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他揉脑袋的力道毫不温柔,像在揉搓抹布一样,这会儿似乎还残留着温度。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温以凡才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温以凡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半晌后,才看向茶几的方向。

    这蛋糕已经让温以凡觉得意外了。

    她压根没想到还有礼物。

    客厅的灯还没关,白亮的灯有些晃眼。茶几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放着热水壶和几个水杯,旁边还还有报纸和几本杂志。

    从这个角度看,看不到茶几下方放了什么东西。

    温以凡走了回去,蹲在茶几旁往里看。

    里头东西很多,摆放得也不算整齐,混混杂杂的。一堆奶粉和水果麦片里,粉蓝色的袋子被放在最外头,显得格外突兀。

    礼品袋不是纯色的,缀着点点白色小花,疏疏松松,不太密集。

    盯着看了两秒,温以凡伸手拿出来。

    温以凡顺着袋口往里看,里头有个深黑色的盒子。她站起身,莫名觉得手里的东西像个烫手山芋,有种拿了自己不该拿的东西的感觉。

    她没立刻拆开,先是到玄关把灯关上,而后回到房间。

    温以凡把袋子搁到床上,拿出里头的盒子。

    质感略显厚重,约莫比手大一圈。还没打开,她就能闻到淡淡的香气,特殊至极,凛冽中夹杂着几丝甘甜。

    迟疑几秒,温以凡小心翼翼地打开。

    是一瓶香水。

    透明偏粉的四方瓶,瓶口绑着个暗色的蝴蝶结。

    上边用黑色字刻着两个英文单词。

    ――FirstFrost。

    霜降。

    她的小名。

    温以凡的心脏重重一跳。

    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但温以凡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桑延以前喊她“温霜降”的事情。她舔了舔唇,从口袋里抽出手机,上网查了查这个牌子。

    这牌子的香水很小众,不算特别有名。

    温以凡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大致翻了翻,也没继续看下去。她的目光又挪到香水瓶上,上边的字迹清晰明了,犹如刀刻过的痕迹。

    温以凡指腹在其上轻蹭了几下,因此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好像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

    在某次跟同学聊天时,温以凡随口提了一下,因为自己在霜降出生,所以小名也叫霜降。当时在场的同学都只是听了就过,没把这当回事。

    她对此也没太在意。

    好像只有桑延听进去了这个事情。

    也不记得是从哪天开始,两人私底下相处时,桑延不再喊她“学妹”,也不再直呼她的原名,改口喊成了“温霜降”。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喊她小名的时候,连姓都带上。

    一开始温以凡不太习惯,但桑延想怎么喊是他的自由,她也没有太管这个事情。听他喊久了,也适应了起来,偶尔还觉得这么叫起来也挺好听。

    重逢之后,温以凡就再没听过桑延这么喊她。

    本以为他早就把她这小名忘了。

    把盖子扣了回去,温以凡抱着盒子,往后一倒,整个躺在了床上。她盯着白亮刺目的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又腾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男人的举动粗暴又显亲昵。

    温以凡想起了刚刚桑延跟她平视的眼。

    在这一瞬间。

    温以凡的脑子里,冒起了一个很强烈的念头。

    她突然很想谈恋爱。

    跟桑延。

    她想,跟桑延,谈恋爱。

    温以凡翻个了身,想静下心来,却完全无法将这个念头抛却。

    她今年的生日愿望,其实也没有许得太大。

    很多事情,温以凡觉得不该属于她,就不想这么强硬性地求来。她只希望自己能够拥有足够的勇气,希望能够奋不顾身一次,希望能够不考虑任何事情地去奔向那个人。

    如果那个人是桑延的话。

    温以凡觉得自己可以努力一下,也尽可能地成为热烈的那一方。

    如果因此。

    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

    那当然很好。

    但如果不行。

    那她就重新走回来。

    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

    就如同钟思乔所说的那般。

    她想追他。

    她想尝试一下。

    温以凡坐了起来,拿起手机。

    透过黑色的屏幕,注意到自己不知从何时弯起的唇角。温以凡稍愣,收敛了几分,打开微信列表,找到跟桑延的聊天窗。

    思考了半天。

    温以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敲了句:【谢谢你的礼物^_^】

    但又觉得后面那个表情有点儿傻。

    温以凡抬手删掉。

    最后只留了“谢谢”两个字。

    那头回得很快。

    桑延:【?】

    桑延:【几点了。】

    桑延:【睡觉。】

    温以凡:【好的。】

    想了想,她又回了句:【等你生日,我也会回礼的。】

    是明年一月份的事情了。

    如果他同意下来,这话就相当于,就算中途桑延要搬走,温以凡也可以将跟他的关系拉长到那个时候。再之后,她也有找他说话的理由。

    桑延:【噢。】

    他就这回了这么一个字。

    瞬间冷场。

    温以凡也不知道该回什么,指尖在屏幕上动了动,最后还是作了罢。她把手机放到一旁,正打算起身去洗个澡。

    在这个时候,手机再度响了声。

    她拿起来一看。

    桑延又发来一条语音。

    腔调懒洋洋地,声线微哑,话里带着浅浅的倦意。

    “还有69天。”

    温以凡听了好几遍,还挺喜欢他这么给自己发语音。纠结了须臾,她试探性地敲了句:【如果可以的话,你能每天都给我倒计时吗?】

    桑延:【?】

    温以凡扯了个理由:【我怕我忘了。】

    又三条语音。

    桑延似是气乐了:“哪来那么厚的脸皮。”

    桑延:“能有点儿诚意?”

    桑延:“这事儿你就应该时时刻刻记挂在心上,而不是让我每天提醒你一次,懂么。”

    “……”

    因他的话,温以凡立刻意识到她这个要求是有点离谱,改口道:【抱歉。】

    温以凡:【我会记挂着的。】

    把手机放下,她又自顾自地思考了一会儿。

    虽然温以凡已经确定想要追桑延的这个想法,但她从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具体该怎么做,该从哪方面切入,她也完全没有头绪。

    如果只是用言语试探,循序渐进地表露出自己的意思,温以凡觉得这似乎没有多大的用处。毕竟这种话桑延说的也不少了。

    或许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受够了他的话,忍不住用相似的方式回怼。

    那如果直接用行为接近……

    温以凡又怕桑延觉得她在性骚扰。

    尽管先前通过桑延的话得知,她在梦游时也已经做出了不少近似性骚扰的行为。但在清醒时干出这种事情,温以凡并不觉得桑延还能那么轻易地放过她。

    再按照高中时,桑延对崔静语的态度来看。

    他好像不太喜欢热情外放的类型。

    想了半天,温以凡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

    ……

    隔天早上八点,温以凡自然醒来。

    按往常一样,她习惯性起身洗漱换衣服。正打算出房间,她突然瞥见梳妆台前的镜子。温以凡的目光定住,盯着镜子里头的自己。

    女人皮肤白净,眼睛内勾外翘,唇红似胭脂。素面朝天,不施半点粉黛。头发扎成个马尾,身着简单的运动外套,以及修身长裤。

    模样看着随意,却又显得妖艳而锋利。

    温以凡默默地坐到梳妆台前,简单化了个妆。看到昨晚被放在一旁的香水,她拿了起来,犹豫着,往耳后和手腕处喷了下。

    等味道挥发了些,温以凡才出到客厅。

    今天是周末,桑延不用上班。但这会儿他已经起来了,穿着简单的休闲服,正在厨房里煮早餐。仍是一副困到生人勿扰的状态。

    察觉到温以凡的动静,他轻瞥了眼。

    很快就停住。

    桑延目光毫不掩饰,明目张胆地打量着她。他的手搭在流理台上,轻敲了两下,随意地问:“今天干什么去。”

    温以凡往锅里看了眼,诚实答:“上班。”

    桑延挑眉,又盯着她看了会儿。没多久,他似是明白了什么,唇角轻勾了下。他收回视线,十分刻意地、拖腔带调地“噢”了声。

    温以凡神色淡定,没表现出半点不自在。仿佛也觉得理所应当。

    桑延把火关了:“拿碗。”

    “哦。”温以凡打开一旁的碗柜,顺带说,“那明天的早餐我来煮?”

    “你起得来?”

    “起得来…吧。”温以凡也不太确定,提了句,“你作息还挺健康。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是每顿早餐都要吃,没一天落下的。”

    桑延侧头,语气闲散又意有所指:“你说我为什么健康?”

    觉得他这问题似乎跟刚刚她说的话重复了,但温以凡还是耐着性子,非常配合地回答:“因为你每天都吃早餐。”

    “……”

    桑延只简单煮了粥和鸡蛋。

    刚煮完还有些烫,温以凡吃得慢吞吞的。桑延比她吃得快,吃完便起身回房间换了身衣服。等他出来后,她抬眸看了眼。

    又是一身漆黑。

    看着高冷又寡情,像个要出去做任务的杀手。

    把最后一口粥咽下,温以凡问:“你要出门吗?”

    “嗯。”桑延说,“见个朋友。”

    温以凡没多问,注意到时间差不多了,也起了身。她跟在桑延身后,走到玄关的位置。在他穿鞋的时候,她拿上衣帽架上的鸭舌帽,扣到自己的脑袋上。

    戴上的那一瞬。

    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似乎不是她的帽子。

    宽松了不少。

    与此同时,温以凡对上了桑延的脸。

    他先是盯着她脑袋上的帽子,定格几秒后,下滑,与她对视。

    仿若带了谴责的意味。

    温以凡忽然明白了什么。她又往衣帽架的方向看,果然在那上边还发现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她默了会儿,伸手把帽子摘下。

    抱着物归原主的想法,温以凡仰头,迟疑地把帽子戴回他的头上。

    随着她的举动,桑延的身子顺势下弯。

    距离在一瞬间拉近。

    周围的一切都虚化了起来。他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见不着底,带着极端的吸引力。温以凡的眼睛一眨不眨,能清晰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

    有暧昧掺杂进空气中,不受控地发酵,丝丝缕缕地向外扩散。

    也许是受到了蛊惑。

    某一瞬,温以凡挪开眼,鬼迷心窍地抬了手,替他顺了顺额前的碎发。再与他的眼撞上时,动作才一停,而后缓缓收回手。

    温以凡往后退了一步,故作镇定地说:“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桑延的喉结轻滑。

    没等他开口。

    温以凡垂眼穿鞋,又憋出了句:“不客气。”

    又沉默了会儿。

    “噢。”桑延忽地笑了,“所以这是,我还得感谢你的意思。”

    “……”

    温以凡当做没听见,拿上一旁的钥匙,神色从容:“那我去上班了。”

    但不等她往外走,桑延突然站直起来,堵在她身前。他往侧边看了眼,散漫地拿起衣帽架上剩余的那顶帽子,礼尚往来似地扣到她的头上。

    动作利落又干脆。

    温以凡的脑袋扬了起来。

    桑延盯着她的脸,慢条斯理地将她脸侧没绑好的碎发挽到耳后。明明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却像是拉长到几分钟。完事儿后,他垂睫,语气拽又吊儿郎当:“怎么不说话?”

    “……”

    “还不知道该说什么?”

    温以凡回过神:“…谢谢。”

    -

    两人一块出了门。

    桑延顺带把她载到了南芜电视台。

    下了车,温以凡将心情整理好,回到办公室。刚坐到位置上,她就看到桌上放了瓶草莓牛奶,旁边是一块小蛋糕。

    温以凡转头看苏恬:“小恬,这是谁的?”

    “能是谁,”苏恬小声说,“那小奶狗给你的。”

    “……”

    “你俩现在是在暧昧阶段吗?还是他单方面的?他对你的心思可越来越明显了。”苏恬说,“要不然你就试试呗,这小奶狗还挺听话的,而且这长相也不亏。”

    温以凡没说什么,直接起身,往穆承允的座位走。

    这会儿办公室里没什么人。

    穆承允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以凡姐,早上好。”

    “嗯,早上好。”温以凡把早餐放回他桌上,温和道,“谢谢你的早餐。不过我每天都是吃完早餐才来上班的,这会儿也吃不下了。”

    穆承允嘴唇动了动。

    温以凡笑:“你吃吧,以后不用再买了。谢谢你。”

    “……”

    说完,温以凡回了座位。

    苏恬又凑了过来,好奇道:“你说了啥,这小奶狗怎么立刻蔫巴巴的。”

    温以凡摇头:“没说什么。”

    “不过他真的太不主动了,还能这么追人――诶。”像是发现了什么,苏恬吸了吸鼻子,扯开了话题,“以凡,你今天喷了香水吗?这味道还挺好闻。”

    温以凡摸了下耳后:“嗯。”

    苏恬盯着她:“你有点儿不对劲。”

    “……”

    “你谈恋爱了?”

    “不是。”温以凡否认。思考了下,想着苏恬不认识桑延,估计也猜不出来,她干脆老实说,“我在追人。”

    苏恬懵了:“啊?你追人?”

    温以凡:“对的。”

    “……你确定你用得着追吗?”苏恬说,“以凡,你要知道,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你只要勾勾手指头,不用你追,对方就直接舔上来了。”

    温以凡:“不会,他长得很好的。”

    苏恬:“能多好?”

    这附近就是堕落街,怕苏恬也听过‘堕落街头牌’的称号,温以凡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说:“好到,能做――”

    苏恬:“嗯?”

    “鸭中之王的水平。”

    “……”

    -

    温以凡到家的时候,桑延还没回来。此时还不到八点,她走进厨房,刚巧收到了桑延的微信,说是他今晚回来会晚。

    她回了个“好的”。

    随便煮了个泡面,温以凡坐到餐桌旁,边咬着面,边琢磨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按桑延今天的行为来看。

    温以凡觉得,他对她应该也是有好感的,但具体有多少,她也不太清楚。毕竟这个人,是她见过的最不安常理出牌的人。

    甚至,再细想。

    温以凡又觉得今天的事情,也可以用桑延觉得“你占了我便宜,我他妈做人就没有吃亏的道理”这个想法解释过去。

    她想要万无一失一点。

    毕竟如果明确说出来了,对方实际上并没有这个意思的话。

    他们两个估计也没法再合租下去了。

    不知为何。

    温以凡也还,挺喜欢现在这种状态。

    吃完后,温以凡将碗筷洗干净,回了房间。做好一切睡前工作,她躺到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各个新闻APP。

    过了好一阵,温以凡才打开微博。

    不小心点到了消息列表,看到那个树洞博时,温以凡神色稍滞,又伸手点开。盯着自己上回投稿的内容,她纠结了下,开始在输入框敲字。

    【匿名打码,怎么追自己得罪过的人?】

    发送成功后,温以凡便退出了微博。

    把手机放到一旁,她又胡思乱想了一堆。温以凡侧身,蜷缩成一团,睡意渐渐升了上来,将她整个人笼罩。

    即将陷入梦境当中时,温以凡听到手机振动了声。

    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温以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手拿起手机,随意地瞥了眼。

    此时零点刚过几分钟。

    是桑延发来的一条语音。

    也不知道他这个点给她发消息做什么。

    温以凡半闭着眼,趴在枕头上,随手点开来。

    桑延似乎是还在外面,语音里的背景音有些吵,噼里啪啦的。他的声线低沉,带了点磁性,混杂在其中,却显得格外清晰。

    “还有68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