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下意识啊了声,又往那杯饮料的方向看了眼,这才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但她向来跟别人出去聚餐都是如此,一直都是听别人安排。

    也不怎么介意当最后挑选的那个人。

    一般情况下,点单的人都会礼貌性地询问她的意见。

    温以凡也没遇到过,像郑可佳这么直接表现出,她是可以随便对待的人的情况。

    对这种小事,温以凡一直也不太在意,刚刚甚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很奇怪的,此刻莫名有种很奇异的感觉。

    她舔了下唇角,掩饰般地垂眼看向菜单。

    这家店菜品不算多,菜单是个折页,被塑料薄膜封层。饮品在反面右下角的位置,品种看着也不算多,除了市面上有的饮品,还有几种这家店特有的饮料。

    温以凡看了会儿,都没什么兴趣:“你挑吧,我喝水就行。”

    桑延已经碗筷烫好了,推到她的面前。

    “别的也不用加?”

    温以凡点头,盯着面前那副碗筷,把菜单递回给他。

    桑延往杯里倒着水,顺带粗糙地扫了眼菜单和已经点了的菜。最后他什么也没加,随手把菜单搁回桌子中央。

    短暂的沉寂后,桌上又热闹了起来。

    其余人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时不时地跟桑延说几句。

    多是八卦,偶尔会说些工作上的事情。他们说的人,温以凡都不认识,也不太懂这个领域的事情。她没怎么听,慢吞吞地喝着水。

    温以凡突然意识到一个事情。

    所以桑延是推了公司的聚餐,来跟她吃这顿饭吗?

    想到这,温以凡往桑延的方向看,却又与郑可佳对上了目光。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安,又带了几丝尴尬,像是有人跟她说了些什么。

    温以凡挪开眼,对上桑延的侧脸。

    注意到她的目光,桑延很快就看了过来:“怎么?”

    “没什么。”温以凡低头继续喝水。

    桑延倒是依然盯着她,忽地笑了:“喂,别想蒙混过去。”

    温以凡:“嗯?”

    桑延眼眸漆黑染光,带着理所当然的意味,仿佛这聚餐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轻扯了下唇,玩世不恭道:“这顿不算。”

    ……

    晚饭差不多结束时,温以凡起身去了趟厕所。

    温以凡从隔间出来,打开水龙头洗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低下眼,把包里的气垫和口红拿出来,正想补个妆,恰好瞥见郑可佳进了厕所。

    郑可佳脚步停了半拍,走过来站到她旁边的位置。

    温以凡的动作未停,对着镜子开始补妆。

    郑可佳似乎只是来洗个手。她挤着洗手液,主动出了声:“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见你,你原来跟我们经理认识啊?”

    温以凡敷衍地嗯了声。

    “刚刚我同事跟我说,觉得我没给经理面子,他带来的人我就这么随意对待。”郑可佳眉头稍皱,小声抱怨,“我哪有这个意思,那你不就是都不挑的吗?”

    温以凡用指尖蹭了蹭唇角擦出的口红痕迹。

    郑可佳:“我不就是想着别浪费嘛,点都点了。”

    温以凡随意道:“那你自己怎么不喝?”

    郑可佳一噎:“我不喜欢嘛,以前你不都是……”话还没说完,郑可佳及时噤声,改口道:“你能不能帮我跟经理解释几句啊?我怕我得罪他了实习期过不了。”

    温以凡笑:“你想太多了。”

    “那我不是怕吗?你就帮我说一下嘛。”郑可佳也拿出口红,声音娇娇地,带了点羡慕,“对了,经理是不是在追你啊?”

    “……”温以凡有些纳闷这事怎么还能看颠倒,“不是。”

    “那就是还没开始追?你们还在暧昧期?反正他肯定对你有意思。我本来还打算追他的,又高又帅又酷又有钱,还是我上司……”说到这,郑可佳撇了撇嘴,“不过看你俩这样,我觉得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倒贴完还追不到。我条件又不差。”

    温以凡动作一停:“他对我有意思?”

    “这还用问的吗?你存心让我不痛快?”郑可佳很无语,“他对你跟别人可太区别待遇了。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有你这张脸在,我确实没有什么胜算。”

    温以凡沉默着,似是在思考什么。

    “算了,也没什么了不起。”郑可佳捋了捋头发,很娇贵地给自己台阶下,“我对这种臭脸也没什么兴趣。在一起了还得哄,那我肯定得是被宠着的那个。”

    温以凡刚好也补完妆了,抬脚往外走:“嗯,我先回去了。”

    郑可佳跟了上去:“一起呗。”

    温以凡仍在琢磨郑可佳刚刚的话。

    走着走着,郑可佳想起个事儿:“诶,咱俩加个微信吧。我之前一直想联系你,加你微信你也一直不搭理。”

    温以凡没吭声。

    “你多久没跟妈妈联系了啊?因为你不理她,这段时间她心情一直很差。”郑可佳说,“你俩关系成这样,责任主要在我,你也不用怪她。”

    闻言,温以凡觉得好笑:“那我为什么要加你微信?”

    郑可佳皱眉:“我这不是想跟你好好说说吗?”

    温以凡温声说:“没什么好说的。”

    “你有必要这样吗?”觉得自己一直好声好气地,却都得不到好脸色,郑可佳也有些不爽,“也没这么严重吧,至于吗?你这个亲女儿还没我这个继女对她好。”

    “那确实。”温以凡笑,一语双关,“你比我更像亲女儿。”

    郑可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话里的意思。一瞬间,她的气焰全数消灭,嘴唇动了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平心而论,温以凡其实对郑可佳没太大的感觉。

    不可能会喜欢,但也谈不上讨厌。

    毕竟她一直觉得,虽然郑可佳是□□,但最主要的原因,也都是赵媛冬三番两次的不作为。

    两人出在同一个重组家庭,性格却截然不同。

    命运像是从这里开始,有了个分岔路,把她们带向不同的人生轨迹。

    温以凡从天堂掉进泥泞,被新家庭排斥,过上寄人篱下而又谨慎的生活。从此以后,她没了骄纵的资格,对任何事情都不争不抢,也不敢做错任何一件事情。

    而眼前的女孩,受尽父亲毫无底线的宠爱,继母也如同亲生母亲般疼爱她,从未经历过任何苦难,就连烦恼都是甜蜜的。

    到这个年龄了,都依然是个完全看不懂别人眼色,极其没情商的小公主。

    差不多走回位置了。

    温以凡压低声音,最后说了句:“所以她也没少什么吧?”

    “……”

    “不还是有一个女儿吗?”

    -

    刚坐回位置上,桑延便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她:“好了?”

    温以凡点头。

    听到这话,桑延站起身:“那走吧。”而后,他看向其他人,散漫道:“你们继续吃,我俩还有事儿,先走了。”

    “等等!”锡纸烫立刻站起身,掏出手机,“咱还没拍照呢!来,随便拍几张,不然一会儿发朋友圈没素材。”

    “……”

    桑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坐了回去。

    温以凡凑到他耳边,小声问:“那我要不要避让一下?”

    “避什么?坐好。”桑延瞥她,“知道你的作用是什么不?”

    “嗯?”

    他的语气不太正经,腔调稍拖着:“衬托我。”

    “……”

    温以凡没跟他计较,坐端正了些,盯着镜头的方向。她脸上的表情淡淡,露出拍照时惯带的微笑,持续几十秒后,锡纸烫也放下了手机。

    “好了好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桑延也起了身。

    温以凡礼貌性地跟其他人道别,跟在桑延的身后。她看了眼时间,问道:“我们现在是要回家了吗?”

    两人出了店。

    桑延往隔壁的小商圈看了眼:“看个电影。”

    完全没征求她的意见,像是笃定她不会拒绝,直接就做出了决定。温以凡沉默了下,也很自然地接了句:“看什么电影?”

    桑延把手机给她:“你挑。”

    温以凡翻了翻最近上映的电影,倒是不少,而且评分都挺高。她看了看介绍,在一部灾难片和一部恐怖片之间纠结着。

    在这个时候,桑延忽地问:“你跟你继妹关系不太好?”

    温以凡继续纠结,顺带诚实回:“对。”

    桑延倒是没见过这“没脾气”能跟谁关系差:“为什么。”

    “因为是重组家庭。”温以凡言简意赅。她实在选不出来,把手机递给他看,“这个灾难片,还有这个恐怖片,你想看哪个?”

    话题就这么被岔开。

    桑延随意看了两眼:“灾难片吧。”

    温以凡:“好,那我挑个位置。坐后排吗?”

    “嗯。”

    温以凡正想点进灾难片的购票界面,忽地想起刚刚桑延毫无犹豫选择这个的模样。随后,她又想起了他怕鬼的事情。

    她迟疑了会儿,犹豫着,退出来,改点进恐怖片。

    也不知自己是鬼迷心窍还是欲望作祟,接下来的操作温以凡都极为顺畅。到付款界面时,她才面不改色地把手机递给他:“好了。”

    桑延毫不怀疑,看都没看就输了支付密码。

    温以凡挑得是最近的场次,此时距离开场只剩半小时了。两人直接到电影院所在的楼层,取完票后,在外头等待着进场。

    借着这个空隙,桑延看了眼电影票。注意到电影名,他顿了下,又掏出手机上的购票记录对比,眉眼稍扬:“你买的恐怖片?”

    “……”听到这话,温以凡装模作样地看向他的手机,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似的,“我好像买错了。”

    桑延侧头看她,眼里带了审视的意味。

    温以凡回视着,表情没半点心虚。

    过了好一阵,桑延才意味深长地“噢”了声。

    这感觉有点像是被抓包了,让温以凡本来平静如水的心情瞬间有了波澜。应付完后,渐渐地,她也有点后悔自己这个行为,毕竟认真想想,这是桑延害怕的东西。

    好像不太好。

    想到这,温以凡提议:“要不重新买一次吧?我把钱转给你。”

    桑延:“不用。”

    恰好这会儿开始检票进场了。

    温以凡内心的愧意越来越明显,心头像是被颗沉甸甸的石子压着。坐到位置上后,她犹豫再三,还是喊了他一声:“桑延。”

    桑延:“说。”

    “如果你一会儿害怕的话,”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温以凡现在提出这个提议的目的,绝对不是像开始的目的那么不纯,“我可以保护你。”

    桑延的神色稍愣:“什么玩意儿。”

    温以凡舔唇,没继续说。

    好几秒后,联想起这前因后果,桑延像是终于明白了些什么。他笑出声来,肩膀和胸膛微颤,仿若觉得好笑至极,笑时还带出浅浅的气息。

    在这暗沉的光线下,温以凡还隐隐看到了他唇边的梨涡。

    她莫名有点窘:“我这不是买错了吗……”

    “行。”桑延勉强止住笑意,不慌不忙地说,“是我小看你了。”

    与此同时,影片开始播放。

    温以凡假装没听见,抬眼盯着屏幕。

    整个电影持续一个半小时。

    偶尔温以凡看到关键时候,隔壁的桑延会突然凑近她的耳边,用气音吊儿郎当又欠揍地说:“好可怕哦。”

    “……”

    不然就是:“怎么?还不来占――”

    说到这,又很刻意地停住,意有所指地改口:“保护我?”

    一场电影下来,温以凡感觉自己什么都看了,又好像什么都没看。总之一个记忆点都没有,脑子里反反复复回荡着桑延似挑衅又似调情的话。

    她甚至都不分不清桑延到底是害怕还是不害怕。

    回家的路上,温以凡又想起了郑可佳的话。

    虽然之前温以凡也觉得,桑延对她似乎有点儿不同。却也担心这只是她自作多情的想法。但从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好像也是这样。

    也觉得,桑延对她是有好感的。

    那么就代表,这段时间的感觉,应该都不算是她的错觉。

    顺着窗户的倒影,温以凡看到自己弯起的唇角。

    她眨了下眼,却也没半点收敛。

    到家之后。

    温以凡想起了刚刚在烤鱼店里的合影。进房间前,她主动问道:“今天拍的那个照,你能发给我吗?”

    桑延正坐在沙发看手机。

    听到这话,他把屏幕熄灭,闲散道:“我没有。”

    温以凡点头,也没强求。

    ……

    第二天,温以凡到公司上班。刚打开电脑,她就收到了房东的消息。

    大意是房东的女儿准备要结婚了,所以想收回房子装修一下,给女儿当成婚房。按照续约的合同,让他们在隔年三月份前搬出去就行。

    看到这个消息,温以凡愣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个“好的”。

    她没立刻跟桑延说这个事情。

    过了半小时左右,苏恬也到公司了,又习惯性地问她进度。

    再度跟苏恬提起这个话题,温以凡都稍稍有了点儿底气。但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干脆问问这个恋爱前辈的意见。

    苏恬摸下巴:“那感觉差不多可以告白了吧。”

    温以凡:“…这么快吗?”

    “不快了吧。”苏恬说,“只是谈个恋爱,又不是说就立刻要结婚定下来了什么的。如果你还是担心只是错觉的话,也可以等对方主动?”

    温以凡摇头,没说话。

    苏恬觉得她这个态度有点儿奇怪:“我怎么感觉你对这个鸭中之王,好像格外战战兢兢?怎么做什么都一直瞻前顾后的。”

    温以凡笑:“我有吗?”

    “有啊。”苏恬开导她,“你真不用想太多,就是谈个恋爱!真不是什么大事情!”

    温以凡嗯了声,继续敲键盘。

    “我知道的。”

    -

    两人之间,似乎只剩戳破那层未点破的薄膜。

    温以凡也不知道自己在恐慌些什么。也许是,她不知道戳破之后,得到的结果是靠近,亦或者是永久的疏远。

    在彻底得到答案之前,再怎么猜测,那些也都只是猜测。所有一切,都是不能肯定的事情。所以就算她渴望再近一步,也宁可暂时龟缩。

    暂时保持着现状。

    只希望跟他呆在一块的时间,也能因此长一些。

    两周后,温以凡突然收到通知,要到北榆市出差一趟。因为突如其来的隧道坍塌,引发惨重的损失。事件一出,在网上也引发热议,闹得沸沸扬扬的。

    温以凡立刻回家收拾行李。

    因为是休息日,桑延恰好也在家。

    看着她这着急的模样,桑延一下子就猜到是什么原因。在她临出门前,桑延主动问了句:“去北榆?什么时候回来?”

    因为还有后续调查,温以凡也不太确定:“应该两三周?”

    “噢。”

    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他生日前赶回来,温以凡想说点什么,又不敢承诺。她拿起行李,走到玄关,正打算下楼跟钱卫华会合时,桑延突然道:“喂。”

    温以凡回头。

    “早点回来,”桑延似认真又似散漫地说,“有话跟你说。”

    “……”温以凡停住,回头看他,“现在不能说吗?”

    “现在说了。”桑延把玩着手机,挑眉笑,“我怕你没心思好好工作呢。”

    ……

    温以凡坐上了钱卫华的车子,后座上还有穆承允。她跟他们两个打了声招呼,而后便系上安全带,心不在焉地想着桑延的话。

    觉得他这么说了,她更没法集中精力了。

    温以凡翻了翻手机,很快就放下。

    从南芜开车到北榆,全程大约三个小时。这会儿天也快黑了,怕钱卫华会觉得累,温以凡盘算着跟他轮着开,打算先休息会儿。

    闭眼没多久,手机就振动了下。

    温以凡拿起来,通讯录新的朋友又亮起了个红点。她点开一看,果然又是郑可佳,正想直接退出时,突然看到她备注的话。

    【给你发照片,聚餐的。】

    温以凡想了会儿,按了同意。

    那头立刻发来一串省略号:【……】

    郑可佳:【我加你几百次你都没一点反应,说给照片你就秒过。】

    郑可佳:【你可太现实了。】

    过了半分钟。

    郑可佳发来五张照片。

    背景都是一样的,看来是锡纸烫连着拍了五张。

    温以凡点开来看。

    照片里的她,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后,巴掌大的鹅蛋脸,肤色白得像纸。笑时眼角会微微下弯,艳丽的眉眼变得柔和了几分。

    坐在她旁边的桑延没看镜头。正安静侧头盯着她,唇角微微勾着。

    温以凡的呼吸稍稍一顿。

    她顺着往后滑,把剩下的四张照片也看了。

    五张照片。

    大约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

    照片里的桑延一直都没看镜头。

    ――在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