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温以凡盯着看了三秒,又抬起眼,看向对面的桑延。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气定神闲地看了过来,依然是那副傲慢的模样,眉梢稍稍一扬。

    看着正直至极,仿佛并不觉得自己的作为有什么不妥。

    反倒让她觉得是不是自己有点问题。

    这两条私信结合起来,看着有点像在耀武扬威。

    温以凡纠结了下,在输入框里敲了句“刚刚那个是我男朋友发的”,还没发送出去,又突然觉得这话更像是在炫耀。

    她又全数删掉,干脆不管了。

    想到自己投稿说的话,都是按实际情况说的,没有任何夸大。而且都被他看到了,温以凡觉得好奇,重提起当时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吗?”

    桑延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什么?”

    温以凡补充:“第一条投稿。”

    “噢。”桑延却不配合,慢条斯理地复述,“你跟朋友去KTV,被抱了。”

    “……”温以凡盯着他装模作样的神色,就着这个发展继续采访,“那你从男性的角度来看,我这个异性朋友的所作所为,正常吗?”

    桑延瞧她,很快便妥协着接受了采访:“一般不正常。”

    温以凡顿了顿:“那会是什么原因?”

    “我也不太知情。不过呢,如果你这个异性朋友叫桑延,”桑延指尖在桌上轻敲,下巴微抬着,“我更偏向于,是你这个当事人心怀不轨。”

    “……”默了几秒,温以凡忽地喊他,“桑延。”

    “嗯?”

    “我觉得,”想到他高中时说过,他的名字是家里人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起的,温以凡很认真地说,“你的名字确实起得还挺符合你的性子的。”

    桑延抬眼:“怎么?”

    温以凡与他对视,又吐了个词。

    “延不由衷。”

    “……”

    -

    吃完饭,两人出了店。

    温以凡不知道后续的行程,只知道桑延来宜荷的最大的目的就是是来看桑稚,也没打算太影响他:“现在去找只只吗?”

    桑延看了眼手机:“你想见她一面么?”

    “当然想――”话还没说完,温以凡忽地注意到他喉结旁的吻痕。她瞬间把话咽了回去,改口道,“等她回南芜的时候吧。”

    这一路上碰不到几个认识的人,温以凡一直也没太在意。但如果是被认识的人看到,而且还是桑延的妹妹桑稚,她总觉得有点尴尬。

    “我后天得上班了,来的时候订得就是往返机票。”温以凡跟他报备了下,“明天中午的飞机,我到时候坐机场大巴过去就好了。”桑延嗯了声:“我跟你一块回去。”

    温以凡愣了:“难得过来一趟,你不呆多几天吗?”

    “本来想,”桑延语气懒散,“看到那畜生就不想了。”

    “……”

    “而且那小鬼在实习,事儿也多,又得兼顾着跟畜生谈恋爱。”桑延说,“哪还腾得出时间给我这个亲哥。”

    温以凡忍不住帮桑稚说几句:“你那舍友好像也没比只只大很多。”

    桑延:“不同概念。”

    温以凡不太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好发表评价。她再次看向桑延的眼角,又问:“那你跟段嘉许是打架了吗?”

    “没,”桑延很直接,“我把他打惨了。”

    “……”

    “看他可怜,”桑延指了指脸,悠悠道,“让他打了一拳。”

    “……”

    “这畜生早点跟我说实话得了,我还能拦着?前阵子我就知道他在追人――”说到这,桑延突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了声,“噢,钱飞帮忙追的。”

    温以凡保持沉默。

    “怪不得否认呢,”桑延凉凉道,“牛逼。”

    她大致通过桑延的话捋顺了情况。

    应该是,桑稚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段嘉许。

    后因为桑稚的大学离家里太远,恰好段嘉许在宜荷,桑延便托付他帮忙照顾桑稚。得知桑稚最近似乎在跟一个研究生谈恋爱,桑延更是交代了段嘉许帮忙注意一下,别让她被骗。

    段嘉许那方欣然同意。

    在这期间,桑延还得知段嘉许在追人,而且还是在另一个好友钱飞的帮助下追到的。他只觉得稀奇,但也没太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最后的结果就是。

    他千里迢迢从南芜赶来宜荷后,发现段嘉许追的人是桑稚。

    而桑稚说的研究生是段嘉许。

    “……”

    温以凡莫名觉得他有点儿惨,也没再反驳他的话。她往四周看了看,注意着来来往往的学生,扯开了话题:“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桑延瞥她:“温霜降,这是你上大学的地儿,不该你挑个地儿?”

    “那我们进宜大里转转?我也好久没回来了。”温以凡算了算,“我毕业四年了。毕业之后在宜荷日报社工作,搬到另外一个区,也很少经过这儿了。”

    桑延笑:“行。”

    进了校门。

    温以凡的心情还不错,跟他提起来:“宜大没有南大的占地面积那么大,只有一个校区,但也挺大地的。”而后,她朝某个方向指了指:“我以前住的宿舍楼在那边。”

    桑延看了过去,点头:“嗯。”

    夜幕顺着太阳下山而降临。夏天的夜晚,天空缀着几点星碎。沿途能看到一个小型的人工湖,但吹来的风仍旧带着燥热。

    这个时间点,校道上的学生并不少。多是刚下完课,准备出校外吃晚饭亦或者是参加别的什么集体活动,看着热闹至极。

    两人手牵手,继续往前走。

    温以凡边说边给他指:“那个是我最经常去的饭堂,再旁边是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那个是礼堂,是我那届新建的,我当时是在那举办的毕业典礼。”

    桑延安静听着,顺着她说的看,时不时应几句。

    大致逛了一圈下来,温以凡说到有些口渴,带他到校内的一家奶茶店。

    店外队伍不长,只有三两个人。但此时只有一个店员在店里,看着还是个新手,点单和做饮品的速度都很慢。

    等了好一阵才排到了两人。

    因为要拿手机付款,温以凡下意识松开桑延的手,低头看着菜单,纠结了好一阵。店员正做着饮品,也没有催促她。

    温以凡也不知道具体喝点什么,正想问问桑延的意见时,突然听到旁边的动静声。

    她顺势看去。

    就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桑延的旁边站了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女生个子不高,红着脸把手机递给他:“学长,能跟你要个微信吗?”

    “……”

    桑延插兜站在原地,神色很淡。听到这个称呼,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偏头看向温以凡,眉眼带了几分玩味:“抱歉。”

    下一刻,温以凡的手重新被他抓住。

    “我在跟这个学妹谈恋爱。”桑延弯了下唇,捏了捏她的指尖,“不太方便。”

    ……

    这话让温以凡想起了,两人第一天见面时,她被桑延“欺诈”的事情。买完奶茶后,温以凡捧着喝,边提起那事儿:“你明明跟我一样大,当时怎么总是喊我‘学妹’。”

    桑延语气很欠:“这不是你先喊的。”

    “我当时是觉得,都已经打上课铃了,已经迟到了,”温以凡老实说,“你还那么嚣张地在那里打水,看着一点都不像新生。”

    “那都迟到了,”桑延慢腾腾道,“着急不也还是迟到。”

    “……”

    温以凡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做什么都理直气壮的,仿佛全天下的道理都在他那一边。

    但她听着他的话,又觉得他说的确实还挺有道理。

    这学校逛一圈下来,也得花两个小时。

    走久了温以凡觉得累,加上本因昨晚的事情就有点儿不适,出了校外之后就不太想动了。她被桑延牵着,走路的速度渐渐变慢。

    瞥见她的状态,桑延回头:“怎么?”

    温以凡看他:“累。”

    两人的目光对上,定格好几秒后,桑延忽然懂了她的意思。他觉得好笑,扯了下唇角,而后半蹲下来:“上来。”

    温以凡没立刻上去:“你不累吗?”

    桑延:“这才走几步路。”

    听到这话,温以凡才毫无负担地趴了上去:“哦。”

    下一瞬,就听到桑延懒懒地吐了三个字:“娇气包。”

    “……”

    温以凡想澄清一下,按照她以往的体力,走两个小时也是不会觉得累的。但这话也不好提,她勾着他的脖子,忍不住咬了下他的耳朵。

    她的力道很轻,桑延觉得痒,皱眉道:“回去再咬。”

    温以凡笑:“回去得睡觉了。”

    “那你继续吧,”桑延说,“注意点儿人。”

    温以凡没听他的,温吞道:“你背我走五分钟,我们就拦个车回去。”

    桑延:“怎么现在不拦?”

    温以凡诚实说:“我想你背我一下。”

    “……”

    “桑延,我刚带你走完了。”温以凡把下巴搁到他肩膀上,轻声道,“宜大是不是挺好的。”

    “还行。”

    “那回南芜之后,等我们两个都有空的时候,”温以凡也想听他说点大学的事情,“我们也去南大逛一下,好不好?”

    “……”桑延眼睫微动,笑了下,“行。”

    想着桑延昨晚睡得比她晚,起得又比她早,走了不到五分钟,温以凡就挣扎着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恰好来了辆空出租车,她伸手拦下。

    两人回了酒店。

    房间已经被收拾了一番,床单换了新,变得整整齐齐。

    温以凡直接躺到了床上,自顾自地玩了会儿手机。她习惯性地又打开微博,一刷新就看到那个树洞博发了条新微博,仍然是个投稿截图。

    这次树洞博的文案很简单,只有一个问号。

    【?】

    上边的截图内容,温以凡格外熟悉。明显是自己发给这个博主的话。

    ――匿名打码,怎么追自己得罪过的人?

    ――睡到了。

    中间时隔了差不多一年。

    温以凡头皮发麻,做好准备后,才点进去微博看了眼评论。她的视野瞬间被大片的问号覆盖,拉下去压根看不到别的词。

    也因此,其中一条平常的回复在其间格外显眼。

    【恭喜】

    “看什么呢,去洗澡。”桑延拖着腔,一字一句道,“学、妹。”

    温以凡收起手机:“我再躺一会儿。”

    桑延挑眉:“又想让我帮你洗?”

    温以凡顿了下,认真想了想,感觉这建议还挺可行。

    “可以吗?”

    “……”桑延被她这反应噎到,垂下眼,要笑不笑道,“你这脸皮怎么变得这么厚的。”

    昨晚还能说是困到不想动。

    现在这么清醒,还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样的话。

    温以凡凑过去趴在他腿上,模样慵懒:“反正你都看完了。”

    桑延没出声。

    不过温以凡也只是随口一说。

    很快,她便坐了起来,嘀咕道:“我去洗澡了。”

    下一刻,桑延把她扯了回去,单手固定住:“跑什么?”

    温以凡有些茫然:“不是你叫我去洗澡吗?”

    “你不是叫我帮你洗?”

    “……”

    “那学妹,”桑延站起身,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声音从她的耳边压下,带着勾引的意味,“今晚睡学长么。”

    -

    隔天两人又睡到中午才起来。

    退房之后,温以凡带着他在附近吃了个午饭,之后便出发到了宜荷机场。坐上飞机,到南芜已经是下午五点的事情了。

    已经到了晚饭的点。

    上了机场外的出租车后,桑延没立刻回家,直接让司机开到家附近的一家烤肉店。

    这家店是最近新开的,温以凡听苏恬推荐过很多次,但一直也没时间过来。先前她跟桑延约好,等他从宜荷回来就一起来吃。

    下了车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店里,被服务员带到其中一张桌旁。温以凡还没来得及坐下,突然在这吵杂的环境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以凡?”

    温以凡顺着声音看去,立刻就对上了苏恬的脸。

    烤肉店里热闹至极。

    苏恬也坐在一张二人桌上,对面坐着个陌生男人。他们似乎也是刚来,此时桌上空荡荡的,还没有上任何菜。苏恬看着她,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似是因为在这儿见到她有些惊喜。

    “你也过来这吃饭啊?”

    温以凡笑着点头:“对。”

    苏恬还想说点什么,视线一挪,突然看到站在温以凡身后的桑延。

    她瞬间收了声。

    温以凡眨眼,正想介绍一下。

    瞅见桑延出众至极的五官,苏恬又看向温以凡。注意到他俩此时正交握着的手,她忽地明白了什么,又看向桑延,话没经脑就脱口而出。

    “以凡,这就是你的鸭中之王啊?”

    温以凡:“……”

    桑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