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看到车兴德手上的刀时,桑延瞬间懂了他过来的原因。像是想玉石俱焚,车兴德挥刀的力道发了狠,毫无理智般地胡乱挥舞。

    期间不经意将桑延的手臂和腰际都划了道伤口。

    因为他的举动,桑延唇线拉直,模样在这光线下显得半明半暗。在车兴德再一次把刀刺过来的时候,桑延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掰。

    他的骨头发出移位的咔哒声。

    车兴德吃痛地叫了声,手上的力道松下,刀也落到了地上。

    桑延的肚子和手上都还留着血。黑衣服看不出暗红的颜色,但他手上的伤痕被划得深,血液像蜿蜒的蛇,缠绕手臂,沾染着手腕的红绳。

    再顺势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你运气还挺好,”桑延仍然固定这他那脱臼了的手臂,将他摁在墙上,压低声音说,“如果那年真出了什么事儿,今天这刀就不会是在地上了。”

    如果那一天,温以凡的大伯再晚点回家。

    如果她跟郭铃得到了同样的结局。

    如果她也在那么暗无天日的黑暗和寒冷里,独自一人度过那么多年。

    想到这,桑延手上的力道渐渐加重,听着车兴德的惨叫声,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他的眼眸暗黑,脖子上青筋凸起,所有嗜血的念头在脑间冒起。

    在下一瞬,又想起了温以凡前段时间说的话。

    ――“你受伤了我会给你上药,但我也会生气的。”

    桑延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疼。他垂眸瞥了眼自己身上的血,又拽着车兴德往外头走:“你倒是会找地儿捅。”

    “……”

    “这大热天的划手上我他妈怎么遮。”

    车兴德完全没力气挣扎,像个麻袋一样被他拖着往外走。他疼得说话都不清楚了,又开始求饶:“大哥…求你了,我不想坐牢……”

    “你不想坐牢?”桑延冷笑,“人姑娘也不想死。”

    ……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陆续有路人围观过来。在附近巡逻的民警也恰在这个时候赶来,了解了情况之后,他们把车兴德押上了警车。

    民警主动提出送桑延去医院,顺带录一下口供。

    桑延很配合,只是让他们先等等。他回到车旁,想把车钥匙和手机拿上,翻了圈却没看到手机。他眉梢轻扬,也没太放在心上,转头跟民警上了警车。

    一路上,民警边帮他简单处理伤口,边问着大致的情况。

    桑延的伤口还流着血,他捂着肚子,平静回答着。

    过了好半晌,即将到市医院时。

    民警又问:“您跟嫌疑犯――”

    没等他问完,桑延忽地打断他的话,问道:“现在几点了。”

    民警:“差不多八点四十了,怎么了?”

    听到这个时间,桑延顿了下,侧头问:“不好意思,我能借用一下您的手机吗?”

    -

    这个时间点,上安这一块的路道还有些堵。

    随着时间的推移,温以凡的心情越发的焦虑。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把桑延的手机和录音笔都放回包里,出声问:“师傅,这还得堵多久?”

    司机回:“过了这段路就好了。”

    温以凡正想再问问,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低下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未接电话是南芜的陌生号码。

    她的呼吸屏住,脑子有了个猜测,立刻接了起来。

    如她所料。

    那头瞬间传来桑延的声音:“温霜降。”

    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温以凡一直紧绷着的情绪也终于放松下来。她用力抿了抿唇,直接就是问他地情况,话里还带着浅浅的鼻音:“你没事吧?伤哪儿了?”

    这话明显是知道了,桑延也不找理由搪塞了:“没事儿,就手破了点皮。”

    温以凡压根不信他说的话,抽了下鼻子:“我看到好多血。”

    “那大概率是车兴德的,我屁事儿没有。”桑延懒散道,“行了,真没事儿。温霜降,今天自己回家。我还得录点口供,没那么快回去。”

    温以凡低声说:“我去找你。”

    听到这话,桑延沉默几秒,似是因无法再隐瞒过去而叹息了声:“行,那你拦个车。来市医急诊这儿。”

    ……

    温以凡到急诊科的时候,桑延身上的伤已经缝合完了。此时医院的人不算多,他旁边站了两个民警,似是在问他问题。

    她快步走到桑延面前,盯着他手臂上的伤。

    桑延偏头:“来得还挺快。”

    温以凡面上没什么表情,转头跟两个民警打了声招呼。随后,民警也主动说:“那差不多是这样,之后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会再联系您的。”

    桑延看向他们,颔首:“嗯,辛苦了。”

    两个民警走后。

    温以凡重新盯着桑延。他的脸色比平时苍白了些,原本偏淡的唇色在此刻也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多了几分病态。她低下眼,慢慢地说:“破了点皮。”

    “……”

    “然后缝了六针。”

    桑延抬眼瞥她,没再说话辩解,耐心等待着她之前提及的,会朝他生气发火的话。他靠在椅背上,手上麻药还没过,习惯性抬起另一只手去握她的手。

    沉默片刻。

    没等到她的怒火,桑延就见她的眼眶红了,啪嗒啪嗒开始掉眼泪。

    “……”桑延愣了,“不是,你这还没吓唬我怎么反倒哭上了?”

    温以凡坐在他旁边,忍着声音里的颤意,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她又伸手把眼泪擦掉,问道:“你干嘛去抓他。”

    桑延好笑:“我这还做错了么?”

    “你看到他之后,报警就好了,”温以凡的语气有些硬,“多余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做。”

    桑延耐心道:“那他要跑了。”

    “跑就跑,跑了又怎样。”温以凡真跟他发起了脾气,“他就算跑掉了也跟你没关系,你管这事儿干什么!就你会见义勇为!”

    安静下来。

    被她这么说了一通,桑延也不生气,低眼看她,“这是怎么了?”

    “我不喜欢你这样……”温以凡低着头,哽咽着说,“你能不能不要管这些事情,你不要让我后悔告诉你好不好…你就每天好好上班,好好下班,然后平平安安地回来跟我见面……”

    温以凡真的已经不在意别的事情了。

    就算她厌恶车兴德。

    恨不得他在牢里坐一辈子。

    可那些想法,都抵不过桑延的半分丝毫。

    ――沉默。

    “我哪儿不平安了?”过了几秒,桑延反倒笑起来,拖腔拖调地说,“现在还能这么直接在我面前哭,之前不都得躲着。”

    温以凡依然保持这原来的姿势,没动。

    “温霜降,你为什么不开心?”桑延捏了捏她的指尖,力道不轻不重,“车兴德被抓了,你大伯母付出了代价,那个姑娘也能沉冤得雪了。”

    “……”

    “还有,”桑延慢慢地说,“这次,我保护你了。”

    听到这话,温以凡立刻看向他,眼眶还红着。

    两人四目对视。

    定格住。

    “我其实非常在意,在意透了,当时说不缠着你就真不缠了的事情。”桑延眸色纯黑,喉结轻滑着,“想我一大老爷们儿那么要面子干什么呢。”

    温以凡动了动唇。

    话还没说出来,桑延扯了下唇角,又道:“就这点破事儿,跟你计较那么多年干什么。”

    那会儿年少气盛。

    爱一个人的时候,能为她掏空心思,再三地低下头颅。却也会被她的话语轻易击垮,从此寸步不入她的世界,了断得极为干脆。

    明知忘不掉。

    明知自己还在无望地等。

    却还是为了体面和争一口气,绝不再成为主动的一方。

    在那漫长的两年里。

    他只知道自己在感情里是卑微的那一方,从未察觉过她情绪的不对,从未抓到她那藏得严严实实的痛苦和绝望。

    从未,试图把她救出来。

    温以凡讷讷道:“本来就是我的问题。”

    “跟你有什么关系?”桑延抬手,轻蹭了下她的眼角,“是车兴德那个人渣的问题。”

    “……”

    “你能为我高兴一下不?”桑延笑,“我把那个人渣抓进去了。”

    是我亲手,抓住了你的阴影。

    从此以后。

    你的世界就只剩下光了。

    -

    像是听进去了,过了好半晌,温以凡才收回视线。她盯着自己的双手,脑袋低垂着,眼泪仍然在往下掉,像是流不尽一样。

    桑延凑过去看她哭,眼眸微微敛起:“不是,这缝针疼得不是我么,你哭什么?”

    听到这话,温以凡又往他手臂上看了眼,眼泪掉得更凶了。

    “……”

    桑延压根不擅长哄人,莫名还有种是自己把她弄哭的感觉。他有些头疼,认认真真地给她擦掉眼泪:“行行行,我他妈不疼。”

    温以凡吸了吸鼻子。

    又过了好几秒。

    桑延盯着她红通通的眼,声音很轻,似有若无地哄了句。

    “别哭了。”

    急诊科室内安安静静。

    温以凡用手背把眼泪擦掉,勉强地止住眼泪。

    见状,桑延才松了口气,又突然想起件事情:“温霜降,你怎么回事儿?”

    她小声应:“嗯?”

    桑延:“不找我做报道了?你不是在跟这个新闻么。”

    温以凡瞅他:“我哪有心情。”

    桑延手臂放在她的靠背上,指尖在其上轻敲,悠悠地开始翻旧账:“怎么没有,之前我房子烧了,你不挺开心地去做报道?”

    “……”温以凡又看向他的伤口,嘀咕道,“情况不一样。”

    桑延自顾自笑了会儿:“行了,回家吧。”

    两人起身出了科室。

    温以凡被他牵着往前走,想到他的伤,还是忍不住说:“桑延。”

    “怎么?”

    “你怎么这么惨,”温以凡叹了口气,“这辈子得遇到我。”

    桑延回头:“怎么惨了?”

    “就是一直在遇到不好的事情。”说到这,温以凡想了想,“你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就比如――”

    “比如什么?”

    “可能我上辈子单身到七老八十,终于有个老大爷跟我看对眼了,结果新婚之夜的时候,人老大爷跟你私奔了。”温以凡合理猜测,“所以这辈子,我就是来给你找不痛快的。”

    桑延沉默几秒,忽地笑了:“你这是举例子呢,还是在暗示我?”

    温以凡慢一拍地抬头:“啊?”

    “行,”桑延当做是举例子,挑眉,“那我把债还了,你这辈子对我好点儿。”

    “什么债?”

    “这不是欠你个男人么。”

    “……”

    “这辈子呢,我拿自己来还你。”桑延掀起眼皮,用指尖勾了下她的掌心,像是在挠痒痒,“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