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

    温以凡没避让视线,神色淡定:“嗯?”

    桑延没重复,仍然高高在上地看着她,眼里审视的意味十足。温以凡还能用余光注意到,他的指尖在方向盘上轻敲着,一下又一下,迟缓又规律。

    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从她的角度来看,也像是无声的凌迟。

    温以凡在脑子里寻找着应对的话,面上神色稍愣,似是才反应过来。她弯起唇角,语气温和地解释:“不是你刚刚说的吗?我昨晚只抱了你一下。”

    敲方向盘的动作停住,桑延的眼皮动了动。看着是认同了她这个解释,他只淡淡地“啊”了声,而后便收回了视线。

    没再追问下去。

    ――冷场。

    尽管温以凡现在并不是特别想说话。但秉着演戏演全套的原则,她还是反问了句:“所以我昨晚,掀你衣服了?”

    桑延看着前方:“记错了。”

    “……”

    “上次吧。”大约是不想让自己的话前后矛盾,桑延悠悠解释,“毕竟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我总不能每次都记得一清二楚。”

    “……”

    温以凡想说自己应该做不出掀他衣服这种事情。

    但想到昨晚自己抱他时,桑延那认命到懒得反抗的姿态,又觉得在她先前的几次梦游里,可能确实是真的发生了不少让她无法想象的事情。

    温以凡不敢脑补那些画面,只能点头:“委屈你了。”

    “……”

    思考了下,温以凡想让他觉得这种苦难的日子是有尽头的,又安抚般地补充了句:“等有时间了,我上医院看看吧。”

    ……

    到南芜电视台楼下。

    温以凡垂眸解开安全带。她也不清楚桑延这个点来上安是要去“加班”酒吧,还是有别的什么事情,但她也没问,只说:“谢谢你了,那我先上去了。”

    桑延懒散地嗯了声。

    温以凡正想打开车门:“你路上小心。”

    “温以凡。”桑延突然喊她。

    闻声,温以凡的动作顿住,回头看:“怎么了?”

    他随口道:“头发沾了东西。”

    温以凡立刻抬手摸了摸脑袋,顺带问:“哪儿?”

    “左一点。”

    温以凡的手往左挪。

    “再上点儿。”

    手又往上。

    “右点。”

    她全数照做,却依然碰不到他所说的那个“东西”。

    下一刻,温以凡听见桑延没耐心般地啧了声。她头皮发紧,正想掰下面前的化妆镜看看时,就感觉到脑袋一沉,被什么东西碰触着。

    她侧眼望去。

    就见桑延抬着手臂,此时手正搭在她脑袋上,似是要帮她把头发上的东西弄掉。而后还很不客气地揉搓了下,将她的头发弄乱。

    像是在报复她的拖拖拉拉。

    他收回手,开始赶客:“别磨蹭了,我赶时间。”

    因他的举动,温以凡犹疑地问:“沾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

    “……”温以凡没再追问,只能道了声谢。

    温以凡下了车,抬手把头发顺齐,往门口的方向走。恰好跟不知何时到的穆承允撞上,他主动打了声招呼:“以凡姐,早上好。”

    她朝他点头:“早上好。”

    走进楼里。

    温以凡又回想起刚刚桑延的举动,后知后觉地揉了揉脑袋。她的思绪有些飘,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听旁边穆承允的话。

    过了好一阵。

    穆承允喊她:“以凡姐?”

    “……”温以凡回神,“嗯?怎么了?”

    穆承允的长相秀气,笑起来有些奶。他没有在意温以凡刚刚的忽视,好脾气地重复一遍:“你跟桑学长在交往吗?”

    温以凡稍顿:“不是。”

    穆承允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我刚刚看到他送你来上班,还看到他揉你头,我还以为……”他没说完,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太八卦了。”

    揉?

    温以凡愣了下。

    她收回手,回想着桑延那个力度。

    感觉,用搅拌来形容会更贴切一些。

    但温以凡跟穆承允不太熟悉,觉得否认了就足够了,再多的问题也懒得再解释。她没有多言,只是笑了笑。

    -

    两人一块进了办公室。

    回到位置,温以凡打开电脑。她随手翻了翻桌上的资料,隔壁桌的苏恬喝着咖啡,凑过来跟她说话:“你今天咋跟这小奶狗一块来了。”

    温以凡:“刚好在门口碰上了。”

    “这样啊。”想起昨晚的事情,苏恬有些抱歉,“对了小凡,我昨天给你喝的那杯酒,酒精度数好像有点高。我本来以为是果酒才给你的。”

    提起这茬,温以凡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她的表情僵了下,很快就恢复如常:“没事儿,回家我就睡了。没什么影响。”

    苏恬:“没头疼吧?”

    温以凡没觉得有什么不适,笑道:“没有。”

    苏恬打了个哈欠:“我看今天好多人都萎靡不振的,昨天都浪太过了。我现在困死了,极其后悔昨天没跟你一块走。”

    “难得出去轻松一下,”温以凡说,“玩得开心就行。”

    这话题也没持续多长时间,没多久,苏恬跟她提起了另外一个事情:“我之前不是跟你介绍了我朋友,想让你们俩一块合租吗?然后你室友不搬了,她就自己在网上找了一个,是个男大学生。”

    “大学生吗?”温以凡想了想,“怎么不住学校?”

    “好像是个游戏主播还是啥的,不想影响舍友的作息。”苏恬说,“我朋友前段时间天天跟我抱怨,说这个大学生太不讲卫生了。”

    “怎么了?”

    “你室友会这样吗?”提到这,苏恬有些好奇,一件一件地吐槽,“就是碗筷用完了都不洗,就堆着,搞得碗池里全是干了的油污。脏衣服两周洗一次,内裤袜子都丢洗衣机。从不打扫卫生,有时候连厕所都忘了冲……”

    温以凡摇头:“没有。”

    这么一想,桑延还是非常爱干净的。

    她内心有些庆幸,补充了句:“我室友还挺好的。”

    “那你运气还挺好。”苏恬笑了起来,继续说,“不过你可能想不到,前几天,我这个朋友来跟我说,她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大学生了。”

    这个转折让温以凡有些懵:“啊?”

    “说是这大学生只是被家里惯坏了,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干。但只要她提出来的事情,他都会听,之后都不会再犯了。”苏恬说,“反正就全是好话,跟之前跟我吐槽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

    “不过我觉得主要还是这大学生长得挺帅的。要能找到这么帅的,我也去合租了。”苏恬叹息,发表了个感言,“所以异性合租,相处久了,是不是都会产生点爱的火花啊。”

    温以凡脱口而出:“也不一定。”

    苏恬看她:“你怎么否定得这么快。”

    “……”

    “我好像也没问过你,”说着说着,苏恬突然想起个事,“你新找的合租室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呀?我记得是王琳琳给你找的?”

    温以凡沉默几秒,还是没撒谎:“男的。”

    “我靠,”苏恬惊了,“靠谱吗?”

    “嗯。”

    可能是因为刚刚温以凡果断的反应,苏恬下意识觉得她这个室友肯定是个丑逼,继续说:“虽然不能以貌取人,但是你确定他没有对你心怀不轨吗?”

    温以凡没吭声。

    盯着温以凡的脸看,苏恬很不放心:“我觉得异性合租是挺正常的。不过你自己也要注意点,什么事情都得有点防备。”

    想到被自己占尽便宜的桑延,温以凡的心虚感又疯狂涌起,觉得自己可能才是“心怀不轨”的那一方。她没敢说出来,面不改色地说:“我知道的。”

    ……

    温以凡本以为桑延只是住三个月。

    想着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们之间也不会有太多的交谈。等时间一到,他自然会离开。对双方来说,彼此都只是一个连朋友都称不上的过客。

    就只是一段不值得一谈的小插曲。

    如同先前的王琳琳。

    但现这个趋势明显不太对劲。

    温以凡大致也能通过苏恬的话分析出来。大约是她这段时间跟桑延一直朝夕相对,相处的时间太多,才因此脑子昏头,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

    昨晚的拥抱像是个警示。

    时时刻刻安在温以凡的眼前。

    在这事情上,温以凡非常有自知之明。她没自作多情到桑延对她还有那样的想法,也没无耻到能把从前的事情当做没发生过那般去接近他。

    并且,温以凡很不喜欢这种习惯,也非常恐惧会适应另一个人的存在。

    她的潜意识里。

    这无非就只有两个结果。

    对方可能会像父亲那样,会在毫无征兆的某天,永远离开她的身边;也可能会像母亲那样,为了自己能拥有更好的生活,选择舍弃她。

    -

    因为这种想法,外加在清醒的情况下对桑延做了亏心事,这之后,温以凡明确感觉到,再跟桑延相处时,她的情绪已经没法像之前那样了。

    温以凡开始不甚明显地跟桑延拉开距离。

    试图将关系变回刚开始合租时的那样,就这么熬到他搬走的时候。

    这态度转变的不大,桑延那边似乎也毫无察觉。他这段时间开始上班,工作量似乎很大,加之偶尔晚上还要去“加班”,有时候直接一晚都不回来了。

    一个月下来两个人也没多少相处的时间。

    温以凡的工作也忙,常常早出晚归,也没什么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

    秉着不套室友近乎的原则,温以凡一直也没问桑延找到什么工作了。到最后,还是钟思乔那边跟她谈起了这个事情。

    钟思乔:【我昨天听向朗说。】

    钟思乔:【桑延好像去他们公司上班了。】

    钟思乔:【不过他俩不是一个部门,他之前没注意,好像才发现的。】

    温以凡:【向朗现在在哪上班?】

    钟思乔:【优圣科技。】钟思乔:【他在市场部,桑延在软件部。】

    钟思乔:【不过桑延的职业比向朗高,人家是经理。】

    钟思乔:【向朗真是个垃圾。】

    钟思乔:【他还跟我说,桑延肯定有后台。】

    看到这话,温以凡突然想起桑延先前的话,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吹牛逼。她没想太多,随意回复了几句,退出聊天窗,打算继续工作。

    正想把手机放到一旁,却不经意点到了另外一个聊天框。

    是赵媛冬的。

    因为温以凡一直没回复消息,赵媛冬那头发消息的频率也少了。只偶尔会发几句让她注意换季,别生病之类的话。

    温以凡随手滑了滑。

    看到清明前几天。

    赵媛冬:【你大伯母今天回北榆了。】

    赵媛冬:【那天是妈妈忘了考虑你的情绪,以后我不让她来了,行吗?】

    赵媛冬:【别生妈妈的气了。】

    清明那天。

    赵媛冬:【阿降,今天要不要跟妈妈一块去看你爸?】

    中途基本都是些杂七杂八的话。

    三分钟前,赵媛冬又发来了话。

    大段大段的文字。

    赵媛冬:【阿降,妈妈这段时间跟你大伯母聊了聊。之前那事情,当时我没在你身边,我不了解情况,所以没站在你那边,是妈妈对不起你。】

    赵媛冬:【我一直觉得他们把你照顾得很好,我这边也很放心。那个时候,我也一直很想把你接回来,但又怕频繁换环境会影响你高考。想着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等你大学考来南芜,就回来跟妈妈一块住,妈妈也好照顾你。我也没想到你后来会报到宜荷那么远去。】

    赵媛冬:【妈妈以后多多补偿你,好吗?】

    温以凡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直接退出了微信。她重新看向电脑,脑子却有些乱,眼前的文字在像是成了一串乱码,让她完全无法看进去。

    她闭了闭眼,再度拿起手机,把跟赵媛冬的聊天记录清空。

    -

    接近十一点,温以凡才完成工作回到家。她脱掉鞋子,看到桑延正抱着个笔记本电脑躺在沙发上,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着,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温以凡没影响他,习惯性过去喝了杯水。喝完之后,又装满一杯,打算回房间。

    桑延在这个时候喊住了她:“喂。”

    温以凡回头:“怎么了?”

    “规矩忘了?”桑延瞧她,很快就收回视线,边敲键盘边说,“十点没回来得跟我说一声。”

    温以凡愣了下,慢一拍地说:“哦,我忘记了。抱歉。”

    而后,她也没再说别的,继续抬脚往房间走。

    “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对我的态度,有点儿,”桑延停顿,似是在斟酌用词,而后才慢慢吐了俩字,“怠慢。”

    “……”温以凡又停住,“没有,我只是很困。”

    桑延抬眼。

    温以凡低声说:“就想睡个觉。”

    桑延手上的动作停下,定定地看着她,很快便道:“去睡吧。”

    ……

    等温以凡进房间后。

    桑延回想着她刚刚的模样,沉默了一会儿,又敲起了键盘。

    接近凌晨两点,桑延合上电脑,回房间拿上换洗衣物去洗澡。等他出来,想回客厅拿回电脑,就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温以凡又出了客厅。

    她已经换上了睡觉穿的短袖短裤,露出白嫩纤细的四肢。

    此时温以凡正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盯着时钟。

    “……”

    桑延头发还湿漉漉的,走到她面前。他用毛巾搓了下头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而后,他扯过旁边的板凳,坐到她面前,慢慢道:“所以你是心情不好,还有喝醉的时候会梦游?”

    温以凡安静着没动。

    桑延问:“今天怎么了?”

    温以凡一动不动地,像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感受不到周围的东西。要不是偶尔会眨一下眼,桑延都觉得她像是成为了个雕塑。

    他也没再说话。

    只是坐在旁边,没干别的事情。

    过了十来分钟。

    温以凡站了起来,慢腾腾地往房间的方向走。

    坐在原地,桑延转身盯着她的背影。他偏头往前看,见她接下来要走的地方都没有能磕绊到她的东西,也没跟上去。

    他神色悠哉,懒懒地看着她的举动。

    温以凡像个幽灵似的,直直得顺着过道往里走,步伐缓慢又平稳。这次依然像先前几次那般,走到他房间时,她又停了下来。

    顺着往里看。

    刚刚桑延拿了衣服就进厕所洗澡,这会儿房门开着,没关上。

    温以凡盯着看了半天,神色怔怔地。

    “看什么呢,”桑延觉得好笑,“你怎么像个变态一样。”

    话音刚落。

    温以凡像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重新抬了脚,走进了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