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番外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1.

    国庆假期结束前,苏浩安作为发起人,举办了个高中同学聚会。

    受邀名单基本都是他们高三的同班同学,温以凡早在高二时转学,并不在其中。不过苏浩安也把她一块叫上了,桑延和钟思乔也都有问她要不要一块去。

    温以凡答应得快,但工作忙起来,到聚会当天又把这事儿给忘了。那天恰好是她的轮休日,她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桑延起身换衣服的动静。

    过了几分钟,桑延喊她:“温霜降,起床。”

    温以凡敷衍地应了声:“嗯。”

    又过了会儿,桑延瞥她一眼:“再不起来该迟到了。”

    温以凡这才把被子扯下,半睁着眼,迟钝地思考着。没多久,她反应了过来,语气带了几分被打扰的不悦:“我今天休息。”

    桑延言简意赅:“聚会。”

    温以凡也似是终于想起来了,扫了眼时间,而后坐起来。她没再拖拉,到厕所里洗漱。

    等温以凡出来后,就见桑延已经收拾好自己,此时正坐在主卧内的沙发上玩手机。她随便翻了套衣服,边换上边跟他说话:“我能不能不去了。”

    桑延抬睫:“怎么?”

    温以凡:“困。”

    桑延把手机搁到一旁,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哪那么能睡,整得我虐待你了似的。”

    温以凡走过去趴到他身上,衣服半卷起,手往后系着内衣带。她神色仍然困倦,听到这话时赞同地点头:“你不让我睡觉。”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什么叫我不让你睡觉,”桑延扬着眉,伸手把她的衣服往下拉,“那叫你主动邀请我熬夜,懂么?”

    “……”

    沉默几秒。

    桑延盯着她的眼,指尖顺着她的后背向上滑,语气骚包又欠:“还出不出门?再不下去,怎么系的老子就怎么帮你解。”

    温以凡也看他,哦了声,几秒后背过身:“我还没系上。”

    “……”

    她打了个哈欠:“你帮我系一下。”

    “……”

    把衣服换好,温以凡坐到梳妆台前开始化妆。桑延仍然坐在原来的位置,漫不经心地瞧她:“你这起床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温以凡回头:“嗯?”

    “睡不够时就翻脸不认人。”桑延神色居高临下,轻啧了声,说话像在谴责,“让我喊你起床的时候,话都不敢多吱几声。”

    “那你就,”温以凡想了想,也没觉得他不敢,“别喊我起床?”

    “……”

    这么一折腾,温以凡也清醒了不少。她决定跟他讲点儿道理,声音重回平时那般的温和:“而且你不光有起床气,平时脾气也不好。”

    桑延眉心微跳。

    温以凡画着眼影,继续说:“所以咱们互相迁就,行吗?”

    “……”桑延扯了下唇角,想着她每次喊自己起床时那肆无忌惮的模样,觉得这姑娘最近脸皮见长。他偏头,也没跟她计较,“行。”

    ……

    聚会的地点在市区一家酒楼。

    两人进了电梯,温以凡按了个三楼。她百无聊赖地看向桑延。他似乎也困,眼皮半耷拉着,唇线平直,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矜贵感。

    注意到她的视线,桑延也看了过来:“怎么?”

    温以凡弯唇,随口说:“你长得还挺好看。”

    “噢,但有摄像头呢。”一出声,桑延就像是被人从神坛拉进了动物世界里,意有所指道,“回家再说。”

    “……”

    这又说的什么。

    这又!说的!什么话!!!

    温以凡就没见过这种人。她面上平静,镇定自若道:“那你胆子还挺小。”

    不等桑延再说话,电梯已经到三楼了。温以凡牵着他往外走,顺势将话题扯开:“苏浩安说是在哪个包厢来着?”

    桑延语调闲散,意味深长地说:“胆大点。”

    “……”

    下一刻。

    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桑延突然抵住她的后腰,往他的方向靠。而后,他低下头,咬着她的下唇,舌尖往里撑,舔舐着她。

    全程大约三秒的时间。

    温以凡的身体僵在原地,完全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

    桑延退开来,舔掉唇角沾上的口红渍,眉眼傲慢,又带了点调情的意味:“温霜降,我长这么大,就没谁挑衅我能赢。”

    “……”

    “既然想要,我当然能给你。怎么样,”桑延抬手,用指腹轻蹭了下她的唇,语气又拽又牛逼,“还来不来?”

    -

    温以凡是真被桑延的无耻惊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温以凡终于开始自我反省,觉得自己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能再像从前那般有什么说什么。

    她这会儿才意识到,桑延不是不敢。

    而是为了给她点面子,以前都装作不敢。

    两人进包厢的时候,里头已经坐满了人。左右分别有两张大圆桌,钟思乔旁边的两个位还空着,似乎是给他俩留位的。

    打了声招呼后,温以凡往四周看了圈,发现在场大半的人她都认识。有些前不久在校庆上见过,但大部分人,她已经叫不太出名字。

    一群人边吃着饭边聊天,饭后也没急着走,直接在包厢里玩起了游戏。人多,苏浩安便建议起玩狼人杀,分为两桌。

    这游戏温以凡和桑延都算擅长。

    但擅长的方式不同。

    一个是因为情绪全程没多大起伏,总是平平和和的,让人看不太出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另一个则是太能扯,懒懒地分析出一大堆场上的局势,还能让人觉得他说的极为有道理,整局游戏把其他人带着跑。

    到后来,温以凡和桑延就像是被孤立了一样。

    所有人一开始就把他俩投了出去,也导致他们的惩罚次数也多了起来。

    惩罚仍旧是真心话大冒险。

    新一轮结束,平民胜利。温以凡和桑延的身份牌都是狼人。

    两人都得被惩罚。

    温以凡抽到大冒险,桑延抽到真心话。

    向朗看着桑延,随意地问了句:“你的初恋是谁?”

    其余人都觉得他这问题像废话似的,发出扫兴的一声。桑延下巴稍扬着,偏头看向温以凡,直截了当道:“温以凡。”

    “……”

    另一侧酒量差的一批的苏浩安站了起来,整张脸喝得通红,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温以凡,你给你初恋打个电话呗。”桌上安静下来,瞬间明白了刚刚向朗问那问题的原因。

    明显是串通好给桑延来个不痛快。

    桑延抬眼,看向苏浩安,唇线渐渐拉直:“有意思?”

    温以凡在一旁看着他装模作样,默了两秒,也配合着说:“但我初恋最近订婚了,这么晚打电话,我担心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见桑延这模样,喝上头的苏浩安也有点怂:“行吧,那就不打了,你形容一下吧。”

    “行。”温以凡看向桑延,盯着他的五官,慢吞吞地描述过去,“黑短发,浓眉,眼睛也很黑,内双,高鼻梁,薄唇――”苏浩安饶有兴致地听着。温以凡顿了下,继续说:“笑起来右唇边上有个梨涡。”

    在场其他人顿时清楚她说的是谁。

    再看着桑延这悠哉的模样,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以啊。”但苏浩安压根没往桑延那处想,只觉得巧合的要命,“一大老爷们儿还有梨涡这么娘炮的东西,除了桑延这狗逼我就没见过谁有了。”

    “……”

    没多久,苏浩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噤了声。话题就这么过了,又开始新的一轮游戏,热闹的气氛再度带动起来。

    这轮结束后,一个男生抽中大冒险被叫去外边找个女生要微信,好些人跟了出去。

    平时对这种事情最积极的苏浩安在此刻倒是继续喝着酒,理智在某一刻彻底没了。他突然停下动作,起身到桑延旁边:“兄弟。”

    桑延抬头:“干什么。”

    苏浩安盯着他:“我对不起你。”

    桑延:“?”

    温以凡坐在桑延的旁边,也有点茫然苏浩安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我…”苏浩安说话声浑浊,带着铺天盖地的酒气,一大老爷们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都怪我瞎起哄……”

    听到动静,另一桌人也停止游戏看了过来。

    桑延见一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皱着眉说:“你有什么事儿?”

    “你都订婚了,好不容易要跟你日思夜想的女神结婚了…都怪我!今天让你认清了事实!”苏浩安嗓门很大,像是怕全世界听不见似的,“原来你只是个替身!”

    “……”

    “梨涡替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