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他的侧脸轮廓硬朗分明,眼睫微垂,看着心情不错。

    莫名其妙地,即使这是照片里的内容,温以凡依然有种脸热的感觉。仿若隔着屏幕回到了拍照时的那一刻,被桑延盯着的那一瞬间。

    温以凡摸了摸耳后,有些不自在地把屏幕熄灭。

    桑延的行为明目张胆,没有任何的掩饰。光透过照片,也能感受到那强烈至极的存在感。

    此时再看到,温以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完全没察觉到他的视线。

    很快,温以凡想到了先前跟桑延要照片,他直接回绝说“没有”的事情。

    她弯了弯唇。

    过了几秒。

    温以凡重新点亮屏幕,慢吞吞地把五张照片都保存下来。她打开相册,选了其中一张,认认真真地裁剪,变成仅有他们两个人的合影。

    ……

    钱卫华直接把车子开到坍塌的隧道现场。

    这块区域都是施工地,旁边是个山体,隧道也尚未完全建成。虽一得到消息,他们一行人就从南芜赶过来,但这会儿也已经来了不少媒体记者。

    都是从各方赶来的。

    因为怕再次坍塌,导致二次损伤,现场被用警戒线拦着,隔出一个安全距离。铁路局联合施工单位成立了救援队,从南芜那边调派了不少救援人员。

    坍塌隧道里被困八名工人,目前还不知情况如何。

    通过图纸和现场状况,救援队在开会商议后,制定了好几个救援方案。他们试图先打通几个通风口,以此来联络被困人员。

    而后又打通一个运输食品的通道。

    在此期间,钱卫华跟救援队沟通过多次,基本都是得到拒绝的回答。直到情况稍稳定后,救援队才勉强同意,找人带着他们进去拍了个大致的情况。

    只有钱卫华和温以凡进去了,穆承允被留在外头。

    隧道深长,本无尽头的地方被坍塌的石沙阻拦,变得封闭而幽森。里头光线阴沉,地上都是泥泞和石子,被堆成小小的坡,脏乱而吵杂。

    上百个救援人员穿着统一的衣服,来来往往。一群人搬运着管道,亦或者拿着各种器材,都忙着自己手上的事情,无暇顾及其他。

    对于坍塌事故,温以凡也做过不少报道,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

    光是看着都觉得心惊。

    出于安全问题,救援队并不让媒体记者呆太长的时间。

    他们只是进去大致录了个像,就出来了。回到车上,钱卫华把拍下来的视频发给台里,温以凡也全神贯注地打开电脑写稿子。

    穆承允突然出声:“以凡姐,你耳朵后面怎么了?”

    温以凡茫然:“嗯?”

    旁边的钱卫华也立刻注意到,皱眉:“怎么出血了,什么时候弄到的?”

    听到这话,温以凡掰下化妆镜看了眼。注意到自己耳朵后面的位置,被割破了个小口子,这会儿正出着血,看着还有点令人心惊。

    温以凡垂头,从包里翻出纸巾,平静说:“可能进去的时候,被碎石划到了吧。”

    穆承允喃喃道:“不疼吗?”

    温以凡笑:“还好,你一说是有点疼。”

    做这一行的总有意外,再加上上回桑延因为保护她而受伤,再之后,温以凡的包里都会备着碘伏和创可贴这些应急处理伤口的东西。

    温以凡用纸巾摁着止血,简单处理了下,而后便贴上了个大号创可贴。

    整个救援过程持续了四天三夜的时间。

    八名工人全数被救出,但其中一个被落石砸中脑部,伤势严重。尽管救援队一直在鼓励和安抚,但也因为这伤者的情况,其余七人的精神状况都不算好。

    一被救出立刻被送往医院。

    怕会错过什么情况,这期间温以凡一行人基本没离开过现场。多是轮流着在车上休息,又或者是回酒店简单洗漱一下又赶回来。

    从医院回来后,把视频和新闻稿发回台里,钱卫华便让他们先回酒店休息。

    毕竟接下来还要各处跑,找专家和伤者等相关人员做采访。

    是一段漫长的时间。

    酒店是穆承允订的,就在事故现场附近,位置有些偏僻,环境也不算好。只订了两间房,总共订了五天,打算之后做后续采访时再换。

    温以凡一个女孩子一间,另两个男人一间。

    花了大半个小时来洗了个澡。

    出来后,温以凡又给伤口涂了药,而后躺到床上。

    这几天基本没沾过床,温以凡这会儿还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她困得眼皮都酸疼,但还是翻开手机看了看未读消息。

    因为没什么时间,最近的消息温以凡都是抽空回复的。

    回得也敷衍,基本是对方问了什么,她就简单回几个字。

    温以凡打开跟桑延的聊天窗。

    以往的界面,占比多的一般是她,这会儿倒是变成了桑延。他之前遵守的倒计时,在实行了一段时间,渐渐就从语音条变成了简单的数字。

    看起来格外没耐心。

    但自从温以凡来北榆出差,数字又变回了语音条。并且在发现她回消息回得极其缓慢又敷衍后,在倒计时完后,他还会补一句:“收到回。”

    今天的语音,后边又多了一句。

    “回来给我补个苹果。”

    温以凡看了眼日期,才意识到今天已经平安夜了。距离桑延生日仅剩个位数的时间。她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估计赶不过去了。

    本来如果没有这场出差,温以凡今年应该刚好是元旦轮休。而且今年南芜没举办烟火秀,她很大可能性也不用加班。

    然后。

    应该可以跟桑延一起跨年。

    温以凡叹了口气,回道:【我到酒店了,准备睡觉。】

    温以凡:【平安夜快乐。】

    想了想,她又发了个苹果的小表情,继续道:【先给你用眼睛看,回去再用实物给你补。】

    温以凡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回复完这句就熄灭了屏幕。但桑延回得很快,下一刻手机便振动了起来。她迷糊地睁眼,又点开。

    四条语音条,一条播完就顺着往下。

    桑延:“行。”

    桑延:“睡吧,记得锁门。”

    桑延:“别梦游到处跑。”

    最后一条。

    “真想梦游自己在房间里转悠转悠就得了。”他的语气飞扬跋扈,拖腔拖调地,听着依然傲慢又欠,“受害者只能是我,知道么?”

    -

    接下来几天,温以凡照例在这座小城市四处奔波。后续采访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一些,除了部分受访者的态度不好,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

    桑延似乎也很忙,年底的最后这几天开始疯狂加班。

    有时候温以凡凌晨三四点回复他消息时,他甚至还在公司里没回家。

    不知不觉间,温以凡在这个城市迎来了新的一年。

    尽管没日没夜的加班,但在桑延生日前,温以凡还是没能赶回去。本来她是预计2号当天可以回去的,但那天下午还有最后一个采访。

    这段时间三人都休息不足,钱卫华并不打算当天返程,怕大晚上疲劳驾驶会出什么事儿。加上刚好撞上节假日,高铁票早就被一抢而空。

    温以凡也没辙了。

    当天凌晨。

    温以凡掐好时间点,给桑延发了消息:【生日快乐^_^】

    温以凡:【我给你订了蛋糕,应该会中午的时候送到家里来。】

    温以凡:【礼物的话,我回去再给你吧。】

    桑延:【还挺诚恳。】

    桑延:【不枉我整整报了七十天的数。】

    温以凡眨了下眼:【但今天应该回不去了,明天回。】

    桑延:【噢。】

    下一刻。

    桑延发了条语音过来,语气慵懒,似是有些困倦。

    “那就当我今年生日在明天吧。”

    过了会儿。

    又一条。

    “还剩一天。”

    ……

    隔天下午,温以凡跟穆承允往医院跑了一趟。钱卫华则独自去了事故现场,做最后的报道。三人分成两批,分工合作。

    温以凡采访的是重伤幸存者。

    他在昨天刚恢复神智,温以凡跟家属沟通完,约在了今天下午的时间。做完采访后,再回去把稿子写完,这趟出差最后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出了病房,穆承允看了眼时间:“以凡姐,我们现在回酒店吗?”

    温以凡点头,正想说话,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个男声。浑浊而又沙哑。她的神色微顿,顺势看了过去,就见旁边科室的椅子最前排坐着个男人。

    看着三四十岁左右,他的肤色很黑,穿着老旧的衣服,显得整个人脏脏的。抬头纹很浓,笑起来脸周都是褶皱,显得格外猥琐。

    此时男人正在讲电话,嗓门很大,声音里带着讨好的意味。完全没往这边看。

    温以凡收回视线,面不改色地说:“嗯,回去写稿。”

    -

    回到酒店,温以凡打开电脑,迅速把稿子写完发给编辑。等审稿过了,她看了眼时间,才四点出头。她发了会儿呆,觉得房间里有点儿闷。

    温以凡不想呆在房间里,想着都来这城市一趟了,干脆出去逛逛。

    她拿上房卡出门。

    才在酒店里呆了这点时间,外头的天就阴沉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挤成一团。给这座城市加上了一层冷色的滤镜,格外压抑。

    对温以凡来说,这座城市一点都不熟悉。

    她只在这里呆了两年,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学校和大伯母家,根本没有其余的消遣。她完全不清楚这个城市有什么玩乐的东西,只知道固定的那几个地点。

    现在住的酒店在北榆的市中心,离她的高中很近。

    温以凡漫无目的地往周围逛着,不知不觉就走到那家熟悉的面馆。她的脚步停下,看着跟几年前几乎没任何变化的店面,神色有些发愣。

    等温以凡再回过神时。

    她已经进了店里。

    店内光线白到晃眼,里头的装修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有些东西换了新。桌椅还是以当初的格局摆放,分成整齐并排的两排。

    就连收银台前的老板,也还是当初的那个人。

    但他明显老了些,身子稍稍佝偻,连头发都开始发白。

    温以凡有种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她停了几秒,而后抬脚坐到从前每次跟桑延来时坐的位置。她垂下眼,安安静静地盯着被贴在桌上的菜单。

    没多久,老板发现了她的存在,问道:“要吃点什么。”

    温以凡抬头:“一碗云吞面。”

    话音刚落,老板就把她认出来了。他神色讶异,起身往她的方向走近了些,笑容和蔼至极:“小同学,是你啊?你很久没来了啊。”

    温以凡点头:“嗯,我高考完就没住在这个城市了。”

    “这样啊。”看着她独自一人过来,老板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想问点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那你等等,我这就去做。”

    “嗯。”温以凡点头,“不急。”

    老板进了厨房里。

    店里只剩温以凡一人。她看了眼手机,没看到微信有什么动静。

    在这个时候,外头猛地响起了哗啦啦的动静。挤压着的云层终于承受不住重量,豆大的雨点向下砸,跟水泥地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又湿又冷的空气向里弥散,让人清醒,却又忍不住失神。

    在这熟悉的环境里,恍惚间,温以凡有种回到从前的样子。她看向对面空荡荡的座椅,仿若能隔着时光,看到年少时沉默坐在自己对面的桑延。

    那个从初见开始,就骄傲到像是绝不会低头,活得肆意妄为的少年,却在最后见面的那一次,轻声问她:“我也没那么差吧。”

    甚至将自己的行为,都归于最令人难堪的“缠”字。

    这么多年,温以凡好像从未为自己争取过什么。她总缩在自己的保护壳里,活得循规蹈矩,不与人争执,也不对任何人抱有过重的感情。

    就连对桑延。

    她似乎都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尽量做到不过界,尽量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只敢慢慢地朝他放钩子。

    等着他咬住饵,亲自把自己送上门来。

    可此时此刻,温以凡突然一点都不想把主动权放在桑延那边。她不想让桑延,从以前到现在,都一直只是那个付出的人。

    她不想让桑延在说过那样的话后。

    如今却还是要因为她,而再度低下自己的头颅。

    面恰好在这个时候送了上来。

    老板露出熟悉的笑脸:“快吃吧,还让我这老头有点儿不好意思。我这手艺都多少年了,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难得你还能回来捧场了。”

    温以凡应了声好。

    老板还在絮絮叨叨,边回到收银台的位置:“怎么突然下这么大雨,怪冷的……”

    温以凡垂眼,盯着面前热腾腾的面,被雾气袭上,莫名有点儿眼热。她用力眨了下眼,鼓起勇气拿起手机,给桑延打了个电话。

    听着那头的嘟嘟声,温以凡的脑子有点儿发空。

    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点什么。

    响了三声。

    那头就接了起来。

    似乎是在睡觉,桑延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点儿被人吵醒的不耐:“说。”

    温以凡轻声喊他:“桑延。”

    他静了几秒,似乎是清醒了些:“怎么了?”

    尽管答案好像已经很明确了,但她依然恐惧,依然担心未知的事情。

    她有非常多顾虑的事情。

    怕真的就是自己的错觉;

    怕他喜欢的只是,高中时的那个自己;

    怕在一起之后,他会不会突然发现,她其实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可这一刻。

    温以凡想跟他摊牌。

    想清晰地告诉他。

    想让他觉得,他并不是,永远只是单方面付出的那一个。

    那个能多次跨越一个城市,独自坐上一个小时的高铁,只为来见她一面的少年,他所做的那些行为,都不是他想象中的“缠”。

    她其实也把那些时候,都当成宝藏一样珍藏着。

    只是从来不敢回想,也从来不敢再提起。

    在这一瞬,温以凡清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桑延:“嗯?”

    “你说,如果我追你的话,”温以凡停了下,压着声音里的颤意,一字一句地说完,“你可以考虑考虑。”

    这话一落,那头像是消了音。一切静滞下来。

    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我就是想,提前先跟你说说这个情况。”温以凡紧张得有点说不出话,她不知道桑延会怎么答复,努力把剩下的话说完,“那你先考虑一下。”

    说完,也不等他回复,温以凡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沉默了一会儿。

    温以凡盯着被她放在桌上的手机,没再有任何动静。

    像是以此,给了她答复。

    温以凡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

    良久。

    温以凡垂眼,温吞地吃起面。味道确实跟从前没任何区别,汤底很淡,面也一点儿嚼劲都没有,非常一般。

    她不太饿,却还是慢慢地,把所有的面都吃完。

    外头的天渐渐暗了下来。

    雨势依然很大,没有半点要停下的趋势。

    温以凡放下筷子,看着外头,模样安安静静的。

    察觉到她的目光,老板主动提:“小同学,我给你把伞吧。这雨看着短时间也不会停。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再来,到时候再还我就行。”

    温以凡摇头,笑道:“我想再坐一会儿。”

    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温以凡想。

    所以她想再看看这个地方,希望能记久一点。

    希望到老的时候,都依然记得,曾经有个这么珍贵的地方。原来,在那段那么透不口气的时光里,还有这么一个能让她偷闲的地方。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注意到外头的雨声渐小,温以凡慢慢地回过神。她没再继续呆下去,收拾好东西,正打算起身跟老板道个别就离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动静。

    温以凡顺势望去,神色一愣。

    视野所及之处,只剩下了突如其来的桑延的身影。他穿着纯黑的挡风外套,领子微挡了下颚。手上拿着把透明的伞,肩上稍稍被打湿了些。

    进门之后,桑延也不往别的地方看。

    直接对上了她的视线。

    这一刻。

    所有一切都像放慢了下来,像是进入了老电影里。

    狭小的面馆,多年保持着同样的模样,显得破败又怀旧。店里放着不知名的港剧,看着年代感很强,背景音乐混杂着雨声。

    男人的背后,还是那大片的雨点,迷迷蒙蒙的。

    他穿透那些赶来。

    看着像个风尘仆仆的,终于找到了归处的旅人。

    老板在这个时候出了声:“帅哥,你要吃点什么?”

    似是也还记得这老板,桑延抬了眼,笑了。他用着跟从前同样的称呼,礼貌道:“下次吧,大爷。我这回是来接人的。”

    老板抬了头:“是你啊。”

    桑延颔首。

    “我刚看这小同学自己一人来,还以为你俩不联系了。”说着,老板往他们两个身上看,“――真好。”

    仿若想起了从前,老板感叹了句。

    “这么多年了,你们还在一起啊。”

    听到这话,温以凡的手指有些僵。

    桑延却什么也没解释,只点了点头:“我们先走了,下回来北榆,会再来关顾您的生意的。”他看向温以凡,朝她伸手:“过来。”

    温以凡站起身,往他的方向走:“你怎么来了。”

    桑延垂眼,盯着她的模样:“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在高铁上。”

    温以凡哦了声。

    桑延把伞打开,随意道:“走吧。”

    温以凡也进了伞里。因为刚刚的电话,这会儿跟他呆在一起,她有点儿尴尬,主动找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来北榆,”桑延说,“习惯来这了。”

    “……”

    两人出了店,顺着街道往前。

    这个城市落后,这么多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再往前,就是两人走过多次的小巷。往另一个方向走,就是桑延每次来以及每次走时,等公交车的公交站。

    两人沉默着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桑延的脚步忽地停了下来。

    温以凡随之停下。

    周围是铺天盖地的雨声,重重地拍打着伞面,几乎要盖过所有的声音。雨点落到地上的水洼上,开出一朵又一朵只绽放一瞬间的小花。

    这盛大的雨幕,像是个巨大的保护罩。

    将他们两个与世界隔绝开来。

    桑延低眼看她,忽地喊:“温霜降。”

    听到这个称呼,温以凡的心脏重重一跳,猝不及防地抬起眼。

    “我呢,一直觉得这种话特别矫情,只说一个字都觉得丢人。”桑延眸色沉沉,似乎比这深不见底夜色还悠长,“但这辈子,我总得说一次。”

    温以凡讷讷地看着他。

    “还没发现啊?”桑延稍稍弯下腰来,距离与她渐渐拉近,眉眼间的少年气一如当年,“这么多年,我还是――”

    他的话顺着这七零八落的雨点,用力向下砸。

    仿若也砸在了,她的心上。

    “只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