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再坐一轮下来,时间也快接近晚上十点了。

    从这商圈回中南世纪城还有一段距离,两人没再在外边多留,下了摩天轮便回到车上,准备返程。系上安全带,温以凡往桑延的方向看了眼。

    桑延看着前方,单手放在方向盘上,直接发动了车子。他的袖子微捋起了些,手链戴在左手的手腕上,顺着动作显露出来。

    红色的细绳,还带了个小挂饰。跟他的气质确实不太搭。

    但他戴上了之后,又觉得好像还挺合适。

    见状,温以凡低头看自己手上的手链,弯了下唇角。她又把手链藏回袖子里,温吞地趴在车窗上,回想着刚刚第二次在摩天轮上的场景――

    两人的模样都生得极好,辨识度强,是那种好看到看一眼就能记住的长相。所以再回去买票检票时,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他们了,神色有点诧异:“又坐一遍吗?”

    温以凡点头,笑道:“刚刚忘了拍照。”

    再一次上了座舱。

    这回还是温以凡先上去,她下意识坐在自己刚刚坐的方向。但这回,桑延没坐到她对面,而是坐在她隔壁的位置,神色极为自然。

    看了他一眼,温以凡没说什么。

    桑延反倒出了声:“温霜降。”

    “嗯?”

    桑延提道:“不是拍照?”

    温以凡愣了下,才想起自己刚刚应付工作人员的话。她没解释,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认认真真地对着外头的夜景拍了几张照。

    “……”

    桑延觉得她的行为极其匪夷所思:“你拍哪呢?”

    闻言,温以凡的动作停住,转过头来。

    两人四目对视。

    盯着桑延的脸,温以凡迟疑了几秒,猜测般地给他拍了张照。

    见他面无表情地,温以凡又拍了一张。拍完后,她自顾自地看了看效果。

    男人坐姿懒散,目光看着镜头,身后是万家灯火。他的脸在这光线下半明半暗,轮廓不太清晰,但也遮盖不住他的清隽的五官,极为好看。

    就是模样看着有点太拽了。

    像是下一秒就要从屏幕里挣脱出来,跟人决一死战。

    温以凡抬头,建议道:“你要不…笑一下?”

    “……”

    “你拍照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笑一下。”昨天看到的毕业照也差不多,温以凡觉得奇怪,“你笑起来还有个梨涡,不是挺好看的吗?”

    “什么梨涡?我没那玩意儿。”像是不指望她了一样,桑延从口袋拿出手机,打开自拍模式,“过来点。”

    温以凡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些,抬眼,恰好看到屏幕里的自己。

    桑延又吐了个字:“笑。”

    温以凡顺从地露出了个微笑。

    桑延随意摁了几下拍照键,而后便放下了手机。也不去看拍得如何。

    温以凡瞅他:“我想看看照片。”

    “晚点儿。”桑延悠悠地说,“这不是快到最顶了。”

    “……”

    听到这话,温以凡下意识往外头看。

    这摩天楼建在六楼,自带高度,顺着望下去还有种漂浮在半空中的感觉。先前没有的不安感,也因为这样的高空,在此刻涌上心头。

    温以凡把视线收回,随口问:“你还相信这种传言吗?”

    桑延:“当然不信。”

    温以凡眨了下眼。

    不信的话,他们特地再上来一趟,好像就没了意义。

    “不过呢,”说话的同时,桑延缓缓靠近她。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带着缱绻,“我信我自己。”

    一辈子在一起这件事情。

    只要她踏出了第一步,他就信他能将之实现。

    恰好到摩天轮的最顶端。

    “这传言,”桑延的唇顺着气息落下,“是让你信的。”

    ……

    桑延将车子开进中南世纪城的地下停车场。

    下了车,温以凡不知道方向,全程被桑延牵着走。两人进电梯后,上了九楼。这栋楼一层只有两户,他走到B户门前,输入指纹开门。

    桑延也没急着进去,停在原地,抓着她的手,慢条斯理地把她的指纹也录了进去。而后,他还随意似的提了句:“除了咱俩没别人能进来。”

    温以凡心不在焉地点头,目光往里边看。

    这房子的面积比他们先前的合租房要稍大些。进门后有个小的入户花园,再往里就是厨房,对面是餐厅,再靠里是客厅。

    装修风格现代化,色调偏暖,显得有些温馨。

    没等她看完,桑延打断了她的注意力,牵着她往里走:“门的密码晚点发你微信上。跟以前一样住就行,就搬了个地儿,没别的变化。”

    温以凡应了声,继续观察着里头的环境。

    没她想象中的凌乱,视野所及之处都整齐陈列,能看到不少熟悉的东西。都是从先前的房子搬过来的,这会儿都已经整理好了。

    两人到沙发旁坐下。

    温以凡下意识问:“我睡哪间房?”

    桑延往她手里塞了杯温水,眉梢微扬:“有区别?”

    “……”温以凡搞不太懂他这话的含义,默默地喝了口水,琢磨着怎么回答。“反正呢,”桑延看着她喝水,意有所指地说,“不管你睡哪个房间,到最后都会用某种原因把我的那间也霸占。”

    温以凡瞬间懂了他的意思。

    这话表达出来的意思大概是,她先前梦游,总半夜爬到他的床上去睡。导致他没有容身之处,最后只能委屈自己在客厅度过一晚。

    思及此,温以凡认真想了个解决方式:“那以后如果还有这种事情,你就去我房间睡?”

    桑延不置可否。

    “或者,”温以凡提议,“你直接继续睡也可以。”

    “……”

    “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睡一张床应该也没什么不合理的。”温以凡把水咽下,平静说,“而且我睡相不差,应该也不会影响到你睡觉。”

    桑延侧头瞧她。

    温以凡:“不过我也很久没梦游了。就是以防万一,先给你提几个方案。”

    客厅安静下来。

    桑延身子歪坐着,手肘搭在沙发扶手上,支着侧脸。他的眼神直勾勾地,忽地笑了:“你怎么不直接保证你以后不撬我锁了?”

    温以凡把杯子放回桌上,老实道:“我控制不了。”

    “……”

    瞥见她的举动,桑延手一伸,又把她拉扯到怀里。

    他似乎很喜欢跟她这么近距离说话。两人的视野里只剩下彼此,身体也靠得极近,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和说话时的气息。

    桑延笑:“谁让你控制了?”

    温以凡也习惯了这距离,次数多了倒也不觉得不自在:“梦游的时候不是还挺吓人的。”

    桑延声音很轻:“能有多吓人?”“我想象了下,”温以凡诚恳道,“你要是半夜像失了智一样在客厅走来走去,还爬到我床上来,我可能会被吓到精神失常。”

    “……”

    听着她的话,桑延低笑了几声。

    温以凡:“你不觉得很吓人吗?你不是还怕鬼。”“…还行。”他的声音变得含糊了起来。

    自从桑延第一次主动吻她,之后他的行为都变得格外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克制。此时说着说着话,又贴上了她的唇,一下又一下地吻着。

    啃咬着她的舌尖,力道像是想把她吞进肚子里,欲念随之泄露。

    他的嘴唇渐渐下滑。

    从她的下巴,顺着脖子的曲线,停在了锁骨处。

    温以凡的手臂撑在他的肩膀上,原本聊天的脑子顿时放空,身体因他的举动有点僵硬。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却也没有表现出抗拒的意思。

    下一刻,桑延的动作停了下来。

    温以凡低下眼看他,头一回,极其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的生理反应。她对上了他点漆似的眼,眼底沉沉,以及红到有些发艳的唇色。

    一时间,温以凡连脸热都忘了,只记得看他。

    “情人节。”桑延唇角轻扯,“觉得得给你点儿甜头吃。”

    温以凡的脑子有点钝,觉得这是他先主动的,这甜头应该算是他在吃,但想了想,又觉得这逻辑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她又凑近他,礼尚往来般地,也在他下巴处亲了一下。

    “行了,温霜降。”桑延揪住她的脑袋,眼里的侵略性越发强烈,却不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别太贪心了,知道不?”

    温以凡的嘴唇动了动。

    想说她只是亲一下,没别的意思。

    话没出口,又听桑延哑着嗓子,很欠补充了句。

    “我今天只想给你这么多呢。”

    ……

    桑延给温以凡安排的卧室依然是带了厕所的主卧。她打开门走了进去,往里头扫了一圈。

    主卧的装修风格偏少女风。淡粉色的墙面,白色的床,旁边放了个小型的梳妆台。窗边还放置了张让她工作的书桌,再旁边是书柜。

    地上铺着浅色的地毯。

    注意到梳妆台上放了个小盒子。

    温以凡一顿,走过去拿起来看。盒子的蝴蝶结上插着张小卡片,上边写着一串英文。

    男人的字迹熟悉又陌生,一如从前那般。力透纸背,下笔的力道重,像是要被纸张戳破。犹如他那个人一样飞扬跋扈。

    ――ToFirstFrost.

    温以凡还以为桑延压根就不在意这种节日,也没想过自己还会有礼物。而且他好像不喜欢当面给她送礼物,每次都是放在一个位置,让她自己去拿。

    她伸手打开来。

    里头是一支录音笔。

    与此同时。

    温以凡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手机,垂眸点亮屏幕。

    桑延:【密码150102】

    桑延:【礼物在桌上】

    桑延:【[/图片]】

    最后的那张图片,是两人在摩天轮上的合照。

    看着上边的自己笑得温和,眼角微微下弯,旁边的桑延神色很淡,只唇角稍稍扯着,依然一副很酷的样子。两人气质完全不搭,却显得异常融洽。

    温以凡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保存下来,设成锁屏。

    此时,温以凡的私人行李都被放在床旁,还没收拾。其余的东西都已经收拾整齐了,她抱着盒子,直接坐到了地毯上,试用了下那只录音笔。

    温以凡的唇角微弯,又打量着周围。

    这是桑延的房子。

    主卧却,装修成了女孩子的风格。

    她盯着手里的录音笔,想起了摩天轮上桑延说的那句话。

    脑子里突然浮现起了一个念头。

    总会出现这么一个人。

    他会让你觉得。

    原来,成年人也能相信童话。

    -

    情人节过完没几天,春节也随之到来。

    跟去年差不多,温以凡只放了短暂的三天假。但桑延的公司倒是放足了一周的假期,还提前两天放假,空闲时间比她多了不少。

    除了除夕夜那晚,桑延八.九点的时候才回来。其余的时间,他大多都回了中南世纪城这边。整个春节假期,两人都是一块过的。

    年初三过完,温以凡又开始到公司值班。所幸是这几天事儿不多,倒也没有想象中的忙碌,每天都能准时下班。

    直至年初七,所有人都开始上班时,温以凡才彻底忙了起来。

    年初八那天晚上。

    温以凡正准备下班去参加钱飞的婚礼时,突然接到热线,说是附近突然出了个突发事件。她有点头疼,但工作的事情也没什么办法,只好临时跟付壮拿上设备赶到现场。

    在车上的时候,温以凡抽空给桑延发了个条消息,告诉他自己可能得晚点过去。

    桑延回得很快:【行,自己注意点。】

    桑延:【好了跟我说一声】

    温以凡抿了抿唇,觉得有些抱歉。想了想,又觉得这报道应该也不需要花太长的时间,应该在结束之前可以赶回去。

    她收回思绪,到现场后,跟付壮一起下了车。

    这只是一个小型的酒驾事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亡。

    车主不知是没注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撞倒了防护栏,之后半架车掉进了维修工地的坑里。此时车主刚被警察从车里救出来。

    付壮拍将周围的情况录下来。

    温以凡正想过去跟交警沟通采访,突然注意到车主的模样。

    她的表情微僵,目光也停滞住。

    是车兴德。

    很多年没有见了,上一回还是在北榆的市医院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两人连面都没碰上,她也丝毫没有把那事情放在心上。

    车兴德明显喝了不少,此时酒气上涨,半张脸都是红的。他迷迷糊糊地扶着旁边交警的肩膀,嘴里一直嚷嚷着“我没喝酒”,神智完全不清醒。

    交警神色不耐,直接摁住他,把他抓进了车里。

    顺着这个举动,车兴德往四周扫了圈,目光定在了温以凡的身上。

    两人的视线有短暂的交汇。

    车兴德的眼神浑浊,随之清明了些。他的眼神瞬间亮了些,像是想喊她,下一秒就被交警抓进了车里。

    温以凡收回眼,握住自己稍稍发颤的指尖。

    虽然先前按照郑可佳说的话,温以凡也大致也能猜到,车兴德应该是跟着大伯一家来了南芜。但那跟跟他真切碰上面,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可能是到现在都没吃晚饭,温以凡觉得有点反胃。

    她用力抿了下唇,勉强将这些情绪抛却,转头对付壮说:“刚把车主的状况也拍下来了吧?现在跟交警对接一下就行,然后我们就准备一下回台里了。”

    付壮没察觉到温以凡的情绪,提了句:“姐,你不是赶着去朋友的婚礼吗?一会儿你直接过去吧,剩下的我来处理就行。”

    温以凡看了眼时间,也不想让桑延等太久。

    “嗯,那麻烦你了。下次请你吃饭。”

    ……

    另一边。

    桑延再三推拒,依然还是被逼着喝了几杯酒,此时在室内呆久了还有点热。他松了松领带,垂眸看了眼手机消息,很快就熄灭了屏幕。

    坐他对面的苏浩安忍不住起哄:“桑爷们儿,你对象到底来不来啊?”

    桑延抬眼。

    可能是酒喝上头了,苏浩安的情绪很高涨:“你是不是吹牛逼吹了个对象出来?”

    桑延冷笑,懒得理他。

    “段嘉许,”下一秒,苏浩安忽地喊,“你上哪儿去了!你他妈这种日子你都不喝酒!你来干什么!赶紧回你的宜荷吧!真他妈无语!!!”

    顺着这话,桑延往侧边看了眼。

    男人也穿了一身正装,打着暗红色的领带,似是刚从厕所回来。他的头发细碎落于额前,眼皮褶皱很深,缀着光,随便看人一眼都像是在放电。

    他轻笑了声,语气温柔像是在调情:“你怎么对我还是那么多意见。”

    桑延轻嗤了声,又喝了口酒。

    下一刻,段嘉许站到他隔壁,朝一旁的座位看了眼。而后,他稍稍扬了下眉,看向桑延。

    “哥哥。”

    “……”被他这称呼折磨了一晚上,加之前段时间温以凡才提了“基佬”的事情,桑延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是不是哪儿有点毛病?”

    段嘉许自顾自地笑了会儿:“你妹人呢?”

    桑延随意道:“刚走。”

    “这样啊,你车钥匙借我,”段嘉许拿起旁边的外套,神色自然,“这个点小姑娘回去不安全,我送她回去。”

    听到这话,桑延又看向段嘉许。

    眼前的男人肤色冷白,身材高瘦,生了对桃花眼。五官极为出众,笑时眼角微弯,嘴唇颜色也过艳,单是看五官都极其抢眼。

    像个转世的男妖孽。

    看着确实还挺吸引小姑娘的注意。

    桑延顿时想到温以凡看完他的毕业照后,夸段嘉许帅的事情。他没应段嘉许的话,忽地偏头看向旁边的陈骏文:“喂。”

    陈骏文:“干嘛。”

    桑延:“问你个事儿。”

    陈骏文:“?”

    说完,桑延转头,意味不明地盯着段嘉许:“我跟段嘉许谁帅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