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因桑延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车兴德往后退了几步。他勉强稳住身子,醉醺醺地指着温以凡,舌头都喝大了几分:“我…我哪位?我是她舅舅!”

    听到这话,桑延又看向温以凡,似乎是在询问她这话的真实性。

    温以凡抿唇:“不是。”

    “嘿!霜降,我不是?什么叫不是!”车兴德恼了,又走上前来,“这话你都说的出来,你良心不疼?舅舅以前还给你买过吃的穿的,不记得了?”

    温以凡抬头,眼里的厌烦完全藏不住。她不想让自己太失态,也不想把太多的情绪放在眼前这个跟自己现在生活毫不相关的人身上。

    “我不认识你。”

    可能是觉得温以凡的话落了他的面子,车兴德更加恼火,又想过来扯她。

    察觉到他的意图,桑延立刻把温以凡护到身后。他抓住车兴德的手臂,低着眼,目光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他手上的力道渐渐收紧,直至听到车兴德的痛呼声才松开。

    桑延的语气无波无澜:“听不懂人话是吧?”

    “你有病吧!我跟我外甥女说话关你屁事!”车兴德来过这酒吧好几次,也认得桑延,只当是老板来管事儿,“滚滚滚!家事你管什么呢!有毛病吧!”

    桑延懒得跟他多废话。

    注意到这头的动静,何明博问道:“延哥,怎么回事儿?”

    “喝醉了在这发酒疯,叫大军进来把他带出去。”桑延压根没把车兴德这人当回事儿,随意道,“别影响到其他客人了。”

    “我做什么了让我滚?”车兴德身上的酒气熏天,因桑延的态度极为恼火,开始撒泼,“老板打人还赶客是吧!老板了不起是吧!”

    车兴德的行为举止,让周围的顾客渐渐把目光投向这边。

    “怎么?”桑延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似笑非笑地说,“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动手是不是还挺对不起你这话?”

    “……”

    温以凡紧张地抓住桑延的手。

    桑延回握住她,指腹轻蹭了下她的指尖,视线仍放在车兴德身上。

    见他的语气似乎不是在开玩笑,车兴德也怂了,没敢再出声挑衅。他再度看向温以凡,注意到他俩亲密的举动,忽地明白了过来:“霜降,你跟这老板处对象呢?”

    温以凡没出声。

    “哦,老板啊。”车兴德变脸速度很快,堆起笑容,“我是她舅舅,没恶意。自己人哪用这么针锋相对?我就是太久没见我这外甥女了,怪激动――”

    没等车兴德说完,外头值班的两个保安就已经进来,架着他往外走。

    其中一人还随口扯了句:“别闹事了。”

    “什么啊!我闹什么事了!”车兴德又嚷嚷了起来,“你们干什么呢!”

    桑延的眉眼动了动,在某个瞬间觉得车兴德的模样有些熟悉。但那念头只闪过须臾的时间,很快就消失不见。他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

    原本的好心情都因这事儿消散。桑延垂睫,盯着温以凡:“回家了?”

    “嗯?”温以凡回过神来,勉强露出个笑容,“好。”

    桑延有点后悔今晚叫温以凡过来的事儿了。他侧头,又嘱咐了何明博几句话,而后便牵着温以凡出了酒吧。他低声问:“刚扯疼你没?”

    温以凡心不在焉地应:“嗯?”

    “那男的,”桑延揉了揉她的手腕,“扯你疼不?”

    温以凡这才抬头,弯起唇:“不疼。”

    桑延能很明显地察觉到温以凡的情绪,也能明显察觉到,从碰到那个男人开始,她的状态就不太对劲儿。他的神色不明,又问:“那个男的你认得吗?”

    “……”温以凡沉默几秒,诚实答,“是我大伯母的弟弟,跟我没什么关系。也算不上是舅舅。”

    桑延:“他一直这样?”

    温以凡:“什么?”

    桑延:“对你的态度。”

    温以凡又垂下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些:“我跟他不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如果再碰到他,不用管他。就当是陌生人就好了。”

    她压根就没想过还会再遇到这些人

    也一点都不希望,自己家里的这点破事会影响到桑延。

    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桑延忽地出声:“温霜降。”

    温以凡:“怎么了?”

    “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桑延说,“什么都行。”

    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影响到了他的心情,温以凡笑了笑,声音里也带了安抚的意味:“不是什么大事儿。”

    随后,她收回视线,语气平和:“都是我自己能解决的事情。”

    -

    两人回了家。

    就开车回来的这么一段时间,温以凡的状态又恢复了过来。她神色平常,像是没见过刚刚那个男人一样,只像平时那般跟桑延聊天。

    但却不再提刚刚的事情。

    温以凡给桑延泡了杯蜂蜜水,忍不住说:“你别总喝酒了,你好多毛病。又抽烟又喝酒,还熬夜,你这身体迟早会坏。”桑延挑眉,觉得自己被她说的像个混混一样:“我就喝了两口。”

    “那也不行,”温以凡继续挑他毛病,“你还老是喝冰水。”

    桑延笑:“我喝冰水怎么了?”

    温以凡:“对胃不好。”

    “行,”桑延平时最烦人管着,这会儿倒觉得这滋味还不错,“知道了。”

    “那你喝完早点儿睡,”温以凡觉得困,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她坐在旁边看着桑延喝水,忽地凑过去抱了抱他,“我去睡觉了。”

    桑延回抱住她:“心情还不好?”

    温以凡摇头:“我就是困。”

    “……”见她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桑延也没再多问,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两人的目光对上,他又亲了下她的唇,“去睡吧。”

    温以凡回房间后,桑延又在客厅待了会儿。他垂着头,指尖在杯壁上轻敲了几下,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桑延才起身洗漱,而后回了房间。

    ……

    半夜。

    桑延从梦中醒来。他的神色有些难看,在这瞬间,终于记起了先前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车兴德这个人。

    在此之前,桑延只见过一次这个人。

    ――在他最后一次去北榆见温以凡的时候。

    那天,桑延从公交车上下来,习惯性地沿着小巷往前走。来之前,他提前给温以凡发了消息,可这次却迟迟没得到她的回复。

    他想直接到温以凡家楼下去等她。

    但还没走到那,桑延就在小巷子的路口,看到温以凡被一个男人纠缠着。

    男人的岁数看着比温以凡大了一轮,身材有些发胖,扯着她在说些什么话。脸上带着极为放肆的笑容,格外不怀好意。

    那一刻,桑延的所有好心情也随着这个画面消失殆尽。他立刻上前把温以凡扯到自己身后,少年心气完全不控制,暴戾感甚至想让他直接把眼前的男人杀了。

    男人长得不高,身体还有点发虚,没几下就倒在地上发着哀求的声音。

    桑延的情绪还未褪去,他就被温以凡扯住,往另外一个方向快步走着。他盯着温以凡白皙的后颈,立刻问道:“那个人是谁。”

    温以凡没回头,语气很平:“我不认识。”

    那个男人的面容,渐渐与今天见到的车兴德重合在了一起。

    桑延在此刻丝毫不想相信自己的记忆,他不断在回忆里搜刮着当时温以凡的表情和情绪,却又都记不太清了。

    桑延闭了闭眼,睡意全无。他起身出了房间,正想去厨房拿瓶冰水喝的时候,就见到此时客厅的沙发上,温以凡正安静地坐在那。

    见状,桑延瞬间明白了什么。他没再往厨房的方向走,换了方向。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扯过沙发旁的小板凳,坐在她面前。

    仿若没察觉到他的存在,温以凡呆滞地看着时钟。

    桑延伸手握住她的手,弯了下唇:“你为什么每次都要看着挂钟?”

    温以凡眼睛一眨不眨,一句话都没有说。

    “半夜自己呆客厅不觉得吓人?这乌漆嘛黑的,”桑延说,“不然我以后睡觉不关门了,你直接进我房间,行不?”

    温以凡没有任何反应。

    桑延坐在她面前,之后也没再说话。只是安静地陪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

    桑延看到温以凡把视线从挂钟上挪开,垂下脑袋。她盯着自己搁在膝盖上的双手,其中一只手还被桑延握着。她的神色怔怔地,跟之前每一次她打算起身回房间的前兆差不多。

    他看不清她的神色。

    正当桑延以为她这梦游就要结束的时候。

    他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手背上。

    桑延表情一愣,目光顺势下挪,看到自己握着温以凡的手上沾了滴水。

    他再次抬眼,唇边的笑意渐收。

    温以凡的眼神空洞,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周围悄然无息,有什么东西在一颗一颗地,接连不断地砸下。

    坠落在他的手背,像星点的光。

    ――是她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