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背上的人渐渐消停,呼吸声也变得更轻,没再发出声响。像是一天下来的疲倦都被这醉意放大,完全招架不住。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快走到家楼下时。

    桑延听到温以凡咕哝了句:“桑延……”

    闻声,桑延侧头看她。瞥见她紧闭着的眼,他的目光稍停。而后,他收回视线,继续看着前方,低声笑:“说梦话呢。”

    下一刻,勾住他脖子的力道似是在不自觉地加重。

    ……

    后来的一路,温以凡都浑浑噩噩的。

    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脑海里闪过一帧又一帧的回忆,感觉自己在无尽的黑暗里飘荡。残存的意识让她隐隐能感受到男人温热而宽厚的肩膀,像是能帮她驱散掉这冬日里的寒意。

    再有意识时,温以凡是被桑延叫醒的。她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的男人,脑子混沌到想不通他想干什么,只觉得他像个恶霸,影响了她的睡眠。

    她烦躁至极,定定地看着她,起床气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桑延。”

    桑延端着个碗,正想继续说话。

    温以凡又道:“你不要吵我睡觉。”

    “……”

    桑延也看她,几秒后把碗搁桌上,笑了:“你还敢冲我发脾气?”

    温以凡没搭理他,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往另一侧倒,像是想继续睡觉。但下一刻,她又被桑延拉扯了起来,固定在原来的位置。

    桑延扬眉,语气有些恶劣:“不准睡。”

    “我为什么不能睡,”温以凡觉得他不讲理,威胁道,“你再不松手我要骂你了。”

    “行。”桑延把她扯到自己怀里,倒是觉得新鲜,“你骂。”

    “你这个……桑,桑,”温以凡的气势一到骂人又矮了一截,像成了个结巴,想了半天才憋出了个词,“丧…桑家之犬。”

    “……”桑延低睫,目光放在她身上,被骂了反倒还笑,“你这什么词儿?”

    温以凡没吭声。

    桑延:“没了?”

    “没了,我要睡了。”温以凡抱着他,酒的后劲儿似乎彻底上来,模样不太舒服。她的眉眼还带着暴躁,很认真地说,“你别打扰我了,我不想骂你的。”

    “把这喝了再睡,”桑延把她的脑袋抬起来,另一只手又端起桌上的碗,直接送到她唇边,“不然明天起来该头疼了。”

    因这动静,温以凡又睁了眼,却没半点要喝的意思。

    等了片刻,桑延直接说:“不喝完不让睡。”

    两人僵持了半晌。

    温以凡歪头,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地说:“你好像桑延。”

    “……”

    “他也这么凶。”

    桑延面无表情地说:“你喝不喝。”

    这次温以凡没再反抗,乖乖地就着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喝着碗里的醒酒汤。她边喝,还时不时地抬眼,偷偷看向桑延。

    “你知道我今晚喝了多少么。”桑延盯着她喝,语气硬邦邦地,“本想着喝多了也没事儿,反正某个人能照顾我一下。结果呢?”

    温以凡顺着问:“结果呢?”

    桑延掐她脸:“结果这人还冲我发脾气。”

    “哦。”温以凡安慰道,“那你别理她了。”

    “……”

    桑延也不知道这姑娘酒量怎么能这么差,喝几杯就成这样。觉得自己说半天也没什么用处,她压根一句都没听进去。

    温以凡喝了小半碗,就没继续喝了。

    桑延:“全喝了。”

    “不行。”温以凡摇头,“剩下的你喝,你今晚不是喝了很多酒吗?”

    “……”桑延瞥她,“喝成这德性还能记得?”

    温以凡没应话,把碗抬高,捧到他唇边:“你喝。”

    “锅里还有,我一会儿喝。”桑延说,“你把剩下这点喝了。”

    “那你得,”温以凡怕他不喝,“在我面前喝。”

    “还看呢?”桑延笑,“你不困了?”

    “哦。”被他一提醒,温以凡又想起了这一茬,“桑延,我好困。”

    “嗯,喝完就去睡。”

    温以凡抽了下鼻子,小声嘀咕:“但是我身上好臭。”

    桑延耐着性子说:“那一会儿去洗个澡。”

    “我不想动。”温以凡抬头,好声好气地请求,“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洗个澡。”

    “……”

    见他立刻看过来,温以凡又意识到,自己似乎麻烦他太多事情了。总觉得这样对他不太公平,她怕被拒绝,又补充说:“等你不想动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洗。”

    “……”桑延眉心微动,深吸了口气,“不能。”

    一整晚自己提出什么要求,桑延都在拒绝,温以凡也有点不开心了。

    “你干嘛这么小气。”

    “我小气?”桑延气乐了,“行,我等着看你明天清醒了之后怎么后悔。”

    “那我不洗了。”温以凡继续威胁他,“我今晚要跟你一起睡觉,我要臭你。”

    “……”桑延把最后一口醒酒汤喂进她嘴里,一字一顿道,“现在就给我回房间睡觉,我不跟你睡。别想臭我。”

    温以凡觉得他说话不算数:“你之前才说,给我抱着睡也可以的。”

    “温霜降,”桑延没辙了,完全没法跟她沟通,又不能冲她发火,“你能行行好给我留条活路?老子抱着你怎么睡?”

    温以凡:“为什么不能?”

    桑延盯着她:“你说呢。”

    温以凡摇头:“我不知道。”

    桑延眸色深了些,把她往自己身上压,又问了一遍。

    “你说为什么不能?”

    “……”

    温以凡没说话,看着像是没听懂。过了好半晌,她垂下眼,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神色有点愣:“哦,这样不行。”

    桑延松开她。

    “你喝醉了,”温以凡认真说,“我怕你醒来了不认账。”

    “……”

    桑延盯着她,好半天后才决定放弃。他不再费口舌跟这个没神智的酒鬼继续扯,直接抱起她就往主卧走。

    温以凡话还很多,自顾自地说了半天。

    桑延安静听着。

    勉强替她把妆卸了,桑延盯着她被伺候得昏昏欲睡的模样,又觉得好笑。

    “还真信得过我。”

    她这状态明显没法洗澡。

    桑延也没觉得她哪儿臭了,只给她脱掉外套,留下件打底。他没再叫醒温以凡,把她安置到床上,而后便出了主卧。

    -

    第二天早上。

    温以凡不知为何突然醒来,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瞬间对上了桑延的脸。她的呼吸停住,脑海里在顷刻间浮现起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一路顺到底。

    温以凡最后的印象就是,桑延把她抱到浴室里,替她把妆卸了。

    接下来她就彻底没了意识。

    所以说。

    她现在!为什么!会在!桑延的床上!!!

    温以凡想起自己昨晚疯狂撩桑延的话,僵硬地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那套。她稍稍松了口气,又看向桑延。

    认真地琢磨了下可能性。

    好像就只能是,她又梦游了。

    桑延的手机就放在旁边。

    温以凡拿起来,点亮,一眼就看到他的锁屏界面是两人在摩天轮上的合照。她眨了下眼,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时间。

    此时才七点出头。

    昨晚没洗澡,温以凡这会儿觉得周身都不舒服。

    她蹑手蹑脚地起了身,正打算回去洗个澡再继续睡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忽地有了动作。温以凡的手臂被他抓住,用力往他的方向扯,而后摁在怀里抱着。

    温以凡毫无防备,总觉得这一幕有点儿熟悉。

    她小心翼翼地回头。

    就见桑延还闭着眼,呼吸节奏规律平和,明显还在睡梦当中。

    温以凡盯着他的脸,挣扎了好一会儿。良久后,她放弃挣扎,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回笼的困意再度袭来,又重新闭了眼。

    算了。

    晚点再洗也不迟。

    她喜欢被他抱着。

    反正是迟早的事情。

    有名有份的,她也不算是占了便宜。

    很快,温以凡再度陷入了睡意。

    她没注意到。

    在她看不到的角度。

    桑延慢腾腾地睁了眼,盯着她的脑袋,唇角小幅度地勾了起来。

    ……

    这一觉睡得彻底,比先前几次都要沉。迷迷糊糊之际,温以凡感觉到桑延似乎起床准备上班了。她费劲地睁了下眼,含糊不清地嘱咐:“你上班路上小心。”

    “嗯。”桑延刚换完衣服,顺带把她拖了起来,“起来喝了粥再睡。”

    “……”

    温以凡还困得要命,被他一揪,起床气再度炸裂。她定定地盯着他,没跟他争执,过了三秒,重新往被子里钻。

    “快点儿,”这会儿她不起来,估计得睡一整天都不吃东西,桑延没心软,“喝完粥再睡。”

    温以凡敷衍道:“我晚点喝。”

    桑延:“不行。”

    “……”

    温以凡直接装死。

    “你怎么回事儿?”桑延笑,“你脾气还挺大呢。”

    温以凡解释:“我没发脾气。”

    桑延:“那起来。”

    “桑延,”温以凡把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试图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语气却还显得生硬,“我想睡觉,我现在不想起来。”

    桑延稍稍扬眉,直接连着被子把她抱了起来。

    温以凡毫无防备,对上他的目光。

    没等她再说话,桑延垂头盯着她,悠悠地说:“怎么?怕我跟你聊昨晚的事情?”

    “……”温以凡的起床气瞬间消了大半。

    温以凡头皮发麻,清醒过来后才想起这回事儿。她强装镇定:“人喝醉酒的时候,总会说一些匪夷所思的话。这个是正常现象,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桑延噢了声,自顾自地说:“堕落街头牌?”

    “……”

    “赎身?”

    “……”

    “让我帮忙洗个澡?”

    “……”

    “怕我不认账?”

    温以凡听不下去了,窘迫到了极致。她神色淡定地捂住他的嘴,提醒道:“不是喝粥吗?再不喝一会儿要凉了。”

    桑延停下话语。

    “你不是也没帮我洗吗?”温以凡看他,“就,你还把自己保护的挺好的。”

    “……”

    等桑延出门后,温以凡把碗筷收拾好,回房间洗了个澡。她脱掉衣服,此刻才后知后觉地想到陈骏文的话,真切地确认,她确实听清楚了。

    陈骏文就是这么复述的。

    温以凡的心里有点堵得慌。

    她不确定,桑延说的那句话跟她有没有关系。

    可她希望没有。

    她希望那只是桑延醉酒时,随意跟朋友调侃的一句话。她希望这么多年来,桑延过得都很好。不曾为任何事情停下脚步,人生也没有任何的羁绊。

    也不会,因为她受到任何影响。

    -

    短暂的休息日眨眼间便结束。

    接下来一段时间,因为穆承允的话,温以凡出单位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往四周扫一眼。她问了保安,似乎除了那次,也再没人来找过她。

    确实没发生什么异样和不妥后,温以凡才放下心来。

    随着几场细密的小雨,春天也在不知不觉间来临。南芜市的气温渐渐升高,褪去了冬日的寒冷,沿途的枯树也渐渐泛了绿。温以凡刚从编辑机房回办公室,正准备开电脑的时候,旁边的苏恬又凑过来跟她聊起了八卦。

    “诶,我听说,那小奶狗好像递了辞呈了。”

    闻言,温以凡看了过去。

    苏恬继续道:“我听大壮说,好像是不打算干这行了。说是他本来就对记者这一行没什么兴趣,一直比较想当演员。然后刚好有影视公司想签他,就辞职了。”

    温以凡啊了声:“那挺好的,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真好,当演员应该很赚钱吧。”苏恬托着腮帮子,“你说他之后会不会火了?咱要不要先跟他要个签名啊,说不定以后还能卖钱。”

    温以凡笑:“可以。”

    恰好手机响了。

    温以凡收回视线,拿起手机看了眼。

    是桑延的消息。

    桑延:【什么时候下班?】

    温以凡回:【马上了。】

    注意到她的举动,苏恬忍不住说:“我何时能见见你这个鸭中之王?”

    温以凡弯唇:“下回。”

    “行吧。”苏恬叹息,有点儿羡慕,“你说你作为一个记者,怎么能谈恋爱谈的如此甜蜜。我感觉我已经该换男朋友了,等着下一个毫不知情的可怜虫天天被我放鸽子。”

    温以凡一顿:“这么严重吗?”

    苏恬:“是的。”

    再低眼时,桑延直接发了两条语音过来。

    “那一会儿来加班一趟?”

    “我喝酒了,没法开车。”

    温以凡眨眼,回了个“好”。

    另一边。

    注意到桑延的举动,苏浩安格外无语:“你说你何必掰扯这些话?直接说一句‘我在跟朋友聚会,你要不要过来’,不就得了!”

    桑延抬眼,轻磕了下杯子:“我没喝?”

    “谁他妈不知道你是什么心理!”苏浩安实在受不了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吹女朋友,自从胖子结婚你把温以凡带过来了,你他妈嘴里还有别的话吗?”

    桑延没说话,又喝了口酒。

    苏浩安指着他手上的红绳,又道:“还有你这手链……”

    “对。”桑延打断他的话,身子靠到沙发背上,懒洋洋地说,“情侣款,你嫂子送的呢。”

    “……”

    “也没办法,人姑娘呢,就喜欢跟我一块戴这玩意儿。”桑延下巴微扬,说话拖腔拖调地,格外欠揍,“我总不能扫了她的兴。”

    苏浩安服了,不再搭理他。

    等时间差不多了,注意到微信上有动静,桑延便起了身。他拿起旁边的外套,笑容漫不经意:“走了。不好意思,有人来接呢。”

    苏浩安往他身上扔纸巾:“滚吧!千万别回来了!”

    ……

    出了单位,温以凡直接往堕落街的方向走。到“加班”门口的时候,她给桑延发了条消息,也没在外头等,直接往里走。

    温以凡走到吧台前等着。

    调酒师何明博已经认得她了,见到她来了,还给她倒了杯水。

    “你要不要直接上去找延哥?”

    温以凡笑着道了声谢。她想了想,觉得这样似乎也可以,就不用让桑延特地下来一趟了。她转头看向楼梯:“那我直接上去……”

    她的话还没说话,手腕突然被人从一侧抓住。

    温以凡消了音,很明显地感觉到身后人的气息完全不熟悉。她下意识地甩开手,猝不及防地侧头。下一刻,就对上了车兴德醉醺醺的面容。

    她的呼吸停住。

    车兴德毫不受影响,再度抓住她的手臂,面容明显不清醒:“诶,真是霜降啊。我就说我没认错……”

    男女间的力气悬殊,温以凡想挣脱,却完全抵不过他的力气。她闭了下眼,又睁开,没再浪费力气。她盯着他,说话的语气毫无温度:“你有事儿吗?”

    “怎么叫我有事儿吗?我这不就找你叙叙旧,上回见到舅舅怎么就当没看见?”车兴德啧了声,“你这姑娘可太没良心了,这么久不见舅舅也不――”

    下一瞬间。

    车兴德的手臂被突然出现的桑延重重扯开。

    那股难缠的,无力至极的感觉随之消散。

    温以凡感觉到自己被桑延扯进怀里,整个人被他的气息再度占据。精神一松,她才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受控地发颤。

    她完全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车兴德。

    强压着内心的厌恶,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温以凡抬起头。

    而后,对上了桑延稍带了戾气的眉眼。

    她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来。

    桑延唇线平直,指腹在她的手腕轻抚了下:“没事儿吧?”

    温以凡轻轻地嗯了声。

    见状,桑延才稍微放下了心。他转头上下打量着车兴德,脸上的情绪外泄,在此刻完全压不住,语气也像是掺杂着冰块。

    “你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