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看着面前的桑延,温以凡迟迟没有说话。

    想到刚从宜荷回到南芜的那几个月。

    即使是回到了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温以凡也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她没什么依靠,唯一相熟的钟思乔也只是偶尔一见。从前在这个城市认识的人,也早已没了联系。

    去年年底,在“加班”酒吧意外再遇桑延。

    在他表现出那副看陌生人的姿态,并且对她态度一直不佳时,温以凡依然觉得无所谓。

    觉得可以理解,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温以凡只当是一件不痛不痒的小插曲。她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每天忙于工作,在这个城市到处奔波,无暇去顾及其他。

    但温以凡记得,某一天半夜,她莫名从梦中醒来。

    也忘了是梦到了什么,但那一刻,温以凡真切地感受到,她原来也是有点儿难过的。

    那些本以为不在意的情绪,在这样的夜里变本加厉地弥散开来。

    让人招架不住。

    有一种非常浓烈的,被岁月遗忘了的失落感在向上升腾。

    几乎要将她淹没。

    离开这座城市那么多年,一切事物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老旧的南芜一中被翻新,扩大面积,像是成为了另外一所高校。曾经住着很多流浪汉的脏乱空地,被一座座高楼大厦覆盖,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坑洼的泥地被修缮,那时候随处可见的摩托车被禁骑,每次上学都一定要绕开的臭水沟也早已消失不见。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所留下来的痕迹,似乎也被途经的某个人覆盖掉。

    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就连那个当初眼里只有她的少年,也早已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可在这一瞬间,温以凡才意识到。

    原本并不是。

    他一直没有忘掉她。

    所有一切都在变化。

    我还是,只喜欢你。

    温以凡突然很希望,人的记忆可以像影片那样,能够用设备分成一帧一帧的场景。如果是那样,她就能把将这一幕永远保留下来。

    是到死都不想忘掉的场景。

    温以凡鼻子一酸,一整天的不踏实感终于因他的出现,以及他的话语而安定下来。

    见她不吭声,桑延催促:“赶紧回话。”

    温以凡回神,思绪还有些发空。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得说点浪漫的话的,但这会儿脑子卡壳,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如果你觉得说这种话矫情――”

    桑延挑眉。

    温以凡继续道:“那以后就我来说吧。”

    闻言,桑延的神色一顿。

    盯着桑延的脸,温以凡动了动唇,很快就别开了视线。她耳朵有点发烫,稍稍清了清嗓子,镇定说:“不过现在对我来说也有点困难。”

    桑延没说话。

    温以凡认真说:“那我们现在就是两情相悦。”

    “……”

    桑延直勾勾地盯着她,听到这话,像是忍不住了般,忽地敛颚笑了。

    又是一阵闷闷的笑声。

    温以凡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感觉这流程还没结束,便自顾自地拉回正途:“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对象了?”

    桑延仍在笑:“是。”

    温以凡点头,弯了弯唇,却依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光是现在。

    从桑延出现在北榆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觉得这个世界像是变成了一个幻境。

    只会发生,她想要发生的事情。

    突然间的身份转换,让温以凡短时间内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她也没了话语,只盯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容,眼皮上那颗淡淡的妖痣格外清晰。

    温以凡渐渐走神。

    自顾自琢磨着,是不是这雨夜有哪个妖怪伪装成他,过来蛊惑人心。

    下一秒。

    桑延又出了声,语气吊儿郎当地:“高兴成这样?”

    温以凡看过去。

    “噢,也是。”桑延打量着她唇角的弧度,悠悠道,“能得到我这么卓绝千古的男人,确实值得高兴个十年八载。”

    “……”

    桑延大发慈悲般地说:“行,你继续吧。”

    温以凡瞅了他一眼,默默把刚刚的想法收回。

    妖怪应该也没办法做到这么无耻。

    -

    北榆的气温比南芜要稍低些,加上下了一段时间的雨,这会儿风都有些刺骨。此时不过八点出头,街道上很多店都已经打烊了,只剩几家大排档。

    两人继续往前走。

    温以凡主动问:“你订酒店了吗?”

    桑延:“没呢。”

    温以凡侧头看去,注意到他肩膀上沾到的雨水。他的外套防水,没有渗透进去,此时顺着衣服往下滑。她下意识抬手,帮他拍了拍,又问:“你吃晚饭了吗?”

    “也没。”说着,桑延抓住她的手腕,“碰什么碰,不冷?”

    温以凡动作停住,提醒:“你把伞挪过去点,你看你衣服都湿了。”

    “温霜降,”桑延没松开她的手腕,指尖往下滑,直接握住她的手,“享受别人服务的时候,不要提那么多意见,懂?”

    “……”

    温以凡没在意他的话,注意力全被他这举动吸引,她垂下眼,看向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没多久,她又看向桑延,他的神色很自然,似乎没觉得有半点儿不妥。

    仿若做过成百上千遍。

    温以凡默了几秒,不动声色地回握住他的手。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手掌温热而宽厚,格外有安全感。虽然两人还做过更亲密的举动,但不知为何,温以凡的心跳有点快。

    她不自在地挪开视线,也没再继续说话。

    路过一家水果摊时,温以凡忽地停下。

    桑延:“怎么?”

    温以凡指了指里边:“买点东西。”

    桑延没问她想买什么,只是懒懒地说:“嗯,去拿。”

    温以凡走进去,只拿了两个苹果。而后,她拿到收银台,刚想付款的时候,桑延就已经看了价格,扫二维码把钱付了。

    老板把苹果装进袋子里,递给他们。

    桑延接过,随口问:“想吃苹果?”

    温以凡指了指苹果,又指了指他,言简意赅:“说过会给你实物。”

    “……”桑延噢了声。

    出了水果摊,温以凡又在附近给桑延买了个晚饭。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温以凡住的酒店。她往前台的方向走,提了个建议:“那你今晚也住这个酒店,明天跟我们的车一块回南芜?”

    桑延:“行。”

    温以凡询问了下前台,而后用桑延的身份证定了间跟她在同一层的房。她顺带看了眼他身份证上的照片,看着比现在稍稚嫩些,眉眼微扬,骨子里的傲慢毫不掩饰。

    看身份证的时间,好像是他大学的时候拍的。

    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桑延瞥她:“干什么呢。”

    温以凡正想解释。

    一抬眼,就撞上他那张随着时间流逝,更显傲慢的脸。

    她立刻把话咽了回去:“没什么。”

    很快,前台办好手续后,桑延拿上房卡和身份证。随后,两人往电梯的方向走。他把房卡揣兜里,但倒是把身份证给她了。

    温以凡乖乖接过,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怎么了?”

    桑延慢条斯理道:“想看就看。”

    “……”

    温以凡一愣,轻舔了下唇角。

    两人上到三楼。

    温以凡看了看墙上的指示牌,指了指:“你的房间好像在那边。”

    桑延嗯了声,理所当然道:“带我去找。”

    “哦。”温以凡好脾气地牵着他,把他带到房间门口。她也不知道自己合不合适进去,犹豫着说,“那我先回房间了?”

    “……”桑延眉心未动,“你还有工作?”

    温以凡诚实道:“没有。”

    桑延:“你有别的事?”

    温以凡:“没有。”

    “那你回去干什么?”桑延盯着她,两秒后气笑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房卡递给她,抬了抬下巴,直接道,“自己进去。”

    “……”

    温以凡打开门进去。把灯打开,她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想了想,还是解释道:“因为我们还是在感情发展的初期,我怕我直接进你的私人空间,会让你觉得不愉快。”桑延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你这话听着还挺像个正人君子。”

    “……”

    “谁能想到,”桑延回头,语气闲散又浪荡,“你已经把我全身都摸遍了。”

    “……”温以凡想替自己辩驳自己,又觉得他说的好像确实是事实。但两人现在都这种关系了,他也算不上吃亏。她没回应这话,提醒道:“你先吃晚饭吧,好晚了。”

    听到这话,桑延问:“你吃了没?”

    温以凡点头:“吃的面。”

    说话的期间,桑延已经走回她面前。他自顾自地观察了她一会儿,随后弯腰捏了捏她脸上的肉,皱眉:“你这什么工作?”

    温以凡:“啊?”

    “能不能讲点儿理?”桑延的语气有些不痛快,“我花那么长时间给你养起来的那点肉,你出差半个月就给我弄没了?”

    温以凡有点茫然,正想说话。

    但桑延的目光一顿,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下一秒,他直接坐到她旁边,抬手将她耳边的头发挽起。动作又轻又缱绻,距离近到,温以凡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温以凡身子定住,盯着他的侧脸:“怎么了?”

    这才发现她耳后的伤口,桑延唇角的弧度渐收。

    “怎么回事儿?”

    温以凡没太反应过来,慢一拍地问:“嗯?”

    桑延低睫,指腹在那伤口上轻蹭了下,又问了一遍:“怎么弄的。”

    温以凡这才想起自己在现场时受的那个小伤。已经过了好几天,这会儿已经结痂了,也没什么痛感,她几乎都要忘了这个事情。

    “被碎石刮到了,”因这距离,温以凡有点紧张,“没多严重。”

    桑延仍看着她耳后,没说话。

    “就是有个刮痕,没别的事儿。”温以凡干脆自顾自地扯开话题,“对了,你怎么会过来北榆?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明天就回去了吗?我还给你定了蛋糕的。”

    桑延的指尖依然抚着她的伤口,漫不经心道:“我来收礼物。”

    这力道有点像在挠痒。

    温以凡感觉他像是在逗猫一样,却也没出声阻止。

    “但我给你准备的礼物还放在家里。”

    良久。

    桑延放下手,拖着尾音“噢”了声。

    温以凡补充:“我回去再给你。”

    “嗯。”桑延忽然指了指桌子,随口提了句,“帮我拿下手机。”

    温以凡看了过去,没看到他的手机。她下意识回头想跟他说手机不在那,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原本跟她隔了点距离的桑延身子前倾。

    几乎是在她原本的位置上。

    她刹车不及,嘴唇从他唇角边擦过。

    温以凡身体僵住。

    桑延眼尾轻轻扬起,气定神闲地坐了起来。他盯着她有些猝不及防的模样,唇角也勾了起来,不太正经地冒出了句:“谢了。”

    “……”

    “现在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