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没等温以凡做出什么反应。

    桑延又堂皇而之地从兜里拿出手机,随意摆弄了两下。之后,他像是才反应过来,语气又拽又不要脸:“原来在这儿。”

    “……”

    他又非常贴心似地提醒:“那不用拿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温以凡觉得嘴唇有点儿发麻。本就狭窄的房间似乎变得更加逼仄,暧昧为室内加了温,平添了一股燥。

    场面定格了好几秒。

    温以凡盯着他的唇,像是受到了引诱,鬼迷心窍地问:“这样就够了吗?”

    仿若没想过她会说这话,桑延立刻看向她。

    “什么。”

    又定格片刻。

    “不是没――”温以凡忽地抬手,抓住他外套上的领子,往下扯。她边说边凑近他,微扬了头,声音渐渐放轻,“碰到吗?”

    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身子顺着她的力道下倾。

    温以凡的视线自下而上,从他轻滚着的喉结,弧度硬朗的下颚,淡色的唇,一一划过。她的眼睫动了动,再往上,与他的目光对上。

    他的眸色似点漆,眼角微扬,天生自带锋芒,显得薄情至极,此时似有若无地带了点欲。

    像个想进攻,却又耐心到不敢轻举妄动的侵略者。

    一瞬间,温以凡将蛊惑打败,回过神来。她顿时往后退,故作镇定地说:“我好像有点唐突。”

    桑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们才确认关系几小时,我这样做的话,确实有点操之过急。”温以凡舔唇,又憋出了句,“你应该也没想过要……嗯,碰到。”

    说完,温以凡站了起来:“你快吃吧,我去洗苹果。”

    也不等桑延回应,她便拿上俩苹果就进了厕所。

    房间里瞬间只剩他一人。

    桑延缓慢坐直起来,理了理被温以凡扯乱的衣领。过了几秒,他后知后觉地用指腹轻蹭了下唇角的位置,眉眼轻佻,忽然笑了下。

    还能有这种误会。

    骗了个吻,最后还被当成了朵桑娇花。

    ……

    温以凡进了厕所里。只是洗个苹果,她都要欲盖弥彰地把门给关上。

    只有自己一人的密闭空间,温以凡才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平复了下呼吸,而后打开水龙头。

    洗个苹果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怕自己过于明显,温以凡没呆太长的时间,洗完便出了厕所。这会儿桑延已经站起身,正站在桌边,将装着晚饭的袋子拆开。

    温以凡坐到他旁边,没主动出声。

    等了一会儿,见桑延没提刚刚的事情,才放下心来。她咬了口苹果,莫名觉得他很凄惨,过生日的时候得跟她一块呆在这破烂的酒店里,连晚饭都只能吃在外面随意打包的东西。

    现在想想,温以凡依然觉得在面馆碰到他的事情格外迷幻。本来因为一直没等到他的回应,当时她都已经做好了,回南芜之后就跟他商量搬家的心情。

    正准备离开时。

    他却在那一刻从天而降。

    想到老板说的那句:“这么多年了,你们还在一起啊。”

    他没有回应。

    之后,也没有在提起过任何。

    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去那,没有不依不饶地提起从前的事情,也没有一定要找她要一个理由。

    像是不在意,又像是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

    也像是,在两人在一起的那一刻。

    他就已经放下了过去,将所有一切释怀。

    只把目光,放在眼前的当下。

    温以凡想解释几句,又觉得不管说什么,都会打破现在的氛围。更何况,在心情这么好的时候,她并不想说家里的那些事情,以及那些人。

    她继续啃着苹果,琢磨着,这些还是比较适合循序渐进地提。

    等他吃完,温以凡也刚好啃完了苹果。注意到时间,她迟疑地提:“那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早上八点就要出发回去了,今天得早点儿睡。”

    这段时间温以凡确实睡得不太好。

    本来她睡觉就认环境,加上每天早起贪黑的,一天下来根本睡不了多长时间。这会儿,她的眉眼看着确实倦怠,人也瘦了一大圈。

    桑延瞥她,也没再留她:“嗯,去睡吧。”

    温以凡起身,往外走了几步,又回想起自己还有一件没做的事情,忽地回头:“桑延。”

    桑延跟在她后边:“怎么?”

    温以凡对上他的眼,很认真地说了句:“生日快乐。”

    桑延笑:“嗯。”

    “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不是你说的,”桑延漫不经心道,“说了就不灵了吗?”

    虽是这么说,但温以凡觉得他先前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可你不说,我不知道是什么。”

    听到这话,桑延看着她,突然说:“那你过来点儿。”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温以凡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怎么了?”

    “再过来点儿。”

    又往前走。

    “再过。”

    温以凡已经走到他面前。

    桑延随之弯下腰来,与她平视:“继续。”

    这次温以凡没动,仿若明白了他的举动,却还是提醒道:“再往前我就要亲到你了。”

    “是,”桑延语气很干脆,话里带了点儿挑衅,“过来,别磨蹭了。”

    温以凡依然没动静,紧张到呼吸也慢了下来。

    “温霜降,承诺好给人实现愿望,你就得全力以赴,知道么。”桑延表情玩味,看着似乎也没把这事儿当真,只是当成调戏她的手段,“但我这人向来宽容,你可以先回去准备――”

    话还没说完,温以凡就已经凑上去,飞速碰了下他的嘴唇。

    一触即离。

    桑延的剩下的话语就卡在了喉咙里。

    她往后退了几步。

    两人的视线对视三秒。

    温以凡自顾自地转头,往外走:“我回去了。”

    -

    怕桑延跟上来,温以凡打开门之后,便立刻把门合上。她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刷了门卡就往里走。

    动作一气呵成。

    温以凡靠在门板上,蹲下身来,回忆着刚刚桑延最后的表情。

    他仍然弯着腰,嘴角的笑意还未收,表情是明显的措手不及。像是完全没应不过来,连多余的动作来不及有。

    回忆到这,温以凡抬手捂着自己跳得极快的心脏。

    紧张之余,心底莫名还冒起了一丝,小小的痛快感。

    温以凡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恶趣味是从何而来的。

    看到桑延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她居然莫名觉得有点儿可爱。感觉跟他平时那副,狂拽吊炸天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萌。

    想到自己先前说的“这有点操之过急”,桑延估计是因此有了底气,却没想过她最后还是狗胆包天地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温以凡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他。

    但她也不觉得后悔,这会儿心情还挺好。

    这一晚上下来,温以凡感觉自己的情绪起伏有点严重。等情绪缓过来了,她才从口袋里翻出手机,看了下未读消息。

    一眼就钟思乔给她发了一连串的消息。

    【[/图片]】

    【我靠,桑延发朋友圈了。】

    【他有对象了?】

    【你知道是谁吗!!!】

    【那你还跟他合租吗?到时候他女朋友会不会找你麻烦啊?你要不要借此跟他提一下让他搬出去的事情?】

    温以凡顿了下,下意识点开那张图。

    是钟思乔截图的桑延的朋友圈。

    他只发了张图片,没有配任何文字。

    图上是温以凡给他订的那个生日蛋糕,上边是她特地嘱咐店员写着“桑延生日快乐”六字。他拍照技术不太行,看着还有点儿糊,像是只是随手一拍。

    钟思乔跟桑延的共同好友不少。截图能能看到底下有一堆评论的人,大多是在祝福他生日快乐,但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吐槽桑延行为的话。

    【?】

    【你被盗号了?】

    【我上回生日跟这傻逼提了下,他还说大老爷们儿过什么生日,还说我矫情!!!】

    【正常点儿ok?无人care!】

    最底下。

    桑延统一回复了句。

    【不好意思呢,对象让发的。】……

    温以凡镇定自若地退出图片,给钟思乔回:【应该不会。】

    温以凡:【他对象是我。】

    敲完这句,温以凡盯着看了会儿,唇角弯了起来。她点击发送,又打开跟钱卫华的聊天窗,提了一下明天回去想捎上一个朋友的事情。

    钱卫华很好说话,立刻同意下来:【行。】

    收到这话的同时,温以凡的微信也炸了。

    全是钟思乔单方面的轰炸。

    【?】

    【???】

    【??????】

    这事儿,温以凡确实完全没跟钟思乔提过。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和小内疚,回了句:【就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温以凡:【刚确认的事儿。】

    温以凡:【我现在还在北榆出差,回去当面跟你说。】

    -

    隔天早上。

    温以凡收拾好东西,先是去桑延的房间找他。一晚过去,她的情绪已经调整了不少。此时当做没事发生一样,随口道:“我们在楼下吃个早餐,然后就开车回去了。”

    桑延困倦地嗯了声。

    注意到他的脸色,温以凡问了句:“你昨天没睡好吗?”

    桑延懒懒道:“你说呢。”

    “……”

    温以凡闭了嘴,没再继续提,带着他到钱卫华和穆承允所在的房间门口。没多久,另两人也从房间里出来。

    四人都见过面,钱卫华在桑延家着火的时候,见过他一次。这会儿见到桑延,钱卫华也不惊讶,只是打了声招呼:“来北榆出差还是来玩?”

    桑延言简意赅:“找人。”

    穆承允的目光在桑延和温以凡身上转悠了圈,没说什么。

    四人下了楼。

    钱卫华和温以凡拿着房卡去退房。

    桑延和穆承允在一旁等着。

    站了半分钟,穆承允主动出了声,笑容很奶:“桑学长,虽然知道你是想见以凡姐。但她出差你还跟过来,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闻言,桑延侧头瞧他,神色淡淡的。

    “以凡姐性格好,应该不会跟你生气。”穆承允说,“但你也得多替她考虑一下。”

    似乎觉得他说的有理,桑延慢腾腾道:“噢。”

    可能是因为上回被他吐槽了,这回穆承允想为自己争回点面子。他顿了几秒,叹息了声:“你这样追人,也怪不得没用。”

    ……

    退完房,温以凡拿上押金,跟钱卫华往桑延的方向走。

    两人离这儿大概五六米远,正说着话。桑延比穆承允稍高些,长身鹤立。神色优哉游哉地,看着像个尾巴能翘上天的胜利者。

    温以凡隐隐听到桑延说:“早过了那阶段了。”

    站在他对面的穆承允似是愣了下。

    过了几秒。

    “我俩现在是,”说到这,桑延的眼睫动了动,与她的视线对上。仿若想到了什么,他弯了下唇角,一字一顿道,“两、情、相、悦。”

    “……”

    “两情相悦,”桑延重复一遍,傲慢地补了句,“听过这个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