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察觉到情况不对,车兴德的那堆朋友也面面相觑着。可能是因为等久了,也可能是因为觉得这局面丢人,坐在他旁边的瘦个子忍不住说:“德哥,这什么情况啊?”

    这话一出,其余人因为这状态也七嘴八舌地抱怨起来。

    “可是你说请客我们才过来的啊。”

    “没钱就别夸下海口啊!人看着哪里像是认识你啊!”

    “算了,走吧走吧。”

    车兴德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笑容讪讪:“不是――”见其他人真的起身准备走人了,他有些急了,又看向桑延:“报什么警!这点钱都不愿意出,就你这样还想跟我外甥女在一块?!”

    桑延懒得理他,继续对余卓说:“报了没?”

    余卓立刻从口袋掏出手机:“马、马上。”

    “等等!”车兴德的表情越来越僵,语气也没了刚才的谄媚,骂骂咧咧道,“有病吧不就这几千块钱,我他妈还缺你这几千块……”

    余卓的动作顺势停住。

    桑延没吭声,居高临下地瞧他。

    “我给!但我现在还要喝酒,还要在这儿消费!”车兴德明显是觉得丢了面,恼羞成怒道,“你带着这么多人来影响我跟朋友是什么情况?”

    桑延完全没因他的话有半点情绪的波动,眉眼稍稍舒展:“抱歉,看来是我误会了。那祝您消费愉快。”

    说完,桑延低声对余卓示意了句:“让大军盯着。”

    他也没再继续留在这儿,转身走到吧台前坐下。何明博习惯性地倒了杯酒搁到他面前,往车兴德的方向看,顺带问:“哥,啥情况啊?又是这人?”

    桑延没喝,扫了眼手机,漫不经心道:“就一闹事的。”

    何明博又问:“不是嫂子舅舅吗?”

    “……”桑延抬了眼,慢慢地说,“你嫂子不认识。”

    -

    温以凡准备出办公室前,付壮恰好外出采访回来。

    他手上拿了瓶饮料,在手里把玩着,见到温以凡便习惯性过来跟她说话:“以凡姐,你准备下班啦?桑延哥来接你吗?”

    温以凡笑:“嗯。”

    “我听穆承允说了,就骚扰你的那个人。可真他妈吓人。”付壮碎碎念道,“你之后下班注意点,如果桑延哥没时间来接你的话,你就跟我说一声,我送你回去。”

    温以凡起身:“没什么事儿。”

    付壮很夸张:“怎么没有!我这段时间好像也看到好几次了,但也不确定是不是那个人。我问了楼下保安,他每次都像是路过来看一眼,也不呆久。”

    闻言,温以凡的脚步顿住。

    付壮的模样又愁又担忧:“姐,你长得好看,而且又老是熬到那么晚才下班。这附近还是酒吧街呢,你自己得小心点儿。”

    温以凡淡抿了下唇,面色很快就恢复如常,又笑了笑。

    “我知道的。”

    ……

    出了单位。

    温以凡在熟悉的位置找到桑延的车,走过去上了副驾驶座。她看向桑延,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眨了眨眼:“你喝酒了?”

    桑延发动车子:“没呢。”

    “你是不是刚跟苏浩安他们见完面回来?不过再过一段时间你也不用来接我了。”温以凡在心里算了下自己的存款,认真道,“我关注了下车子的行情,准备去供辆车。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开车上下班了,而且也方便我工作。”

    桑延瞥她:“打算什么时候去挑?”

    温以凡温声道:“等我轮休的时候吧。”

    桑延:“行,到时候我陪你一块去。”

    温以凡笑:“好。”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开了一段路,桑延忽地问了句:“温霜降,我怎么感觉你最近情绪不太对劲儿?”

    温以凡正发着呆,听到这话又回了神。她转头看向桑延,慢一拍地啊了声,低声解释:“这段时间台里事情有点多。我调整一下,过段时间就好了。”

    桑延闲聊似的:“你这工作干得不开心?”

    “没有的,而且哪有人喜欢工作。”温以凡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不是表露得明显,她生怕会影响到桑延的心情,下意识弯起唇角,“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桑延又抽空看了她一眼,没再继续问。

    “嗯,那早点回去睡觉。”

    -

    车兴德多次来台里找她的这个事情,在温以凡这像是个未引爆的定时炸.弹一样。尽管她并不想去在意,但也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了很明显的转变。

    就连入睡也变得像从前一样困难。

    温以凡没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

    她觉得难以启齿,也不想去提及。

    温以凡觉得只要像从前那样就好了。

    她只要离得远远的,不要再去管这些事情,不要再去见这些人,她的生活就还是自己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他们的半点儿影响。

    她跟这些人没有任何关系。

    温以凡从以前到现在,就一直抱着这样的念头。

    但这所有的想法,在某个晚上,全因赵媛冬的一条消息打破。

    温以凡注意到的时候,本没打算打开。但瞅见“酒吧”两个字,她莫名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已经点了进去。

    【阿降,你谈了个开酒吧的男朋友吗?但我先前怎么听佳佳说,你是在跟她经理谈恋爱?今天你大伯母给我打了个电话,他那弟弟前段时间去你男朋友那了。说是只想把你男朋友介绍给他朋友们认识,但你男朋友态度不是很好,还把酒钱收贵了。阿降,你谈男朋友的话,要保护好自己。】

    温以凡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脑子有些发白。她也不知道这事情是车雁琴编造的,还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毕竟她从没听桑延提过。

    半晌,温以凡把手机放下,起身出了房间。

    这会儿,桑延刚洗完澡,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他的发梢湿润,肤色在这灯光下显得冷白,神色松懒而敷衍,像是只是随便找个事情来打发时间。

    温以凡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桑延抬睫:“几点了,怎么还不睡?”

    “桑延,”温以凡看着他,尽可能地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平静写,“说是我舅舅的那个男人,前段时间去你的酒吧了吗?”

    桑延彻底停下手里的动作:“谁跟你提了?”

    “……”

    这话相当于默认。

    在这一刻,极为无地自容的感觉几乎要温以凡吞噬。她甚至不用再问一句,也能猜到车兴德过去之后,做了些什么事情。

    无非是为了跟他要钱,打着她舅舅的名义。亦或者是撒泼不愿意给钱,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一些让桑延下不来台的事情。

    可他本不应该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为什么要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为什么要因为你,遇到这样的事情。

    温以凡的喉间一哽,觉得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垂下眼,下意识捏住自己的衣服,很轻地冒出了句:“…抱歉,我会跟他们说的。”

    注意到她的情绪,桑延皱眉,直接把手机扔到一旁。他侧过头去看她的表情,迟疑而又茫然道:“温霜降,你道什么歉?”

    温以凡对上他的视线,神色怔怔地。

    “来酒吧的客人本来就鱼龙混杂的,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桑延难得有点儿耐心,认真解释,“我压根没把这破事儿放心上,懂么?”

    “……”

    恍惚间,温以凡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见完家长,被温良贤带回家的那个晚上。她的脑海再次被当时车雁琴和温良贤的话全数占据,不断地在她耳边回荡着。

    ――“霜降,你也太不听话了。”

    ――“你就不能让我们省点心?”

    ――“我们是没有义务要养你的。”

    ――“我们只需要你听话一点,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温以凡。

    你不要给人添麻烦。

    你不能给任何人添麻烦。

    不然,你会被丢下的。

    ……

    之后两人再说了什么话,温以凡也没什么印象了。她只记得桑延似乎又说了几句安抚似的话,她也用尽全部力气地,让自己尽可能地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温以凡陪着桑延玩了一局游戏,而后便借着困意,回了房间里。

    在房间里呆坐了半个小时,温以凡又打开了微信,时隔很久地给赵媛冬发了条消息:【你把她的电话给我】

    可能是没想过会有回复,赵媛冬回得很快。她先是回了一串电话号码,伴随着一大串话。

    温以凡没看,直接拨通了电话。

    响了三声。

    车雁琴接了起来,极大的嗓门顺着听筒传来:“谁啊?”

    温以凡直接道:“你们想做什么。”

    “……”车雁琴安静了几秒,犹疑地猜道,“霜降?”

    “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南芜,”温以凡闭了闭眼,一字一顿道,“请不要扯上我。你们过好自己的生活,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反应过来后,车雁琴的语气不痛快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一上来就咒我们死?你说你这话像话吗?”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你弟弟再来骚扰我,骚扰我身边的人。”温以凡当没听见她的话,继续说,“我会直接取证报警。”

    “又报警是吧?我们做什么你就报警啊?”车雁琴的声音刻薄,“我真是后悔当初把你接过来养,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你怎么养我的?”温以凡说,“让你弟爬到我床上时都不拦一下的养?给你当换钱的工具的养?”

    “……”

    “我做什么了,”那一年的所有负面情绪,积压了多年的痛苦,在此刻全数爆发出。她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咬字很重,“要受到你们这样的对待。”

    她不依靠任何人,努力地过好自己的生活。

    觉得现在生活好起来了。

    可以尝试一下,跟他在一起了。

    为什么你们又要再次出现。

    “车雁琴,你以前做手术的钱,不是我爸给你的吗?”温以凡说,“你们交不起温铭学费的时候,不是我爸出的钱吗?温良哲买房缺的那几万块钱不是我爸给的吗?他让你还了吗?”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到底谁才是白眼狼?”

    过了几秒,车雁琴很无所谓地说:“那都是你爸自愿给的。”

    “……”

    “你不想跟我们联系了?可以啊。”车雁琴说,“听说你现在交的男朋友挺有钱啊?你要想跟他结婚的话,让他先给个几十万彩礼。还有,你舅舅去你男朋友那酒吧还要给钱?这是什么道理。”

    温以凡觉得荒唐,又觉得这些话放在这人身上也都是理所当然的。她面无表情地,用自极为温和的语气,说出恶毒至极的话。

    “指望我,你还不给自己买份巨额保险,再出个意外命赴黄泉。”

    “诶!你怎么说话呢!”车雁琴说,“你要是不给我我找你妈要去了!”

    “你找谁要都跟我没关系,我祝你能早点去找我爸要。”温以凡冷笑,“我最后说一遍,你们要是再来骚扰我身边的人,我会直接报警。”

    她直接挂了电话,把这串号码拉入黑名单。

    房间里再度安静。

    在跟这些人交涉之前,温以凡从不知道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一面,只想对着那头的人宣泄所有阴暗的念头。所有的锋芒一消,她觉得精疲力竭了起来,捏着手机呆滞地坐在原地。

    她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

    只觉得,自己是应该要做点事情的。

    等情绪慢慢冷却下来后,温以凡的身心渐渐被另一种感受取而代之。她再度想起了外头的桑延,极为浓烈的患得患失感在此刻扑面而来。

    她控制不住自己,再度起身出了房间。

    客厅的灯还亮着。

    桑延坐在原来的位置,看着像是还在玩游戏,模样却有些心不在焉。余光瞥见她的身影,他稍挑眉,又问:“怎么?这不是刚见完。”

    “……”

    他的语调闲闲:“一天得见我这么多面?”

    温以凡的鼻子有点儿酸,轻嗯了声,走到他面前。而后,她抬起腿,自顾自地上了沙发,安安静静地跨坐到他的怀里,与他平视着。

    “你还挺专.制,”桑延被她挡了视线,低眼,慢条斯理道,“不让我喝酒抽烟,喝冰水,熬夜,现在连游戏都不让我打了?”

    温以凡又看了他一会儿。

    桑延抓住她的手腕,指腹在其上轻轻摩挲着。

    下一刻,温以凡另一只手忽地勾住他的脖子。她咬住他的唇,舌尖顺势探入,勾住他的舌头,动作显得有些生涩。

    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她极为主动地将自己送了上去,在这深夜突然来扰乱他的心智。

    桑延稍顿,任由她亲。他的眸色渐深,把她的手腕摁在胸膛前,遵照欲念地回吻了回去。

    男人的唇齿间都是薄荷的气息,吻人的力道像是带着攻击性,粗野至极。像是要将她吞进肚子里,还带着似有如无的吞咽声。

    在这安静的室内,沉闷地扩散着。

    极为暧昧。

    她的嘴唇被他吮得发麻。

    能感觉到,他的指尖在下滑,顺着她的后颈,再到后背和腰际。停在了她的衣服下摆,顺势往里探。

    触感有些痒。

    温以凡情不自禁地咬住他的舌尖。

    “怎么?”桑延松开她,气息略沉,话里带着笑意,“又想把我咬出血?”

    “……”

    男人黑发黑眸,下巴微扬着,唇色也发了红。一言一行都像是像是在蛊惑。

    “温霜降。”

    温以凡盯着他的眉眼,眼睛一眨不眨地。感觉自己的心脏是空的,耳边也断了线。无边的恐惧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包围,只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下一刻就要将她抛下。

    她只想留下他,只想跟他靠得更近一些。

    “嗯。”

    “你把我赎回来了,就这么坐怀不乱,不想干点别的事儿?”

    “……”

    桑延的指尖继续往上探,轻轻打着转,又用那种挑衅似的语气,跟她调情。

    “比如,让我伺候伺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