年纪都不大,像是两个大学生。因为刚来没老师带,这会儿他俩都没什么事情干,正坐在位置上翻阅资料。

    付壮似乎认识其中一个人,见到便笑嘻嘻地喊:“穆承允。”

    听到这名字,温以凡再注意看了看男生的脸,才发现这是之前给他签名的那个男生。她转头看向付壮,随口问:“你认识?”

    “认识啊,我同学,叫穆承允。”付壮热情地给她介绍,“我先前跟你说过的,就是那个来问我我们组还招不招人的。他在我们系挺出名,他还拍过电影呢!贼牛逼!”

    听到两人的对话,穆承允站了起来,过来打招呼:“前辈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穆承允。”

    “你喊以凡姐或者温姐就行了。你喊前辈谁知道你在喊谁,这里全是你的前辈。”付壮很骄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也是你前辈。”

    穆承允立刻看向温以凡,似乎是在征询她的同意。

    “怎么喊都行。”温以凡说,“我们之前见过吧?”

    “对。”穆承允腼腆地笑,“没想到以凡姐还是我的粉丝。”

    “……”

    付壮惊了:“姐,你看过他的电影吗?”

    温以凡沉默三秒,没解释:“嗯。”

    另一个实习生在此刻也插了话。她看着是比较活泼的性格,笑起来还有颗小虎牙:“什么电影呀?我听听我有没有看过。”

    没等人回答,女生又道:“对了,我叫方梨。前辈,那我以后也喊你以凡姐啦?”

    温以凡应了声好,也没继续跟他们说话,回到了座位上。她打开电脑,看到方梨拿出手机,跟付壮和穆承允加起了微信。

    过了会儿。

    温以凡刚打开文档,感觉自己旁边光线一暗。她抬起眼,看到穆承允站在自己旁边,礼貌地问:“以凡姐,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方梨也走过来,站在隔壁等着。

    温以凡稍顿,拿起了手机,点点头:“可以的。”

    通过他俩的好友验证后,温以凡翻看了下微信。恰好看到前不久,现任房东给她发来消息,跟她催了下这个月的房租。

    看到这话,温以凡才注意到已经到交租时间了。

    工作一忙起来她什么都记不住。

    温以凡连忙道了声歉,直接通过网上银行给他转钱。转账成功后,她找到桑延的微信,发了句:【这个月的房租该交了。】

    温以凡:【你转我支付宝就行。】

    随后,温以凡把手机放到一旁,开始写新闻稿。

    过了不到半分钟。

    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

    温以凡边看着电脑,边拿起手机解开锁屏。

    界面上显示的是桑延的转账记录。

    她随手点开,打算确认一下金额。

    ――桑延向你转账30000元。

    退出支付宝,温以凡打开微信,正想给他回个“收到”时,莫名觉得不太对劲。她歪头,重新打开支付宝,再度看了眼桑延的转账金额。

    温以凡无声地数着后边的0。

    一,二,三,四……

    “……”

    “?”

    四个零。

    那不是万吗?

    他一个月的房租三千。

    要是是想住多两三个月,也不至于转三万吧……

    温以凡直接截图,发到微信上给他:【你怎么转了这么多?】桑延回得快:【什么。】

    又过了大约一分钟。

    桑延:【噢。】

    桑延:【打多了个零。】

    “……”

    温以凡想着有钱就是不一样。

    感觉要是她不提的话,他根本就没发现这个事情。

    温以凡:【那我给你转回去吧。】

    桑延:【不用了。】

    桑延:【留着下次扣吧。】

    温以凡还以为他只是多住一个月,看到这话时有些懵。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口:【你大概住到几月?】

    桑延:【?】

    文字看不出语气,温以凡又补充了句:【我确认一下。】

    温以凡:【这样才好决定什么时候开始找新室友。】

    这回桑延没立刻回。

    过了好半天,他才发了条的语音过来。

    温以凡点开听。

    桑延懒懒地拖着尾音:“住到你把欠我的债还了。”

    “……”

    温以凡没懂:【什么债?】

    又一条。

    桑延:“怎么,还要我提醒你?”

    温以凡还没琢磨过来。

    桑延这回倒是发起了文字。

    接连的一串消息。

    像个重锤一样,一句一句地往她脑子里敲。

    【你】

    【深夜】

    【理智被欲望打倒】

    【企图】

    【占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