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听到这串话,温以凡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不小心点到了昨天的那个语音。她的眼睫动了动,指尖下意识往下滑。

    但已经到底了。

    温以凡的神志清醒了些,再度点了下最新的语音条。

    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有个猜测呼之欲出,温以凡皱着眼,慢吞吞地往回拉。又点开前几条语音听了遍,顺着往上,直到听到那条――“还有69天。”

    68、69。

    哦。

    数字不一样。

    温以凡正想习惯性地回复个“好的”,刚敲了一个字,忽然就回过神来。她用力眨了下眼,坐了起来,直直地盯着屏幕。

    还能看到她前边发的那句――“你能每天都给我倒计时吗?”

    当时昏了头,只想趁机找个理由,让他能每天都给自己发条语音。但现在再看这个要求,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话确实很无耻,看着荒唐又闲得慌。

    还要拉上对方一起闲得慌。

    不过桑延不是拒绝了吗?

    还很直接地吐槽她这人脸皮很厚。

    温以凡舔了舔唇,抱着被子迟疑地回:【你不是让我自己记着吗?】

    可能是在外边,没看手机,桑延一直没回复。

    过了好一阵,温以凡又快睡着的时候,他才发了几条语音过来。似乎是换了个位置,桑延那头背景声明显淡了不少,显得安静许多。

    温以凡一直觉得他说话的腔调很特殊,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语速不快不慢,平的无波无澜,说到最后总会带点惯性的拖腔,自带痞劲儿。

    桑延:“嗯?是。但是呢,你这人太会浑水摸鱼了。”

    桑延:“之前说了好几次的饭,到现在都没还。要是不提醒你的话,你估计会以同样的方式把自己说过的话当成空气。这吃亏的不还是我么。”

    桑延:“行了,赶紧睡吧。”

    温以凡确实很困。她这段时间的睡眠质量好了不少,不像之前一样连入睡都困难。梦少觉也沉,经常能一觉到天明。她强撑着眼皮,回道:【我给你做了挺多次饭。】

    温以凡:【也算是还了?】

    桑延:【?】

    温以凡打了个哈欠:【好吧。】

    温以凡:【那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温以凡:【我都会还的。】

    思考了下,温以凡认真补充:【不会让你吃亏的。】

    等了好片刻,那头没再回复。

    温以凡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隔天醒来,温以凡第一反应就是摸起旁边的手机,看有没有未读消息。在她睡着没多久后,桑延才回复了她,依然是干脆利落的语音条。

    “你这话倒是新鲜,像黄鼠狼给鸡拜年。”男人语气带了困意,闲闲散散,“我仅有的便宜都早被你占完了,哪还有吃亏的余地?”

    温以凡:“……”

    -

    听到这话,温以凡再一琢磨,反倒觉得自己这边有点儿吃亏。

    毕竟桑延所说的事情,她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就比如所谓的亲和抱。但这些事情,在桑延的视角是确切发生过的,也因此会有各种情感上的起伏。

    就等同于,另一个自己,跟他做过这样的事情。

    还没追到人,温以凡就开始杞人忧天。她有点儿担心,如果真那么好运,最后她真的追到桑延了。他俩再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会不会早已没了新鲜感。

    这让温以凡对梦游这事情更加抗拒。

    虽然从一开始,温以凡就觉得自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但因为这段时间,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桑延确实是有那方面的心思。

    也因此,温以凡又开始觉得,她可能是真做了这些事情。

    这些也许都是她潜意识里想做的事情。

    这么一想,温以凡觉得自己还挺可怕。

    从桑延那边来看。

    自己的形象就是一个半夜会梦游,起来对他又亲又抱的流氓,甚至还在清醒时刻恐吓他要把衣服穿好,不然她可能会做出侵犯他的犯罪行为。

    “……”

    温以凡莫名觉得这追人之路有点儿困难,已经直接输在起跑线上了。这会儿要出现一个强烈的竞争对手,她就根本没赢的胜算。

    因为温以凡的话,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苏恬时不时就会问问她的进展如何。她每次都言简意赅地回答相同的六个字:“还在努力当中。”

    次数多了,苏恬作为旁观者也急了:“对方是不是吊着你啊?”

    “不是,他应该不知道我在追他。”说到这,温以凡有些不确定,“这个要先说出来的吗?”

    “当然不要!”苏恬立刻道,“你可以适当得表现出对他的好感,但不能一上来就把自己放在感情弱势的一方。你得对自己自信点,在他有空的时候找他聊聊天,不要表现的太缠人。或者从他的爱好切入,偶尔约他出来一趟什么的。”

    “这样啊。”温以凡若有所思,“我知道了。”

    “所以你追的如何了?”苏恬看了看时间,回忆了下,“距离你第一次跟我说你要追人,都过了一个月了,你这感情没升温一点吗?”

    温以凡想了想:“我也不太清楚。”

    苏恬:“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追到?”

    “不急。”温以凡收回思绪,继续敲键盘,“我再想想。”

    苏恬愣了下:“想什么?”

    温以凡:“想怎么追。”

    “……”

    这段时间,温以凡确实是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暗戳戳地在桑延面前找存在感。

    先前发给树洞博的问题,可能是没先前的劲爆,这回温以凡一直没被翻牌。她毫无经验,所有追人行为,都是根据自己对桑延的了解,努力琢磨出来的。

    但苏恬说的,从爱好这方面切入。

    她觉得这个建议还挺可取。

    桑延的爱好,按温以凡所了解到的,他似乎是一直在玩一款手游,而且玩得还很好。在家的时候,温以凡常常能听到他用傲慢的语气吐槽队友:“你这什么垃圾操作。”

    温以凡对游戏的兴趣不大。大学刚开始时,跟着舍友玩过一段时间的网游。只有最开始往的时候上线比较频繁,到后来就隔一段时间才上去一次。

    工作后更是没时间碰这些东西。

    到现在,温以凡基本没玩过什么游戏。电脑里也早就卸载了这个网游。

    但温以凡觉得,既然要追人,当然要为了对方做出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当天晚上,她回到家后,便往手机上下载了这款手游。

    温以凡上网查了攻略,接连研究着玩了几天,才渐渐上了手。

    几天后,注意到温以凡总困倦萎靡的状态,苏恬随口问了句:“你这是怎么了?”

    “嗯?”温以凡诚实说,“听了你的建议,我最近打算从爱好切入。在玩我喜欢的人喜欢玩的一个手游。”

    “怎么样?”

    “还挺好玩的,就是有点费时间。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觉。”

    苏恬随口问:“你自己玩还是?”

    “我自己玩。”

    “……”

    苏恬惊了:“不是,你当然得找他一起玩!你自己玩有什么用!”

    “我玩的太烂了,不敢找他玩。”想着桑延骂人的模样,温以凡的顾虑很强,“怕被骂。”

    “……”苏恬觉得好笑,“放心吧,你跟男生一块玩游戏,他们都会有种带妹的成就感。就算你玩得再差,也不会说什么的。都非常怜香惜玉!”

    温以凡摇头:“他不会。”

    “……”

    “而且我觉得不一起玩也有空,”像是不能接受她这个建议一样,温以凡自顾自地找着理由,“这样就多了个共同话题。”

    苏恬默了几秒:“也行吧。”

    “就是有个弊端。”温以凡叹息了声,“我没什么时间找他聊天了。”

    “……”

    苏恬一噎,总觉得她追人的方式格外奇特:“不是,以凡。你就算以前没追过人,但总也被人追过吧?”

    温以凡嗯了声。

    苏恬:“那你可以参考一下别人的方式。”

    “啊?但我觉得这些人的方式没什么好参考的。”温以凡似乎压根没考虑过这方面,直白道,“不都是失败案例吗?”

    “……”

    -

    另一边。

    加完班后,桑延本想直接回去,但在苏浩安的再三催促下,他还是去了一趟“加班”。他直接上了二楼,进了最靠里的包厢。

    里头约莫六七人,一班人的关系都不错。

    一进门,苏浩安那大嗓门就像是开了扩音似的,阴阳怪气道:“哟,这是哪位?稀客啊,这会儿想得起我们这班兄弟了?”

    桑延瞥他一眼:“你说话能别像个娘炮一样?”

    “……”

    另一边的钱飞摇摇头:“苏浩安,你能不能收收?跟个怨妇一样。桑延这人就是不能惯,你瞧他那嘴脸,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桑延找了个位置坐下,唇角轻扯:“钱老板,你对我还挺多意见。”

    “你最近干什么去了,”钱飞说,“说来听听。”

    “这不是不好说么。”桑延拿了听啤酒,单手打开,语气不太正经,“我怕你们听完,一个个心里不平衡,嫉妒得面目全非呢。”

    钱飞:“?”

    “我服了。”苏浩安翻了个白眼,在钱飞旁边坐下,“他说最近有个姑娘在追他,没时间应付我们,懂吗?”

    “你有病?”钱飞盯着桑延气定神闲的模样,极为莫名其妙,“你第一次被追?以前怎么不见你到处吹!你是不是也对人家有意思啊!”

    桑延挑眉:“是又怎样。”

    这回答像一声惊雷在房间里炸开。

    “靠?真的假的?”

    “谁啊!”

    “铁树开花?”

    “不是,所以你这是对人家有意思还等着人追?你说你能别那么狗吗?你是不是吊着人家?”钱飞吐槽,“你这啥心理,大老爷们儿矜持什么呢!”

    闻言,桑延的眼皮动了动,似笑非笑地喊他:“钱飞。”

    钱飞:“干嘛,你有屁就放。”

    “我也不说多,你说你要有我千分之一的情商,”桑延悠悠道,“你至于半个世纪了,还在给你那女神当备胎?”

    沉默三秒。

    有人噗嗤地笑出了声。

    “…妈的。”钱飞忍了忍,还是觉得忍不了。他站起身,开始捋袖子,往桑延的方向走,“来,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被旁边的男人忍笑拦住:“算了算了,咱别跟狗计较。”

    很快,又有人出声调侃:“所以是哪个神仙,能被我们这眼睛长头顶的桑大少看上?”

    提到这,苏浩安想起个事儿:“哦。是不是你公司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大三还是大四来着,长得确实还挺漂亮。”

    “可以啊桑延,老牛吃嫩草?还大学生啊?”角落的男人笑嘻嘻地说,“诶,我突然想起,这不是跟你妹差不多大?”

    “所以你喜欢小你这么多岁的?”

    桑延直接拿起桌上的烟盒扔了过去:“注意点说话。”

    钱飞对他这种偏见很无语:“这话咋了,爱情不分年龄好吗?小个五六七八.九十岁又咋了!对方成年不得了!我妈一朋友还找了个比他小十三岁的呢。”

    桑延冷笑:“还有这种畜生。”

    “……”

    他这反应,明显是苏浩安说的人不对。

    又有人陆续猜了几个名字,桑延都不置可否,完全不透露半点风声。最后他被问烦了,还不耐地说了句:“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哪那么八卦?”

    其他人丝毫不受影响。

    苏浩安继续猜:“可能是相亲认识的?”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段嘉许最近是不是也在相亲啊?他那老板给他介绍的。这会儿还在住院呢,割了个阑尾。”钱飞啧啧两声,“你说我们这南芜双系草,现在怎么都混成了这个样子。”

    桑延喝了口酒:“别带上我,谢了。”

    话题越扯越远。

    到最后,桑延差不多准备回去时,不知是谁突然问了句:“所以你对这姑娘是什么打算?”

    桑延看过去。

    “什么什么打算,人不是想泡我么。”桑延笑了,把易拉罐磕在桌上,模样漫不经心又懒散,“那我能怎样?”

    “……”

    “等着她来泡呗。”

    ……

    回到家,桑延往空荡的客厅看了眼,而后又看向主卧房门,动作放轻了些。他脱掉外套,回到房间,正想打开灯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床上多了个东西。

    桑延的动作停下。

    顺着外头的光线,能看到被窝隆起,微卷的长发散落在枕头处。温以凡睡觉时总安安静静的,呼吸声浅到可以忽略不计。喜欢蜷缩成一团,像颗小球。

    桑延走了过去,半蹲下来,盯着她被被子遮挡了一半的脸。

    他觉得好笑,轻声说:“你是哪儿来的恶霸?两个房间都要占。”

    也没打算把她吵醒,桑延正打算起身,拿上衣服就出门洗澡时,突然想起了钱飞刚刚的话。他垂睫,看着毫无心理负担地睡在他床上的温以凡。

    “喂,温霜降。”

    静谧至极的房间内,随便说句话都像是有回音。

    “你能再明显点不?”像是怕吵醒她,桑延的声音低到像是在用气音说话,“不然我心里也没底。”

    毕竟,以前他也觉得,就算没有很多,她对他应该至少也有一点好感。

    但后来他才知道,情感是最难以猜测的东西。

    他认为的,不一定就是真实发生的。

    他想要赠予她的一腔热忱,即使是单方面的,她也不一定想承受。

    所以这回他必须等。

    等到她愿意主动朝他伸手。

    他才会。

    把所有一切,再度,交予她的手上。

    -

    醒来后,温以凡往四周一看,发现自己又半夜梦游,跑到桑延的房间内睡了。可能是因为最近没怎么睡觉,导致睡眠质量又差了起来。她有些头疼,往另一侧看了眼,没看到桑延的身影。

    温以凡松了口气。

    但也不知道这次的情况跟上次一不一样。

    是她梦游的时候桑延还没回来;还是她过来他房间睡,导致他半夜醒来,只能忍气吞声地跑到客厅去睡。

    温以凡希望是前者。

    因为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在无意识的时候占桑延的便宜。她挠了挠头,起身下了床,轻手轻脚地往外走。

    刚出房间就跟客厅沙发上的桑延撞上了视线。他正盖着条小毯子,靠着抱枕,似乎也刚醒没多久。此时就直直地看着她,一声不吭。

    “……”

    温以凡停下脚步,鸠占鹊巢的感受极为强烈。犹豫着,她往桑延的方向走,问了句:“我昨天梦游的时候你回来了吗?”

    桑延嗯了声。

    “……”温以凡又问,“所以你是半夜跑出来睡?”

    桑延打了个哈欠,又敷衍地嗯了声。

    温以凡扯过一旁的外套套上,斟酌了好一会儿后,决定跟他好好再谈谈这个事情:“要不这样吧,以后你睡前都锁门,行吗?那我肯定没法进你房间了。这样也不会影响你的睡眠。”

    桑延不以为意:“你会撬锁。”

    温以凡耐着性子说,“我哪有那本事?”

    “为了侵犯我,”桑延缓缓抬眼,散漫道,“你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

    温以凡闭了闭眼。

    有点儿崩溃。

    所以,她梦游的时候真的想侵犯他吗?

    她真的做出过这样的举动吗?

    温以凡有点不能理解桑延了。

    如果真有这种事情,那他为什么还不锁门!

    一定要事情到最危急关头的时候,他才知道长点儿教训吗!

    沉默两秒。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度发生,电光火石间,温以凡想到了个主意,面色诚恳:“如果我真侵犯了你,你就愿意锁门了吗?”

    听到这话,桑延眉心一跳。

    下一刻,温以凡开始脱外套:“那来吧。”

    桑延:“……”

    桑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