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难哄 > 番外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难哄 !

    隔壁桌不了解情况,只听到“替身”两字,又清楚从前桑延苦追温以凡却不得的事情,看向桑延的眼神不自觉多了几分同情。

    桑延额角一抽,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他。

    在这个时候,苏浩安又看向温以凡,像个老母亲一样:“温以凡…虽然我也明白,桑延这性格正常人承受不来――”

    温以凡讷讷听着。

    “长得呢,可能也不尽人意。”苏浩安继续说,“就是命好长了个梨涡,让你给看上了……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把他当成――”

    桑延听不下去了,起身提溜着苏浩安。他看向温以凡,报备般地说了句“我带他醒酒”,而后便拖着苏浩安往外,啧了声:“走吧,别丢人现眼了。”

    他俩走后,包厢内也没重回闹腾,安静了须臾。

    温以凡思考了下,还是问:“你们能听出我刚刚说的初恋是桑延吗?”

    有个女生回:“能猜到。”

    陆续也有几人接话,都是肯定的回答。

    温以凡这才放心下来,瞅见另一桌还关注着这边的状态,她又笑着补充:“那就好。之前我追了桑延很长时间,我不太好意思说。桑延顾及我的面子,也没告诉他朋友这个事儿。”

    其他人也笑着应下。

    话题就这么带了过去。

    过了片刻,向朗转头跟温以凡说话,像是觉得有点好笑:“是你顾及桑延的面子吧。我都听苏浩安说了,桑延到处吹是你追的他,没一个人信。”

    “……”

    另一边。

    苏浩安把桑延摁着洗了把脸,勉强挣脱开来后,意识也清醒了大半:“妈的,你是不是想谋杀!那我怎么知道温以凡白月光也他妈长了个梨涡!”

    “……”桑延松开手,有些一言难尽,“你是不是哪儿有点问题。”

    苏浩安:“?”

    不过白月光这词倒是取悦到桑延。他勾了下唇,也懒得跟眼前这个傻逼玩意儿计较了:“不能喝就别喝,别成天像个脑瘫似的。”

    苏浩安撑住洗手台上,把嘴里的水吐掉:“老子酒量好着呢。”

    桑延从口袋里拿了包烟。

    “你怎么不提那事儿了。别忍了,你在我面前装什么逼。”苏浩安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再考虑考虑吧,一辈子也不能这么绿着过。”

    桑延偏头,声线微凉:“你就没想过那白月光是我?”

    苏浩安沉默,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做梦了。”

    “……”

    两人出到走廊,在尽头的窗边抽烟。

    苏浩安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燃,渐渐也明白了情况:“温以凡说的那初恋真是你?”

    桑延挑眉,不置可否,但表现出来的意味格外明显。

    “我服了,”看着他这嚣张的模样,苏浩安感觉自己刚刚那些内疚就像是喂了狗,“你就实话跟我说吧,你俩这些年是不是一直偷着谈恋爱?”

    “……”

    苏浩安冷笑着拍掌:“牛逼。老子当时让你跟温以凡一块合租,你还冲老子发火。”

    “我呢,”桑延咬着烟,声音多了几分含混,“看不上这种下三滥手段。”

    “……”

    “不过既然你都把我媳妇儿送上门了,”桑延吐了口烟圈,模样在缭绕的烟雾下有些失真,慢条斯理道,“我当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苏浩安真想揍烂他这个臭不要脸的德性,但听到“媳妇儿”这词,又有点儿惆怅:“唉,胖子结婚了。我本来以为你还得等个十年八载,现在你也要结婚了。”

    桑延瞥他。

    苏浩安越想越伤心:“就连段嘉许都泡到了你妹。”

    “……”

    “而我,我他妈又被甩――”说着这,苏浩安顿住,声音恨恨地改了口,“又分手了。”

    “这次又什么原因?”

    “觉得我太傻逼了,毫无情商。”苏浩安手臂搭在栏杆上,不屑地嗤笑,“说我什么都行,说我傻逼?没情商?那我能泡到那么多妞?”

    桑延闲闲道:“所以你不是一直被甩?”

    苏浩安盯着他,情绪没因为他的话有什么波动。过了几秒,他的表情多了几分释然:“也是,帅哥就算一无所有,也是吃香的。”

    “……”

    -

    聚会结束后,两人回到家。

    想着苏浩安的话,以及对自己的梨涡一直万分嫌弃的桑延,温以凡慢一拍地猜到了什么,弯着唇喊他:“阿延。”

    桑延把客厅的空调打开:“嗯?”

    温以凡凑过去看他唇角的位置:“你这梨涡是不是一直被苏浩安说像个小姑娘?”

    “他今晚哭得鬼哭狼嚎的,好意思说我像小姑娘?”桑延顺势把她扯到怀里,困倦道,“不过呢,也有这个可能性。”

    “啊?”

    “毕竟他先前不是还想泡我么。”

    “……”

    温以凡被他抱着,闻到他身上烟酒混杂着檀木香的气息。她又凑近了些,盯着他这自信过度的模样,笑了起来:“我喜欢你的梨涡。”

    桑延垂睫:“嗯,你说过了。”

    想了想,温以凡改了苏浩安的话:“梨涡头牌。”

    “……”

    温以凡想打消他被其他人的话弄出的成见:“你这梨涡还挺爷们儿的。”

    桑延很拽:“长我脸上能不爷们儿?你看长那小鬼脸上成什么样了。”

    “……”温以凡想到桑稚笑起来脸上的两个梨涡,有点儿羡慕,“你这个梨涡会遗传吗?能不能让我以后的小孩也长一对?”

    桑延盯着她,吊儿郎当道:“你这是找我帮忙?”

    温以凡觉得他的话不太准确:“这不也是你的小孩。”

    下一刻,桑延摁着她的后颈,向下压,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他的唇贴到她的锁骨上,轻咬了下,发出邀请:“那熬个夜?”

    温以凡顿时往后退,揪住他的头发。

    “不熬,该睡觉了。”

    “我过两年再找你帮忙吧,现在还有点早。”温以凡声音温和,跟他商量,“你把身体养好,生活作息健康点。不沾烟酒,每天早睡早起,我到时候自然会――”

    不等她说完,桑延直接抱着她站起来。他扫了眼挂钟上的时间,十点刚出头。

    “几点算熬夜?”

    温以凡愣了下,随口说:“十二点?”

    桑延眼眸似点漆,边亲她边往房间走,善解人意般地妥协。

    “行,那今天早点睡。”

    2.

    这个国庆长假,桑稚也从学校回来了。在她返校的前一天,黎萍打电话让其他人有空都回来吃顿饭,聊聊天聚一聚。

    温以凡和桑延都还在休息日,当天中午就回了桑家。

    其他人都在,只有段嘉许还要上班,只能晚饭时间再过来。一家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临近饭点的时候,桑荣和黎萍突然被几个老朋友叫去吃饭。

    毫无心理负担地抛下了他们四个。

    家里没什么食材,但说起出去外面吃又不知道该去哪家店,最后在温以凡和桑稚的商量之下,他们还是决定去买点食材回来弄个火锅吃。

    刚出楼下大门,段嘉许的车也恰好到了。

    三人上了车。

    年后没多久,段嘉许就从宜荷回到南芜,在这边开了个游戏工作室发展。

    段嘉许身穿白衬衫,桃花眼稍敛,工作了一天身上也丝毫不带疲倦。他的声线清润,说话时语速不急不缓,温柔至极:“想吃什么?”

    桑延像个大爷一样靠着椅背,懒洋洋地使唤:“开到旁边的超市。”

    此时桑稚正坐在副驾驶上,安全带都还没系上。听到这话,她回头看了眼桑延,忍了忍,对段嘉许说:“你按起步价收吧,但这个点应该可以翻倍了。”

    段嘉许轻笑了声,侧身帮她系上安全带。

    桑稚狮子大开口:“收他一千。”

    “行。”桑延悠闲地说,“从你下个月的生活费里扣。”

    “……”

    温以凡安静坐在旁边,不打算参与这两兄妹之间的斗争,只想当个免费蹭车的人。

    前边的段嘉许倒是在此时出了声,轻揉了下桑稚的脑袋,桃花眼稍敛:“没事儿,扣就扣吧。我给你补上。”

    桑稚被顺了毛,气势瞬渐:“哦。”

    车子发动。

    桑稚琢磨了下这一千块间的流动,很快就觉得不对劲:“那好像是你亏了。”

    “……”

    这算起来。

    不就成了段嘉许白给桑延一千块钱。

    她回头:“哥,你不用给了。”

    桑延拖着语调,听起来很欠:“不太合适吧?”

    桑稚:“合适。你俩关系那么好,算钱才不合适。”

    “亲兄弟明算账,不然多伤感情。”桑延把玩着手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这还带了俩家属呢。兄弟,那就算个三千?”

    “……”桑稚有种搬石子砸自己脚的感觉,忍气吞声道,“你就别把我算上了,我这上的我男朋友的车。不收钱。”

    “哥哥,我不也是你的家属?”段嘉许笑,“不算上我吗?”

    不管听多少次,桑延听一大老爷们儿这么喊自己,都觉得是人间地狱。他冷笑了声,声音毫无情绪:“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儿?”

    温以凡也被吸引了注意,轻抿了下唇,看着桑延那不知是不爽还是恼羞成怒的表情。总有种他在自己面前跟他的小情人调情的感觉。

    看桑延终于不痛快了,桑稚就痛快了起来:“哥哥,别人身攻击。”

    “……”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像是在接龙。

    温以凡感觉自己一直这么沉默着有点儿扫兴。再加上她的前情敌都喊了桑延这么暧昧的称呼。她犹豫了下,觉得不能输掉阵势,忍不住凑到桑延旁边。

    注意到她的状态,桑延也偏向她,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温以凡贴近他耳边,跟他说起悄悄话。

    “哥哥。”

    “……”