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先前温以凡脑子一抽,脱口而出“头牌”这个称呼后,还以为桑延会觉得恼火。毕竟这确实是带了不好的意味。但出乎她的意料,他似乎反而乐在其中。

    每回在她面前都能快速地进入这个身份。

    说这话的同时,桑延带着她的手向下挪,嗓音微哑:“不是觊觎我很久了?先前总想尽一切办法地占我便宜――”

    “……”

    “怎么现在有这权利了,”桑延再度吻上她的唇,语气略带浪荡,又显得含糊不清地,“反倒还,压抑住自己的欲望呢。”

    也不知听没听进他的话。

    温以凡勾着他脖子的力道加重,下意识张嘴,想说点儿什么。

    下一刻,他的唇舌再度抵了进来。这次的力道温柔了些,一下又一下地亲吻着她,像是在逗弄,又像是在循序渐进地勾引。

    渐渐下滑。

    顺着她的下巴,再到脖颈,最后停在锁骨的位置。带着莹亮又旖旎的水痕,伴随着,一点又一点玫色的痕迹。

    温以凡思绪渐渐飘忽,仰起头,什么都想不起来。她只想再贴近眼前的男人,只想顺着他,渴望能因此,将自己那些不安感全数打消。

    桑延再次抬了眼,与她对视。而后,温以凡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带着停在某处。他眼眸漆黑,唇角勾了起来,声音里的情.欲半分没掩饰。

    “想碰我哪儿?”

    “……”

    他小幅度地顶了下。

    “这儿?”

    温以凡盯着他的眉眼,神色似清明又似迷茫。她完全不像是在这场情.事中的状态,更像在寻求安定,轻声道:“都好。”

    桑延的动作微顿。

    她吻住他的喉结,像是想把自己彻底送上去:“都可以。”

    “……”

    桑延低眼,盯着她的模样。仿佛终于察觉到她的不妥,他的气息还格外滚烫,却没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彻底停了下来。

    顺着他的喉结,温以凡的唇继续往下。

    没等她再有多余的动作,桑延抬了手,固定住她的脑袋。而后,他的力道往后,将她的脸抬了起来。两人的视线对上。

    温以凡迟钝地盯着他:“怎么了?”

    “温霜降,怎么回事儿?”桑延眼里的欲念半点未散,轻抚着她唇角的位置,轻描淡写地说,“跟我好好说说。”

    温以凡没答,讷讷道:“不继续了吗?”

    “光想着这事儿了?可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专心?”桑延观察着她的神情,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开始问,“怎么突然出来了?”

    温以凡的理智慢慢回来。她淡抿唇,呼吸还有点儿急:“有点睡不着。”

    桑延重提车兴德的事情:“因为你刚刚提的事儿?”

    温以凡没吭声,像是在默认。

    “……”桑延又伸手掐她的脸,力道有些重,“都跟你说了,就屁大点儿事。你要不提,老子压根没印象了。”

    听到这话,温以凡又看他。

    桑延:“还有别的事儿没有?”

    温以凡摇头。

    “温霜降,你最近梦游的次数,”像是终于没忍住,桑延眉头微皱,说话的语速很慢,“有点儿频繁。”

    温以凡垂下头,平静道:“可能最近睡太少了。”

    “如果真觉得累,请个假休息几天。”桑延说,“行不?”

    “…嗯。”

    “我过段时间可能得去趟宜荷。我妹暑假在那边不回来,我爸妈放不下心,让我过去一趟。”桑延低头,咬了下她的耳垂,“你说你这让我怎么过去?”

    “我真没事儿。”温以凡觉得痒,缩了下脖子,“你什么时候过去?”

    “七月底吧。”

    “去多久?”

    “一周。”桑延依然盯着她,淡声说,“没什么事儿就提前点。”

    “过去陪陪只只也好,她一个小姑娘在那边确实让人放不下心。你也别跟她吵架了。”就这么会儿功夫,温以凡似乎已经恢复回平时的模样,“那我到时候帮你一起看看酒店?我对那边应该比你熟一点儿。”

    桑延的神色不明,过了好一会儿才应道:“行。”

    -

    不知是那通电话有了效果,还是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之后温以凡没再见到车兴德,也没再从同事口中听到这一号人物。

    微信上,赵媛冬那边也没再跟她提起大伯那一家的事情。

    温以凡的那点情绪,随着这些人的消失,也慢慢地恢复如常。

    接下来,温以凡断断续续通过微信跟汽车销售顾问联系。

    本来她已经挑好车子,只差过去交钱办手续了。但又被钟思乔劝了几句,说是国庆也差不多到了,到时候搞活动买会便宜不少。

    温以凡被劝着劝着也觉得有几分道理,最后还是打算再等几个月。

    也因此,买车的计划一直在搁置。

    桑延没怎么提这个事情,也没因为每天要来接她下班感到不耐烦。只是随口提了句,她平时如果要用到车,直接开他的车就行。

    随着盛夏的到来,南芜的气温不断上涨,在七月下旬像是涨到了一个顶峰值。阳光毒辣,热气顺着水泥地向上蒸腾,让人的心情都莫名因此有些燥。

    温以凡接到了个热线,说是有个连锁餐厅卫生问题不达标,导致许多顾客上吐下泻,影响颇为严重。目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介入处理。

    整理好资料后,温以凡跟台里申请了采访车,跟付壮一块出了单位。

    刚出大楼,付壮挠了挠头,忽地想起个事儿,语气有些不好意思:“姐,我手机没拿。你在这等我两分钟,我速去速回。”

    “……”温以凡背着设备,无奈道,“快去吧。”

    “行!”付壮边喊着边往里头跑,“马上!”

    温以凡拿出手机,在原地等了会儿。站久了,觉得设备实在有点沉,她思考了下,给付壮发了条消息:【我在车上等你。】

    随后,她抬脚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找到采访车的位置,温以凡正打算走过去,背包的带子突然被人从身后扯住。她毫无防备,顺着这力道往后退了几步,猛地转身往后看。

    像是历史重演一样。

    又对上了车兴德那张,像是阴魂不散的脸。

    “总算是碰上你了。”车兴德流里流气地笑着,手上的力道随着她的举动一松,“你可真行,这段时间我每天来一回,没一次能见到你,倒也不用这么躲着舅舅吧。”

    温以凡抬头看了眼监控:“我之前说的还不够清楚?”

    “你那说的是什么话啊?”车兴德这次没再跟她多说,来意很明确,“行,那我也跟你明说了,想摆脱我们,可以。你先给我一万。”

    “……”

    “报销我之前被包你那男人敲诈的钱,不然咱谁都别想好过。”

    像没听见似的,温以凡没再理他,继续往前走。

    也许是一直被当成空气,车兴德的火气更胜,像是完全没了耐心。他的神色多了几丝阴狠,直接扯过她身侧的包:“妈的!我给你脸了是吧?你那傻逼男人不给老子面子!你他妈还敢给我脸色看?!”

    温以凡的包被他扯掉,拽在手里。

    而后,车兴德又顺势用力推了她一把,发泄的情绪很重。

    “操.你妈的骚货!攀上有钱人了不起了是吧!”

    温以凡不受控地往后退,旁边的树丛有几根参差不齐的树枝,划拉到她的大腿上,割出几道极为明显的伤口。她吃痛地闷哼了声,稍稍稳住了身子,往下看。

    就见自己的大腿已经开始流血了。

    车兴德似乎还想上前。

    在这个时候,付壮也拿到手机回来了。见到这个状况,他稍稍愣了下,伴随着极大的怒火:“喂!干嘛呢你!”

    伴随着其他人的出现,车兴德的理智似乎也回来了。他嗟了声,狠狠地瞪了温以凡一眼,拿着她的包就想走人了。

    付壮边报警边伸手拦他,也忍不住爆粗了:“你他妈抢劫伤人还这么明目张胆?等着蹲牢里吧傻逼!”

    车兴德嚷嚷道:“你他妈才蹲牢!我拿我外甥女东西什么就抢劫了!”

    “付壮,等警察处理就行。”温以凡直起身,像感觉不到疼一样,“有监控也不怕他跑了。”

    “……”

    车兴德微愣,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监控。他有点慌了,脸上却还强行挂着嚣张的笑容:“我这拿的是又不是外人的东西,你以为报警有用?你看警察有没有时间来管你这些鸡毛蒜皮的家事。”

    “行。”温以凡看向他,面无表情地说,“我等着呢。”

    因为这事情,温以凡这报道对接到了另一个同事的手里。她请了半天假,跟到来的民警一块到了派出所。主任关心了她几句后,还非常公事公办地派了付壮过来跟这个新闻。

    温以凡先到医院处理伤口加验伤,再到派出所录口供。

    没多久,车雁琴接到电话赶了过来。瞥见温以凡的存在,她立刻明白了情况,对着民警说:“警察同事,你这怎么办事的?这怎么就算抢劫了?”

    车雁琴的态度不好,民警回话的语气不耐烦:“怎么不是了?人证,物证都有。可以立案了。”

    “我们是亲戚!这是我侄女!”车雁琴火了,“你没家人啊?拿家里人的东西算抢?!”

    民警皱眉:“你说话注意点!”

    温以凡半点不受干扰。她看着眼前的民警,脸上的情绪很淡,平静至极地解释:“这是我大伯母,但我跟他们并不熟。”

    “……”

    “还有,”说着,温以凡停顿了下,继续说,“车兴德已经对我进行了长时间的骚扰,不知道这能不能一起立案。我公司前的监控应该都可以查到。”

    ……

    录完口供,再配合着做完各种手续后,温以凡直接回了家。她本想洗个澡,但又怕腿上的伤口沾到水,只能洗了个头,再用毛巾擦拭一下身子。

    注意到自己腿上狰狞的伤痕,温以凡涂了药,而后套了条长裤。

    出厕所后,温以凡躺到床上,顺带给桑延发了条消息,说自己已经到家了。

    想到明天桑延就要去宜荷了,温以凡干脆打开软件,帮他看了看酒店。看着看着就有些发困,昏昏欲睡之际,她听到玄关处有了点动静。

    温以凡立刻睁开眼,在睡觉和桑延之间挣扎了会儿,还是起身往外走。

    刚走到客厅,就对上了桑延的视线。

    桑延挑眉:“今天怎么早?”

    “嗯。”温以凡坐到沙发上,“采访完没什么事儿干,就回来了。”

    桑延换上拖鞋往里走,目光下拉。瞥见她的长裤,他坐到温以凡旁边,随口问了句:“大夏天的,你在家怎么还穿长裤?”

    温以凡垂眼,下意识扯谎:“来例假,吹空调有点儿冷。”

    听到这个回答,桑延回想了下:“你这个月早了?”

    “……”温以凡愣了,讷讷道,“啊,对。不太准。”

    “那你今晚别开空调睡了,”桑延没怀疑,习惯性把她扯到怀里,伸手捂了捂她小腹的位置,“疼?”

    温以凡盯着他的脸,突然有点说不下去了。她扯开话题,低声道:“你明天不是要去宜荷了?先收拾东西吧。”

    桑延笑:“有什么好收拾的。”

    “明天你晚上八点半的飞机,”温以凡开始认真规划,“那你下班之后来我公司一趟,我送你去机场之后,再把车开回来?”

    “行。”桑延低头,温热的掌心贴在她的小腹上,漫不经心道,“晚点给你煮个红糖水,喝完再睡。”

    温以凡避开他的视线:“不用。”

    “什么不用?”桑延懒懒道,“我可不想你半夜疼醒来折腾我。”

    “……”

    -

    隔天下午。

    出了办公室,桑延进了厕所。刚拉下裤链,旁边的小便池站了个人,还极为亲切地跟他打了声招呼:“桑延,你也上厕所啊。”

    “……”桑延侧头看去,就对上了向朗的脸,“你有事儿?”

    “这不是好久不见了,就打个招呼。”向朗声线清润,闲聊似地说,“说来咱来虽然在一个公司,但也没碰到过几次面啊。”

    桑延懒得理他。

    向朗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只是觉得好笑:“你怎么总对我这种态度,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就这样。”

    桑延瞥他,要笑不笑道:“你就是长得挺讨人嫌的。”

    “……”

    解决完,桑延转身往洗手台的方向走。

    “你也不用这样吧,我跟以凡就是朋友。你这都针对我多久了。”向朗跟了上来,提到这,又想起一个事儿,“对了,我之前说的那个跟以凡约好一起上宜荷大学的事情也是瞎扯的。”听到这话,桑延缓慢抬睫。

    “我当时就是存心给你找不痛快的,不过看你没什么反应还觉得挺没意思。不过都过了这么久了,也不用罚喝酒了吧。”向朗打开水龙头,笑道,“你可别为这事儿迁怒以凡啊。”

    桑延轻嗤了声。

    向朗饶有兴致地瞧他,有点儿感慨这两人这么多年之后还是在一起了:“说实话,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最有机会追到以凡的。”

    “……”

    “不过你还是运气太差了。”向朗随意说,“我感觉要不是因为以凡得跟着她大伯一块搬到北榆,你俩应该早在一块了吧。”

    桑延的视线一停:“大伯?”

    “是啊。”

    “她不是住在她奶奶那?”

    “不是,她一开始住在她奶奶那,就一段时间。后来一直住她大伯那了。”可能是觉得聊太久了,向朗也没继续提,往外走,“我走了啊,工作去了。”

    桑延还站在原地,眼睫垂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

    六点一到,桑延准时出了公司,开车到南芜广电楼下。他找了个位置停车,把车窗降下,给温以凡发了个消息:【到了】

    温以凡回得很快:【马上,你等一下。】

    桑延的指尖在窗沿上轻点,还想着向朗刚刚的话,有些心不在焉。

    高中的时候,温以凡住在大伯家,却告诉他自己一直跟奶奶住。她那个“舅舅”是她大伯母的弟弟。高考录取结果出来那天,他去北榆找到,碰到这个“舅舅”在纠缠她。

    她说自己不认识这人。

    再结合起这段时间,温以凡碰到那个男人之后的情绪。

    桑延的唇线渐渐拉直,脑子里渐渐浮现起一个,让他极为不想相信的猜测。他不敢再去想,侧过头拿起烟盒,刚抽了根烟出来。

    在这个时候,桑延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桑延哥!”

    闻声,桑延看了过去,就对上了付壮那双大大的眼睛。

    付壮过来趴在他车窗前,格外自来熟:“你又来接以凡姐下班呀?”

    桑延碰到过他几次了,这会儿实在没什么心情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真是绝世好男友。”付壮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过最近你应该都不用太担心了。那变态男人现在被派出所扣着了,近期应该都没什么事情。”

    “……”桑延偏头,抓住了其中四个字:“变态男人?”

    “对啊,猥琐又恶心,说的那些话我光听着都要气死了。”付壮越说越愤怒,音量也扬了起来,“一直说以凡是她外甥女啥的,这段时间也老是来台里骚扰她,昨天还闹到派出所了。”

    桑延的声音渐轻:“派出所吗?”

    付壮点头:“以凡姐被他推了一下,腿上被树枝刮得留了好多血,看着可疼了。”

    说了好半天,付壮才反应过来,有些奇怪:“桑延哥,你不知道吗?以凡姐没跟你提?”

    桑延把玩着手里的烟,沉默了几秒。

    “提了。”

    -

    怕耽误了桑延的飞机,收到他的消息之后,温以凡也不敢磨蹭。她出了单位,在熟悉的地方找到桑延的车,上了副驾之后问:“要不要我开过去?”

    桑延:“不用。”

    他不再多言,直接发动了车子。

    温以凡点头,低头翻出手机,提道:“对了,我昨晚帮你挑了几家酒店,都是在宜大附近的。现在是暑假,那边酒店有很多空房,也不用着急订。你等会儿看看比较喜欢哪个,我再给你订?”

    桑延嗯了声。

    察觉到他的寡言,温以凡侧头看了过去。她正想说话,又瞬间注意到车子开的方向好像不太对,迟疑道:“你是不是开错了?我们现在是要去机场,这条路回家了。”

    桑延继续看着前方,语气偏冷:“先回家一趟。”

    “……”温以凡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犹豫地问,“你是有东西没带吗?”

    桑延又敷衍似地嗯了声。

    温以凡瞅了眼时间:“那我们得快点儿,我怕你赶不上飞机。”

    莫名其妙地,温以凡觉得这会儿车内的气压极低。她莫名有些不安,右眼皮直跳,忍不住问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桑延没吭声。

    温以凡:“怎么了?”

    见他还是不说话,温以凡又自顾自地说了点高兴的心情,希望能让他地心情好点。见他没有聊天的欲望,才慢慢地停下了话茬。

    她有点愁,又有点山雨欲来的感觉。

    一路开到尚都花城的地下车库。

    下了车之后,桑延伸手牵住温以凡的手腕,往电梯的方向走。温以凡盯着他的侧脸,不知怎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试图说几句话哄他开心。

    桑延会回应她,语气却跟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一直冷淡至极。似是只是接个话,不想让她尴尬,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

    上到十六层,桑延拿出钥匙打开门。

    两人走了进去。

    温以凡站在玄关,并不打算脱鞋:“那你快去拿――”

    没等她说完,桑延把她抱了起来,搁在鞋柜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像是想确认什么,直截了当地将她的裤脚顺着往上捋。

    “……”温以凡的面色一僵。

    在这一瞬间,因为他的举动,她明白了他这坏情绪的缘由。

    温以凡下意识去拦住他的动作。

    桑延的反应很快,完全不把她这点儿反抗放在眼里。他单手固定住她的双手,强硬地继续往上捋,直至捋到大腿根。

    她的腿白皙细嫩,没半点儿伤痕。

    桑延的动作停下,又抬眸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地开始捋另一条裤腿。

    温以凡这才真正地急了,却也挣脱不开他的力道。

    “桑延!”

    刚捋到大腿的位置,桑延清晰看到她腿上的伤痕。好几道血痕,尚未结痂,有几处还能见到血,泛着红肿,看着极为触目惊心。

    这一刻,桑延的火气才像是彻底被点燃了。

    他闭了闭眼,按捺着火问:“怎么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