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最后一次结束后,窗外的雨声似乎也停了下来。

    温以凡脸靠着桑延的胸膛上,抱着他的力道仍然未松。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劲儿都没有,还出了一身汗,格外不舒服。

    只觉得又热又困又累。

    在此情况下。

    温以凡还察觉到,桑延拿起一旁的遥控,把空调关掉了。

    她立刻抬头,嗓子有些哑:“怎么关了。”

    “一会儿再开。”桑延额前的碎发仍显湿润,眸色暗沉,眉眼间还带着性.事过后未褪去的情.欲,“出汗了,怕你感冒。”

    盯着他折腾了半个晚上后,仍旧格外精神的模样,温以凡的心情有些难言。她思考了下,还是喊了他一声:“桑延。”

    “嗯?”桑延扯着旁边的衣服,正想给她套上。

    温以凡慢吞吞地提了个请求:“你能不能帮我洗个澡。”

    “……”

    上一回听到这样的话,还是她喝醉到不清醒的时候。桑延垂眼直勾勾地看她,过了两秒后笑了:“温霜降,你害不害臊?”

    你刚刚不关灯的时候也没见你害臊。

    温以凡暗暗想着。

    想到得自己去洗澡,温以凡甚至想就这么直接睡了。但她实在受不了这黏答答的感觉,抬眼瞅他:“那我没力气了。”

    桑延懒懒地盯着她,似乎是想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样的话。

    感觉这个理由力度还不够大。

    温以凡又补充:“而且我自己洗澡会弄到伤口。”

    “温霜降,你就是个娇气包。”桑延随意套上裤子,抱着她起来,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多大人了还要人帮忙洗澡。”

    “……”温以凡忍不住说,“那不是你――”

    她忽地反应过来,咽回剩下的话,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桑延笑:“不是我什么?说完。”

    温以凡没吭声。

    进了卫生间,桑延瞥了圈,感觉这娇气包估计连站都不想站着。他干脆扯了条毛巾,铺到洗漱台上,把她抱了上去。

    桑延拿起温以凡的毛巾,沾了温水,慢条斯理地帮她收拾了一番。

    温以凡被他伺候得有些舒服,眼皮渐沉。她撑着困意,看着他的脸,咕哝道:“桑延,你以前是不是真干过这一行。”

    “……”桑延抬手掐她脸,“说什么呢。”

    “我刚刚真觉得,”温以凡感觉自己总该给点儿什么评价,想了想,慢慢地说出了刚刚的感受,“我是来嫖的。”

    “这不是你说我的服务没到收费标准么,”桑延扯了下唇角,吊儿郎当道,“那我总得发挥一下,不然失业了怎么办?”

    “……”

    “还有,”桑延言简意赅,“老子是第一次接客。”

    温以凡轻眨了眨眼。

    “这辈子呢,”桑延抬睫,用指腹蹭了下她还发着红的眼角,又低头亲她,“也就只有你一个客人了。”

    ……

    出卫生间后,桑延从行李袋里随意抽了件衣服,给温以凡套上。他把她放到另外一张床上,而后又走到桌前,像是在拿什么东西,发出细小的动静。

    温以凡小声说:“你早点睡。”

    之后又没去管他,自顾自地扯起被子,钻进被窝里。

    这两天因为跟桑延吵架,温以凡一个人在家压根就睡不着。这会儿精神松懈起来,极为强烈的困意向她席卷而来。

    此时此刻,温以凡唯一的渴望就是睡觉。

    但她刚闭上眼,被窝都还没躺暖,下一刻就感觉到自己又被人抓了出来。

    温以凡费劲地睁开眼。

    就见桑延又揪着她的衣摆,往上扯。

    “……”

    温以凡懵了。

    她是,真不知道,桑延哪来那么多精力。

    这不是刚洗完澡吗!!!

    “桑延,”温以凡委婉地说,“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嗯?三点。”大概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桑延看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仍然未停,“想什么呢,你睡。”

    温以凡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看他须臾,但也没跟他计较,很快就任由他去了。

    她困到一闭眼就几乎要睡着了的程度。

    迷迷糊糊之际,温以凡能感觉到桑延把她的衣服拉到锁骨处,旁边的台灯也被他打开。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拖着尾音,自言自语般地低喃着:“怎么办?咬破了。”

    “……”

    “又得上药了。”

    -

    这一觉,温以凡睡了个昏天暗地,只觉得把这些天的觉都补了回来,疲倦也驱散了大半。

    温以凡缓慢地睁开眼,感觉周身酸疼,但腿间的不适感已经消散了不少。她稍稍抬头,就见自己这会儿正躺桑延的怀里。

    他不知醒来多久了,此时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正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像是在打发时间。

    察觉到她的动静,桑延低头瞧她:“醒了?”

    温以凡下意识问:“几点了。”

    桑延:“四点。”

    “……”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温以凡的眼睫动了动,半天才道,“下午四点?你不饿吗?你怎么不喊我。”

    “怎么没喊?你这姑娘起床气也太重了,喊三次跟我发十次火。”桑延眉尾稍扬,把手机放下,“赶紧去洗漱,然后咱俩出去吃个饭。”

    听他这么一说,温以凡回想了下,自己半睡半醒间似乎是被他喊了几次。她有些窘迫,顺从地爬了起来,进了卫生间。

    拿起牙刷,温以凡往上边挤了点牙膏。她边刷着牙,边抬头看向镜子,突然注意到自己锁骨那块的皮肤被大片的吻痕覆盖,连带着脖子上也落下了零星两点。

    “……”

    温以凡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硬着头皮继续刷牙。

    刚把脸洗干净,恰在这个时候,桑延也进了卫生间。

    温以凡看他。

    桑延似乎早就洗漱过了,此时只是进来洗个手。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偏头看她,目光从上至下,而后慢悠悠地说:“看我干什么。”

    “这有痕迹,衣服挡不住。”温以凡不信他看不到,但还是好脾气地指了指脖子,提醒道,“我没法出门。”

    “噢。”桑延盯着她指的部位,抽了张纸巾,把手上的水擦干净,“你这是在怪罪我的意思。”

    “……”

    温以凡感觉自己只是想提醒他一下。

    这样以后他就能注意点,别往这些地方亲出痕迹。怎么他就表现出一副,她是那种睡过就翻脸的人一样。

    随后,桑延把她抱起来,再度放到洗漱台上。他稍稍弯腰,凑近了些,继续瞧着她脖子上的痕迹,玩味般地说:“那怎么办?”

    温以凡故作镇定:“我一会儿看看――”

    “亲都亲了,怎么还秋后算账呢。”桑延声线低沉,抬手抵着她的后颈,不动声色地往自己的方向推,“不过也行,我这人很公平。”

    “……”

    “要不这样?”

    温以凡抬头,对上他喉结的位置。跟她完全不一样,他身上没落下半点痕迹,看着白皙而干净。

    “嗯?”

    桑延继续摁着她,一寸一寸推向自己,轻笑了声。

    “你现在给我亲一个出来。”

    ……

    两人换了身衣服,之后也没再拖延。

    出了房间。

    温以凡悄悄看向桑延,注意到他喉结右边的吻痕,顿时回想起刚刚在卫生间里的事情。她心虚地挪开眼,主动问:“你想吃点什么?”

    “你以前不是在这儿上大学?”桑延懒洋洋地说,“你推荐一个。”

    “我推荐吗?”温以凡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我大学的时候很喜欢这附近的一家@条店。因为做的很好吃,然后又很便宜,所以我当时经常会来。”

    桑延嗯了声:“那就吃这家。”

    出了酒店,温以凡牵着他走在前头,给他带路。

    本以为会很顺利,但温以凡离开这城市也好几年了,加上附近有些店面都已经转让重建,路道也翻新,很多东西都了变化。

    所以虽然这个地段温以凡曾经走过上百次,但这会儿也有些茫然。

    一路往前,走到个交叉路口时。

    温以凡纠结了下,还是决定凭着感觉往右边走。

    在这个时候,后头的桑延忽地出声:“走错了。”

    “……”温以凡回头,“啊?”

    “来的时候我看到附近有家@条店,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家。”桑延往另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轻描淡写道,“往那边走。”

    “是吗?”温以凡本就不确定,被他一说就动摇了起来,又往他说的方向走,“那就走这边吧。我太久没来了,也不太认得路。”

    顺着这街道一直向前,再穿过两三条小巷,两人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了这条@条店。店面看着很旧,店里光线昏沉,装修气氛看着不佳。

    但里头生意却很好。

    这会儿接近五点半,里头已经坐了不少学生。

    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板是个中年女人,笑容很和蔼。一见到有客人就走了过来,问道:“同学,吃点什么啊?”

    很快,老板注意到温以凡的模样,似乎是还记得她,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诶,好久不见。毕业那么多年了,还来关顾我的生意啊?”

    温以凡也笑着点了点头:“刚好过来了。”

    说着,温以凡指了指墙上的菜单,让他看看想吃点什么。

    桑延散漫道:“你点就行。”

    闻声,老板看向旁边的桑延,打量了他一会儿,乐呵呵地问:“帅哥,你以前是不是也来这吃过饭啊?”

    桑延抬头。

    温以凡愣了下:“没有的,他第一次来。”

    “啊。”老板也没太在意,“我感觉有点眼熟,可能是记错了吧。”

    桑延轻颔首,没有说话。

    点完单后,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会儿话。

    桑延意味不明地问:“还疼不疼。”

    “……”

    温以凡一顿,立刻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她不自在地低下头:“还好。”

    在此刻还后知后觉地,再度后悔起自己昨晚那挑衅似的言论。

    没多久,桑延接了个电话,听他的口吻似是同事打来的。他还坐在原来的位置,懒散地听着,说话却比平时的腔调多了几分认真。

    温以凡没打扰他,但也没事儿干,干脆刷起了微博。

    过了好半晌。

    桑延结束了电话:“看什么呢。”

    温以凡恰好刷到了个好笑的微博,递过去给他看:“你看这个,还挺搞笑的。”

    桑延接过手机,在这个过程中,指尖不经意碰到“消息”一栏。他垂眸,对上了温以凡微博的消息一列,注意到其中一条消息,他眉眼动了动,下意识点了进去。

    就看到温以凡先前发的两条私信。

    桑延边看边挑眉。

    第一条被博主回了个“收到”,但最新的一条没得到回应。

    看着可怜兮兮的。

    【匿名打码,怎么追自己得罪过的人?】

    桑延沉吟片刻,而后慢腾腾地输入了三个字。

    点击发送。

    坐在对面的温以凡注意到他的举动。

    见他似乎还开始打起了字,她有些懵,但又觉得自己的手机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她有些纳闷,问道:“你在打字吗?”

    桑延勾唇,理直气壮地嗯了声,把手机递回给她。

    温以凡垂眸一看,立刻对上了自己跟那个聊天博的私信界面。

    “……”

    一瞬间,温以凡想起了她之前发的那些话。她有些尴尬,只来得及看到桑延发的最后两个字是“到了”,下意识就认为是“追到了”。

    她立刻退了出来。

    恰好菜也在这个时候上来。

    温以凡都松了口气,又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趁着桑延在倒水,温以凡又拿起手机,再度打开了微博。

    刚刚的界面还没关掉。

    温以凡一眼就看到,桑延发送的是。

    【睡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