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记得那天很冷,天空也阴沉沉的,被大片的浓云覆盖,仿佛下一秒就要压到地上。大下午的,却看不到一丝阳光。

    她的视线还侧着,看着窗外。身上被少年衣服上残余的温热沾染。

    是那个瞬间,温以凡唯一能感受到的东西。

    温以凡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过了许久,她才抬手捏住外套的一角。力道渐渐加重,后脊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所有的忍耐,都随着她这个举动在顷刻间消散。

    温以凡的眼泪像是流不尽一样,喉咙也控制不住地冒出了一声哽咽。

    隔壁的桑延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

    无声的陪伴。只是用这种方式在告诉她,他就在旁边。

    到站前,温以凡勉强地将情绪控制住。她很少哭,此时眼睛哭得都有些发疼。她用袖子把眼泪擦干净,而后把桑延的外套摘下来,侧过头。

    注意到她的动静,桑延也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

    温以凡默默收回视线,用头发挡住他看过来的视线。

    静默无言。

    等车子报站后,温以凡起了身。

    坐在外头的桑延给她腾了位,让她先下去。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只跟在她的身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沉默。

    这路公交无法直达市医院,温以凡只能坐到这个站,再打个车过去。下车之后,寒意又袭来,她把桑延的外套递回给他,说话的鼻音很重:“很冷,你穿上。”

    桑延接了过来:“嗯。”

    知道他跑出来肯定是因为她,温以凡吸了下鼻子,又道:“你回学校吧。不要逃课,老师会生气的。到时候你又得被请家长了。我打个车就到了,我妈妈也会来接我。”

    桑延沉默几秒,应道:“好。”

    过了好一会儿。

    温以凡抬眼看他,很认真地说了句:“谢谢。”

    谢谢你能来。

    给了我,支撑的力量。

    至少让我觉得,这过来的一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恰好来了辆出租车,桑延一声不吭地抬手,替她拦下。而后,他偏头,声音显得有些沉:“温霜降,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不知道该说什么。

    怕会说错话,怕会更加戳到她的伤疤,怕安慰什么都会适得其反。

    也因此,宁可什么都不说。

    “我不是太会说话的人,”桑延弯腰盯着她的眼,郑重地把话说完,“但不管怎样,我会一直陪着你。”

    在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

    大多数人说话都只是一时冲动,并不会考虑太多,也不会想到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这样的程度。等再大些,也许就会把这当成一句闲话忘掉,亦或者是当成一段可有可无的,无法实现的往事。

    就连那个时候的温以凡,也觉得,桑延这话只是一句安慰。

    一句随口一说的安抚。

    可很久以后,温以凡才知道。

    原来并不是这样。

    桑延永远信守承诺。

    只要是他说出口了的话。

    不管有什么阻碍,至死,他也会拼尽全力将它实现。

    ……

    温以凡的思绪渐渐收回。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顺带看了桑延一眼。听完她的话后,他微低着眼,从这角度看去,灯光显得他的模样有点暗。

    怕会影响他的心情,温以凡补充了句。

    “也很久前的事情了。”

    桑延回过神似的,从她手里接过钥匙。他轻嗯了声,边开着门边漫不经心般地问:“那你后来跟你妈一块搬你继父那了?”

    “嗯,不过后面因为相处的不太好。”温以凡略过其中一些,大致说了下,“就搬到我奶奶那去住了。”

    “对你好不?”

    桑延恰好把门打开,牵着她走进去。

    温以凡没反应过来:“啊?”

    “你奶奶。”桑延重复一遍,“对你好不好。”

    温以凡愣了下,笑道:“挺好的,她很疼我爸,所以也很疼我。”

    等她说完,桑延打量了她一番,才稍稍放松了些。

    换上拖鞋,桑延把她扯到沙发上坐下。像是习惯了她回家之后必须要喝杯温水的事情,他下意识烧了壶开水,又问:“你那继妹怎么回事儿?”

    “嗯?”

    “一副,”桑延语气有点不爽,“跟你很熟的样子。”

    “不是。她性格就是那样子,被她爸爸宠着的。”桑延这话提的应该是郑可佳把饮料随便安排给她的事情,温以凡解释道,“她是习惯那样了,用的都是最好的,从不会将就,不喜欢的东西就要旁人帮忙解决。”

    “就是个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小女生。”温以凡能理解,说话平静又温和,“她爸很疼她,再加上我比她大几岁,一般都要让着妹妹。”

    “让着妹妹?”桑延笑了,“这是哪来的规矩?”

    “……”

    提到这,温以凡的脑子里浮现起对待桑稚的样子。

    没等她再应话,桑延忽地往后一靠,整个人靠着沙发背。坐这动作的同时,他顺带扯住她的手臂,往怀里扯。

    温以凡猝不及防地趴到了他的身上。

    而后,他使了劲儿,抱着她的后腰,将她整个人托到自己身上来。之后也没多余的动作,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她。

    这个姿势暧昧又亲昵。

    温以凡有点脸热,低头看他:“怎么了?”

    桑延很直白:“抱一下。”

    “……”

    “你说你吃的东西都去哪了,你这骨头硌得我好疼。”桑延伸手捏了捏她手臂上的肉,感觉是个大工程,“什么时候能长胖点?”

    温以凡立刻说:“我朋友说我胖了。”

    桑延挑眉:“谁?存心给你找不痛快?”

    “……”温以凡唇角拉直,又没忍住笑,“你是不是哪儿有点不对劲儿。”

    想让她长胖点。

    别人说她胖了,又开始挑别人的刺。

    桑延看着她笑,过了好一会儿,忽地抵着她的后颈,开始亲她。他的嘴唇温热,吻人的力道像是带着攻击性,边含糊地说:“怎么还人身攻击呢。”

    温以凡张嘴想解释,他的舌尖就探了进来。她眨了下眼,不自觉想勾住他的脖颈,刚抬手,就又被他握住手腕,摁在胸膛前。

    她的嘴唇被他吮得发麻。

    能感觉到,他的手在下滑,顺着她的后颈,再到后背和腰际――

    触感有些发痒。

    温以凡也咬了下他的下唇。

    “怎么?”桑延松开她,气息略沉,话里带着笑意,“又想把我咬出血?”

    温以凡的呼吸也有点急促,忍不住说:“我哪有那么用力。”

    桑延轻笑了声。

    旁边的水不知烧开了多久,发出咔哒的一声。

    桑延没有多余的动静,只是盯着她的眼。过了好半晌,他伸手碰了碰她的眼角,忽地喊她:“温霜降。”

    “嗯?”

    “别把你继妹说的那些屁话,还有那些傻逼标准安到我这儿来,知道不?”桑延眼眸漆黑,慢条斯理地说着,“你以为我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乱买的?”

    温以凡怔住,嘴唇动了动。

    “每样都是给你挑的。但不爱吃的就留着,放那。”说着,桑延像是来了火,轻嗤了声,“什么叫你继妹是习惯了那样。”

    “……”

    “就你挑对象的这个眼光,”桑延又亲了下她的唇角,极为傲慢地说,“你就该什么都用最好的,懂?”

    -

    两人又在客厅呆了一会儿。温以凡喝了杯温水,就被桑延赶回房间收拾东西。对于收拾行李这种事,她已经做过不少次了,此时也算得心应手。

    今晚还得睡一晚,床上用品暂时还不用收拾,只把其余的东西收拾好就行了。温以凡翻出个行李袋,留出明天要穿的衣服,把其余的衣物往里塞。

    整理好衣柜,温以凡又把行李箱拿出来,放进各种小杂物。

    在这住了一年多了,温以凡的行李比刚来南芜的时候多了不少。这会儿行李箱塞满了,还有好多东西没放进去。她正思考着怎么办的时候,房门恰好被敲响。

    温以凡抬头,应了声:“门没锁,你直接进来就行。”

    桑延推门进来,手上拿着两个大纸盒,搁在她前边。他懒洋洋地往四周扫了圈,问道:“你就收拾了这么点。”

    温以凡有点心虚地瞅他:“那你收拾好了吗?”

    桑延:“没呢。”

    “……”温以凡有些无言,扯过纸箱,往里边装着自己的杂物,“那你怎么还不去收拾,都这个点了,收拾完好睡觉了。”

    桑延也蹲下身来,帮她把东西放进箱子里:“帮你一块。”

    见他这么好心,温以凡也没客气,指了指书桌的方向:“那你帮我把那边的东西装进去,我已经整理好放桌上了。”

    像变了个人似的,桑延今晚格外有耐心:“行。”

    温以凡总觉得诡异,往他的方向看了几眼。

    说完,桑延起身往书桌的方向走。他搬起桌上的资料,一摞一摞地往箱子里塞。搬到最后一摞时,像是注意到什么,他的动作一顿,慢腾腾地拿起来看了眼。

    是一个小本子。

    此时被反着放,露出本子的背面。上边被人用水性笔签了个巨大的名字,占据了背面的整一页,看着乱七八糟地,很难辨认出对应的是什么字。

    旁边的温以凡还在说话:“你还剩什么东西没收?”

    桑延没应话。

    温以凡又说:“那我一会儿也去帮你吧?”

    桑延依然一声不吭。

    温以凡觉得奇怪,顺势看了过去。

    就见桑延拿着先前穆承允给她签名的那个本子,神色意味不明地。

    “……”

    温以凡一顿,头皮发麻,但也觉得他应该认不出是什么字。她又垂下眼,故作如常地继续收拾东西:“我们十一点前应该可以收拾完――”

    “温霜降,”桑延打断了她的话,“你胆子还挺大。”

    “……”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这么珍藏你那追,噢――”桑延咬字重了些,极为刻意地改了口,“同事,的签名做什么。”

    “……”温以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实话实说,“我就是放在那,没有珍藏。”

    “这小子是什么人物。”

    “就《梦醒时见鬼》里那个鬼。”

    桑延回想了下那个影片,面无表情地说:“我还挺喜欢。”

    温以凡:“?”

    “行,送我了。”

    “……”

    温以凡看他,觉得他这个样子有点好笑:“嗯,你喜欢就拿去。”

    ……

    把剩余的一点东西收拾完,温以凡往周围看了圈,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了,剩下一点等明早起来再弄。现在去收拾你的房间吧,客厅和厨房也还有些东西没整。”

    桑延点头,手里拿着写着穆承允的那个小破本,跟在她后边。

    温以凡进了桑延的房间。他的东西其实都收得七七八八了,只是都散乱地堆在地上,她蹲下身来,想帮他整理好。

    下一刻就被桑延扯了起来。

    她抬头。

    桑延抬了抬下巴:“坐着。”

    温以凡:“你不用我帮你收拾吗?”

    桑延:“没什么好收的。”

    温以凡坐在桑延的床上,看着他把东西随意丢进箱子里的举动。过了会儿,她突然注意到旁边的一摞书上,被放在最上方的一个小册子。

    温以凡伸手拿起来:“这是什么?”

    桑延扫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时候带过来的。

    “大学毕业照。”

    温以凡来了兴趣:“我能看看吗?”

    听到这话,桑延停下动作,又抬了眼。他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表情吊儿郎当地:“我呢,就没有哪个地儿是不能让你看的。”

    “……”

    温以凡没应他的话,翻开小册子。第一页就是集体照。

    温以凡一眼就找到了桑延,他穿着黑色学士服,站在最后排的位置。其余人都弯着唇角,露出笑容,唯有他稍扬着下巴,神色有些不耐,像是被人硬抓过来拍照。

    盯着看了会儿,温以凡忍不住弯唇。

    温以凡的目光一挪,注意到站在桑延旁边的钱飞,以及另一侧的男人。男人看着跟桑延差不多高,生了对桃花眼,唇角自然上弯,给人一种天生自带温柔的感觉。

    这两人站在一块,几乎能把人的注意力在一瞬间抢走。

    见状,温以凡瞬间想起了钟思乔说的那些传言,下意识多看了几眼。她的视线下滑,看到下边的名单。果不其然,看到“桑延”的旁边写着“段嘉许”三字。

    瞧见她看了那么久,桑延干脆也不收拾了,过来跟她一块看。

    “看什么呢。”

    温以凡指了指段嘉许:“这个是段嘉许?”

    桑延目光微顿:“怎么?”

    温以凡点评:“是还挺帅的。”

    “……”

    周围沉默下来。

    温以凡没察觉到不妥,正想翻下一页,看看能不能从其他照片里翻到桑延的时候,旁边的男人手一动,压住了她的动作。

    她抬眼。

    桑延的唇线拉直,毫无情绪地说:“我没听清。”

    “啊?”

    “谁帅?你再说一遍。”

    温以凡瞬间闭嘴。

    “所以,你拿我的毕业照在这儿看了半天,”桑延停住,几秒后,气极反笑,“不是在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