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

    钱卫华不知道前情,没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只当是他们是在说些年轻人的话题,所以也没插入他们的话题。

    但温以凡很清楚这话是出自她的口中,而且距离她说完才过了不到一晚的时间。

    再加上桑延这话是盯着她说的。

    此时此刻,温以凡莫名有了种,桑延这话更像是在说给她听的感觉。还带着似有若无的调侃。而且她昨晚说完这话之后,桑延确实还笑了半天。

    那基本就可以破案了。

    他估计是觉得自己正正经经地说这话,看起来很傻。

    温以凡抿唇,有点儿小尴尬。

    唉。

    但她又没有经验。

    只觉得这种事情一般都得有个仪式感,毕竟又不像结婚证那样有法律效力。既然没有别的证明,至少也得用言语走点儿流程。

    才显得这段关系能正式点。

    因他俩的到来,桑延和穆承允的对话也就此被打断。

    温以凡默默走回桑延旁边。

    两人走在后边。没多久,温以凡感受到,桑延突然用指尖轻勾了下她的手指。力道不轻不重,却有点儿痒。

    温以凡下意识仰头,对上他微侧着的脸。

    桑延眼皮耷拉着,瞧着她,笑容略显玩世不恭。他稍稍弯腰,凑到她耳边,低声问:“你呢,听过没有?”

    没等她说话。

    桑延又格外欠揍地冒出了句:“噢,差点忘了。”

    “?”

    “这词是你说的。”

    “……”

    这酒店开在一条有些偏的街道上,周围的店面不多。但对面刚好就有一家早餐店,这会儿还店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多是住在周围的街坊。

    四人随意点了点早餐,吃完便离开。

    车子就停在酒店附近,走大约五十米的距离。

    钱卫华年纪上来了,这段时间的奔波和熬夜,让他的身体确实吃不太消。这几天他一直腰酸背疼的,极其缺乏休息。

    穆承允还没拿到驾照,所以昨晚他们就已经说好,今天让温以凡来开车。边往车的方向走,她边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

    瞥见她的动静,桑延问了句:“你开车?”

    温以凡嗯了声。

    桑延朝她伸手:“我来吧。”

    温以凡摇头:“不用。”

    桑延盯了她两秒,意味深长道:“昨天对我那样了,现在还跟我客气?”

    “不是。”他的话总格外引人遐想,温以凡早已习惯。她停顿了下,很诚实地说,“你不是没睡好吗?我不太放心让你开。”

    “……”

    车程总共三个小时,算起来也不算太远。一路上,另两人多是在休息,只有副驾上的桑延偶尔会跟她说几句话。

    到南芜后,温以凡先把桑延送到小区门口,又把车子开回台里。

    把车子开到停车场,温以凡下了车。三人把设备从车上拿下来,往楼里的方向走。钱卫华一个人走在前头,此时不知正在跟谁打电话。

    像是憋了一路,没多久,穆承允突然喊她。

    “以凡姐。”

    温以凡侧头:“怎么了?”

    穆承允沉默几秒,犹疑地问:“你是跟桑学长在一起了吗?”

    因为让桑延蹭车,温以凡先前也不太好意思直白说两人的关系。怕会给人一种,她公私不分,比起工作更像是过来谈恋爱的的感觉。

    不过仔细想想,除了回程的路上带上了桑延,这趟出差,温以凡似乎也没耽误些什么。

    觉得此时也没什么再瞒着的理由,温以凡点头:“嗯。”

    穆承允又安静了会儿,很快便笑着说:“这样啊。”

    先前根据苏恬的话,以及穆承允表现出来的行为,温以凡倒也看出了穆承允的心思。但两人平时接触不多,再加上他没直白提过,她也没太放在心上。

    温以凡松了口气。

    觉得此时说了这个事情,也算是对彼此都好。

    回到办公室。

    温以凡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开始翻阅资料疯狂写稿。

    临下班前,温以凡收到了桑延的微信,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她看了眼时间,回了个大致的时间:【七点左右。】

    温以凡:【怎么了?】

    下一刻。

    桑延发了条语音过来,声音慢条斯理地。

    “就跟你说个事儿。”

    过了三秒,又一条。

    “你对象要来接你。”

    ……

    把剩余的工作做完,温以凡收拾好东西出了公司。桑延的车子就停在附近,她一眼就看到了,快步往那边走。

    她直接上了副驾驶座。

    桑延换了身衣服,似乎是休息了会儿,精神看着好了不少。

    不知道他为什么过来,温以凡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吗?”

    “回家。”桑延侧头看了她一会儿。

    温以凡回视他:“怎么了?”

    桑延没说话,直接松了安全带。而后,他凑过来帮她把安全带系上。他的脸在一瞬间变得近在咫尺。但他系完也没立刻回去,就着这距离把话说完。

    “你这不是还欠我个礼物么。”

    这距离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温以凡下意识屏住呼吸,随口说了句:“你不是说已经收到了?”

    桑延扬眉。

    温以凡面不改色道:“那我把这份礼物留着明年给你吧。”

    “我那只是为了顾及你的面子,把话说得好听点儿。”桑延嗓音低哑,眼神像是在调情,仿若下一秒就要亲上来,“但谁才是收礼物的那个,你不清楚么,嗯?”

    “……”

    这话瞬间激起温以凡昨晚的回忆。

    桑延伸手扯了下她的脸:“老实点,别总想浑水摸鱼。”

    说完,桑延坐直回去,发动了车子。

    温以凡没吭声,情不自禁往他嘴唇往看。她抿了抿唇,心跳直打鼓,假装若无其事般地别过头,看向窗外。

    并不打算为昨晚的话解释任何。

    毕竟以两人的关系来说,她做再过分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

    没等两人再有交流,桑延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腾出手接听,直接按了外放。

    温以凡扫了眼来电显示。

    是钱飞。

    “桑延,我想好了。”一接通,钱飞的声音就咋咋乎乎地传来,“我年初八摆酒席,你觉得怎么样?这是我找大师挑的良辰吉日,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日子,我听完他的分析之后,觉得非常满意。”

    说完,钱飞又补充:“所以,你觉得不怎样也没什么用。”

    “……”

    桑延:“你是不是哪儿有点毛病?”

    “……”

    “这事儿你不找你对象商量,”桑延不耐道,“你找我商量?”

    钱飞:“那不是就你闲吗?”

    闻言,桑延瞥了温以凡一眼,指示道:“帮我挂了。”

    那头的钱飞立刻说:“什么挂了?”这话刚落,他立刻反应过来:“我靠,你要挂我电话!你是不是人!还有!谁在你旁边?谁敢挂钱哥的电话?”

    温以凡不敢动了,迟疑问:“那还挂吗?”

    “……”

    钱飞顿时消了音。

    像是达到了目的一样,桑延扯唇,慢腾腾地说:“挂。”

    电话挂断后,钱飞那边也没再打过来。

    车内安静一会儿,温以凡回想着钱飞这一号人物,渐渐跟印象里一个胖乎乎的男人对上号。想到这,她转头问:“钱飞是要结婚了吗?”

    桑延嗯了声,语气很随意:“跨年求得婚,成了之后,前晚还把我拉出去喝酒了。”

    温以凡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那你喝多了吗?”桑延:“有点。”

    他这会儿的状态看着不错,温以凡也没问他会不会不舒服。她想了想,又问:“那你们是去‘加班’喝吗?”

    闻言,桑延瞥她一眼,笑了:“你这是查岗?”

    温以凡正想解释。

    桑延又道:“放心,我周围没别的异性,都是大老爷们儿呢。”

    “……”

    “不过,”桑延悠闲地补充,“这些人对我有没有意思,我就不太清楚了。”

    “……”

    这个点再回家做晚饭就有点晚了。

    途径家里附近一家餐馆时,桑延把车子停了过去,进去买了份晚饭,而后两人才回了家。

    半个月没回家,房子里跟她走前似乎也没什么区别,东西依然放在原位,也都整整齐齐的。温以凡现在只想吃完饭就去睡觉,刚坐下打算吃饭,桑延把她拽了起来。

    温以凡茫然看他。

    桑延提醒:“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

    温以凡立刻想起来,起身往房间走:“你等我一会儿。”

    进了房间,温以凡打开衣柜,把被她放在最顶上的袋子拿了下来。她往里看了眼,后知后觉地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温以凡走回餐桌旁,把袋子递给他。

    桑延接过似是随意般地往里扫了眼:“衣服?”

    温以凡点头:“外套。”

    桑延垂眼,拿出来看。

    是一件纯驼色的长款大衣。

    可能是没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桑延盯着看了会儿,问道:“怎么买这个颜色?”

    温以凡观察着他的表情:“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说完,她又补充:“而且我没见你穿过这颜色的衣服。”

    虽然他好像比较喜欢穿黑色。

    但温以凡偶尔还是想看看,他穿别的颜色的衣服。

    温以凡有点儿忐忑:“你不喜欢的话,要不然我给你换个礼物……”

    桑延笑:“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了?”

    “……”

    “今年收到不少礼物,论满意程度。”桑延刻意地停了好一会儿,随后才状似认真地点评,“这个排第二吧。”

    温以凡眨眼,顺口问:“第一是什么?”

    “第一?”桑延没直说,“昨天收到的。”

    “……”

    昨天?

    昨天就是桑延生日当天,收到的东西应该也不少。

    她送了个蛋糕。

    而且他俩是昨天确立的关系。

    还有,按桑延的那个说法,那个唇角吻应该也算。

    温以凡也不太肯定跟她有没有关系,只好再问一遍:“是什么?”

    “你觉得呢?”桑延偏头,咬字微沉,毫无正形地说,对了,你要真喜欢这种事儿,也犯不着太克制。”

    “……”

    “毕竟我也理解,我对你来说,确实挺――”桑延靠到椅背上,神色有些嚣张,“难以抗拒的。”

    温以凡正想解释几句,在这瞬间,陡然想起他昨晚被亲之后的反应。再结合其先前,他不论说再夸张引人遐想的话,都不会做出任何举动的事情。

    她一顿,忽地喊:“桑延。”

    桑延:“嗯?”

    温以凡猜测道:“你是不是在说反话。”

    桑延:“?”

    “就是你说是这么说,但我要是真做出了这种事情,”说到这,再想到他今早的状态,温以凡下了个结论,“你就会被气到一晚都睡不好。”

    “……”桑延瞧她,几秒后笑了,“那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