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话落,温以凡的目光下挪,定格在桑延的唇上。她停了几秒,认真考虑过后,往后退了一步,慢吞吞地把毛巾挂回原来的地方。

    她用余光扫着桑延身上的纱布。

    在此刻,温以凡莫名有种,要是真亲上去了,就真成为禽兽不如的那一方了的感觉。觉得刚刚的话有点直接,她想着该怎么婉拒,干脆也贬低自己一番。

    “我也没什么本事。”

    桑延半倚着洗漱台,眼眸低垂着,细密的睫毛覆盖其上。浴室里灯光足,空间又狭隘,两人间的距离近,带着循序渐进地,令人无法忽略的暧昧。

    温以凡咽了咽口水,找了个借口:“十二点了,那我去洗澡了。”

    刚走两步。

    桑延就拽住了她的手腕,往回扯。她猝不及防,脑子里头一念头就是别碰到他的伤口,掌心下意识支住一旁的台面。

    她的脑袋稍侧着,跟他的距离再度拉近。

    “想什么呢,”桑延低头,直勾勾地盯着她,话里多了几分浪荡,“我还能干什么?”

    “……”

    “就亲一会儿,”桑延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腕,语速缓而慢,似有若无地带着指责,“这也不行?”

    温以凡啊了声,像是被他催眠了,又开始觉得如果不做别的,亲一下似乎也不影响什么。她沉默几秒,憋出了句:“…这倒是可以。”

    他轻扬眉,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未动。

    没多久。

    温以凡感觉到他抓着自己的手腕,贴到他腹部的位置,慢慢往下带。而后,她听到男人的喘息声,茫然地抬起头,撞上了他隐晦沉沉的眼。“头抬高点。”

    还没懂他这话的意图,温以凡就已经顺从得踮起了脚尖。

    桑延的唇顺着滚烫的气息落下,从她的唇角轻挪。她几乎是把自己送了上去,脑袋仰着,脚掌也半压着地,有种落不着地的感觉。

    察觉到她的状态,桑延抬手抵着她的腰,用力咬住她的唇。

    “――不然亲不到。”

    ……

    回到房间,再翻手机时,温以凡才察觉到两小时前钱卫华给她打了个电话。她顿了下,立刻打开微信,想跟他道个歉解释一下状况。

    但可能钱卫华那边也清楚了情况,给她发了句:【我带大壮出现场就行了。你先上医院吧,采访了目击者,应该没多大事儿。】

    付壮也发来消息:【姐,你好好照顾桑延哥。我替你冲锋上阵!!!】

    付壮:【我听民警说桑延哥受伤之后都还生龙活虎的,看起来还能打八百个,你别太担心了。】

    看着这话,温以凡忍不住笑了下。她一一回复过去,又是道歉又是道谢的,过了好半晌才放下手机,躺到床上。

    温以凡的情感认知尤为迟钝。

    到《传达》上班之后,一直对这个团队也没多大的感觉,只觉得比之前的工作环境都好很多。虽然工作量仍然跟从前相比,不减反增,但总觉得比在宜荷广电工作的时候轻松。

    但这一瞬间。

    温以凡突然察觉到,她好像是挺喜欢这个团队的。

    自顾自地想了好一会儿的事情。温以凡的思绪从这头,神游到那一头,再回到这一头。不知过了多久,她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刚刚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

    以及桑延的话。

    ――“就亲一会儿。”

    明明说的。

    只是亲一会儿。

    温以凡的耳后慢一拍般地烧了起来,有些不自在地爬起来洗澡。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很快就被刚刚的画面一寸寸地侵占。

    男人的嘴唇渐渐多了几分血色,吻如碎雨般落下。他的发丝被汗水蹭得湿润,眼眸沾染上情意,带着性感又沉到无法忽视的喘息。

    不知过了多久。

    带着檀木香的浴室内,弥漫着旖旎的气味。

    “过来。”见她似是要往后退,桑延抓住她,声音有些低哑,“帮你洗手。”

    -

    因为这伤,桑延请了一周假在家休息。

    温以凡这边照常要上下班,手上只在跟车兴德案件的报道。她尽量腾出时间,每天早起给桑延做早餐,中午也抽空回来一趟,晚上回家前也会问他晚饭想吃什么。

    像照顾小朋友一样。

    桑延倒是过的痛快。

    但只享受了三天皇帝的日子,桑延就开始觉得这样来回跑能把她累得够呛。加上他的伤本就不太影响正常生活,很快就销假回去上班了。

    在主任的疯狂催促下,温以凡又开始过上了每天加班的日子,跟警察和专家交接,往警局和现场跑。嫌疑犯家属那边的采访,由另一个同事在负责。

    车兴德被缉捕后,警察调查了他的经历过往。经多次审问后,再加上已经在郭铃体内找到了他的毛发,他才承认了犯罪事实,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

    四年前的那个晚上。

    车兴德被车雁琴叫去烧烤摊帮忙,快到目的地时,在一条偏僻的巷子碰见郭铃。他认得这个女生,记得她总是沉默孤僻,看起来软弱无能,对任何事情都会忍气吞声。

    他起了色心,上前跟她交谈了几句后,便捂住她的嘴往巷子深处拖。

    事情过后。

    车兴德本以为郭铃会忍受着,不敢告诉任何人。哪知跟他想的完全不同,她边哭着边往一旁翻手机,作势要报警。

    他威胁了几句,嘴里说的各种肮脏的话。

    郭铃却不为所动,怎么都要报警。她像是有依靠,有个支柱在,虽然痛苦至极,仍然哽咽着说:“我要告诉我爸爸,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最后,车兴德在恐慌之下,错手将她掐死。

    再之后,他找了在附近的车雁琴帮忙。车雁琴从小将车兴德带大,对这弟弟极为包容,做什么都有求必应,典型的“扶弟魔”。

    所以她就算再害怕,再恼火,也不想看到他坐牢,不得不帮他一块处理尸体。两人用店里的大黑色塑料袋,将郭铃装了进去,又在外边裹多好几层,再塞进行李箱里。

    两姐弟没跟任何人提及过这个事情。

    以为能瞒天过海。

    ……

    敲下新闻稿的最后一个字,温以凡检查了一遍,发给了编辑。

    编辑机房内安静而平常,盯着屏幕,温以凡有些失神,莫名回想起了多年前将自己困在陈惜家的自己。

    听到陈姨说,车兴德被放出来后的那一瞬间,自己内心是在想什么。

    温以凡也记不太清了。

    但这一刻,温以凡很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时候的自己的面前。她想摸了摸那个少女的脑袋,想告诉她,她做的所有一切都是正确的。

    不管结果如何,这绝对不是羞耻的事情。

    不要不小心沾上了坏人身上的污渍,就觉得自己也是脏的。

    没关系的。

    你喜欢的那个人,他也会觉得你很勇敢。

    他会谢谢你。

    保护了他的姑娘。

    -

    这报道在隔天的早间栏目播出。

    当天临下班前,温以凡接到了郭铃爸爸的电话。在她回南芜之后,陆续接过他几次电话,都是在给她提供消息和询问各种事情。

    可能是看到了新闻,这次他是来道谢的。

    挂了电话,温以凡坐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才收拾东西出了公司。她到停车场找到桑延的车,上了驾驶座,往他公司的方向开。

    这段时间两人完全颠倒了过来。

    怕桑延这种状态开车不安全,温以凡开始每天接送他上下班。

    温以凡开到桑延公司门口时,就看到他恰好出来,旁边还跟着郑可佳,像是在跟他说着什么话。没多久,桑延就走过来上了车。

    她侧过头,直直地盯着他。

    桑延没注意到她的目光,系上安全带,倒是单刀直入:“温霜降,你继妹刚让我转告你,让你有空回她家一趟。”

    “……”

    温以凡倒是没想过是这个事儿,只哦了声,没说多余的话。

    桑延瞥她:“要去么?”

    温以凡摇头:“没打算。”

    桑延也没再说什么。

    今天下班早,又想起付壮说的附近有个广场在开美食节。

    问了桑延意见后,温以凡把车子开到那附近,找了个停车位。下了车,她牵着他的手,算了算时间:“明天是不是该去拆线了?”

    桑延轻嗯了声。

    “我明天刚好轮休,可以跟你一起去。”温以凡声音温和,说话的语速也很慢,开始跟他分享今天的事情,“桑延,我今天又接到郭铃爸爸的电话了。”

    美食节刚开始没几天,广场的人流量很多,周围熙熙攘攘。

    桑延看着路,扯着她避过行人:“说什么了?”

    “他说谢谢我如实报道了,也谢谢我这么上心,大概是这个意思。”说到这,温以凡莫名有点不好意思,“但这不都是我的工作吗?”

    桑延随意说:“是你的工作,但也能夸你做得好。”

    温以凡微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其实之前不是很喜欢记者这个工作。”

    听到这话,桑延侧头:“嗯?”

    想了想,温以凡又改口:“跟这个行业没什么关系。我那时候就是感觉,除了跳舞之外,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是一样的。”

    头一回听她主动提起这茬,桑延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其实还有一事儿是骗你的,”提到这个,温以凡眨了下眼,跟当初的感受比起来只觉得坦然,“我高二转文化生,其实不是因为不能跳了,是因为我继父觉得开销大,我妈就让我别跳了。”

    “……”

    桑延瞬间愣住,似是完全没想过这个原因,也不知道做出怎样的反应。

    “当时放弃了之后,后来也没再想过这个。因为我不太会为自己争取东西。”温以凡说,“之后做什么事情都觉得索然无味。”桑延停下了脚步,问她:“你还想跳舞么?”

    “如果再早几年,应该是想的。”温以凡认真给出了个答案,而后笑了笑,“但我昨天写完车兴德那个案子的新闻稿,今天接到郭铃爸爸的电话――”

    “……”

    温以凡眼眸弯起:“我就突然发现,我原来也很喜欢当新闻记者的。”

    原来梦想也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

    以前她觉得自己只擅长跳舞,所以在被剥夺了往上飞的翅膀后,就觉得自己再无别的本事。她只活在阴影之下,不愿意去接受别的东西。

    觉得人生就这么将就着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注意到她确实是真的在开心,桑延垂睫,低声说:“喜欢就行。”

    过了两秒,他又补充:“以后只跳给你对象看,也挺好。”

    “……”

    温以凡立刻看他,安静须臾,没忍住笑:“桑延,你以前是不是还挺喜欢看我跳舞的。”

    “……”桑延眼皮动了动,倒也直白,“才发现?”

    “那我现在不会跳了。”

    “那又怎样,”桑延完全不在意,语气很拽,“你别的样我也喜欢。”

    ……

    两人在里边逛了一圈。

    温以凡的口味清淡,连饮料都不爱碰,最常喝的就是白开水。她对里边的小吃都没什么兴趣,也不让桑延吃,怕影响到他的伤口。

    最后温以凡只在一家小摊子上买了袋手工糖。

    温以凡拆开袋口,拿出一颗,凑到桑延嘴边:“你吃吗?”

    桑延对这种甜腻的玩意儿没什么兴趣,扫了眼,便表现出抗拒的意思:“不吃。”

    “哦。”温以凡知道他的口味。她把糖塞进自己嘴里,尝了下味,给他安利,“没那么甜,奶味要重一点,你要不要试试?”

    说完,她又往袋子里拿了一颗。

    桑延意味不明道:“行,那我试试。”

    “那――”温以凡抬眼,话还没说完,就见他正盯着自己。下一秒,她的后脑勺被他抵住,桑延的唇舌落了下来,勾住她嘴里的糖,咬住,含进自己嘴里。

    “……”

    温以凡手上还拿着糖,有些懵逼。

    “行,我被骗了。”因这举动,桑延的唇上染了层水光。他盯着她猝不及防的模样,勾起唇角,“这不挺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