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从公司楼下到家的一路上,桑延的情绪都格外不对。进家门之后所做的举动目的性也很强,明显是从谁的口中得知了这件事情。

    温以凡顺着他的话,垂头盯着自己腿上的伤口,挣扎也随之停了下来:“被推了一下,刮到树枝了。不严重的,我也上药了,很快就能好。”

    这话一落,室内安静下来。

    温以凡舔了下唇角,莫名有点儿忐忑,重新抬了眼。重新对上了桑延的目光,他的神色无波无澜,似是在等,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持续了好一会儿。

    桑延似是没耐性了:“说完了?”

    “……”

    桑延:“谁推的。”

    温以凡实话实说:“…说是我舅舅的那个男人。”

    桑延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多久了。”

    温以凡:“啊?”

    “他缠着你多久了。”

    “……”温以凡条件反射地否认,“没有。”

    桑延像没听见她这个否认一样,继续说:“从上次他在‘加班’缠着你开始?还是更之前?”

    “不是,我也没怎么碰到过他。我之前都不知道他在南芜。”温以凡解释,“而且这段时间也没有……”

    “这段时间?”桑延打断她的话,一字一顿道,“所以是多久。”

    “……”

    “温以凡,‘有什么事儿跟我说’,”桑延气极反笑,“这句话,这段时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

    过了那么久,再度听到他喊自己的本名,温以凡有点愣。她动了动唇,忽然有点不敢说话了,半晌后才讷讷道:“抱歉。”

    桑延看着她。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因为这种心情影响了两个人的心情。”温以凡说,“而且我没觉得是什么大事情,都是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没觉得是什么大事情。”桑延轻飘飘地重复着她的话,语气不带任何温度,“那什么才算大事儿?”

    温以凡答不出来。

    “一定要我问一句,你才答一句,是么?”桑延盯着她,声音又冷又硬,“就算真出了什么事情,对你来说也不算大事儿,是这样么?”

    “……”

    “温以凡,”桑延的喉结滚了滚,“你能考虑下我的感受?”

    让他觉得,两人的距离好像就终止于此了。

    不管他再多做什么。

    他根本走不进她的心里。

    “我理解你有不想说的事情,可以,没关系。你想什么时候说都行。但连这种事情你都不跟我说,”桑延松开对她的禁锢,慢慢地把话说完,“你觉得我信不过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温以凡不是没见过桑延生气的样子,但此刻尤为不安,“只是你马上要去宜荷了,而且我也没因为这个事情受影响,不想让你担心。”

    桑延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她。

    良久后。

    桑延眼中的情绪渐渐消退,那盛怒似乎被浇熄,又变回了平时那副生人勿近的状态。

    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从口袋里把车钥匙拿了出来,淡淡道:“车钥匙我放这了,这几天你自己开车上下班。睡前记得锁门。”

    “……”

    桑延垂眼,慢条斯理地将她的裤腿都扯回原处,而后把她从鞋柜上抱了下来。一切归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人刚刚的争吵像是只是幻觉。

    “我走了,”桑延没再看她,打开了玄关的门,“你去休息吧。”

    ……

    盯着被关上的门,温以凡不自觉想跟上去。但又因为桑延最后说话时的语气和神态,像是带了点手上。她慢慢地停了下来,不敢继续上前。

    那个模样,温以凡觉得熟悉。

    像是两人重逢前,她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温以凡不知道,她是不是做错了。

    她是不是再度犯了同样的错误。

    她只想对他好点,只想让自己的生活里的那些不堪离得他远远的,只想他觉得跟她在一起是一件轻松而平常的事情,只想他能一直跟她在一起。

    可她好像还是没做好。

    她好像还是,再次地伤害了桑延。

    温以凡呆呆地站在原地,忽然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

    已经快七点半了。

    怕他拦不到车,温以凡收回思绪,又拿上车钥匙,打开门往外走。她拿出手机,给桑延发了条消息:【我送你过去吧,这个点不好拦车。】

    温以凡又犹豫着敲了句“等你回来我们再谈谈好吗”。

    还没发出去,桑延刚好回复:【不用】

    桑延:【上车了】

    她的指尖瞬间顿住,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过了好半晌,温以凡才把输入框里的话删掉,重新敲:【那你路上小心点。】

    温以凡低着眼:【到了跟我说一声。】

    -

    这个时间从市区到机场,温以凡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赶上飞机。她没心思去做别的事情,盘算着时间问:【你到机场了吗?】

    桑延几乎有问必答。

    只不过每次回答的字数都很少,像是没什么耐心打字。跟平时区别不大。但以往他都是打了几句话之后,就开始直接发语音。

    文字看不出人的情绪。

    像是能在无形之间,将两人的距离用力拉开。

    因为他的冷淡,温以凡也不敢问得太频繁,直到确认他登机之后才放下心来。她有些疲惫地回到房间,躺到床上,完全不想动弹。

    但想到腿上的伤口,温以凡还是爬起来洗澡。她避开腿上的伤口,简单地冲洗了下身子,随后坐到床上开始涂药。

    温以凡用棉签把不经意间沾到的水擦掉,认真又仔细地处理着伤口。

    周围万籁俱寂。

    渐渐地,极为浓郁的孤独抽丝剥茧地将她吞噬。

    温以凡捏着棉签的手渐渐收紧,脑海里渐渐浮现起,两人在一起第二天的那个晚上。

    ――“你明天还帮我涂药吗?”

    ――“洗完澡自己过来找我。”

    眼前的红痕渐渐成了糊状,什么都看不真切。

    温以凡继续给自己上着药,沉默而安静到了极致。她用力眨了下眼,豆大的眼泪顺势砸到伤口上,带了生生的刺疼感。

    她回过神来,狼狈地用手背擦掉眼泪,再度用棉签把水痕擦干。

    ……

    第二天下午,温以凡又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让她过去再补录点口供。记者这一行去派出所算是家常便饭,她把手头上的稿子写完,之后便收拾东西出了单位。

    这次主要还是问温以凡被车兴德持续骚扰的事情。

    派出所那边调了台里的监控,确实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车兴德出现在南芜广电外头。但他没对温以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没做出过什么过激的举动。

    车兴德抢夺未遂,被发现之后也没有逃跑,情节并不严重。车雁琴那天找温以凡提出和解,遭到拒绝后便嚷嚷着要请律师。

    温以凡也不知道具体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她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没什么心思工作,也懒得去管这些事情。她只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了,其余的,多一点她都没精力去想。

    察觉到温以凡的状态,甘鸿远以为她是被车兴德的事情影响了。再加上先前有几次轮休日,她因为突发事件又赶来公司加班,干脆爽快地给她批了三天假去处理这些事情。

    拿到假期,温以凡倒也没想象中的高兴。她甚至想甘鸿远提一下,这三天假能不能推迟到一周之后。

    毕竟温以凡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干。

    温以凡比较想等桑延回来的时候,她再放这三天假。但又担心,她如果这么一提,甘鸿远会觉得她没什么问题,又改变主意把这假期收回。

    甘鸿远批了假后,温以凡也没立刻回家,又在公司呆到了六点。她把电脑关掉,习惯性打开微信,给桑延发了句:【你吃饭了吗?】

    指尖在发送键上停住,掌心收拢,过了几秒才摁了下去。

    这次桑延不像之前那样立刻回复。

    温以凡等了一会儿,沉默地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起身出了公司。回到家后,她拿钥匙开了门,盯着鞋柜的位置看了会儿。又想起昨晚两人吵架时的事情。

    下一刻,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温以凡立刻从口袋拿起手机,直接接了起来。那头响起了钟思乔的声音,嬉皮笑脸道:“怎么样,没有男朋友在身边是不是觉得世界都清爽了不少。”

    “……”温以凡收回眼,往沙发的方向走,只是笑了笑。

    “等你轮休咱俩出来吃个饭呀,桑延不是要去一周吗?”钟思乔说,“唉,你谈恋爱之后,时间全被他占了。我都好久没跟你见面了。”

    温以凡低声说:“好。”

    “你这语气怎么回事儿?”钟思乔打趣道,“桑延刚走一天你就想他了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怎么粘人。”

    温以凡还是笑,没有说话。

    很快钟思乔就觉得不对劲儿,问道:“诶,咋了。平时我跟你提桑延你不都能多说几句吗?怎么今天什么都不说,你跟他吵架了吗?”

    温以凡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承认,只是说:“他觉得我什么都不跟他说。”

    “啊,你确实这毛病很严重,什么话都憋心里。”钟思乔说,“但情侣之间不能这样相处的,点点。这种事情一次两次没关系,次数多了,你俩会开始有隔阂的。”

    “……”温以凡茫然地说,“可是我不是什么都不跟他说。”

    “啊?”

    温以凡认真道:“我只是不好的事情不跟他说。”

    钟思乔笑:“那也一样。”

    “……”

    “你不说的话,对方不会知道你为什么不说。只会觉得,可能是你们两个的关系,还不到你能所有事情都对他坦诚的程度。”钟思乔说,“如果最后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那可能会挺失望的?”

    沉默须臾。

    温以凡的声音有点飘:“乔乔,可能是跟桑延在一起久了。我最近老是想起以前的一件事情。”

    “什么?”

    温以凡语速很慢:“我当初不是跟你说了,我要报南大。”

    不知道她为什么提起这个,钟思乔愣了下:“是啊,我还挺纳闷你最后怎么去了宜大的,还想着咱俩又可以一个学校了。”

    “当时报考志愿的时候,桑延来问我了。我答应他我会报南大的。”温以凡从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在桑延面前也不敢提及分毫,“但我――”

    “怎么了?”

    温以凡有点难以启齿:“我最后改志愿了。”

    “……”

    温以凡轻声道:“我非常担心他会在意这个事情。”

    像是一旦有了在乎的东西,人就开始变得弱小起来。

    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

    “所以我不敢再跟他提这件事情,也想尽可能地迁就他,不给他添麻烦。”温以凡缓慢地问,“是我做错了吗?”

    过了半晌,钟思乔才问:“…所以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改的?”

    温以凡没回答。

    知道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儿,钟思乔也没追问:“你也没告诉他?”

    她轻轻地嗯了声。

    “那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如果想跟他一直走下去,你得跟他提一下。”钟思乔说,“不然这对你俩都是一根刺。”

    “……”

    “点点,不是只有说了才能造成伤害。”钟思乔认真说,“避而不谈也能。”

    电话里陷入沉默。

    几秒后,钟思乔叹息了声:“你别再犯同样的错了。”

    -

    隔天晚上八点,宜荷市。

    跟桑稚和段嘉许吃完饭后,桑延本想直接回段嘉许家睡个觉,并不打算跟这对谈起恋爱来腻死人的情侣呆在一块。

    哪知桑稚非要抓着他一块去,还把他跟段嘉许安排成情侣座。

    桑延觉得不耐又荒唐,直接让段嘉许滚,而后便靠到位置上看手机。

    前天的飞机桑延没赶上,他只能买到隔天下午的飞机,但他没跟温以凡提这个事儿。昨晚温以凡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他还在飞机上。

    下飞机之后,桑延才看到消息,回复了之后只收到她让自己早点儿睡的消息。之后一整个晚上,他的手机都没再有别的动静。

    今天甚至到吃饭时间,桑延都没收到温以凡的消息。

    他盯着两人的聊天界面。

    想起了来宜荷前冲她发的那通火。

    桑延的指尖动了动,敲了句:【回家没】

    那头没回。

    恰好电影也开始了。

    桑延又等了会儿,才把手机丢到一旁,盯着眼前的屏幕。他毫无看电影的兴致,完全没法集中精力,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是部3D电影。

    却也懒得再戴上3D眼镜。

    电影院内的音响声极重,震得耳朵都有些发疼。桑延完全不受影响,莫名觉得有些疲倦,眼皮也顺势渐渐耷拉下来。

    困意席卷而来,伴随着阴森至极的梦境。

    桑延梦到了十七岁时的温以凡。

    梦里的温以凡穿着北榆统一的高中校服,独自一人在他俩走过多次的那条小巷里快步地走着。不知道是有谁在跟着她,她的神情带了恐惧,极为无助。

    下一刻,身后有人将她拉扯住。

    对上了她那个“舅舅”极为猥琐的笑容。

    她的模样全是防备,下意识想挣开。

    却半点都挣脱不开。

    周围静得可怕,除了他们两个,世界里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像是她再怎么呼救,都只会维持现在这个局面,不会有人来帮她。

    画面一转。

    温以凡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光线昏暗至极。犹如她每次梦游后,一个人呆在客厅时的模样。她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只低着眼,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门板被人从外头重重拍打着,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

    下一刻,桑延忽地被人喊醒。

    他缓慢睁开眼,与桑稚略带不自然的脸对上:“哥,走了。”

    桑延下意识又点亮一旁的手机看了眼,依然没有任何回复。他的神色还有些恍惚,漫不经心地嗯了声,站了起来。

    三人再度上了车。

    桑延坐到后座的位置,往车窗外看着,思绪全数被刚刚的梦境占据。尽管根据这段时间的各种踪迹,他渐渐能总结出一个答案。

    但他一点都不想去相信。

    那段回忆里,桑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最后的时候,温以凡说的那些狠话。

    那些将他的自尊全数践踏在脚底的话。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别的理由。

    可他宁可不要有。

    他宁可就是。

    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姑娘,当初仅仅只是因为受不了他的纠缠,就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才会用尽所有方式地远离他。

    就仅仅只是,不喜欢他而已。

    他并不希望有别的原因。

    并不希望是,那些年里,她其实一点都过得不好。

    车子不知不觉间开到了宜荷大学门口。

    桑延侧头看去,盯着这熟悉的校门,慢慢地失了神。想起了她前段时间,知道自己要过来看桑稚时说的话。

    ――“她一个小姑娘在那边确实让人放不下心。”

    桑延不自觉地喃喃道:“我还是回去吧。”

    前头的桑稚没听清,回头问:“什么?”

    “你俩约会去吧,”桑延重新看向手机,淡淡道,“我回南芜了。”

    -

    到机场已经接近十点了。

    桑延到售票处排队,正想问问还有没有回南芜的机票时,手机忽地响了起来。他顿了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温霜降”。

    他的精神明显一松,直接从队伍里出来,接起电话。

    “回家了?”

    “啊。”温以凡轻声道,“还没。”

    “什么时候下班?”

    “……”

    沉默须臾。

    那头的温以凡忽地反问:“桑延,你现在有空吗?”

    “嗯?”

    “我能去找你吗?我现在刚下飞机,”顿了几秒,温以凡又补充,“在宜荷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