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空气静滞住。

    桑延的半张脸还埋在她的发丝里,右手抓住她的手腕,搁在身前。动作亲昵而自然,仿佛视若珍宝。却又像是禁锢,让她动弹不得。

    抽丝剥茧地,将她仅存的思绪撕扯开来。

    温以凡的身体僵硬,虚握着拳头,这回连呼吸都不敢。她没跟异性这么亲密接触过,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脸烧了起来。

    完全不受控制。

    直到自己快憋不住气了,她才迟缓地回神,浅浅地吐了口气。

    温以凡不敢再轻举妄动,也不敢回头看他此时的模样。生怕他已经醒了,自己会撞上他等候已久的,意味深长的目光。

    无法再持续这个安定的局面。

    就像是自我欺骗。

    只要她不回头,他就永远不会醒。

    温以凡把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后的桑延身上。她的脑子里塞不下别的东西,试图通过他呼吸的频率,推算出他现在熟睡的程度。

    就这么过了好几分钟。

    随着时间拉长,她的心情渐渐焦灼。

    觉得也不能一直这么坐以待毙。

    温以凡鼓起勇气,决定尝试第二次。

    盯着被桑延握着的手腕,温以凡抬起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直到把他的手归回原位,她的精神才放松了些。

    她犹豫着,又往后看了眼。

    桑延额前发丝细碎,乱糟糟的,看着比平时少了几分锋芒。他的眼睛仍然闭着,细密的睫毛覆于其上,没再有任何动静。

    温以凡瞬间有了种曙光在即的感觉。

    她收回视线,屏着气坐了起来,一点一点地往床边挪。

    十厘米。

    五厘米。

    就差一点。

    脚落地的同时,温以凡听到桑延略带沙哑的声音。

    “温以凡?”

    “……”

    温以凡脑子瞬间卡壳,停了好几秒,才机械地回头。

    撞上桑延的视线。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醒来,桑延的神色比刚才清明了不少,带着不知意味的探究。他也坐了起来,往四周看了圈,又望向她:“你怎么在这儿。”

    没等她回答,桑延又出了声。他像是睡不够一样,眼皮略微耷拉着,声音低哑,话里还带着点起床气:“解释一下。”

    “……”

    温以凡闭了闭眼。

    她都快下床了,只差走几步路就出这个房间了。

    结果桑延偏偏就醒了。

    温以凡觉得自己先前的胆战心惊都像是笑话。

    还不如一开始就破罐子破摔把他叫醒。

    “你做梦了。”这次温以凡决定用缓兵之计,在他还没彻底清醒前暂时忽悠他一下。她压着情绪,面不改色地补充:“醒来就正常了。”

    “……”桑延盯着她,气乐了,“我长得像傻逼?”

    “嗯。”温以凡边说边往外走,心不在焉地安慰,“继续睡吧,醒来就不像了。”

    “……”

    -

    镇定自若地出了桑延的房间,温以凡快步回到主卧。她把门锁上,立刻精疲力竭般地瘫坐在地上。她贴着门板,警惕地听了听外头的动静。没听到桑延跟出来的动静声。

    温以凡缓缓地松了口气。

    没多久,温以凡又爬起来,进了厕所里。

    短时间内,她觉得自己没法跟桑延相处在同一个空间里。她必须要在桑延出房间前,抢先一步出门,等晚上回来再解决这个事情。

    等她调整好情绪,再来平和地解决。

    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简单收拾好,温以凡拿上包便出了房间。此时桑延房间的门紧闭,另一侧的厕所门倒是开着,隐隐能看到桑延站在洗漱台前。

    还传来了水流动的声音。

    她脚步一停,硬着头皮往外走。

    与此同时,水声停了下来。

    温以凡刚巧走到厕所门口。

    桑延侧头往她的方向看。他刚洗完脸,脸上还沾着水珠,顺着滑落。见状,他毫无预兆地伸手,揪住温以凡的胳膊,往自己的方向扯。

    温以凡被迫停下,顺势朝他的方向走了好几步。

    她仰头。

    撞上桑延吊儿郎当的眉眼。

    “跑得还挺快。”

    “……”温以凡面上情绪未显,平静道,“什么?”

    桑延没出声。

    这情况也不能再装模作样,温以凡只能扯出个合理的理由:“我不是要当做没事情发生,只是我现在有点赶时间。今早有个采访,快到时间了。”

    桑延模样气定神闲,像是在等着她还能说出什么话。

    温以凡温和提道:“等我晚上回来,我们再来处理这个事情,可以吗?”

    “嗯?”桑延笑,一字一顿道,“不可以呢。”

    温以凡噎住。

    桑延松开她的手臂,稍稍弯腰与她平视。他的眼睫还沾着水珠,唇角不咸不淡地扯着:“先说说,你今天早上是什么情况。”

    “梦游。”温以凡解释,“这行为我也没法控制。”

    “之前不是还说不会进我房间?”

    “这次我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注意到他的表情,温以凡诚恳地说,“抱歉,这确实是我的问题。不会有第二次了。”

    桑延懒洋洋道:“你这还让我挺害怕的呢。”

    温以凡:“啊?”

    “毕竟我也不知道你会做到什么程度,说不定哪天醒来,”桑延咬着字句,语气欠揍又无耻,“我的贞洁已经被你无情地夺走了。”

    “……”温以凡眉心一跳。

    “你倒也不至于这么,”桑延很刻意地停顿了下,“觊觎我。”

    “……”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温以凡忍了忍,耐着性子,平和地说:“我们就事论事,我只是在你的床上找了个位置睡觉。实际上,我完全没有碰到你。”桑延:“你怎么知道?”

    “我醒得比你早。”这事情本就让她很崩溃了,再加上桑延还这么胡搅蛮缠地,温以凡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反倒是你睡相不好,我要起来的时候你还把我扯了回去――”

    说到这,温以凡的理智也瞬间回来。

    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怎么?扯了回去,然后呢。”桑延玩味地看着她,像是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似的,语气欠欠地,“你倒是说完。”

    “……”

    “总之,你在不清醒的情况下,也对我有了身体上的接触。”温以凡抿了下唇,很公正地说,“所以我们就算是抵消了。”

    桑延挑眉:“抵消什么。”

    温以凡淡定道:“之前我梦游抱你的那次。”

    “……”

    “噢。”桑延悠悠道,“原来是这么个还法。”

    他这么一说,温以凡也瞬间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不太对劲。

    “但这吃亏的不还是我么。”桑延唇角一松,格外傲慢地说,“咱俩谁对谁有想法,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

    温以凡这会儿脑子乱七八糟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人。

    再加上,她之前听到他这样的话,只觉得无言,现在反倒多了几丝被戳破心思的心虚感,干脆再次借着还要赶着采访的名头,提出晚上回来再解决这个事情。

    她表情故作坦荡。

    桑延上下打量着她,神色若有所思,似乎是想抓出不对劲的地方。

    过了须臾,他爽快地同意下来。

    这话像是赦免,温以凡没再多言,立刻出了门。

    离开了那个跟桑延单独相处的空间,温以凡也完全没有放松的感觉。她只觉得头疼,毕竟晚上回来之后还要正式商量解决这事。

    主要是,温以凡也不知道有什么要解决的。

    又不是一夜情,也不是酒后乱性。

    就只是因为她梦游走错地方了,所以两人在同一张床上互不干涉地睡了一晚上。这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找他租了个半张床。

    唉。

    这还能怎么解决?

    难不成还要她也租半张床给他吗?

    惆怅了一路。

    回到电视台,温以凡把精力放回工作上,暂时把这事情抛却脑后。她申请了设备和采访车,带着办公室里唯一有空的穆承允一块外出采访。

    两人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温以凡低头看了眼手机消息。

    旁边的穆承允跟她聊起天:“以凡姐,你明天下班之后有空吗?”

    “明天吗?”温以凡想了下明天的事情,“我也不确定,怎么了?”

    “我一个认识的学长刚生了个女儿。”穆承允挠了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我想去给她挑个礼物,但我也不太懂这些。”

    “女儿吗?”温以凡恍然,“那你可以找甄玉姐问问,她也有个几岁的女儿。”

    “……”

    穆承允沉默三秒:“好的。”

    就快走到车旁,穆承允忽地盯着她的脸,像是才察觉到:“以凡姐,你脸上蹭到脏东西了。”他指了指自己脸上同样的位置:“这儿,好像是灰。”

    “啊。”温以凡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往他说的位置蹭了蹭,“这吗?”

    “在往下点…不是,左边。”见她半天都擦不干净,穆承允干脆接过她手里的纸巾,表情非常单纯,“我帮你擦掉吧。”

    “……”

    温以凡还没反应过来。

    他就已经抬了手。

    这近距离的靠近让温以凡有些不自在和抗拒。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礼貌笑笑:“不用了,我一会儿再处理吧。”

    穆承允表情一滞,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好。”

    两人上了车。

    温以凡坐在驾驶座上,对着后视镜把脸上的污渍擦掉,而后发动了车子。她看着前方,随口提了句:“承允,你先检查一下设备。”

    穆承允回过神,乖顺道:“好的。”

    车内没人说话,只有广播放着新闻。显得安静,却又不太安静。

    很快,穆承允打破了这沉默,笑着说:“说起来,我这个学长就是桑学长的同班同学。他刚毕业就结婚了,这会儿孩子都有了。”

    温以凡点头:“挺好的。”

    穆承允:“以凡姐,你跟桑学长是怎么认识的?我记得你的母校是宜荷大学。”

    温以凡言简意赅:“高中同学。”

    穆承允啊了声:“都认识那么久了吗?我看你们关系还挺好的样子。”

    “嗯。”

    “我先前还以为你们是情侣关系,因为我看桑学长对你还挺特别的。”穆承允有些羡慕,“那看来你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啊。”

    温以凡懒得解释,只是笑。

    “那以凡姐,你知道桑学长高中的时候有个很喜欢的人吗?他好像追了那个人很久都没追到。”穆承允笑道,“我学长跟我说了好几次,但他没见过,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桑学长这么优秀的人喜欢那么久。”

    温以凡觉得这个男生似乎比付壮还八卦,心不在焉道:“我也不太清楚。”

    “我记得毕业典礼聚餐的时候,有人还说了句,是不是因为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说到这,穆承允顿住,“啊,对。我想起来桑学长当时说的话了。”

    温以凡抽空看了他一眼。

    “他说――”穆承允眼眸清澈,笑容干净明朗,“‘不然呢,你觉得我能是这么长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