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难哄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回到家,温以凡拿了个盒子把手工糖装起来。搬家的话题刚刚被桑延的话直接岔开了,她本想再提提,但想着还有好几个月,也不太着急。

    温以凡像往常一样,把桑延收拾干净之后才回了房间。

    桑延受伤这事儿,他似乎没跟他家里人说。这些天温以凡听他跟家里打过几次电话,大致目的都是让他回家吃个饭。

    但桑延因为手上的伤每次都在推脱,以至于他父母现在对他的意见好像很大。

    桑延对此不以为意。

    似乎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对待。

    温以凡猜测,他大概是想等到过段时间天气转凉了,可以穿外套遮挡伤口的时候再回去。她坐到床上,随意翻了下手机。

    注意到赵媛冬的消息时,温以凡又想起了桑延今天转告的郑可佳的话。

    她点了进去。

    只扫了眼最新的一条消息。

    【阿降,妈妈能见你一面吗?】

    温以凡盯着看了许久,点开她的头像,在删除键哪里停留了几秒。最后,她轻叹了口气,还是没有摁下去,重新退了出去。

    她的思绪放空,想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快又回到今晚。

    进电梯前,桑延最后说的那句话。

    ――“我自愿的。”

    温以凡轻眨了下眼,那一点点的坏心情瞬间被这男人取而代之。她的唇角弯起,扯过枕头抱在怀里,在床上打了个滚。

    -

    隔天,温以凡陪着桑延到医院换药。他的伤势恢复得不错,伤口对合整齐,也没有红肿现象。医生让他再过一周来复诊,看看情况后再决定拆不拆线。

    温以凡估算了时间,恰好是她生日那天。

    仍然是周六,但这回温以凡没轮上轮休日,还得上班。不过记者的工作时间弹性很大,当天她起了个早,陪桑延去医院拆了线之后,才安心地回台里上班。

    下午,温以凡跟一个目击者约好见面。

    地点约在了这目击者家附近的一个咖啡厅。

    采访结束后,温以凡跟对方道了声谢。等人走后,她对着电脑,捋了下思路就开始写稿。恰好听到手机响了声,她随意拿起,点亮。

    是桑延的消息。

    桑延:【在哪儿】

    温以凡直接给他发了个定位。

    桑延:【下班了?】

    温以凡:【嗯,我写完稿子就回家。】

    桑延:【我过来接你。】

    温以凡回了个好,继续写稿。敲完最后一个字时,她检查了下,而后把稿子邮给了编辑。她松了口气,收拾好东西往外走。

    刚走出咖啡厅,温以凡就撞上了个跟她差不多高的女人。

    温以凡下意识道歉,想绕过她继续往前走时,手臂就被这女人抓住。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降?”

    温以凡抬眼,瞬间对上了赵媛冬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她的神色稍滞,完全没想过在南芜这么大的地方,还能碰巧遇上赵媛冬。赵媛冬的模样比以往更加局促:“你过来这见朋友吗?”

    温以凡笑,言简意赅道:“不是,工作。”

    “我跟你郑叔叔刚在附近吃饭,”比起上一次见面,赵媛冬看着似是瘦了不少,颊边都凹陷了下去,“他现在回公司加班去了,我走这条路回家。”

    温以凡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正想着该找个什么理由离开时,赵媛冬又出了声,话里带了点恳求:“阿降,今天是你生日。咱聊聊好吗?”

    两人在店外僵持片刻。

    温以凡妥了协,声音很轻:“我一会儿还有事情,可能聊不了多长时间。”

    赵媛冬忙道:“妈妈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这最近能谈话的地方,就是温以凡刚出来的这个咖啡厅。这回她挑了个靠店内玻璃墙的位置,边听着赵媛冬的话,边心不在焉地盯着外头人来人往的道路。

    这么多年,两母女的交流少得可怜。

    关系比陌生人还要尴尬。

    寒暄了好几句后,赵媛冬才小心翼翼地切入主题。

    “阿降,你知道你大伯母和她弟弟的事情吗?”

    温以凡嗯了声。

    “也是,你做新闻的……”赵媛冬勉强笑笑,“我也没想过这车兴德是这样的人,本来以为他只是没什么本事,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情。”

    拿起面前的水杯,温以凡抿了一口。

    桌上静默半晌。

    赵媛冬的尾音发颤,似是憋了很久,才鼓起勇气问出来:“阿降,那时候,他应该没对你做什么吧……”

    温以凡沉默着看着她,好一会儿后才说:“这个问题我应该怎么回答。”

    赵媛冬瞬间羞愧到说不出话来。

    温以凡淡声说:“也已经过了很久了。”

    “我……”赵媛冬的眼眶红了,声音变得哽咽,“是妈妈对不起你…我那会儿对你的关心太少了,我以为有你大伯看着不会出什么事情,是我做的不对……”

    温以凡安静听着。

    赵媛冬别过头擦掉眼泪:“妈妈不奢求你的原谅,只想偶尔能见你一面,行吗?”

    看着她愧疚而痛苦的模样,温以凡没立刻回答。她眼睫垂下,扯了下唇角,慢慢地出了声:“其实大伯一家怎么对我,我一直也没觉得多难过。”

    “……”

    “因为我觉得,养我这个事儿,确实也不是他们的义务。”温以凡声音很平静,“他们确实没有那个必要,要对我好。”

    赵媛冬动了动唇。

    话还没出来,温以凡用力抿唇,又说:“但你,你让我觉得非常难受。”

    “……”

    “让我一直非常怀疑自己。”温以凡喃喃道,“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是为什么。

    比起我,我的妈妈更爱别人的孩子。

    我到底是差在哪里了呢。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是不是我不够好。

    是不是我一点都不值得被爱。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最该爱我的妈妈,”温以凡盯着眼前的女人,眼角有点红,咬字不受控地重了起来,“一点都不爱我。”

    “……”赵媛冬眼泪还掉着,立刻否认,“不是,是因为……”

    她的话停在这。

    再解释不出多余的话。

    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我知道。”温以凡敛了敛情绪,神色很快就恢复自若,“没关系,你有新家庭了嘛。是该为自己多考虑考虑。”

    “……”

    “在你把我送到奶奶家的时候,我就应该明白的。”温以凡觉得好笑,“在你多次不听我的话,多次为了新家庭忽视我,在我跟你求救的时候,依然选择遮住自己的眼睛。”

    温以凡重复一遍:“――我就应该明白的。”

    赵媛冬只低着头,像是愧疚到了极致,觉得自己连掉眼泪的资格都没有。

    温以凡的思绪有些飘,也没再说话。她看着眼前瘦弱憔悴的女人,恍惚间,不由得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

    考上南芜一中前,温以凡就知道温良哲生了场病,还到了要做手术的地步。但那个时候,温良哲告诉她,这只是个小病,调养好身体就没什么大碍了。

    温以凡向来相信温良哲所说的任何话。

    也记得,之后温良哲确实仍然保持着先前那副温和又精神的模样。

    温以凡也没想太多。

    上高一后,因为温良哲的工作点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温以凡见到他的时间明显少了很多。但她经常会接到父亲的电话,对此也没丝毫怀疑。

    只是格外想他,每次在电话里都在催促他快点儿回家。

    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声音越发虚弱。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年纪还小。

    所有人都瞒着她,温良哲生病的事情。

    温以凡赶去见了温良哲的最后一面。他似是完全放心不下,眉眼全是愧疚和痛苦,艰难地跟她说:“爸爸的霜降要好好长大。”

    “要像现在一样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要好好照顾妈妈,你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温以凡流着着眼泪,一句一句地应下。她没听到温良哲有没有跟赵媛冬嘱咐什么,但她也能猜到,应该也是相似的话。

    要赵媛冬好好照顾,他们唯一的女儿。

    ――你是她唯一的依靠。

    当天晚上。

    温良哲就离了世。

    再之后,仅仅过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某次放学回家,温以凡就被赵媛冬带去见了现在的继父郑华源。她当时完全无法接受,觉得极其荒唐和离谱。

    温以凡并不介意赵媛冬再婚。

    但不该是在温良哲去世才三个月的时候。

    赵媛冬跟她解释,因为温良哲生病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她一直过得很痛苦。而郑华源一直在帮她,一直在安抚她的情绪。

    到最后,因为温以凡完全没软化的态度,赵媛冬难以启齿地说:“我怀孕了。”

    “……”

    沉默许久后。

    温以凡问她:“你出轨了吗?”

    赵媛冬哭着否认。

    说他们的关系是在温良哲去世之后,才开始发展的。她不可能做对不起温良哲的事情,只是觉得很累,觉得再没有个依靠就要撑不下去了。

    最后温以凡只能妥协。

    她没有办法硬性要求,所有人都该像她一样,花那么多时间来缅怀温良哲。

    后来,赵媛冬那个孩子也没留住。她不小心摔倒流产了。

    一切就这么顺着发展下去。

    在北榆最后一次见桑延的那一天,温以凡忽然也不想再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她回到陈惜家,拜托她到时候帮忙拿录取通知书,之后她便坐上回南芜的高铁。

    温以凡知道,当时那个事情出来之后,赵媛冬是来过北榆的。

    但温以凡并不愿意见她。

    到南芜后,温以凡按照自己的印象,回到郑家。她只跟赵媛冬要了温良哲给她留下的钱,最后机械般地说了句:“我会跟你保持联系。”

    因为爸爸要我好好照顾你。

    “唯一的要求,”温以凡说,“你不能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温良贤一家。”

    他们那样对我。

    你就算不站在我这边,也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情绪。

    赵媛冬同意了。

    可温以凡回到南芜后,第一次去郑家,就见到了车雁琴。而赵媛冬,似乎并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依然觉得车雁琴是照顾了温以凡好些年的“恩人”。

    ……

    被服务员上饮品的动静打断了思绪,温以凡回过神,随口问:“郑可佳让我回你那一趟是什么原因?你跟她说的吗?”

    赵媛冬用纸巾擦着泪,表情显得灰暗:“她……”

    “……”

    “你继父在外面有人了。”憋了会儿,赵媛冬苦笑着,把话说完,“吵过几次,他跟我说不会再犯了。佳佳可能是想让你过来陪陪我。”

    听到这话,温以凡顿了下:“她陪你不就够了。”

    赵媛冬低着头,语气带了点失望:“毕竟他俩才是亲父女,她还是帮着她爸的……”

    像是历史重演。

    当时落在温以凡身上的事情,此时也让赵媛冬经历了一番。

    ――他们都不是被坚定选择的那一方。

    温以凡没对这话发表言论,也不想去干涉赵媛冬的生活。她注意了下手机的时间,笑了笑:“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没删除您的联系方式,总担心你要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边不知情该怎么办。”

    毕竟跟其他人不一样,她们是血脉相连的亲母女,是极为难以割舍的关系。

    温以凡自嘲般地说:“但我好像也想太多了――毕竟你那些年,对我也一直不闻不问。我也还是那么过来了。”

    “……”

    “因为一直也没跟您谈过,心里总觉得有块石头压着。”温以凡说,“但今天见完面之后,我会删除关于您的所有联系方式。”

    温以凡的瞳色浅,却完全不显柔和,温和的声音带了几分残酷:“我希望您能当做,您的女儿在那个晚上,就已经被车兴德杀死了。”

    赵媛冬的面色发白。

    顺着玻璃,在这个时候,温以凡看到了桑延的身影。他穿着短袖长裤,目光往四周打量着,似乎是在找地点。手上还拿着个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敲了两下后,把手机贴到耳边。

    温以凡的目光定住,过了几秒,放在桌上的手机如她所料地响了起来。

    她接了起来。

    桑延直接道:“还在写稿?”

    温以凡把包背了起来,老实说:“写完了。”

    “行。”说这话的同时,桑延也看了过来,顺着这透明玻璃,与她撞上了视线。他眉梢稍扬,拖腔带调道,“还不出来?等什么呢。”

    温以凡好脾气道:“马上了。”

    似是发现了温以凡对面坐着个人,桑延又问:“在跟谁约会?”

    温以凡笑:“我出去跟你说。”

    注意到她的视线,赵媛冬也朝桑延的方向看去。她顿时懂了些什么,忍着哭腔问:“阿降,那是你男朋友吗?妈妈能见见他吗?”

    温以凡起了身,盯着她的脸:“你本来早该见过他的。”

    在那两次请家长时。

    赵媛冬没懂她这话:“什么?”

    温以凡摇头:“不了,没什么必要。”

    “……”

    “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您能过得好好的。”温以凡没再多言,直接结束了这场对话,“我也会好好过我的生活。”

    -

    走出咖啡厅,温以凡小跑过去扑进桑延的怀里。

    桑延习惯性地抱住她,稳住她的身子。他的头抬着,还看着赵媛冬那头的方向,查岗的意味很浓:“你见谁呢。”

    温以凡老实说:“我妈妈。”

    “不过,”温以凡补充,“以后就不是了。”

    “……”

    这段时间,偶尔谈起来的时候,桑延也陆续听她提过家里的事情。他大概能明白她的心情,也没再多问:“嗯。回去过生日。”

    温以凡被他牵着往前走:“桑延。”

    “嗯?”

    “我现在能跟你说生日愿望吗?”

    “回去再说,”桑延说,“这不没蛋糕么?”

    “但有你不就够了。”温以凡诚恳道,“蛋糕又不会帮我实现愿望。”

    “……”

    温以凡又道:“我想现在说。”

    桑延偏头,妥协得很快:“行,你说。”

    温以凡不好意思直接说,先胡乱提了点别的事情,才慢慢切入主题:“今年的夏天还挺长的,都到霜降了还那么热。”

    桑延:“嗯?”

    因为他先前提醒了她,今年愿望要好好许。

    “桑延,如果明年夏天还那么长的话――”温以凡的脑海里想过好几种婉转的表达方式,但怕他听不懂,最后还是决定说得直白一点,“你就跟我求个婚吧。”

    “……”

    说完这话,温以凡也有点紧张,强装镇定地问:“行吗?”

    桑延愣了好一会儿,像是没想过她会说得这么明目张胆。他低下头笑了好一阵,肩膀轻颤着,良久后才应了句:“行。”

    温以凡精神放松下来。

    下一刻,桑延又出了声:“没了?”

    温以凡点头,又觉得他都这个提了,自己不再说几个有点儿吃亏:“还能有吗?”

    桑延笑:“能。”

    “那我还希望,”出于谨慎,温以凡又补了一个,“明年夏天能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