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场面静止,似是僵持下来。

    温以凡看了桑延好一会儿。但光从他的表情和言行,她也看不懂他是在说实话,亦或者只是用强大的言语作为自己支撑的力量。

    因为在温以凡看来,桑延的一系列作为,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

    你敢么?

    你不敢。

    这种事情只有我敢。

    只有我能做到。

    他极为自大,在恋爱关系的所有进度上,估计也认定自己是主导的那一方。所以,如果她真顺着他的话做出这种事情,他就会有种因被她抢先一步,所以成为败者了的恼火感。

    还会意识到自己轻敌了。

    不过此时温以凡确实不敢。

    昨晚的行为已经把她的勇气消耗殆尽,这会儿连碰他一根手指头的胆子都没有。

    温以凡主动认输,自认是个弱者:“算了。”

    余光看不清他的表情,温以凡只当一切如常。她自顾自地拆着面前的包装袋,扯开话题:“八点了,先吃饭吧。”

    几秒后,桑延拉长腔调,意味深长道:“行,你吃吧。”

    听到这个语气,温以凡情不自禁地看向他。

    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副,觉得“对手不过如此”的耀武扬威表情。

    “……”

    温以凡有点无言以对。

    有种自己这个“五十步”被“一百步”嘲笑了的感觉。

    他不也不敢吗?

    她至少敢过一次。

    除了挑衅他还做什么了……

    温以凡垂头,暗自在内心吐槽。倏忽间,脑袋上力道一重,她下意识抬眼。就见桑延把手搭在她头上,又用力揉了下她的头,力道不轻不重。

    不像正常人那般温柔。

    很快,桑延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唇角浅浅勾起。

    “谢了。”

    他的手仍放在温以凡的脑袋上。

    温以凡一动不动,与他那双漆黑的眼眸撞上,有点儿没明白:“谢什么?”

    桑延笑:“礼物。”

    闻言,温以凡的目光下挪,在他手上的外套上定格。

    “还有,别猜了。”桑延收回手,漫不经心道,“第一是你。”

    ……

    吃完晚饭,温以凡回到房间。

    做好一系列睡前流程后,她正打算回床酝酿睡意,房门突然被敲响。温以凡一愣,也不知道这个点桑延要做什么,走过去把房门打开。

    桑延站在外边,看着也刚洗完澡。穿着休闲服,头发半湿,软软地耷拉在耳侧,有点儿蓬。见她打开门,桑延也没出声,直接扯住她的手腕,往怀里带。

    顺着这力道,温以凡的身子前倾,额头撞上他的胸膛。

    她毫无防备,茫然道:“怎么了?”

    桑延另一只手抵着她的后颈,没再有多余的动作。而后,他稍稍偏头,低眼看她耳后的位置,停了好片刻。像是在观察着什么。

    温以凡瞬间明白了。

    这距离近似贴近,加上他刚洗完澡,身上的檀木香极为浓郁。温以凡感觉他的目光像是成了形,被他碰触的地方都有点发烫。

    温以凡想往后退些,却又被他固定着,动弹不得。

    桑延淡淡出声:“涂药没?”

    “没。”温以凡舔唇,解释道,“已经结痂了,不用涂了。”

    “碰水了。”桑延松手,语气有点不爽,“你压根没看吧。”

    “……”

    桑延往外走,顺带抛下了句:“出来涂药。”

    温以凡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后,这下才察觉到确实有点儿刺疼和发肿。她倒也没太注意这点小伤,跟上了桑延的脚步。

    从电视柜里翻出药,桑延往沙发抬了抬下巴:“坐那。”

    温以凡:“这伤自然而然就能好的。”

    桑延没搭理她这话,走回来坐到她旁边,面无表情地凑过去。这个情况,让温以凡记起先前,她给他涂药时的场景。

    气氛有点儿凝重。

    温以凡用余光注意到,桑延拿起棉球,像是想帮她把伤口表面的水擦掉。还没碰到她的时候,她猛地立刻往后躲闪。

    四目对视。

    凝重像是在这一瞬间被打碎。

    温以凡憋出了一个字:“疼。”

    “……”

    这下桑延绷不住了,似笑非笑道:“你碰瓷呢?”

    温以凡想说这些招式都是从他那学来的,但还是决定给他留点面子。她又靠了回去,状似随意地提:“结痂了之后我就没怎么管了,以为差不多好了。”

    暗示着他不要再绷着脸了。

    桑延没回应这话:“你这工作总会受伤?”

    “啊?”温以凡想了想,“也不是。”

    “……”

    “偶尔吧,这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划到的,”温以凡说,“而且我没立刻发现,我同事跟我说了我才知道。不是很疼。”

    桑延用碘伏给她消毒,模样像个混世魔王,动作却轻。

    “真不疼?”

    不知怎的,听到这话,温以凡莫名就把否认的话咽回嘴里。她盯着桑延的侧脸,下意识如实答:“有一点疼。”

    桑延的力道似乎又放轻了点:“现在疼不疼?”

    温以凡:“还好。”

    处理完,桑延把棉签扔进垃圾桶:“明天洗澡别碰到水了。”

    “好。”

    桑延开始收拾东西,散漫道:“去睡觉吧。”

    温以凡哦了声,站起身往房间的方向走。但很快,她又回了头,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桑延,冒出了句:“你明天还帮我涂药吗?”

    “……”

    像是没想过她会主动说这话,桑延的动作停住。他抬睫,也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洗完澡自己过来找我。”

    ……

    回到房间,温以凡趴在床上想了想刚刚的事情,在这一瞬间,跟桑延谈恋爱的感觉才尤为强烈,格外真实。

    温以凡弯了弯唇,胡思乱想了一阵,渐渐有了睡意。临睡前,她迷迷糊糊地地想起,桑延晚饭时说的那句话。

    她稍稍清醒了些,又在下一刻被困意拉进梦境里。

    ――“第一是你。”

    不是吻。

    -

    这趟出差后,连着之前的轮休以及这次的元旦假期,台里给温以凡批了三天的假。本想借着这个假期跟钟思乔见一面,但她家里有事,两人只好改约时间。

    温以凡也陆续在微信上跟她简单说了下情况。

    震撼过去后,钟思乔的情绪也镇定了许多,似乎是认真想想后,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替温以凡高兴之后,只提了句她脱单了,之后得请吃饭。

    温以凡笑着应下。

    短暂的三天假结束。

    温以凡耳后的伤口慢慢转好,最后连疤都没留。

    节后以及年前这段时间,温以凡又进入了极为忙碌的阶段。经常到家后,一个电话就又得立刻出门,有时候大半夜都有突发事件,让她没多少好觉可以睡。

    桑延那边也忙。

    公司似乎是接了个什么大项目,整个团队连着加了几天的班。偶尔温以凡凌晨两三点到家,都没见到桑延的人影。

    这突如其来的忙碌加快了两人的生活节奏。

    某个瞬间,温以凡还担忧起了某件事情。

    他们的热恋期刚开始,可能就要被彼此的工作扼杀在摇篮里。

    ……

    转眼间,整个一月就要过去了。

    近期接连不断的迷蒙细雨,将南芜的气温降至个位数。湿冷的空气像是无形的魔鬼,冻得人骨头都发颤。

    在编辑机房带了一阵个下午,温以凡回到办公室。她打开电脑,打算再把今早写完的提纲整理下就离开。在这个时候,微信响了声。

    桑延:【多久下班。】

    温以凡:【还得一会儿。】

    温以凡:【你呢?】

    桑延:【在加班】

    过了几秒,可能是觉得这话有歧义,他又补了俩字:【酒吧】

    “……”

    温以凡问:【你今天不用加班?】

    桑延:【刚下班】

    下一刻,桑延发了条语音过来:“差不多了就喊我。外面下雨,冷。出来前把围巾戴上。我到你楼下的时候再下来。”

    这会儿刚过十点,也不算太早。

    看到这话,温以凡回了句:【好。】

    另一边。

    桑延收起手机,又喝了口冰水。

    旁边的苏浩安正跟余卓吹着各种恋爱经验的牛逼。作为一个游历情场多年的老手,他格外自负,说话时像是要用下巴看人:“厉害吧,我苏浩安活到这么大,就没遇到过我泡不到的妞。”

    余卓非常捧老板的场,竖了个大拇指:“浩安哥牛逼!”

    “也没什么。我吸引人的地方,主要也不是因为我是个高富帅。理由非常单纯,”苏浩安笑眯眯地强调,“单单只是因为我这人的人格魅力格外出众罢了。”

    “……”

    “牛逼。”桑延看不惯他这德性,轻嗤了声,“所以不是被带绿帽就是被甩。”

    “……”苏浩安炸了,指着他鼻子骂,“放屁!是我他妈不想谈太久ok?那都是被我引导的分手!这是我独有的绅士风度!”

    桑延懒得理他,扯过一旁的大衣套上。

    “唉,说起来,我最喜欢的还是我的第十二任。”苏浩安喝了口酒,叹息道,“是个可可爱爱的大学生呢,说话贼甜,像棉花糖一样。我追到没多久,就把持不住跟她接吻了。”

    桑延整了整衣服。

    苏浩安又补充:“伸舌头的。”

    “……”

    “然后,她当天回去就跟我提了分手。”可能是真觉得伤心,苏浩安的声音都低了几分,“说我是个渣男,轻浮得要命,第一次接吻就伸舌头,经验一定很丰富。”

    余卓下意识说:“这话也没错,那您当时也确实第十二任了。”

    苏浩安一噎,面无表情地看他:“滚吧,赶紧去干活。”

    话落,苏浩安又看向桑延。注意到他身上的驼色大衣,苏浩安忍不住吐槽:“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儿?看着娘们唧唧的。”

    因这话,余卓也看过去:“很酷啊。”

    被他疯狂砸场,苏浩安气疯了,拿了个空烟盒砸他:“你这臭小子去不去干活?!”

    余卓立刻跑了:“诶诶诶!我这就走!”

    “你嫂子买的,”桑延这才缓慢地回话,语气很欠,“人姑娘想看我穿这个色呢。”

    “……”

    “走了。”桑延看了下手机,“你自己一个人在这继续吹牛逼吧。”

    苏浩安喊住他:“喂,你跟你那对象啥进度了啊。”

    桑延没答。

    “老处男,刚听到我的惨痛经历没有,要循序渐进哦。”苏浩安语气很贱,“别吓跑你这唯一一个能接受你这狗脾气的对象了。”

    “噢,谢了。”桑延扯了下唇角,“不过呢。”

    “?”

    “我并不打算听你这些毫无用处的意见。”

    苏浩安很无语:“你什么时候能把你那对象带来见见?有必要藏那么深吗?你是不是对自己没自信啊,怕你对象看上我了?”

    听到这话,桑延停下步伐上下打量他一圈,悠哉地点评。

    “你也就只能吹吹牛逼了。”

    “……”

    -

    把最后一点内容完成,温以凡关上电脑,起身出了办公室。想起桑延的话,她从包里拿出围巾裹上。正等着电梯的时候,有人站到了她旁边的位置。

    她下意识望去。

    是穆承允。

    这段时间,温以凡隐隐能察觉到,穆承允似乎是在躲着她。她大致能猜到原因,不过没影响到工作,对她来说也没多大关系。

    穆承允朝她笑笑,打了声招呼:“以凡姐,你下班了吗?”

    温以凡点头。

    沉默下来。

    两部电梯都一层楼停十几秒,等了半天都离这层距离很远。在这个空隙,温以凡拿出手机,给桑延发了条微信:【我好了,准备下楼了。】

    桑延立刻回:【?】

    温以凡解释:【你到了我再出去就好了。】

    下一刻,穆承允又出了声,模样像是挣扎了许久:“以凡姐姐,我有事情跟你说。”

    温以凡看他。

    “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之前……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穆承允没好意思说完,说到这就转了话锋,“我没这个经验,我姐之前教了我好几招,我就都学着用了。”

    温以凡没懂他的话:“嗯?”

    “就是追人前,得先将情敌铲除,抹黑情敌。并且,要在气势上将情敌打败。”这话说出来,穆承允似乎也有点儿尴尬,“不过现在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还是想跟你解释一下。”

    他这话来得突然,温以凡有些愣。

    穆承允:“我之前跟你说的,毕业典礼上桑学长说的话,是我瞎编的,他没有说过这句话。他们毕业典礼的时候也没有提起过你。”

    温以凡回想了下他先前的话。

    “他们那天好像是提了,哪个学长给人当了几年的备胎还是什么的,我也记不太清了。”穆承允说,“然后桑学长就说话了,但他说了什么,我确实没听清。”

    温以凡点头,又觉得奇怪:“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

    穆承允挠了挠头:“怕因为这话影响到你们的感情。”

    温以凡失笑:“没这么严重。”

    说完,穆承允也松了口气:“那就好。”

    恰好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了。

    两人走了进去。

    里头人不少,他们只能站在最外侧的位置。

    穆承允抿了抿唇,又不自觉往温以凡的方向看了眼,想到了头一次见到温以凡的那天。

    她跟在钱卫华后头,进来的时候,黯淡的室内似乎都随之被点亮。

    极为艳丽的五官,漂亮到能抢走所有人的注意力,完全挪不开眼。是第一眼惊艳,第二仍然觉得惊艳的长相。

    穆承允只一眼就沦陷。

    因此特地问了找了同班的付壮询问南芜广电还招不招人,还旁敲侧击地问出她有没有男朋友的事情,之后通过校招,穆承允抱着这般势在必得的心态,来到《传达》栏目组。

    希望能通过借此离她近一些。

    可相处的时间越多,穆承允越没有靠近的勇气。

    因为她虽然总是温温和和的样子,但实际上似乎对任何人都很淡,极其难以接近。看着温柔,本质上,又像是极为凉薄,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感到在意。

    像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但那天,穆承允看到温以凡跟桑延在一起时的模样。

    又好像不是这样。

    穆承允收回思绪,没再想这个。

    即使这段时间已经花时间调整好了心情,但此时因为彻底失恋,穆承允的心情还是有些堵。感觉这话会让她,对自己的印象变得更差。

    却也希望。

    他喜欢了快一年的人,能够被好好对待。

    也能够,不受任何影响,跟她喜欢的人好好在一起。

    -

    到达一楼,手机刚好振动了下。

    桑延:【到了。】

    温以凡回了个“好”,没再停留,快步出了大楼。

    往四周扫了圈,温以凡没看到桑延的车以及人影。在这个时候,手里的手机又振动了下。以为是桑延的微信,她低眼,点亮屏幕。

    还没看过去,路过的一个同事跟她打了声招呼。

    温以凡应了声,也笑着回应。

    再低眼的时候,就对上了郑可佳的一连串消息。

    【我服了】

    【你爸那边的亲戚也太不要脸了吧?】

    【他们在我家赖了一周了!还他妈不走!!!是想长住吗?】

    【怎么算都是你跟他们更亲吧?你能不能赶紧把他们带走?】

    【你这个大伯母,还一直找妈妈要钱[/微笑]】

    【她儿子结婚要买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

    那头的消息还在接连不断地发来,像是在把她当成一个发泄的树洞。

    在这个时候,温以凡的身后一暗。

    桑延突然出现在她隔壁,悠悠地问:“在看什么。”

    温以凡下意识熄屏,抬头。

    就见桑延穿着她送的那件驼色大衣,手上撑着把伞。他的身子微弯着,表情很淡,五官曲线硬朗分明,生得格外清俊。

    买之前,温以凡就觉得这个颜色,是很温柔的颜色。

    本以为会压下他那几分不可一世的气质。

    哪知,一般是人靠衣装,他倒是把衣服穿得,让衣服看起来都酷了不少。

    手机还在振动。

    温以凡把它放到口袋里,笑了笑:“没什么。”

    桑延观察着她的表情:“怎么?心情不好?”

    “没有。”温以凡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的,很自然地说,“就是有点累,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回去休息会儿就好了。”

    桑延腾出一只手,帮她整了整围巾:“嗯,那回去了。”

    温以凡:“你吃饭了吗?”

    桑延:“没呢,回去煮个面。”

    “哦,我刚在公司饭堂吃了点。”温以凡半张脸被围巾挡住,说话有点闷,“不过我也有点饿,你也给我煮点。”

    闻言,桑延侧头:“饿了?没别的想吃的?”

    温以凡:“没有。”

    桑延的车子停在马路对面。

    两人上了车,温以凡系上安全带,随口提了句:“我带伞了,下雨了也没事儿。你下次如果要去‘加班’跟朋友玩,不用过来接我,我自己回去也行。”

    “什么叫找朋友玩,”桑延挑眉,“说清楚点,我是去那等你下班。”

    “……”

    温以凡眨了下眼。

    车子发动。

    温以凡又跟他聊了几句,拿出手机看了眼。

    郑可佳的消息一连串的,绿油油的气泡霸占了整个界面,全是在抱怨。这些负能量的话说完后,最下方来了句很突兀的话。

    【妈妈让我问你,今年过年回不回来?】

    温以凡没往上拉。

    先前加了郑可佳的微信之后,她也没再说什么话,温以凡觉得在列表里不影响,也忘了删掉。这一刻,她连回复都懒得,直接把对方拉进了黑名单。

    不知不觉,车子就开回了小区。

    两人进了电梯里,温以凡将刚刚的事情从脑子里抛却,习惯性靠着内壁,往桑延的方向看。也许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桑延也转过头来:“盯着我干什么。”

    温以凡也不是第一次看他穿这大衣。

    但这会儿还是想夸:“你穿这衣服好看。”

    “噢,但有摄像头呢。”桑延眉眼稍抬,语气略显轻佻,“快到家了,再等等。”

    “……”

    温以凡就没,见过,这种人。

    她自顾自地下了个决定。

    以后要少夸桑延,免得他会因此渐渐失去自我。

    温以凡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先一步出了电梯,打开门进去。

    桑延跟在她后边,把外套脱掉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他换上拖鞋,直接进了厨房,似乎也没打算休息,打算直接开始煮晚饭了。

    温以凡到茶几旁倒了杯温水,也起身进了厨房。看着他往锅里装水,温以凡把杯子给他,问了句:“你要不要喝水。”

    桑延接过,随意喝了口,又递回给她。

    温以凡盯着他的举动,过了半分钟,也喝了一口。

    桑延的目光立刻放到她身上,眉心微动:“你怎么喝我的水。”

    “……”温以凡愣了下,解释,“我这是给我自己倒的,只是顺便问问你喝不喝。那你都不喝了,我也懒得走回去再倒――”

    没等她说完,桑延把水龙头关掉。而后,他重新拿过温以凡手里的水杯,搁到一旁。

    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桑延猛地扯住她的手腕,凑近她的眼眸。他的鼻梁几乎要触碰到她的鼻尖,呼吸在周遭交缠,却在有更近一步之前停了下来。

    温以凡的呼吸屏住。

    他整个人背靠流理台,高大的身躯似乎能将她整个人压制住,带着他身上熟悉又好闻的气息。厨房内安静至极,似乎能听到外头传来细雨的簌簌声。

    “温霜降。”桑延低声说,“你进来干什么的?”

    “……”

    温以凡仰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要想跟我调情呢,”桑延忽地低笑了声,极为有耐心地,开始手把手地教她,如何能万无一失地将他套牢,“就靠我近点儿说话。”

    温以凡想说自己没那个意思,但还是受到蛊惑似的,又往他的方向靠了些:“…然后呢。”

    “然后?”

    “……”

    桑延的呼吸微沉,捏住她的下巴,强烈的占有欲像是要将她碾碎。下一瞬,他的吻重重落下,声音低哑,伴随着含糊不清的话。

    “――我不就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